《京华魅影》

第27章

作者:云中岳

距瑶宫约三里左右,三女隐身在一座树林内,席地面坐,显得心事重重。

“这件事,一定得彻底解决。”

迫魂姹女凤目中煞气森森:“有这魔女在,将是咱们最可怕的威肋。”

“而且,也是平哥的威胁。”贺淑华不再扮好人淑女。

“平哥有重要的事待办,但为了魔女,他不可能全力进行,失败的机会也因此而增加。”

“我不能再替你们出面了。”艳红苦笑:“万一露了身分,瑶宫毁定了。今天要不是平平恰好赶来,老天!我怎么对得起艳霞姐?”

前任官主瑶官仙史,姓张,叫艳霞。

目下的宫主,叫沈艳芳。

“我去把这件事办妥。”追魂姹女似已下定决心,跳起来整衣:“而且愈早办妥愈妙。”

“我也去。”

贺淑华也跳起来。

“你们去,如果被平平知道……”艳红不安地说。

“我不管,我不希望以后不出大纸漏。”追魂姹女坚决地说:“艳红姐,你先回去,设法替我们掩饰。淑华,你真下得了手就跟我走,不然你最好别去。”

“我一定能不带感情地挥剑。”淑华郑重地说c“好,但愿你心中不再有负担。”追魂姥女笑笑:“我告诉我,如果你每件事都依照男人的意思去做,你会发觉活得很苦的男人想法和做法,并不符合你的利益。走吧:今天一定要把这件事解决。”

“我的剑,决不再留情!”淑华的风目中也涌起杀机:“剑了有我无数。”

春桃孤零零的身影,出现在先前斗场。

铁血门三个人的尸体仍在,丧门恶煞并没派人善后。

冬梅的尸体已僵,是被断魂钉入腹毙命的。

“早死早好。”春桃蹲在尸体旁,凄然地抹拢冬梅的眼皮:“九灵官气数已尽,霉运当头,所有的人,早晚都会走上同一条毁灭的道路,人不死光,小姐是决不会罢手返回九灵宫的。”

旷野寂寂,不可能有人听到她的话,她这种认命的埋怨牢騒,已表示出她对生死的绝望与无奈。

“我替你收尸。”她拉起冬梅的上身,准备扛在肩上前往西来底:“但不知以后谁来替我收尸,唉……”

西来底就在西面百余步,佛门弟子慈悲为怀,替暴死的人收尸是本份的事,多给一些银子做香火钱和硷葬费,办得更为顺利。

“嘿嘿嘿……”

一阵刺耳的阴笑传来,她大吃一惊,放下了尸体,斜窜两丈,拔剑出鞘戒备。

看清草丛中升起的三个人影,她心中一凉。

三个人,两个她不认识,只认识一个,地最怕的一个,魔灵幻刀古凡。

不久之前,这位往昔七大无敌刀之一,曾经在刹那间同时击退她们三侍女,以一比三绰有余裕胜算在握。

“我是来收尸的。”

她硬着头皮说:“你一个威镇天下的前辈,不会为难我一个收尸的小侍女啦?”

“老夫也是找两个同伴来收尸的。”

魔灵幻刀狞笑:“你希望老夫保持高手名宿的身份,宽宏大量放走杀死咱们三位同伴的仇敌?”

“前辈……”

“就算老夫不计较,但是我这两位同伴,他们会向上级呈报经过,该怎么说?要他们撒谎?”

“这……”

那边留了山羊胡的中年人哼了一声,拔剑在手独自上前接近。

“女人,你要老夫撒谎吗?”

这人阴森森地问:“会吗?”

春桃怎敢再说,向侧方飞掠而走;前面人影乍现,魔灵幻刀出现亮刀狞笑。

她再次折向,必须尽决逃走。

第三个中年人劈面堵住,手中轻拂着一把三棱钢刀,光芒刺目,冷流扑面生寒。

“此路不通!”这人伸出三棱刺怪叫,等她挥剑冲上夺路。

“丢剑,老夫带你去见门主。”魔灵比刀乘机逼近。

“副门主引起了夺魄双面鬼,那恶鬼不会再来騒扰你们了,这是你最好的一次机会,不要轻易放过了,丢剑!”

