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华魅影》

第06章

作者:云中岳

踏入幽香四溢的客房,李平平眼前一亮。

外间酒食满桌,主人淡妆相候,俏丽的形象极为动人,淡绯色衫裙。

淡妆的美丽面庞高贵中明显神彩,既不是艳丽的巨宅名花,也不是清纯的名门淑女,反正就是男人喜爱的一类女人。

“家小姐姓桂。”春桃退在一旁引见己方人:“这两位是敝同伴秋菊、冬梅。”

一主四婢,桃荷菊梅都有了。

“桂小姐呢?抑或是桂夫人?”他定下神,正经八百抱拳施礼:“在下李平平,多蒙宠召,深感荣幸,但愿不是吕太后的盛筵。”

“胆气不错。”桂小姐嫣然一笑,肃容入座:“治酒候教,希望李兄不必油嘴滑舌,小姐姑娘,你高兴怎么叫悉从尊便,提刀弄剑也不适宜称小姐,那是名门闺秀的称呼,请坐,不必拘束。”

春桃和夏荷站在他的身后左右侍候,等于是夹住了他,一个斟酒一个挟菜,他成了贵宾大爷。

酒过三巡,桂姑娘的高贵风华逐渐消退,媚笑如花,逐渐眉挑目语春意撩人。

“李兄,你在等追魂姹女?”桂姑娘三杯酒便红云上颜:“我在诚心请教。”

“等,也不等。”他一脸无辜相:“不知是怎么一回事,她半途平白失了踪,没交代任何一句话,委实令人悬心。我当然希望她能重现,也希望她不要对我不利,毕竟她是一个人见人怕的杀手,我实在没有勇气快马加鞭逃之夭夭,其实……其实她是一个可爱的女人。”

“你知道她是杀手?”

“在燕京老店,那个什么飞云神龙请她走的时候,我就知道了。”他的老实相不是装出来的,足以让老江湖掉以轻心:“这次重逢,她要我伴送她南下,我不便拒绝,也不敢问她在京都所经历的事故,看她的神色相当高兴,没想到竟然不明不白半途失了踪,我怀疑她……”

“怀疑什么?”

“她被人抓走了。”他正经八百地说:“我看得出来,那天是飞云神龙反把她强行邀走的,她在京都一定出了些什么意外变故。桂姑娘,你与她……”

“我与她是同行,希望找到她谈一笔买卖。哦!你真的不知道她在京都所发生的事故?”

“老天爷!我敢问?我敢打听?我和她那天是第一次见面,刚打算治酒倾谈,便被自称飞云神龙的人,带了一群拳上可以治人的……嗯……的好汉……哈……带……带走了……”

话未完,头向下一扑,左右两侍女先一刹那,一左一右将他夹住了。

不知过了多久,他看到了朦胧的幽光。

其实,他并非神智清醒地看到灯光,而是生理的视觉本能,知道有灯光。

事实上,他一无所知,不知道自己赤躶躶地睡在香喷喷的大床上,不知道身旁有个令人心动的,躶着饱满酥胸,象蛇一样缠住他的桂姑娘。

桂姑娘已经不是贵妇,不是淑女,而是充满冶荡春情的荡妇,让男人忘了生辰八字的床上娇姬。

妆台上只点了一盏烛台,内房中没有第三个人,罗帐低垂,床上春意盎然。

“她一定暗示过,在何处再找你。”桂姑娘语音低低柔柔,躶露的纤手轻抚他的面颊:“以及要到何处,准备办什么事,是吗?”

“在宛平芦沟桥重逢,她就说过了。”他目光热烈地盯视眼前的美丽面庞,盯着那充满想慾的诱人樱桃小口,但说的话却死死板板,僵僵硬硬,完全不象他平时说话的腔调:“她说,不管我在何处,她都会找我的。后来,她又说:天龙会要找她,地虎盟要杀她,要我不过问她所发生的任何事。又说,她发誓,要替师姐报仇,要等京师风声不紧,就出其不意回去宰了一个姓孔的人。”

“那么,她一定会悄悄地来找你,她已经发觉被人跟踪了,她很喜欢你,是吗?”

