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华魅影》

第30章

作者:云中岳

人马包围了丰台杨家精舍。

结果,精舍内只有两名上了年纪的长工看守,一问三不知。

派来十余名专家前来搜查,在一处夹墙暗窟中,搜出一匣半残的薄册,和一些似是信符的金奶铸造物,以及一些无以名之的文书或符录。

结果,证明某一份簿册,是石三将军石北的内府亲信名单。

这一来,证明杨家精舍的确与石家有牵连,也是瞎子童先在京都暗中活动的秘窟,可惜走漏了风声,晚来了一步,杨家精舍先一步人去楼空。

消息封锁得十分严密,杨家精舍没有人能任意出入,接近精舍的人背受到扣押盘问,许入不许出。

而这期间,夺魄双面鬼把南效闹得天翻地复,把铁血门留在南乡搜捕魔女姹女的爪牙们,打得落花流水。

受伤的人不断增加,派来增援的人也愈来愈多。

不但奈何不了双面鬼,也对付不了追魂姹女与淑华姑娘。两女愈来愈精明,平时潜伏不动,发动袭击时:打了便跑,神出鬼没防不胜防。

不但没有人派至西山增援,反而从西山调回不少人手,在草桥秘窟聚集,即将有所行动了。

午后不久,十二匹健马徐徐踏上芦沟桥。

这条两丈六尺宽的大石桥,健马鱼贯而行,根本不妨碍旅客行走,往来的旅客众多,谁也不理会旁人的事。

桥东岸是市街,没有芦沟桥巡检司治理,形成一处小市集,巡检们也负责管制桥梁的通行,注意往来旅客中,有没有可疑的好人往来。

十二位骑士,头上都是戴了宽边遮阳帽;前面戴得低低地,掩住了面孔。

桥东的市镇口,两名高手眼线留意每一个往来的旅客,相当尽职而辛苦忙碌。

第三匹健马通过桥头,那位作眼线的人早就蹲在路旁,与另外一位坐在柳树下的同伴聊天。

这样,就可以从下往上看,一定可以看到遮阳帽下骑士的面孔了。

看清第四位骑士的面容,眼线立即脸色大变。

右眼戴了黑眼套,眼套肃了花颇为精致,毫不觉得恐怖,看到的人不会想到眼套内是瞎子的眼睛,瞎子的眼睛通常令人觉得十分恐怖。

坐在大柳树下的眼线,也眼神一变,大概也认出几个骑士的面貌身分,因此暗暗心凉。

十二匹健马向东行,驰向三十余里的京城。

但走了三四里,路北出现一条岔道,三名骑土驻马相候,一打手式,领了十二骑向北而行。

这条北行的大道,正是前往西山的路。

后面两里地;四匹健马不徐不疾紧跟不舍。

另三名骑士,刚放蹄向京城狂奔。

消息传出了,监视网收紧了。

草桥秘窟四周戒备森严,从城内调出的锦衣卫三百名卫军,在丰台一带布防戒严,断绝交通。

铁血门的精锐,也分别出城往草桥秘窟赶,分为许多小组,进入南乡搜捕可疑的人。

门主天骄欧良带了八名心腹亲信,在秘窟坐镇。

这位门主怒火焚心,因为他留下的两名心腹亲信,与两位得力臂膀,原来是留下处置夺魄魔女的,但却被爪牙找到这四个人的尸体。

他发誓要找出夺魄魔女、追魂姹女、夺魄双面鬼,对有关瞎子童先的消息不加重视了,认为是有心人故布的疑阵。

他不想在这种虚实难辨的消息中浪费工夫,认定瞎子童先不可能笨得在风声紧急时,出面与幽都山主会晤。

可是,芦沟桥秘密派来的两名专使,带来了爆炸性的消息。

两名专使飞骑直骑奔秘窟,在大厅晋见门主。

“属下特地飞骑前来禀报,有重要消息请门主定夺。”

为首的专使浑身大汗,倒还沉着地禀报:“午牌一,瞎子童光十二骑,过了芦沟桥,在岔道口有三个人接应,十五骑已奔向西山。后续的消息,随时都可能有专人派来,禀报。”

“真的?谁证明是瞎子童先?”

