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华魅影》

第31章

作者:云中岳

长安寺的四平台附近,有一条小街,供游山客歇息或住宿,因为有些游客不喜欢到寺院借住,住寺院的确十分不便。

小街有各色各样的店铺,甚至有酒坊旅店。

整条街,包括长安寺,全受到三家眼线的有效监视,各有势力范围。

表面上,三家的爪牙皆保持必要的礼貌。

比方说,天龙地虎把铁血门的人恨之切骨,但双方碰面,仍然得保持表面上的礼貌相互问好,脸上有虚伪的笑容,心里面恨得要死,但口中仍得称兄道弟。

当然,有时碰上一些特殊事故,两方的人利害却是一致的。

比方说,黑豹,这位神秘杀手,不但杀了铁血门老门主,也杀了天龙地虎的首领。

未牌正,千手功曹带了四名随从,踏入街中段的翠微酒访。

食厅中,铁血门副门主丧门恶煞,也带了四名亲随,已先在厅中等候,叫了酒莱,但要等所请的贵宾到达才上席,五个人先沏了一壶茶等候。

千手功曹是星斗营的星主,地位与铁血门的门主天骄欧良相等,派副门主出面应酬,是有一点失礼。

但星斗营这几年几乎不问外事,气势没有铁血门浑雄,外表示弱,铁血门的爪牙们,的确没将星斗营放在眼下,也的确自以为身分地位高一级。

“吕星主大驾光临,在下深感荣幸,请坐请坐。”丧门恶煞接到千手功曹,十分客气地打招乎,右手上臂有点不便,但活动并不受影响。

“好说好说。”

千手功曹更为客气,笑吟吟地回礼:“夏兄派人传信相召,兄弟深感光彩,尽快赶来相见,不知夏兄有何见教?——

双方的随从,都是熟面孔,不需引见,各自脸上挂着虚伪的笑意,客套地客气一番分别就座。

“咱们先干两杯,再交换意见,星主意下如何?”

“不必了,兄弟的确很忙,真的分不开身,夏兄的盛情,兄弟心领了。”

千手功曹阻止店伙上酒菜:“夏兄也想必忙得不可开交,时间宝贵,有何见教,何不简单扼要明示?”

“只要兄弟力所能及,夏兄有事交代,兄弟必定倾力完成,请相信兄弟的诚意。”

“一门一营,本来就是自己,对不对?实在用不着客套。”

“这……岂不有欠敬意……”

“夏兄,请勿见外好不好?呵呵!”

千手功曹的坦诚开朗性格的谈吐,很容易获得对方的好感:“夏兄,贵门还没有撤回吗?是不是找到瞎子的藏处?”

谈了几句话,就忍不住探口风,可知星斗营图谋石家金珠的心念,比铁血门或天龙地虎更为殷切,更为热衷,而且必怀叵测。

“敝门主很可能撤往寿安山一带了。”

丧门恶煞当然不会透露行动的秘密:“瞎子那些人,可能已经跟回西山,就藏匿在附近,等候幽都山主前来会合。敝门主派人传话,要在下与星主协商。”

“哦!贵门主在寿安山,没多远呀!片刻便可前来,何不派人请欧门主来谈谈?”

“敞门主的确不能分身。”

“哦!贵人事忙嘛!难怪,但不知海门主所指协商。意何所指?”

“敝门的弟兄仍保全了四分之三的实力,总数仍然接近一百人,如果两家的人能精诚合作,订下利益均分协议,就可以集合两家人之力,人手充足,必定可以找出瞎子那些人的潜匿的石家金珠藏匿处退出来。”

“星主,合则两蒙其利,分则双方皆将一无所获,星主以为然否?”

“话是不错;问题是,这次与瞎子保持接触的人是你们,你们如果知道他们潜匿处,多本营几十个不明情势的人,毫无好处,本门的人对你们并无帮助。”

“瞎子那些人确是跟回来了,西山才是他们会晤的地方,如果贵营的人加入搜索,定可找他们潜匿的蛛丝马迹。”

“等殴门主撤回,咱们再谈两方合作的事好不好?”