“我也喜欢她呀!在良乡,我们第一次在一起度春宵,她虽然是冷酷无情的杀手,但在我的怀中,却是一个热情如火,令人销魂荡魄的可爱小女人。哦!玉芬……玉芬……”

再也问不出什么有价值的消息了,因为桂姑娘已经失去盘问的兴趣,成了一个热情如火的小女人,发出令人沉醉的声浪。

烛火一灭,房中漆黑,可是……

李平平的房中,也伸手不见五指,床上也睡了两个人,秋菊、冬梅。

外间,也有两个人潜伏:春桃、夏荷。

长夜漫漫,毫无动静。

她们在等,等追魂姹女跳窗,找情郎度良宵。

左侧的邻房一共三间,高手齐出隐伏在客院四周,甚至有人匿伏在屋顶的瓦脊暗中,可监视客房的四周的起伏不定屋顶的各处。

这些人真有耐性,直等至东天发白。

日上三竿,床上才有动静。

阳光从窗口透入,散发热浪。

李平平张开双目,本能地伸伸懒腰,这才发现蜷缩在他身侧,极为赏心悦目的动人躶女。

“咦!怎么是……你?”他似乎颇感意外,也有一份惊喜,挺身坐起,发现自己也是赤条条的,本能地拉过薄衾,忙掩住那诱人犯罪的一丝不挂,姿态优美令人心荡的赤躶胴体。

“你以为我是谁?玉芬?”醒了的桂姑娘,用醉人的鼻音说,妩媚地掩住挺秀的酥胸:“叫得意乱情迷,失了魂一样,真想抽你两耳光子,你还真的对她有情有义呢!还好没爱得发疯。”

“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傻傻地问:“我分明觉得……得……”

“觉得怀中抱的是可爱的玉芬。”

“这……”

“果然不出所料,你的确是念念不忘沿途等她。”桂姑娘掀衾而起,掀帐赤条条毫无羞态跳下床,取出凳上的衣裙匆匆披上:“你可以回到自己的房里洗漱,不要乱跑,店伙会替你把膳食送到房中,膳毕结帐就道。”

“我有我的行程……”他也泰然自若下床。

“不,今后的行止,你得听我的安排。”

“可是……”

“听话,好吗?”桂姑娘热情地拥抱他,亲了他一吻:“我不会伤害你,只要见到追魂姹女之后,我便可以和你公然结伴遨游天下了,你是我唯一动心的……男人……”

“奇怪,我还是不明白。”他也亲亲对方红艳艳的脸颊,装腔作势拍拍脑门:“昨晚分明……分明……”

“你说,我不如追魂姹女?”桂姑娘笑问。

其实,他亲吻的举动,已明白地表示他喜爱眼前的人,足以让喜欢他的荡妇神魂颠倒。

“唷!似乎你没有信心呢!姑娘……”

“我叫如霜。”

“老天爷!你哪象霜?简直就是一团火。”他放肆地抱住了衫裙不整的美丽胴体,上下其手口也没空,一副风流浪子的形象。

桂姑娘装模作样一阵娇笑,一阵扭动,最后满足地推了他一把,进入内间去了。

他沉静地穿靴着衣,眼中涌现肉兽类特有的光芒,整衣出房径自走了。

健马向南又向南,从容不迫赶路。

前后都有旅客,相距百步左右。前后,是六匹枣骝,六骑士全是雄伟的中年人,鲜衣怒马相当神气,鞍袋有刀剑,一看便知是遨游天下的爷字号人物。

后面,有三辆轻车,窗帘密垂,看不见乘客。这种华丽的衬头马车,通常是大户人家私有交通工具,车后另带了一匹备用马,一看便知是准备走长途。

一个时辰后,坐骑驰过小辛庄。

小辛庄有一处歇脚站,也是南北骡车行的站房。一匹小驴正徐徐南下,驴矮,乘客也矮,是个戴了范阳帽的小老头,小驴一摇一摆,慢条斯理赶路。

范阳,是目下的涿州,但范阳县已经撤消,范阳帽仍然为地方人士所喜爱,因此,这小老头该是附近州县的人,长途旅客也很少骑驴的。

李平平的坐骑比小驴快,片刻便到了小驴后,然后不徐不疾超越。

“赵州沙河镇,幽园九宫,夺魄魔女燕如霜,无极真仙大法师桂元冲的姨侄女。”他用传音入密绝技,将话传给扮小老头的追魂姹女:“不是路家或曹家的人,目标却是你。小心谨慎,不可妄动。我掩护你远走高飞。”