欧门主一怔,仍有点不肯相信:“如果是真的,那么,他们竟然不改变计划,仍然在西山会晤,可能吗?”

“是外堂三大管事最先发现的,不但认出瞎仙本人,而且认出九家将中的三个,与八悍贼中的三个。消息已派专人飞传西山,要西山的人准备行动。门主如果不前往主持可将否指示让属下带去?”

殴门主脸色一变,神色不安。

“糟!人都派出去了,短期间不可能召回。”

殴门主不胜懊恼地猛拍公案:“方管事,立即传令下去,这里的人赶快准备,随我赶赴西山,快!”

秘窟一阵忙乱,牵制住铁血门一部分的人手,殴门主不得不亲自领了心腹亲信,十万火急的向西山赶。

每一步棋,都是经过周密计划的。

星斗营的人在西湖,布网张罗的地方完全弄错了。

这两家人不在,铁血门就可以完全掌握山中情势。

铁血门的人手,其实并没有天龙地虎多,为了控制情势,就必须派一些人,防备天龙地虎和星斗营介入。

再加上夏副门主受伤,带了一部分人在南乡奔忙,门主所能使用的人,就显得单薄不足了。

门主再不亲自出马,如何向主子路大人交代?

所以,获得正确的消息,门主非亲自出马不可了。

也就一步步的落入李平平的计算之中了。

李平平独自追踪殴门主,但仅赶了两三里,便不得不放弃事先没有计划的赶踪,因为预防发动的时辰将届,他只好弄了一匹坐骑急急离去。

岔道迎接瞎子童先的三骑士中,其中之一就是李平平。

从郑乡到达岔道口,快马一刻时辰尽够了。

他算定殴门主非来不可,成败在此一举。

晚霞满天,第一群人马抵达西山。

香界寺东北山崖旁的精舍,成了铁血门的指挥中心。

当第二批人马赶快到精舍之后,封锁计划如期执行停当,山径紧要所在皆派有高手驻守。

禁止留在山区的游客夜间下山,各寺高的僧众与山居的人士,夜间也禁止往来走动。

其实,天一黑山区就不再有人走动了。

山径本来就险峻,夜间还有虎狼出没呢?

消息不太好,据眼线所知,西山有五人五骑,迎接赶来的十五骑,安顿在山下的一座小农庄内,之后二十个人登山,当时天色已是暮色四起了。

之后,人便失了踪,西山、香山、翠微山、芦师山……所有的寺庙、别墅区、山民……毫无消息。

似乎这二十个人,一进山便平白消失了。

眼线四出,切夜追查。

按行程,这二十个人不可能走远,而区必须有足以容纳众多人手的房舍。

熟悉西山的眼线,绝对不可能得到丝毫线索。

负责平坡寺附近警戒负责人神剑天绝,被京城来的上级负责人骂了个狗血淋头,“二十个人居然会在这一带平空失踪?”

实在该挨骂的,太不负责任啦!

神剑天绝地位低,感到满肚子冤屈无处申诉。

天气炎热,山中凉爽,任何一处角落也可以耽一夜,躲在草堆中睡大觉安全得很,想遍搜各处,可能吗?

而且,山区有天龙地虎的秘密,有东厂的秘站,有星斗营的秘窟,眼线敢深入这些秘窟秘站侦查吗?

谁敢担保这三家走狗,与瞎子童光的石家人士没有勾结?

