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华魅影》

第05章

作者:云中岳

配合得丝丝入扣,默契圆熟,有如久经合作的组合,第一次合作居然如此完满。

三更三点的更鼓声刚从遥远的钟鼓楼传来,三个扮成鬼怪的女杀手,立即发动猛烈的攻击,事先已潜入路家大院隐身,突然冲入内院,击倒了把守院口一廊口的四名警卫,立即引起騒动,全院大乱。

大院内重房叠户,而且老少妇孺甚多,有些地方警卫不敢深入,根本无法围堵住一沾即走,飘忽如鬼魅的三个高手,混乱中甚至找不到谁是入侵的人。

三个入侵的人刚从东院撤出,南北两端黑衣高手恰好到达。

不知道入侵者的去向,只好在全宅穷搜。

任何地方都可以潜伏,搜的速度相当慢,直至四更末,赶来策应的黑衣高手,这才分组陆续撤走,只留下少数行家继续搜寻与警戒,严防入侵的人去而复返。

六个全身黑,打扮完全相同的人,是最后离开路家的,先从大街南行,不久便跃登街右的屋顶,飞越几条小街巷,消失在近城根的一座花园大宅内。

这里,街坊称之为朱家花园,平时罕见有人进出,真有候门深似海的气概,连邻居也不知道目下的主人是何来路,只知主人在城外有庄院,极少进城住宿,派有几个健仆照料,园门常闭,毫不引人注意。

不久,园内灯火—一熄灭。

园占地甚广,亭台花榭散布其间,几座精舍式的建筑各形成独院,以花径衔接,花木扶疏,大白天也显得寂静清幽。

六个黑衣人有四个消失在一座精舍内,两个进入百步外另一座精舍。

一个淡淡的灰影,随在四个黑衣人身后,隐没在精舍前右方的荷池旁假山内,象柔软的蝙蝠,没入不可能躲人的窄小假山石隙内。

荷池旁,就有一明一暗两个警卫把守。明的不时四面巡逻,多次经过灰影隐伏的假山旁。

片刻,又片刻,斗转星移,曙光将现。

灰影滑出石隙,打开腰间的小包裹,开始易装变形,突然变为浑身深灰有如黑色,绘有金钱白斑的怪异形象,真会把胆小的人吓昏。

黑豹,传闻中的名震天下神秘杀手黑豹。

真象一头豹,豹头形头罩十分神似,眼、鼻、口皆用白色勾勾,森森豹齿随时可能咬猎物,狰狞恐怖,流露出慑人心魄的妖异气氛。

巨爪一伸,爪中飞出一道看不到的芒影。

远在三丈外的巡视警卫,面向脑穴挨了一击,向前一栽,挣扎了两下便寂然不动了。

那是一颗铁莲子,也称打穴珠。脑穴不堪一击,一击便昏,三丈外黑夜中制穴,令人难以置信。

暗的警卫躲在左面的花棚下,突然看不见荷池旁的同伴走动,颇感意外,忍不住探头外出,想仔细察看同伴在何处。

不妙,眼角有物移动,猛地扭头转首,恰好看到黑影长身飞起,一扑即至。

咽喉被扼住,眉心挨了一击,打击之快,有若电耀霆击,毫无自保的机会。

残害官民的四家权臣,外出时前呼后拥戒备森严。所豢养的刽子手头头,更是众手所指的凶手、谋杀犯、恶魔,外出时也是成群打手警戒,严防仇家行刺。

路家的铁血门主三绝秀才,更是全京都臣民憎恨的目标,因此特别小心,一举一动皆保持秘密,居所有十余处之多,除了他的几个贴身亲信之外,连他的副手副门主天骄欧良,也只能服从他的亲信手书或口信行动,不知道他到底在何处。

白天,他很少公然露面,夜间出动做伤天害理的勾当,必定与亲信同一打扮,神出鬼没,十余个人外表一模一样,谁也不知道哪一个是真身。

想向他行刺,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即使幸而碰上了,除非能一举杀绝十余个超等的高手,不然休想杀死他。

