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海情涛》

第 一 章

作者:云中岳

大明正德十五年,也正是王阳明平定宸濠之乱的第二年。大明朝政一团糟,在坑人的东西两厂外,正德皇帝又建立了一个内厂。特务组织的权势,已发展至最高峰。

在荆山山脉和武当山脉交界处,有一座小小山城,那是本朝定鼎後新设的保康县。这座山城小也真小,可是所出产的葯材和兽皮却大大有名。往北叁十馀里,奔流着源出房县永清谷的粉青河。这一带算得是湖广省的世外桃源。

出北门不到两里地,靠左面保康河畔,耸立着一所大庄院,翠竹幽篁环绕,中间是一座大楼四周的亮台花树,布置得巧夺天工,大花园後临河湾,阵阵花香中人慾醉。

在翠竹绕成的庄门上,高高挂着一块翠绿色大匾,匾上是两个漆金大字“翠园”。铁笔银钩雄浑苍劲,一看就知是出自名家,难怪气势如此超绝。

六月炎夏,酷暑迫人,别说是人,连狗也不想活动。

翠园的主人,自称东方员外。怪的是庄中经常罕见人迹,更少外客过从,显得异常冷静。蓦地里“吱呀”一声,院门大开,蹦蹦两条卷毛大狗,後面接着闪出一对顽童。

说是顽童,一点也不假,大的年约十四五岁,小的也有十二叁岁,穿的是白绸子两截短衣,脚着鹿皮短统靴,可是衣履上污迹斑斑,。说明这两个小孩定然是顽皮非凡,两人身材相当结实,脸蛋儿也够清秀,长眉入鬓,神清目朗,可惜傲气凌人。

两人蹦出院门,“呼”一声将门带得山响。最前面那顽童吆喝一声,两头巨犬箭似向官道上奔去。

他眉飞色舞地叫:“二弟,上清凉山,找小霸王松松筋骨。”说的是北方口音。

“快啊!咱们今天得好好地干上一阵”二弟一面走一面回答。“大哥今天是你先上呢,还是我先上?”

“那小子机伶得紧,我上次用一招『叶底翻花』一下子就将他放倒,可是他仍能爬起,再也不上当啦!最後他反而用叶底翻花把我也弄翻了,真霉气!”

大哥耸耸肩,扮了个鬼脸儿,又说:“昨天陈叔叔不是教了你一套散手麽?今天你就用这一套散手儿先上,但你得将招式放快些,别又让他学去了。”

“哼!他想也别想!”二弟轻蔑地回答,满脸傲色。

两人放开脚步一阵急走,真快!眨眼间就追上了两头巨犬,越过入城大道,进入小径。对面是连绵起伏的山尾,最突出处是一座小山,林密草茂,那就是城北清凉山。

山麓是一片茸草坡,十来头耕牛零星散处各地;十几个牧牛似的野孩子,正在一个小丘上,兴高??烈地玩着“占山为王。”

占在“山”上的是一个雄壮得像个小牛犊的野孩子,打着赤膊,他正将一个来抢山的小秃子掀翻,骨碌碌地向下直滚,一眼看见由山下奔上来的一对绸衣小孩,他蓦地大叫:“嗨!东方哥儿俩来了,我这座山垮啦!”

“可惜!小霸王刚上山,没戏看了。”另一个顽童惋惜地说。

东方兄弟俩一到,野孩子们都停止了抢山。赤膊孩子两手叉着腰走下小丘,笑着招呼:“老大老二,你们才来呀?”

“滚你妈的蛋,在我面前你敢叉着腰?放下你的臭手,好没规矩!”

老大气势汹汹粗野地吼叫,赤膊孩子乖乖地放下了手。

“小霸王呢?小狈子,他今天怎麽没来?”老二神气地问。

“刚上山。”赤膊孩子大概就是小狈子,他向山上一指。

“可惜、免了他一顿揍,真扫兴!”老二悻悻地说。

“小狈子,别忘了我的吩咐。”老大傲然地说,“要是再让我发觉你们和小霸王鬼混,哼,小心你的脑袋。”

“老大请放心。”小狈子谄笑道:“谁敢惹他那阴阳怪气的牛脾气呢?再说……再说……”

他??下一口吐味,嘻笑脸讨好地接着说:“再说,只有你老大敢带我们偷王大户的肥鸡,那小子可没这个种。所以……所以你老大才是真英雄,咱们跟定你俩啦!”

最後一句是学老大的北方口音说的。

“那小子的拳头够硬,可是胆小如鼠。”

另一个顽童接着说:“昨天我和小狈子偷了李家一只肥鸡,在林子里烧来吃,好意请他尝尝的,呵,你猜他怎说?”

