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华魅影》

第28章

作者:云中岳

夺魄魔女主婢三人潜伏在树林内,隔岸观火。

这才发现铁血门的人,正在搜村,幸好没有人想到过河搜索,也没有桥往来。

仅有几个人曾经在对面河宽,向这一面眺望。

“这些混蛋做得大绝,不肯罢休呢!”

魔女向两侍文恨恨地说:“日后,铁血门的混蛋们,最好永远躲在京都不要在外行走,我会在天底下世间等他们,哼!”

“日后的事,谁知道呢?”

夏荷显得忧心忡忡:“目下最迫切的事,是如何才能摆脱他们的追杀,他们有健马,人手多,先派人堵在前面,再分批分段分区搜寻,一定会找到我们的行踪,那……”

“看来,我们真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了。”

魔女不再乖戾顽强,长叹一声沮丧地说:“我们必须尽快逃走,希望他们不过河搜寻。”

三人悄然向南撤,籍草木掩护,小心翼翼越野急走。

不久,钻出林缘,前面展现里余旷野,然后是一处处果林。

东面,可以看到村影。

“小姐,也许我们可以到东面那座小村落,买几匹坐骑赶路。”

秋菊向东面隐约可辨的村落一指:“我一个人去,也许不会引起注意。”

“废话!任何一个女人出现在村落,都会引人注意。”夏荷断然反对:“你不要乱出馊主意,唯一可做的事是乖乖靠两条腿悄悄走路。”

其实,在这一带村落,不可能买得到坐骑。

村落不当往来大道,马匹以役用马为主,坐骑需要鞍辔等等御具,在村落那能有这种设备?

秋菊说去村落买马,只想去抢几匹能骑的马代表而已,去抢,那能不引人注意?

三人飞步前奔,奔向里外的树林。

相距还有二三十步,树林内枝叶招摇,一声长嘶,陆续驰出六匹健马。

三女心中叫苦,进退两难。

六位骑士,为首的正是副门主丧门恶煞,死对头相见,分外眼红。

“只有你们三个人?其他的人呢?”

丧门恶煞并不暴怒叫吼,反而沉着地朗笑:“明知决难逃出天罗地网,何苦作绝望的挣扎?”

“你真以为吃定我了?”

夺魄魔女知道逃不掉,必须作最后打算了:“我们来一次公平生死之斗,你有这份豪气吗?”

“我带来的五个同伴,都是为夺魄双面鬼而准备的。”

丧门恶煞不受激,安坐雕鞍神色泰然:“你还不配和夏某作生死之斗,那是我另一群属下的事。”

“你只是一个狗仗人势的胆小鬼……”

“哈哈!我一点也不计较你一个即将作囚的人,用各种手段作困兽之斗,用各种诡计制造幸免的机会。”

丧门恶煞高举马鞭左右拂动:“你看,对付你们三条釜中小鱼的人来了。”

马鞭拂动的方向,是树林的西侧,但毫无市息。百步内没看到任何地方风吹草动。

“你们还不出来、等什么?”

丧门恶煞怒叫,再次挥动马鞭:“难道还要本座请你们吗?混蛋!”

一名长了一双斗鸡眼,脸色泛青年近花甲的人哼了一声,摇摇头。

“他们恐怕还没到达定位呢!”这人的老公鸭嗓音十分刺耳:“也许,有事被缠住了,你那些人一向缺乏纪律,只要发现财路,就会丢下正事不管,争先恐后找财路从不落人后。要是不信,你去看看就知道了。”

“人一定还没到,或者是我们来早了?”

一听便知还有另一批人马,对方显然集中人手志在必得。

夺魄魔女向东面观察,她希望东面没有人潜藏堵截,利用树林脱身,比在旷野中受马匹追逐机会大得多。

她不得不打逃走的主意,因为对方的实力太强了。

京都四家的人,都怕夺魄双面鬼,而这位铁血门的副门主,居然带了五个自以为对付得了双面鬼的人,可知这五个人并不是铁血门的爪牙,而是另外重金聘来的宗师级高手名宿。

至少她心中有数,这六个人的真才实学。都比她高深,她逃脱的机会太少太少了。

东面的树林也毫无动静,不会有人潜藏。

她向两传女打手式示意,指示从东面逃走。

丧门恶煞得不到回音,当然不想浪费时间自己去跑一趟着看,假使有人,怎敢不听他的指挥不加理会?