赵州沙河镇名不见经传,但江湖朋友提起沙河镇西方的幽园九灵宫,可就是闻名色变,心惊胆落。

九灵宫的宫主,就是夺魄魔女燕如霜,姓燕。她的姨父桂元冲,绰号叫无极真仙,通常对凡夫俗子则叫无极大法师,妖术名列天下十大妖仙的第四名。

一个妖仙,一个魔女,明里是有道全真和富家千金,暗地里却是做上许多灭门财血案的黑道巨擘。

无极大法师遨游天下修外功,寻找可以下手的巨室大户,自己找机会谋划或由男女设计下手,明暗俱来。

幽园深处的九灵宫,据说,没有有能闯进去而能活着出来,那里面据说比九幽地府更可怕。

早两三年,曾经有一群寻找罪证的侠义高手,不自量力光临九幽园,结果全部神秘失踪,而这些失踪人的朋友,也有许多不明白神秘地死去。

所有曾经向大法师或魔女挑战叫阵的人,没有一个能完整地活在人间,如不是断了脚坏了五官,就是成了白痴,浪费粮食的行尸走肉。

没有人能真正了解这位可怕的魔女,也不敢进一步了解,反正最好闻名远避以免枉送性命,何苦自找麻烦?

魔女向李平平自称姓桂,却不知李平平已经知道她的底细。

跟踪监视的人,不敢跟得太近,怎知道路上一个起眼的骑驴小村老头,是先前前途等候的追魂姹女?

三辆轻车超越小驴,三个雄壮的车夫,只将注意力放在前面的李平平身上,毫不注意一个孤零零的小老头。大道旅客甚多,哪能对每一个旅客留意?

追魂姹女是超等的名杀手,化装易容的技术也是第一流的,即使车夫或车中人留意,也看不出破绽。

下一站,广都县城。

真定府城的周家大宅,是本城三大侠义大爷幻刀周永昌的家。

未牌正,本城的字爷号豪霸,以及一些拥有实力的好汉,先后陆续抵达。

今天是周大爷出面,请各方豪杰务必拨冗光临,有重要大事磋商的日子。请贴是三天前发出的措词含有强烈的警告性,事关生死存亡,务必如期参予。

未牌正,大厅堂群雄济济,主人的坐位左首空出五张大环椅,时间一到,健仆从内堂引导五位贵宾,至五张客席就座。

参予的群豪足有三十余位男女,看到出现的五位贵宾,有几位脸上变色,显得有点惴惴不安。

五位贵宾四男一女,穿得华丽颇有气概,每位贵宾脸上都挂着笑容,但却流露出一股令人心悸的威严,让这些地方豪霸感到心中不安。

主人周大爷先客套一番,并没替主客双方引见。

“这位是京都的吴校尉。”最后介绍为首的贵宾,校尉两字令群雄屏息:“京都铁血门的事,诸位应该对铁血门不陌生。吴爷有重要的十分火急大事,要向本府的朋友宣布并要求协助,诸位请留心细听,有意见以后再提出商量。吴爷请。”

吴校尉生得豹头环眼,骠悍之气外露,大环眼神光四射,徐徐站起先扫视众群雄片刻。

好静,这些平时喜欢七嘴八舌,夸夸其谈的好汉们,这时却噤若寒蝉。

真定是京都的近邻,四通八达的最繁荣大埠,消息最为灵通,谁不知道京都的铁血门?

京都大闹刺客的事,早就传抵本地了。

“在下奉命前来贵地,抱着万分诚意请位合作。”吴校尉用铿锵的洪钟嗓音说:“京都闹刺客的事,诸位想必早有耳闻,事关京都安全,其严重程度不必在下危言耸听,诸位心中有数。奉路大人之命,宣告擒捕刺客的赏格……”

半个时辰盛会,有如听训,也等于不容违抗的合作要求,不然将有严重的后果。

摘要贵宾的宣示和要求,共有八点:

一、要求真定人士捕捉过境的可疑江湖人。

二、向朋友求助,侦查一切有关杀手黑豹的线索。

三、活擒黑豹,赏金纹银一万两。

四、因通风报信,而有第三者擒获黑豹,赏纹银五千两。

五、黑豹可能有同党,擒获而能证实无误,赏纹银一千两。

六、明知疑犯涉嫌而蓄意包庇,与刺客同罪。

七、故意玩忽拒绝合作捕衙所法办。

……

总之,铁血门的要求不容拒绝,责成幻刀周大爷负责协同事宜,立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京华魅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