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海情涛》

第十二章

作者:云中岳

暗中的脏和尚笑道:“城隍庙鬼打鬼,这次又凶一。霸之间,麻烦得紧。南山六义是插翅虎的走狗,被绿飞鸿迷来川庄,被宇宙神龙的走狗误伤,插翅虎乃白道盟主,号称一霸,怎肯干休?

南山六义的其余四人,见两个怪物突下杀手死了两名兄弟,急疯了,老大瞪目大吼:“江湖双仙你好狠,还我兄弟的命来。”

三把刀剑齐上,形同拼命进招。风流浪子急叫道:“高兄,请息雷霆。”

高老大怒叫道:“杀人偿命,少堡主就别管啦!南山六义死在朋友之手,死不瞑目,两个矮胖鬼非偿命不可,我兄弟拼了!”刀剑已经杀到,势如猛虎。

矮胖子退后三步,大怒道:“南山六义是什么东西,哼!就叫你的主子插翅虎亲来,也没有什么大不了。”声出,金丝板带一荡,一招“八方风雨”分袭两穴,另一条乌神鞭也闪电似射出,接着另外两个。

摹地里,木栅里突出一声长长的怪笑,接着一个苍老的喉音,一字一吐他说:“谁敢直冲盟主的名号出言不逊?盟主小的名讳,谁不知是武林大忌哼!”

灰影一闪,一个快的令人骇然的身影,以“飞隼投林”身法一掠而下,七八丈距离立眼即至,一条乌黑闪亮的三尺钢鞭向前伸来,便将金丝板带沾住了,真是快极。

矮胖子大吃一惊,灰影厉喝道:“撤手!”

矮胖子“哎……”一声狂叫,胖大身躯“叭”一声飞扔丈外,哼哼哈哈爬不起来了。

脏和尚说道:“妙极了,痛快!矮胖子是江湖双仙袁无极和鲍无名,宇宙神龙的小走狗,杀人如麻,专会惹事生非.使钢鞭的老鬼是插翅虎的盟友,河南单鞭断魂凌健,乃是少林的俗家弟子,也算是白道中穷凶恶极之徒。脏和尚功力不敢自诩,最多只能硬接他五招。”

文俊突记起三年前三音妙尼的话,知道当年荆山夺宝,就有这江湖双凶在内,冷哼了一声,说道:“江湖双仙,哼!总有一天,我会教训他。”

脏和尚说道:“今晚双凶一霸的走狗,可能弄假成真自相残杀,瞧!左侧柳树中,已经来了高手,可能是阎王谷的报应神来了。”

“谁说不是!”眼见南山六义剩下的四人,配合单鞭断魂着着抢攻,将风流浪子兄弟鲍无名还有山庄的五六名高手,迫得危机至及。

突然,柳林中响起一声动人心魄的尖厉啸叫,黑影一闪即至,三条身形奇高的人,已经到了斗场,火光下,三人的脸容,令人一见毛骨惊然,浑身发冷,他们的身材皆在七尺以上,年约七旬左右,脸上肌肉横生,又青又红又白,双目炯炯生光,狞恶已极。

脏和尚轻声说道:“左首背插九环刀的叫火眼狡倪符唯一,排行第五,中间背插支铁笔的叫一笔举天轻飞物。十大报应神中武艺平平,排名却在第一,右首悬剑的老儿是无敌神寇春风排名第三。三个凶神中,我和尚全得甘拜下风,今晚咱们可能要糟,范老儿不来则已,来了也绝讨不了好去。”

三个凶神定了身形,阴阴地环视三匝,眼中凶光暴射,似乎有点不悦不屑。

一笔擎天突然厉声大喝道:“都给我住手!慢来!”

这一声断喝,声如乍雷,震得在场中人耳中雷鸣,骇然变色。

单鞭断魂刚好要一掌将风流浪子击在掌下,这一声断喝竟然救了浪子的狗命。

绿飞鸿,向三凶神跃到,娇唤道:“古叔叔,别管他们,江湖医圣还不见现身,让他们先拼个死活再说。”

一笔擎天凶杀消尽,脸泛笑容道:“雁姑娘,这是怎么回事?惊天堡与武胜关都来了人难道他们也想渔人得利吗?”

惊天堡闻人雄兄弟,率手下相助本谷诱敌,盟主座下亦曾派人相助,岂料江湖双仙不知内情,失手伤了侄女请来的南山六义,故而误会难解。”

“什么?”

单鞭断魂回顾南山六义,道:“你们是奉盟主之命,找黎索取那瓶紫露续命丹的吗?怎又反而相助阎王谷的入?说!”