千手功曹显然认为玄事体大,副门主出面商谈不够份量:“同时,这件事兄弟也作不了主。——

“咦?星主的意思……”

“兄弟必须微求门大人的同意,至少也需门二爷授权,对不对?再就是……是……”

“是什么?”

“兄弟把心黑豹是找你们的,我星斗的人如果被卷入,死伤在所难免,兄弟真不顾招惹出入鬼没的黑豹,本营的星宿决不会同意冒与黑豹为敌的风险……”

“吕星主,俗话说,分金同利……”

“别说了,夏兄。”千手功曹不耐烦地将嗓门提高一倍:

“老实说,上次夺魄双面鬼挑了本门的星座秘站,死伤之惨,空前绝后,要咱们再对倒更可怕的黑豹,兄弟那些人真没有几个人拍胸膛呢!”

“假使日后将石家金珠三一均分,贵营占二本门占一,吕星主愿意加以考虑吗?”

“你作得了主?”

干手功曹口气一变,坚决拒绝的表情一扫而空:“重利之下,冒险值得……”

“这是敞门主的意思。”

丧门恶煞拍胸膛保证。

“我要殴门主当面金诺。”

“这……”

“不然就不便谈了,夏兄。”

千手功曹不客气地明白表示,这种事必须由负责人当面谈:“不是兄弟认为夏兄负不负责,而是理该如此,兄弟如果也派副星主与贵门协商,贵门是否认为恰当?”

“吕星主…”

“兄弟事忙,不得不告辞。”

千手功曹不再多说,推座而起:

“如果贵门主愿意面谈,夏兄知道派人至何处找兄弟知会一声,告辞。”

丧门恶煞当然知道自己份量不够,本来就没抱有太大的希望,千手功曹所提的条件合情合理,等于是敞开了合作的大门,他应该万分满意了。

“长上认为吕星主有几分诚意?”

一名随从低声问。

“有十二分诚意。”

丧门恶煞冷笑:

“他策划掳走夺魄魔女,用意就是想知道瞎子童先的消息,没料到偷鸡不着蚀把米,被挑了一处星座死伤惨重。咱们大方得甘愿三一与他均分,他高兴得要上天,所以诚意不容怀疑。”

“门主会和他们谈吗?”

“你真笨呐!”

丧门恶煞嘲弄他说:

“黑豹如果也为了瞎子而来,也为了石家的千万金珠而来,咱们到手的机会有多少成?”

“这……”

“一成的机会也没有,老兄。有星斗营参予,机会最少也增至三成,门主会放弃这大好机会吗?”

“那可不一定哦!”

随从笑笑:“门主的胆气好象愈来愈小,出面处公务的时间有限得很。”

“我担心的不是门主的胆气,而是星战营的朋友们,知道瞎子的人,然在消灭图谋他们的仇敌,与幽都山主公晤只是计谋中的一部分。

这一来,吕星主不但不敢参加,恐怕会带了所有的人一走了之,让本门的人面对瞎子全力搏杀,还得提防黑豹行凶,情势真的不妙呢!”

“哦!会有这么严重吗?”

“也许吧!但愿不会。”

五人已失去吃喝的兴趣,退了酒菜匆匆走了。

扮成游山客的两位姑娘,在邻桌进食,把丧门恶煞与干手功曹交涉的经过,看得一清二楚,丧门恶煞五个人一走,她俩也匆匆会账离去。

找发财的门路,人愈少愈好;应付灾祸,人愈多愈好。

在京都四家的人心目中,瞎子童先皆同一小群石家余孽,携有巨万金珠逃匿在山或潭拓山一带,有如釜底游魂不成气候,只要能发现他,就可以轻而易举的擒住他,追出金珠发一笔大财。

追捉瞎子童先的人,当然愈少愈好。

可是,山区出现了神秘杀手黑豹,黑豹出现,就代表灾祸降临,那么,应付灾祸的愈多愈好。

发大财是好事,但如果要付出生命作代价,这种大财就算不了什么啦,有了一座金山,而又没有命享受,要金山何用?