“贱贼!你们,哼!傍我滚开些!”

小狈子学着小霸王的口吻叫,又摇摇头??气地说:“没话说,咱们全不是他的对手。谁教他那拳头硬呀!只好乖乖地一个人溜到山脚下去自嚼。”

“那小子真不是东西,老骂咱们是一群野种。”另一个孩子忍不住插口,“其实他才是没娘教的……”说到这儿,突然张口结舌,恐怖地向後退,浑身发抖,像是中魔似的。

野孩子们一声惊叫,全都恐怖地向东方兄弟俩身後躲藏。

原来十丈外草丛尽头,出现了一个怒容满面,双手叉腰的大孩子。看年纪,像是十四五岁,剑眉星目,玉面朱chún,身材特别雄伟,上身是灰布土短衣,下穿束管裤,敞开胸膛,露出一身白玉也似的肌肤,闪闪生光,似乎肌肉中隐隐有光华在内流转,与常人大大的不同。

他撇着嘴叉着腰,星目中寒芒外射,一步步向野孩子们走来,在众人身前五尺处站住了,冷笑着向刚才那孩子说:“小秃狗,你说话以後应该当心些,今天我且饶你一次。”

他睥睨了神态傲慢看东方兄弟俩一眼,不屑地撇嘴说:“相好的,你们俩的话,我全都字字入耳;免得你俩扫兴,上啦!任谁都成,最好是一齐上,不打紧!”

兄弟俩老大叫东方英,老二东方群,他俩的拳头够份量,在保康左近,叁五个壮汉也不是他们的敌手,可是就治不了这位小霸王,双方从懂人事开始,就是对头冤家。兄弟俩身手固然了得,可是小霸王不但力大如虎,而且天生异秉,经得起拳打脚踢,绝不会受伤。每次搏斗开始,总是兄弟俩占尽上风,时间一久,却只有挨揍的份儿,小霸王聪颖超人,兄弟俩所出的招式,他一看就懂,且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所以小霸王从来就未打过败仗。

东方英一看小霸王那满不在乎的快样子,迫得怒火上冲,正待冲上之时,乃弟却一带他的衣袂,傲然跨前两步叫道:“小霸王,你别神气;咱们老规矩,一比一,谁也不占便宜,看我的。”

欺身抢近,就是一记“黑虎偷心”迎脑一拳捣出。

小霸王不慌不忙,单足後撤,侧身一掌翻出,要搭东方群的手腕,居然甚有章法,深得沉稳二字要诀。东坊群早有准备,突然变拳为掌,双掌一融,左掌出“云龙现爪”,两腿“蝴蝶双飞”,“噗噗!”两声,全踢在小霸王的右胯骨上。

小霸王仅封住东方群的双手,却未留意双足,“叭”一声闷响,身躯被扔出近丈,扑倒在地上。

东方群嘻嘻哈哈笑个不停,叫道:这是见面礼,再来一次精彩的,且拭目以……

“话尚未完,小霸王已经快逾奔马地冲到,用的就是他那两招:“云龙现爪”“蝴蝶双飞”。

“来得好!”东方群叫道:“着”!身形向左扑倒,“卧望巧月”双手一翻,接着飞起一脚,“叭”一声,恰中小霸王臀部,小霸王向上弹起叁尺,再跌了个大马爬。

东方群刚挺身站起,小霸王居然毛发无伤,急如狂飙掠地而至,双脚贴地飞旋而来,竟然荡起劲风,东方群大骇,在双腿掠到的瞬间,飘身横掠丈外,方躲过一着“扫地荡花”,但也惊出一身冷汗。

两人重从斗在一起,劈拍之声不绝於耳,小霸王全身除了脸面和下阴要害外。不知挨了多少拳脚。

怪的是他不但没倒下,被打击之处连伤痕也不见丝毫,端的怪极。而东方群可就差劲了,汗透衣襟,气喘如牛“半盏茶时过去,只??了招架之功。小霸王一双铁腕坚如金石,拳如铁??,不但不能硬接,封也封它不住,看看大事不妙。”二弟,好汉不吃眼前亏,快撤!“老大东方英在嚷叫。”别作梦,爬下!“小霸王也在叫,一把抓住东方群的右肘骨、旋身、出腿,後扔,把他扔爬在地、。左手本来要捣下他的背心,但却在击出後,半途撤回拳头,假使要击实,东方群不被击毙当场也得吐血。东方群挣扎着爬起喘着气说:“大哥!咱们今天又算栽,陈叔叔的散手也不成。这小子像是铁打铜浇,不用点穴法实难使他服贴,可惜咱们不会解穴,不敢使用。”