“给你一针!”春桃怒叱,左手一扬,身形倒飞而起,逃走第一。

没有夺魄针射出,其实她的针早就使用光了。

魔灵幻刀上了当,一刀挥出,要用劲烈的刀将针震落,失去紧迫跟踪的机会。

“大姐,联手!”夏荷与秋菊的叫声传到。

春桃不加思索地闻声狂奔而至。

身后,留了山羊胡的人长笑震天,如影附形跟到。

“三才剑阵!”夏荷大叫。

“雕虫小技也敢猖狂……”留山羊胡的人,紧跟着春桃冲到。

身后人影乍现,香风扑鼻。

“你死吧!”乍现的人影是夺魄魔女,一剑贯入留山羊胡中年人的背心。

“小姐,你不该来……”春桃转身惊呼:“你们走,我掩护你们魔灵幻刀狂怒地到,刀发令人眼花缭乱的狠招惊涛骇浪。

这一招表面上凶综狂烈,一刀连一刀绵绵不绝,其实每一刀都是虚而不实的花招,真正的致命一刀看不见难以分辨,所以称幻刀。

这致命的一刀,是给夺魄魔女的。

魔女的剑贯入山羊胡中年人的背心,仓猝还没能收势,刀光就在这刹那间,光临了她的背部。

春桃也在这刹那间,舍死忘生的从斜刺里冲出来,剑如长虹经天,身剑合一的切入焰焰刀光中。

一声暴震,一声可怕的厉叫,火星飞溅中,剑断成数段激射而散,鲜血也四面飞溅。

夺魄魔女在最后一刹那拨剑、旋身、击出一剑。

她所看到的是:侍女春桃几乎被砍成斜对半。

她仓猝间击出的保命一剑,在危机不容发中与眩目的刀光接角虫。

一声金铁狂展,火星第二次飞溅她连人带剑被斜跟出丈外,右臂发麻虎口慾裂,难以稳下马步,再踉跄急退四五步,才消去震势心胆俱寒。

魔灵幻刀也真力不继,失去紧蹑追击的好机会。

侍女夏荷和秋菊,是暗中跟来策应的,被那位使用三棱刺的人,堵在五丈外无法接近,棱刺逼两剑游刃有余。

两侍女甚至递不出招式,只能慌乱地挥剑自保。

夺魄魔女虽然有春桃舍命相救,仍然逃不出险境,魔灵幻刀无法紧迫向她追击。

但在一旁潜伏一直不曾现身的另三个铁血门的鹰爪,却在这生死关头现身扑来,三支长剑有如惊涛骇浪,从她的左侧狂涌而至。

她的马步还没稳下,更不可能挥剑接招封架了。

一比一,此时此地她或许能勉强闪免自保。

一比三,她毫无机会,何况一边的魔灵幻刀,随时都可能扑上挥剑,配合三位同伴的攻击。

比起魔灵幻刀,她的武功差了一段距离。

她的移神大法,对定力高武功超绝的名家,威力有限得很,甚至起不了作用,她还没有到神动功发境界,仓猝间那能向高明的对手施术?

她唯一的念头是:三支剑贯人她的身躯。

“铮!”第一支剑崩开了她本来就收不回来的剑,门户洞开。

第二第三两支剑,狂泻而人。

她惨然闭上眼睛,等长剑入体。

“铮铮!”她被两声不可能发生的震鸣所惊,一阵劲烈的剑气余震及体,身躯被震偏,双目本能地张开,目定口呆怔住了。

她身前,站着轻拂着长剑的贺淑华。

而先前向她攻击的三个人,有两个人的剑已不在手中,抛掷在两文外的草地上,可能是被震飞的。

另一个人已退出了两丈外,右颊鲜血进流,是被剑刺伤的,深抵牙床,正骇然惊怖地向后退。

一旁,追魂诧女的剑,斜指着丧门恶煞,随时皆可能扑上攻击。

“你不会有人替你用花朵施放葯物了。”迫魂姹女阴森森地说“两具追魂弩封着你打击比雷电更快,你如果不信邪,扑上来,阁下。”

丧门恶煞不在乎魔女的夺魄针,因为针是用手发射的,劲道有限,而且可以估计出手的时机和方向。

而追魂姹女的追魂箭,劲道比夺魄针强三倍,该是正确的估计,两具弩集中钻射,真雷轰电掣的威力。

“可恶!她敢威胁本座吗?”丧门恶煞色厉内茬,不敢逞强扑上。

“我的剑指向你,袖底的弩箭也指向你,这可不是儿戏吧?你认为不是威胁吗?”