南山六义脸色死灰,高老人道:“凌老师有所不知

“知道我不问你?废话!”单鞭断魂怒叫。

一笔擎天大是不耐,嘿嘿冷笑道:“姓凌的,休得在这儿教训你的属下,你知道山庄是什么地方?哪有你说话的余地?哼!”

单鞭断魂做然答道:“凌某奉盟主之命,前来找庄主黎索取紫露续命丹,山庄必到之所,你阎王谷还无权过问凌某之事。”

一笔擎天仰天狂笑道:”凌老师,你竖起驴耳听了,阎王谷与武胜关,虽说冰炭不同炉,但一向相安无事,全不侵犯,你也不打听打听黎老弟的来龙去脉,妄想前来讨野火,你真无知得可笑可怜,还有脸在江湖上扬名立万,古某替你惭愧,赶快乖乖地回去成练一番罢!免得丢人现眼。黎老弟。”

铁掌开碑大踏步而出,躬身答道:“古兄有事,但请吩咐。”

“江湖医圣到了左近,快去准备。”铁掌开碑应声去

单鞭断魂气得面色铁青,一步步走近,阴阴他说。“姓古的,你也狂够啦!凌某既然来了,恭聆阁下一顿教训,伶牙利齿,教人佩服,你不会利在口上,而怯于拼斗罢?”

一笔擎天淡淡一笑道:“阁下出身少林高人门下,称雄大河西岸,但在古某看来,不过浪得虚名而已。要拼呜?尔后再说,今晚古某大事在身,不能奉陪,日后咱那见儿算,并不为晚呀!”

单鞭断魂向南山六义扫了一眼道:“快走。”

南山六义四个人,抗了两俱死尸,凄惨地走了。

单鞭断魂方哈哈笑道:“我道阎王谷十大报应神有何惊人绝艺了,原真是浪得三辈虎名之徒是你不承认,敢和凌某单打独斗一百招吗?”

一旁怒了火眼梭貌,符惟一,眼中红光倏现,纵近喝道:“滚你的蛋去,你配吗?”欺近三尺左掌“现龙”出右掌“藏虎”缓缓而出,至半途突然由拳变掌,猛地向外一送,刹时罡风怒发,排山倒海似的向单鞭断魂袭击。

单鞭断魂早就运功防备,冷冷一笑道:“和你拼也一样。”等罡风近身三丈,方大喝一声,一掌拍出,只听“哆”一声,石破天惊的巨响双方同时暴退三尺,上身摇晃,旋激的气流,将尘埃震得四方飞扬。

单鞭断魂吼叫道:”再接凌某一堂。”倏进三步,大吼一声少林驰江湖的劈空神掌的无比掌力,已石破天惊地狂呼而出。

火眼浚倪哼了一声,一招“推出填海”猛向前急发,劲道尽吐。

“砰”一声巨响,在尘埃滚滚中,可以看到单鞭断魂无风自摇。

火眼狡倪面如死灰,身形也摇摇摆摆,显然受伤稍重。

神剑寇春风面无表情地踱到火眼唆倪的身边,伸手按住他的背后命门穴。

一笔擎天突然冷哼一声,说道:“十大报应神从未让人在于下活着离开,今晚破例不作了尽杀绝之举,阁下再不知趣,休怪阎王谷做事太绝。”

单鞭断魂取出一粒丹丸吞下,说道,“凌某今天落了单,成如阁下所说,咱们那儿见那儿算,姓古的你听清了,但愿十大报应神永远不落单,青山在后,后会有期。”话音刚落,人已无踪。

一笔擎天注视着场中众人道:“此庄乃阎王谷别墅,不相关的人赶快离开!”

风流浪子双眉轩,跨前五步拱手道:“古前辈……”

一笔擎天做然道:“少堡主请勿多言,有误本庄大事,月后如有事故,可到阎王谷找我古飞扬就是。”

风流浪子气得脸色铁青,可是却不敢发作,冷然说道:“古老儿,闻人雄今晚认栽,山不转路转,咱们慢慢算。”

江湖双仙鲍无名急道:“少堡主,咱们的事……”

风流浪子只好背起半死的袁无极,随着小周郎向外庄走。风流浪子临行,看了一眼绿飞鸿,目光中充满了怨毒的厉光,看得这浪货心中发毛。

兄弟俩回到惊天堡,本想向乃祖宇宙神龙诉说,可惜早一天阎王谷的使者已至,带来阎王令一封书信,说是恨海狂入已重出江湖,要求双凶一霸今后同舟共济,应付所发生一切事故。

单鞭断魂凌建抵武胜关,盟主插翅虎早已接至悯王谷的书信。此后,双凶一霸竟然在表面合作起来,派人四处打听恨海狂人的下落,准备万一恨海狂人向他们下手时,联手共同应付。同时,更兢兢业业埋头绝艺了。

脏和尚见前来闹事的人,全都虎头蛇尾一一溜走了,突然轻叫道:“糟了!”