铁血门用心计谋,希望在捕捉瞎子童先的时,星斗营不要在场,天龙地虎,不要在场,东厂的人也不要在场,因此施计把这些竞争者引开:发财的人愈少愈好。

但是,黑豹陡然出现。

而且瞎子童先的人,也武功高强实力强大,与估计中的情势完全不同,凭铁血门目下的实力,应付十分吃力不讨好。

灾祸光临。应付灾祸的愈多愈好。

铁血门有头有脸的人,皆派出作说客。游说星斗营和天龙地虎,希望能摒弃成见,合作瓜分利益,以联合行动对付瞎子童先和黑豹,同仇敌情众志成城,成功有望。

天黑之前,三方面密切接触的人,总算获得初步协议,联合行动的时机渐趋成熟阶段。

主事的人,不是门主天骄欧良,而是副门主丧门恶煞,他居然能设法说服千手功曹合作,而不需要经由欧门主亲自出面协调。

结果,傍晚时分,由丧门恶煞作主,邀请星斗营与天龙地虎的一些首要人物,在翠微酒坊置筵高会。

人多胆壮,众人兴奋地商讨如何挖出瞎子童先的根,如何分配人手防止黑豹的騒扰,如何……

反正人多口杂,再加上三杯老酒下肚,也难免吹牛夸口语无论次。”

而同一期间,两位扮成游山客的姑娘,却潜伏在一处山腰的一座崖上,向小谷内的小别墅窥伺,对别墅内的动静大感诧异。

这里,距四平合小街已在六七里外。

别墅平平无奇,外表看不出任何异状。

“我的确认识那个疑是闪电手周胜的人,一定是他。”

追魂姹女坚决地说:“该死的妙手摘星逃到京师,投入铁血门做走狗,就出于闪电手的推荐引介,所以我对这个混蛋特别留了心,决不会走眼,就是他。”

“可是,费姐,别墅主人是长安寺的一位护法施主,与任何官方人士或江湖朋友无关。”

淑华用怀疑的口吻说:

“我们跟踪的三个人中,你认为疑是闪电手周胜的人,打扮完全是仆从或长工。”

重要的是,我们在这里居高临下,监视了半个时辰,迄今毫无动静,那个闪电手周胜一直不曾再现身。

“费姐,就算他是闪电手周胜,你有找他的理由吗?”

“这……没有,他与我师姐被害的事无关。”

“既然无关,我们监视他,有此必要吗?”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要留在这里侦查他。”

追魂姹女苦笑:

“也许是本能地觉得,这座别墅有些什么地方可疑,或者,我心中怀疑这里是铁血门的另一处秘窟……”

“这叫疑心生暗鬼,费姐,铁血门在西山的二处秘窟,我们都查得一清二楚……咦?附近有人……”

两人向下一伏,左右一分剑已在手。

“真是你们两个捣蛋鬼,还不给我滚出来!”崖右传出李平平的低叫声。

两人重现,兴奋慾狂。

“可不能怪我们来西山。”

追魂姹女傍着李平平坐下,笑吟吟地说:“我和淑华答应把铁血门一部分,牵制在南乡,可没有将他们硬牵住的能耐呀!这个丧门恶煞姦似鬼,一发觉不对,就断然不理会我们的闹事,带了狐群狗党向西山飞赶,我们不得不跟来呀!对不对?”

“你的心鬼眼是愈来愈多了。”

李平平说:“我看到你们留下的暗记,心中一急;循暗记追踪;耽误了正事,真糟!现在,你们……”

“我们赶快离开西山,这就是要说的话。”

追魂姹女不理会他的焦急,得意洋洋地:“没有用的。”

你赶我们不走,我们探出不少消息,对你定有帮助。

“目下三方的人,来一次空前大合作,首脑人物正在四平台小街的酒坊,商讨擒捉瞎子和应付黑豹的大计。平平,你知道黑豹出现的事吧?”

“就是因为黑豹现身,才有敌人三家团总合作的机会。老实说,瞎子就希望有这么一次机会,一次解决三家鹰犬,一劳永逸永除后患。”

“如果我所料不差,当他们酒至半酣期间,就会突然快速离开,三家鹰犬以雷霆万钧之威,出其不意向瞎于潜匿的秘窟突袭。”

“唉呀……”

“瞎子早有周密的安排,有该处处和彻底的了断。走吧!我们去填五脏庙,还来得及去看热闹。”

“看黑豹?”

“都看,坐山观虎斗。”

“在这里等岂不省事。届时跟他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1章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