他本身已经是武功超绝的高手,十余名亲信更是万中选一的可怕人物,想一举歼灭十余个人,不啻痴人说梦,也许得动用一卫兵马围攻才有可能。

他那些看家守门的卫士,也是武功可名列一流高手的勇士型人物,忠心耿耿十分尽职。

多年来,曾经有数十次刺客入侵的事故,但没有一次能突破卫士的警戒网,先后共有四十名刺客,没见到他本人便被杀死了。

所有十余处秘窟的卫士,都不知道他何时光临,倏匆去来,有时连卫士也不知道他究竟在不在秘窟里。

今晚,他处理完路家刺客入侵的事件,满怀愤怒地到了朱家花园的精舍,这是他颇为喜爱的秘窟之一,因为这里有他心爱的女人。

精舍内共有五名绝色美女,这些美女是何来路,恐怕连他的亲信也毫无所知,更不敢接近打听。

他的精舍共分两进,不许任何人进入。尤其是内进秘室,连住在前进的十余名仆妇使女,不听召唤决不敢越雷池一步,违者杀无赦。

其他四座精舍,分别住着他的心腹亲信,各处遍设响铃,有响时,所有的亲信,必须在最短期间,赶到他的精舍布阵防守。

这是说,进了内进秘室,只有他一个男人。

黑豹击昏了刚换班不久的两个警卫,无声无息消失在精舍深处。

精舍,必定没有一般大宅院复杂,占地不至于太广,所有的堂室精巧雅致。

三绝秀才的内室有不少巧妙的通道,有复杂的各式门窗,卧室在堂奥深处,门窗都是坚牢无比的所谓秘门秘窗,不可能任意开启。

室内共有两盏精致的银灯,一在妆台,一在倚窗的圆桌上,柔和的灯光下,一位半躶的美丽少妇,披着半透明的蝉纱睡袍,在桌旁侍候三绝秀才品茶。

三绝秀才已换穿了月白色睡袍,鹰目阴睛不定,似乎并无睡意,仍在思索刺客袭击路家大院的事。

他绰号称秀才,可知必定工于心计,见多识广,对任何事故都观察入微,常以神极妙算洞察事微自豪。

当他完全了解所发生的事故之后,心中一直感到不安,对刺客那种漫无目标的袭击手段,一直猜不透此中玄机。

死伤分布甚广,共死了十七个人,但三个刺客都不深入内室,到底行刺的目标是谁?

路大人已经回府,不进内室如何行刺?

他一直就在思索此中疑难,解不开这令他迷惑的疑团。

刺客居然知道路大人今晚回府,却又不进入内室行刺,目的何在?

他连沐浴时也在思索,完全忽略了侍候他洗漱的躶体美妇。

天快亮了,他毫无睡意,沏了一壶浓茶,仍在对灯思量分析。

好静,斟茶声特别清晰。

“是了,声东击西!”他突然恍然大悟,一掌拍在桌上:“他们志不在路大人,而在司务署,他们要毁我的门面羞辱,我!我该前往查看的,可恶!”

司务署,是锦衣卫城内外多种附设衙门之一。

其实是铁血门名义上办公所在,京都人士把这地方看成阴曹阎王殿,真正的办公处所另有秘窟。

杀掉司务署的刽子手,必定大快人心,等于是直接打击铁血门的威信。

向路家的权威挑战,虽则无法获得实质的利益,至少可以鼓舞心存报复的人的士气。

“我得去看看。”他放杯而起:“更衣!”

半躶少妇答应喏一声,放下茶壶准备侍候他更衣。

轰隆一声大震,上面的承尘突然崩坍,尘埃滚滚下坠,黑影从天而降。

他机警绝伦,反应超尘拔俗,一声沉叱,双掌连环拍出,向出现在丈外的黑影抢攻。

风雷骤发,掌劲以排山倒海声势,一波接一波向黑影涌去,罡风将呛人的尘埃卷向室门,象被狂风所卷,门窗格吱吱怪响,整座宽敞的卧室,象内部卷起狂风,掌力之雄,骇人听闻。

这是他的第一绝,掌绝。全力一击,可遥碎两丈左右的碑石,自夸可以撼山,所以对外称所练的掌功是撼山掌,号称世无其世,无可克当。

黑影的外形,他已经看清了,所以掌掌致命,一掌比一掌凶猛强烈。

对付传闻中的黑豹,怎敢不用全力抢攻?