可知西面林子里不可能有他的爪牙了。

“人可能还没赶来。”丧门恶煞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神色很难看:“尤兄,可否劳驾把魔女先擒住?擒住她之后,对付双面鬼便毫无困难了。”

“也好。”尤兄斗鸡眼一转,扳鞍下马,挪了挪腰间的佩剑,阴笑着向魔女接近。

“不要打主意逃走,你眼神的变化瞒不了我。”

尤兄阴笑着接近至八尺左右:“听说你的迷魂或移神大法,火候道行都不差,何不施展给老夫见识见识?”

“晤!你姓尤……”

“不要管老夭姓什么叫什么,不知对方的来历,胆气可以壮几分,是吗?”尤兄用行家的口吻指导后进:“你的魄针据说发则必中,威震江湖,具有夺魄奇毒,威力倍增。你可以用连珠手法向老夫发射夺魄针,老夫决不在你发针时回敬,动手吧!小女人。”

话说得狂骄托大,夺魄魔女不但没冒火,甚至不敢逞强。脸上流露出惧容。

“就给你三针!”她咬牙冷叱,声出针已悄然先一刹那破空。

她双手齐动,身形闪动宛若移影换形,眨眼间连换五处方位,共发射了七枚夺魄外而非在枚。连她自己也无法到看针的飞行形影。

尤兄的闪动身形,似乎更为快捷,幻化显现难测方向,甚至有时象是同时在两处方位现身或幻没,乍现乍隐有如变化幻形。

七枚夺魄外,没有一枚射过了方位,甚至射不中虚影,白白浪费了七枚针。

“嘿嘿……”尤兄一面八方闪动,一面发出撼人心魄的阴历怪笑。

夺魄魔女完全绝望了,她不但无法预测尤兄闪动的方位,甚至看不清闪动的身影,从四面八方传来的阴厉怪笑,混了她的神,根本不可能凝神施展移神大法,阴厉的怪笑令她心浮意乱。

心浮意乱,怎能寄望在七枚夺魄钉上。

最后一枚外出手,她全力向东面飞掠而走。

“哩哩”

阴厉的怪笑跟随在她耳后、似乎尤兄就跟她在她背后发笑。

一声娇叱,她大旋身连拍两掌,用上了全力,无极大真力发如山洪,掌劲风雷狂发。

“哩哩”

阴厉的怪关仍然发自耳后,她所发两掌攻的虚影闪动两次便消失了。

刚意神动,重新转身逃走,身右大手已疾探而入,擒住了她的右手向上一抬,右助大开,噗一声揍了一掌,象挨了一只干斤重目锤撞击,打得她内腑翻腾,气散功消浑身,虚脱,完全失去抵抗力。

这一掌真要了她的半条命,护体神功毫无防卫力,掌劲及体便气散功消。

她想挣扎已无能为力,被尤兄一把挟在肋下。

“你差得太远了。”

尤兄狞笑着向坐骑走:“就算你姨父无极其仙在,也禁不起老夫一记天魔掌一击。”

她暗叫完了,总算知道她碰上了什么人,被人赤手空拳不费吹火之力所擒住,她栽得一点也不冤。

就算她姨父在,天魔尤胜。

这字内三魔,整整在江湖横行了半甲子,早几年才先后退出了江湖下落不明,江湖朋友都以为他们死了。

她居然碰上天魔,运气真好。

刚被挟近坐骑旁,便听到两位侍女的惊叫,吃力地转头一看,原来两侍女被另两个人,用快速的身法接近,拍飞了长剑擒住了。

“九灵宫算是完了,我不甘心啊!”她心中怒然狂叫。

天魔挟住了她,牵了坐骑重回树林。

“就绑在林外。”

天魔解下她的腰带,捆住双手拴在一株大树下,仅双脚可以沾地:“夏副门主,咱们等一刻时辰,双面鬼如果不现身,咱们就带了人走路,不能在这里久耽。依我看,根本没有双面鬼这么一回事。”

三女吊在同一株大树下的横技,面对着空寂的旷野。

坐骑都藏在林内,六个高手名宿坐在林绿,一面监视北面的动静,一面谈谈说说有关夺魄双面鬼,与九灵宫的纠纷,渐天谈及黑豹的神秘事件。

“夏副门主,黑豹在南京幕阜山现身,这件事众说纷坛,莫衷一是。”

天魔尤胜的斗鸡眼,不住盯着魔女的曲线玲成身躯吞口水:“魔女怕黑豹怕得要,欧门主不死心,仍愿花大笔金银,请她继续追查黑豹的下落,是不是贵门的钱太多花不完,不该花也拼命花?”