原来在众人一一溜走的同时,四周已看不到窃闪着的人影,整个山庄悄然无声,无声无息地现出四个人一组的人影,形成无数刀剑聚成的方阵。就在风流浪子兄弟悄然出庄的瞬间数百支火把突在四周燃起,整座山庄照耀的如同白昼,这时要走,势比登天还难。

文俊也暗暗惊他说:“温氖山庄的声势倒是不小。”

脏和尚轻轻说道:“咱们走不成了,注意沉着点儿,十大报应神中无一庸手,全是老是成精的怪物,绝对不能让他们得知咱们的隐身之所,不然一切都完啦!”“贼人声势汹汹,如临大敌,木栅上的人全往庄内张望,难道医圣已经入庄了吗?”

脏和尚也是大惑不解,你看那三个凶神,似乎有所发现,看来范老儿准在这儿,且看他们如何打发。

三个报应神,一直在场中并肩抄手而立,阴沉沉地面发毒气,紧盯着五丈外那颗高大的银杏根。树高六七丈枝浓叶茂,树下是四五张石凳,一无所见。

突然,一笔擎天仰天长啸,敝开洪钟似的声音:“古某奉令钧偷,专程至山庄恭迎范兄至潜山同享富贵,尊驾莅庄将近一个更次,何不下来一叙,让古某恭迎!”暮地,银杏树上突然响起一声苍劲的长笑,一条青影轻似鸿毛,自六七丈高的树梢上一掠而下,冉冉下降,火光下,现出一个身穿青衣大法阵近百龄的老人来,如银白发挽在顶端,红光满脸,双目神光炯炯,海下长髯飘胸腰中青中里。插了一技二尺六寸沉香木精雕的鸠首杖。

人一落地,只一闪,便鬼魅似的移前数丈,背着双手凝立如山,向三人淡淡一笑道:“范某山庄野狂人,隐世二十年,年登百龄,可说入土已经一半,在世时日无多,有如风前之烛,不敢当卜令主宠召。烦古将下情转告令主,天台山捣毁居室,计骗江湖朋友前来与范某为敌,想从中收范某入伙,这些过错,范某不愿过问。隐世之人,心如枯木灰死,惟愿老死林泉,于原已足,范某该走了,古兄休得见怪。”

说完,淡淡一笑,急待转身。一笔擎天欺近三丈说道:“范兄请留步,听古某一言。令主心信医圣请,确是专程敦请大驾。天台山之事,乃属下孩儿错误,祸首已被圣主处决,范兄出于至诚,阎王谷令主恭候久矣!范兄乃性情中人,想不至于拒人于千里之外罢!”

江湖医圣神情不变,仍淡然一笑,泰然道:“范某恕难从命,令主好意,心领就是。天台之事,勿庸多言舌。对不起,范某赶到昆伦采葯,就此告辞。”

一笔擎天火起,举手一招,四周人影晃动将四人围住,每个人手中持着一根三夭银管,管端有十余个细如针口的小孔,在四人三丈外卓立,目光全落在江湖医圣身上,脸上一无表情。

江湖医圣淡淡一笑,一笔擎天却嘿嘿阴笑道:“范老儿,阎王谷令主之命,从没人敢加以违抗,你既然来到了山庄,还能飞得了吗?走不了啦!”

江湖医圣神色一冷,说道:“这么说来,你敢是确将范某留下了,凭什么?”

“嘿嘿!你自己臆度就是!”

江湖医圣冷冷地环视银衣人一眼,冷冷说道:“要说这十人是天罗地网,范某不敢置信,难道说,就凭你们三位,准行吗?”

一笔擎天大怒,吼道:“咱们三块料不说准成,对付你吗,你不见得轻松,这十位山庄的使者,你估量就是。”

说完,手一举,十位银衣人的银管齐举,管口正对江湖医圣,似在待命而动。

老人家豪放地笑道:“哈哈,山庄百毒瘟氖散,中者尸腐发作,端的有名。可是,姓古的你未免太过自信啦!范某是一生以治伤疗毒为业,要是怕在这区区不足道的毒物,还敢称江湖医圣,你要不信,我让你开眼界……”

界字一出,只见他突然双手一动,身形骤转。就在一笔擎天一怔之下,江湖医圣又卓立原地,手中多了十条银管。三凶神骇极。惊得倒吸一口凉气,情不自禁退后三步,面上变色。

江湖医圣身法之快,端的骇人听闻,在这闪电似的一刹那,竟然绕了一圈,将十个银衣人制住了。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二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海情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