黑豹不住伸缩双手,身形作小同幅度的进退,掌劲被—一向侧引偏,但却无法贴身切入。

所有的家具,在狂风中崩裂,银灯砸在墙上,与飞抛的圆桌同碎。

半躶的少妇,震飞至床口摔昏了。

七掌无功,黑豹也近不了身。

一声怒吼,他左手一搭右手腕,右手食中二指在吼声中连点三指,指劲破空声令人闻之头皮发炸,空气因高速分裂而发出怪异的热流。

三绝中的第二绝:穿云指。全力一击,可洞穿两丈外的寸厚坚木。

黑豹的腰柔软极了,象是迎风而舞的柳枝,每一扭动皆柔若无骨,指劲及体肌肉便收缩滑动,绸衣也丝毫不损,凌厉无匹的指劲毫无着力处。

七掌三指无力,精力已耗掉六成。

他还有最后一绝:幻形遁术。

可是,黑豹相距仅丈余,他一动,黑豹必定乘隙扑上,目下精力已耗去六成,可能没有黑豹快。

“黑豹,有话好说。”他拉开马步布下防卫网,双手守住中宫,死中求生希望延缓争取时间。

“嗷……”黑豹用一声豹吼作为答复。

“谁请你来的?”

“嗷……”

“我会给你三万两银子!”

“嗷……”

“五万……”

黑豹身形一伸一缩,他大喝一声,双手来一记推山填海,竭尽全力孤注一掷。

“嗷……”黑豹扑上了。

他的双掌拍在黑豹的胸口,胸向内缩,着手处柔软而其滑如油,掌劲斜走毫无着力的感觉。

而黑豹的左爪搭住了他的印堂,右手不知何时已拔出右腿侧的短匕首,锋利的匕首割破了咽喉。

黑豹的双脚,也因胸膛内缩而身如弓形,脚上收,前脚踢中他的腹部。

他一双手攻击,黑豹却有四爪齐攻。

一声豹吼,人影倏分。

他向后飞撞,砰然大震中,撞帐倒入大床,喉间鲜血狂喷。

房门在轰然大震中倒塌,有人狂叫着抢入。

一声豹吼,豹影美妙地跃升,钻入崩坍的承尘洞中,一闪不见。

“黑豹……天啊……”抢入的人狂叫,大概已看清灵活美妙的上升豹影。

铁血门主三绝秀才,死在神秘杀手黑豹手中的消息,当天便传遍京都,全城议论纷纷。

有不少市民,假籍酬神还愿,设香案谢天地,放爆竹大事庆祝。

曹家的天龙地虎众好汉,大宴宾客三天。

特务四出,大索城内外。

捉黑豹?谁是黑豹?

皇家的万牲园,有天下各地送来的珍禽异兽,有西域各国进贡的狮子、大象、麒麟(长颈鹿)、犀牛,就是没有黑豹,怎么捉?

近午时分,健马接近芦沟桥。

桥头,已有一匹健马相候,女骑士一掀华丽的遮阳帽,露出美丽的面庞。

“算算你也该来了。”女骑上是追魂姹女费玉芬,笑容十分动人:“等你等了一个半时辰,你的坐骑很好嘛!有什么事耽误了?”

“咦?是你。”李平平颇感意外,双骑小驰上桥:“奇怪,你怎么知道我要南下?”

“因为我也要南下。”追魂姹女自以为是的话有点可笑:“昨天我曾经化装易容,到京都客栈去找你,碰上查店的一群凶神恶煞,等那些人走后,才向店伙打听,知道你已办妥离境返乡手续,所以知道你的行期。”

“本来想多逗留一些日子,继续查访朋友的下落,谁知京城天天闹刺客,麻烦得很。一连三天封店,所有的旅客都禁止离开,天天日夜不断查,真让人受不了,再不走,吓都吓死了,不死也会得胃气病。甚至心气病中风,真是的,太平盛世干嘛有刺客?混蛋!”

“指着和尚骂秃驴,你连我都骂上啦!是不是讨厌我这女杀手?”追魂姹女白了他一眼:“黑豹这一闹,铁血门的有头有脸人物躲得更隐秘,我再也找不到妙手摘星那畜牲了,更无法向天龙地虎讨公道,我真的不甘心。”

“外地人在京都,除非投靠某一些特权人物,而且还得有门路,要不然休想公然露面称英雄道好汉。来寻仇,简直拿自己的老命开玩笑,京都三个人中,就有一个负责治安的人,你能平安逃离京都,已经是够幸运了的。喂!今后有何打算?”

“回去找人。”追魂姹女恨恨地说。

“找人?”

“找够交情的朋友,卷土重来。”

“你还要来找妙手摘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京华魅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