又向小霸王一撇嘴又说道:“算你行,下次再见。”

兄弟俩带着一群野孩子,吆喝着狗,消失在田野里。

小霸王脸无表情,目送他们走了,低头看看被撕破一幅衫襟的短衣,摇摇头,叹口气转身入林。

片刻,挑出一担乾枝,黯然下山而去。

清凉山的东麓,有一所叁进大院,围在一道土墙之内,西望翠园不过两里,和清凉山山巅恰成一个叁角形,西南就是保康。四者之间,鸡犬相闻。

山居人家爱好幽静,一般都有树林围绕,直至走近方可看清内部。

这所院子谈不上美仑美奂,但占地很广,与一般农家的叁合院有点不同,谷仓牲棚离住宅亦相当远,相当考究。

宅主人来头不小,姓梅名春冰。算起来他该是保康的名士,儒林俊杰,曾高魁弘治六年第二甲进士,选为庶吉士,在翰林院供职教习,可惜他为人固执。足足教习了十年,仕途黯淡,从此托故告辞南返,在城北清凉山下买了二叁十亩薄田,把城中的“进士第”拆了,正式做起耕读传家吟风弄月的名流逸土来。

梅春冰发妻早逝,遗下一个年方七岁的幼子梅文俊,春冰从北京返家不到一年e竟又不甘寂寞,娶了一位盛氏的女儿为填房,讵料都因此而多事。

盛氏入门一年,生下了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娃娃,取名文彦。到目前为止,文俊十叁岁,文彦仅只四龄。

盛氏和天下大多数无情的後母一样,百般虐待前人的孩子。

春冰是个有名儿的书呆,经不起盛氏一哭二闹叁上吊的绝招,怕老婆是怕定了,只好闭着眼任由泼妇婆娘百般折磨小文俊,是以眼不见为净,反正耕作自有下人招呼,他却整天将日子打发在保康城朋友家中,以耳不闻眼不见为静。

盛氏也真够狠,四年来百般折磨小文俊。怪的是小文俊不但不脸黄骨削,反而健壮如牛,十叁岁的孩子比十五六岁的少年还要高大健壮,这一来愈教盛氏愤上加恨,小文俊也就因而尝尽苦头。

在北门附近的儿童王国里,翠园的两个小少爷算是王国里的皇帝,偷鸡摸狗无所不为,没有人奈何得了这群小猴子。

至於小文俊,他与他们完全不同,每天,他有做不完的苦工、打架、放牛、下田,整天和下人们混在一起。打柴和放牛真是他最快乐的时光,这些小猴狲们起初都想作弄他,可是小文俊力大如牛,谁惹上他准得倒霉。

东方英兄弟身手不等闲,精於技击,可也不是文俊的敌手,所以小猴子们称文俊为小霸王,谁也不敢惹他。

他挑着一担枯枝,悠然觅路下山,下山约莫五里路地,便是他的家。一看到家,他的心就往下沉,後母的脸色,和父亲紧埋在心底的爱心,着着都令他仓然沉痛。

他将枯枝堆入柴房,往後院里进屋,迎面遇上了小弟文彦的奶娘张嫂,尽避後母对他如何憎恨和仇视,但小兄弟间的感情却出奇的融洽,友爱万分,这得归功於张妈的暗中潜移默化。

张妈一见了他,忙说:“俊少爷,你爹今天在家,和你继娘在生气呢,你别到堂上避免难堪的。”又轻声的说:“少爷,厨房中剩饭残羹都没有了,我给你在书房五斗橱里藏了五个熟鸡蛋记住,别让人看见”说完,悄悄地溜入中院去了。

文俊只轻声说了句:“谢谢你,张妈!”便向西面书房中走去。关上门,偷偷地取出五斗橱中的五只??蛋,慢慢地剥壳吃掉。

这是一间比厅房都要明亮的书房,不太宽,但十分洁净,除了一橱一案一椅外,没有任何设备。案上是文房四宝和一大堆线装书,别无长物。这是他父亲不顾一切替他争来的书房,也是他惟一可以避免後母虐待的避难所。

後院是他可以自由往来的地方,对面厢房就是下人的住所。

後院和中院隔着一堵风火墙,只有一道经常闭锁的小门,隔开两个天地。文俊和下人们的出入,是以後院当作为大门的、所以这所叁进院与一般不同。

平时,文俊如不得召唤,是不可以到前面去的,他的一日之食,後母只准他到厨房内进食,有一顿无一顿打发日子,难得有一天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一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海情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