人被逼急了,就会铤而走险。

兽类也一样,所以说狗急跳墙。

神剑天绝被迫急了,把心一横,决定冒险,在另三家的秘窟打主意。

最先想到的第一家,便是天龙地虎。

天龙地虎的秘窟,在寿安山中途,山腰浓林深处的一座别墅。

上次夺魄魔女二上西山,应天龙地虎会主之请,落脚处就是这座别墅的小楼。

后来被夺魄双面鬼一闹,天龙会主笑容客席元冲受不了啦!不但取消了合作计划,而且连夜把魔女主婢五人赶出门,做得很绝。

铁血门吃定了天龙地虎,所以神剑天绝决定到寿安山的天龙地虎秘窟,冒险西探侦查,反正双方已经反脸在先,再大闹一场没有什么不得了。

只要不被对方的高手毒手杀死,凶险决不比在山林搜索高。

三更初,四个黑影从北面接近小楼。

别墅占地甚广,林荫敞天,任何角落皆可接近,警哨须派出众多人手监视所有的径路。

神剑灭绝在铁血门地位不高,但在江湖的名气,却属于名高手级的人物,可知他的武功与剑术皆出类拔萃。

铁血门那些地位比他高的人,真才实学比他高的人并不太多。

他之所以地位低,是因为他投效的资历浅,与他的武功修为高低无关。

谁如果对一个绰号妄称神剑天绝的人掉以轻心,几乎可以断定栽得够惨。

在小径中现身,劈面拦住去路的两个黑彤,就不在乎他们四个小翼翼探进的人,到底是何来路,神气地堵在路中间,显得毫无戒心。

“退回去,诸位。”

身材稍高的黑影傲态十足,抱肘而立象在向手下发事情施令:

“此路不通,夜间往来易起误会,明早再来。”

“两位不是劫路的吧?”

神剑天绝当然不能退回去,独自上前打交道,语气充满讽刺味:

“想收买路钱,是不是应该先打听打听?至少,至少,该知道对某些人不能收买路钱,收了会出大纰漏……”

“大爷不管你是某些人,只知道你们给我赶快滚蛋,不要在这里误事,滚!”黑影冒火叱喝。

神剑灭绝不是善男信女,误认对方是天龙地虎的伏路暗哨。平时,铁血门吃定了天龙地虎,今晚他受了一肚子气,正在火头上,立即象爆发的火山,发出一声恶毒的咒骂,冲上一耳光抽出。

黑影也勃然大怒,抬手接招,“噗!”一声,一双小臂接触,暗劫并爆,两人同被震退一步。

“该死!”黑影更是暴怒如狂,不假思索探进、拔剑、攻招,一记飞星逐月剑光破空疾射。

神剑天绝也因一掌无功而暴怒益增,也有意用绝学速战速决,同时抢进、拔剑、出招。

“噗!”一声金铁相错的刺耳尖鸣传出,同时冲进接触的剑光倏隐,人影乍止。

“呃……”黑影身躯一震,剑失手坠地。

神剑天绝的剑,贯入黑影的右肋,入体半尺以上,一剑便将对手击毙。

他飞退八尺,哼了一声。

“哟……”黑影终于叫了半声,扭曲着栽倒。

“咦?你们好大的胆子!”

另一黑影大吃一惊:“出手便追魂夺命,你们眼中还有咱们星斗营的人在?你们必须偿命,亮名号!”

四人大吃一惊,竟然是星斗营的人,老天爷!麻烦大了。

在名义上,星斗营是铁血门的上司,即使不算上司,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

神剑灭绝怎敢亮名号?只感到心中一凉。

他的三位同伴,地位与他不相上下,武功也是一等一的高手,当然也不敢亮名号。

“太爷姓朱……去你的!”站在最右侧的一位同伴冷叱,身形微挫。

黑夜中林下更黑,即使看到异象也来不及有所反应了。

黑影竟然不知戒备,大概认为报出星斗营的身分,没有人敢反抗,更不敢下手偷袭。

声落异物入体,一只铁羽箭射入黑影的胸膛口,箭头透背,大祸临头。

“呃……呃……”这位黑影扣住胸口的箭,厉叫着向后仰面便倒。

“咦?周兄,你杀……杀了他……”神剑天绝惊叫。“我失手是因为不知道他们的身分……”

“凌老兄,如果不斩草除根,你何道后果,是吗?”

同伴上前一脚踢裂了对方的头脑,熟练地起箭:“一不做二不休,这是保命全身的金科玉律。

“把尸体推下山涧,事不宜迟。”

“凌老兄一别江湖三两春,依然忘了一些江湖陋规。”

另一人将尸体踢落路侧山坡冷冷地说:“在京都要好好的活下去,心狠手辣不择手段是必要的条件。”

“杀这两个异己算不了什么,问题是下手太早了些,没获得口供。星斗营的人,潜伏在天龙地虎附近断路,你们不觉得可疑吗?你们下杀手事先都不想一想,哼!”

“我如果真能放得开,早就连升三级,派出独当一面了。”

神剑天绝也话带刺:“你孙老兄很能干,很了不起,可惜张管事并不怎么信任你,没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0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京华魅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