“就是因为她曾经与黑豹打过交道,所以才继续请她侦查呀!

别人不曾见过这个该死的神秘黑豹,怎么查?”

丧门恶煞说:“偏偏她无端招惹上一个什么夺魄双面鬼,闹了个天翻地复。

她自己的事显然也无法摆平,门主不得不果断处置赶她走路,这次她胆大包灭杀了本门几位元老级的人,门主怎肯放过她?”

“那就宰了她呀!”一位三角眼的中年人笑笑,伸手摸了魔女的小腰肢一把婬笑:“不过,最好不要辣手摧花,这三个女人都美得令人流口水,宰了实在暴珍天物,留给老夫快活几天……”

“去你的!”

“留也轮不到你呀!吴老兄。”另一个勾鼻薄chún的人怪以怪叫:“人是尤老哥擒住的,尤老哥虽然并不怎么好于此道,但非完全不喜欢,总不至于要他老兄拱手相让吧!”

“你们都是些前辈,都是成名的人物。”魔女厉叫道:“原来却是一些无耻的老猪狗,可耻!”

“你这泼妇!”勾鼻薄chún的人跳,被骂得脸上一阵青一阵白。

“我是天下闻名的魔女,我做的事就不怕挨骂。”魔女不在乎对方凶狠:“而你们不同,你们都是位高辈尊的成名人物,即使欺世盗名,也该明象个人样,暗地即使男盗女娼也没有人介意……”

这人无名火大起,一耳光把她打得口角溢血。

“你这不知死活的婬妇!”这人一把揪住她的衣领,将她抵在树干上大骂:“你是江湖上众所周知的贱婬妇,所以咱们才口上不留德……”

正要狠狠地揍地,却被天魔一把拉住了。

“算了,咱们确也不宜说这些败德的话。”天魔尤胜老脸发赤:“她是江湖上的名荡妇,说话百无禁忌,咱们在她面前说这一类的话,不啻班门弄斧。”

“狠狠的揍她,她一叫,就会把夺魄双面鬼招引来。”那位三角眼的吴老兄,替同伴另找理由:“坐在这里枯等,他怎知道赶来?我来揍这个贼婬妇,保证她的叫声可传出十里外。”

“你们等不了多久的,他一定会尽快赴来。”魔女咬牙切齿说:“他一定会来的,一定。届时,你们再逞英雄让我看看,才配让人称你们一声英雄前辈,而不是无耻的老猪狗。”

“他真的会来?”天魔阴笑着问。

“一定会来。”魔女斩钉截铁回答。

“你怎能如此肯定?”

“因为他知道本姑娘的一举一动。”

“嘿嘿嘿……他别是练成了千里眼顺风耳吧!”

“那是可能的,他就有这份神通。”

“鬼话!”

“信不信由你,反正夏副门主心中有数,他相信。星斗营的人也相信,天龙地虎也相信,所以复副门主才去找你们这些自以为了不起,什么都不信的人,来对付谁也对付不了的双面鬼,让你们白送死。”

“我告诉你,既然他知道本姑娘的一举一动,可知他必定一直就在本姑娘的左近出没无常。很可能早就来了。”

“胡说八道!”丧门恶煞脸色不正常:“这附近只有我几个亲信埋伏…”“把他们叫出来让我看看好不好?”魔女尖声大叫:“老半天鬼影俱无,你们这些位高辈尊的高手名宿,难道说一点也不起疑?叫叫着,不久之前,夏副门主好象曾经试过一次,再试一次……”

不远处林木深处,突然传来一声轻咳。

“再试一百次也是杜然。”传出双面鬼的熟悉嗓音。打断了魔女的话:“因为这附近已没有其他神智清醒的人了,最先派来的在西面潜伏的七个爪牙,早已睡得象吃得太饱的猪。

六个人一蹦而起,变色戒备。

“哈哈哈……”狂笑声反而传自林外。

六人大吃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京华魅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