“魔女是你们的仇敌,你们为何救她……”

“因为我们看不惯铁血门一群猪狗好汉的嘴脸,再就是我们也曾经受到你们的迫害。我们与魔女的仇恨,会用我们认为正当合理的方法了断,与你们无关。”追魂姹女的胆气,比往昔壮多了,说的话充满豪气。”

贺淑华在电光石火似的刹那间,大发雌威一举击溃三个高手中的高手,给予追魂姹女的鼓励十分强烈,胆气因此旺盛炽热,信心十足。

那位使用三棱刺的人,被意外的变故所惊,手上一慢,便被两位侍女脱出威力圈,正往魔女这一面逼近。

两侍女已到了魔女身侧列阵戒备。

两个丢了剑的人,匆匆拾团剑到了丧门一煞身侧,两双怪眼,怨毒地死瞪着贺淑华,脸上一阵育一阵白。

他们似乎仍然难以相信所发生的事实,怎么三个高手中的高手,会被—个毫不起眼的少女,在刹那间击溃了?”

“该死的!这次决不饶你。”

丧门恶煞火冒三丈:“你真以为你的追魂弩那么管用吗?本座……”

“少吹大气了,阁下。”追魂姹女打断对方的话:“你明明知道凭武功,决难对付得了我们,所以要满天飞花那鬼女人,那飞花施放驰箭散气的毒葯计算我们。不要虚言恫吓光说不练,证明给我看,冲上来!”

她流露在外的亡命女光棍气势,还真具有几分傲世的风标,想和她赌命的人,必须也具体她这份豪气,才能冷静地面对她的挑战。

丧门恶煞本来就没有与后生晚辈玩命的豪气,所以在西来庵由满天飞瑞用飞花施毒擒人。

贺淑华不再理会追魂姹女,向追魂诧女身缘移动。

“谁以为我贺家的剑术浪得虚名,可以向本姑娘挑战。”

贺淑华也信心十足地扬剑示威:“在西来庵本姑娘不下杀手,几乎枉送性命;现在,敢向本姑娘挑战的人,生死各安天命,谁也别怨谁,谁来赐教?”

沉叱声似暴雷,狂野的刀光倏然而至。

贺淑华冷哼一声,身形随刀光移位,飞起一道神奇的剑光,竟然从无隙可乘的狂野刀光切入、流转、闪烁、逸出。

人影骤分,刀光乍敛,剑气一涌而散,刀风剑气撕裂的余音发条消逝。

贺淑华远出丈外,剑斜举仍隐发龙吟。

魔灵幻刀古凡退出两丈,身形急剧晃动,最后终于稳下马步,上身一挺,铁刀突然失手掉落在脚前,手按住了右肋。

右肋鲜血如泉涌,湿透了衣裤,剑孔不大,但深却可怕的人体足有半尺以上,内脏必定一团糟。

所有的人,全都大吃一惊。

魔灵幻刀这一招急袭,真有石破天惊的威力,不但急袭无功,反而送了老命。

这位天七大无敌刀客之一,糊糊涂涂死在一个初出道的小姑娘剑下。

“还有谁赐教?”贺淑华冷笑,剑尖徐徐移指两丈外的丧门恶煞:“本姑娘恭候。”.丧门恶煞真的心虚胆落了,既没有勇气面对追魂姹女的袖箭,也没有面对贺淑华神奥剑术的胆量。

贺淑华这一剑,不但吓住了铁血门的人,也把夺魄魔女与主婢三人吓得心底生寒。

追魂姹女说她一剑可以勾销四侍女,估计极为正确并没夸大。

丧门恶煞心中一虚,打出撤走的手式,戒备着徐徐退出追魂箭的威力图外。

“铁血门会找你们算这笔帐的,回头见!”丧门恶煞咬牙切齿疾迟三丈外:“我不信你们能胁生双翘,一飞冲天远离京都。”

撂下狠话,立即向北面飞掠而走。

迫魂姹女还真不敢追逐,对方还有五个人,她的两具袖箭,只能击杀两个,而对方也可能用暗器袭击,一下子就摆平她。

“不能追!小妹。”她拉住了贺淑华:“我们没有主动攻击的力量,要知已知彼。”

贺淑华抢救追魂姹女,全凭出其不意从侧方突人攻击,一举击溃了三个向夺魄魔女联手合攻的人。

真要双方面面相对交手,她未必能同样发挥一比三的威力。

对方如果一哄而散,她俩能追得上五个人吗?

贺淑华心中暗凛,怎敢追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7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京华魅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