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海情涛》

第十三章

作者:云中岳

无极道人虽说是跳出三界外的人,但同门学艺,情同手足,闻声怎能不急,揣想师弟定然怀壁其罪,遭了毒手。他便只身远赴汉中,潜入堡中探听确实消息。惊天堡不啻龙潭虎穴,宇宙神龙一代霸才,岂是易与?堡中自然是按照排有重要的埋伏。机关密布,杀机重重,九宫八卦奇门生克等玩意层层包围,外人进入准是有生无死。

幸而无极道人是个有道全真,自有了不起的惊人造诣,对九宫八卦,正反五行等生克之学,简直视同儿戏。

只是堡中防守大严,高手如云,尤以东后二堡大二堡主所居之处,更是危机四伏,仅三堡主的西堡梢为松懈。

因为三堡主极少在江湖走动,更少和人结怨,不虑有人前来打麻烦。

殷梦汀父子都是糊涂蛋,直性而不知道拐弯,他就没想到,宇宙神龙名列双凶,所作所为,当然以惊天堡为代表,怎能避免不怕死的好汉前来騒扰?

假使有人半来寻仇,他独掌西川,又焉能袖手旁观?人家怎知他“西堡”是各立门户的呢?

无极道人就是不明就里,恰由西堡闯入,糊糊涂涂闹了个鸡飞狗走,两个人全都转了相。

那时宇宙神龙已经远赴塞北,堡中防务由二堡主双绝神君负责。无极道人一闹,不只是二堡主脸上挂不住,三堡主死脑筋更是怒火冲天,他认为无极道人存心找渣儿,与他独掌镇西川过不去,便要找无极道入理论。

可是无极道人在麻山苦修,卅年来从未在江湖走动。谁也弄不清那夜的老道是谁。

偏偏计应天和仇梦汀两人,又对江湖陌生的很,到那儿去找呢?这事只好搁下了。

直至宇宙神龙从塞外返回,得知堡中竟然有人前来讨野火。这还了得?这是惊天堡绝无仅有之事,也是吴天堡的奇耻大辱。

他问明来人身形相貌,即侦骑四出,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果然发出荆山老史曾有一位师兄,此人失踪已有三十多年之久,便派人在各地名山道院中察找。

他狐朋狗友满天下,这并不是难事,不到一月,即将玄都观的无极道人查出。

三堡主气不过,认为无极道人未免欺人大甚,便带着西堡几名高手,星夜赶来找无极道人理论。

岂知宇宙神龙并不如此,他是有名儿的阴损阎罗,量小非右子,无毒不丈夫,他知道三堡主平时从未与江湖人交往,有点独善其身的意思,这次远赴麻山,绝对搞不出什么好的结果来。

所以他一声不吭,由堡中六大高手中,挑选他的情妇桃花仙史赵桂贞,率领二十余名一流高手,分道前往,要在三堡主到达的前半刻,一举屠观。

无极道人也不是脓包,他自从夜闯惊天堡失败归来后,知道要报师弟之仇,今生已是绝望,有点万念俱灰。

他在附近两府县中,与公门中人时有往来,便托他们代为留意武林人物的行止。三堡主和桃花仙史两拔人马一到抚州,他就得到了消息,便着手应变,恰好文俊闯到。

无极道人怎能让他在这儿送死?一看小伙子生得英伟不凡,做视尘世的气象,令他老大怀慰。

他知道这种人的个性,最易打发,也最难应付,要让他知道事情的真相,你要了他的命,方才止住他不管撤手而去。

只有用冷酷无情的手段,方能赶他离开,。眼见事情已急,一咬牙,硬起心肠给他一记耳光,一顿臭骂不休不止,却果然把文俊赶走了。

文俊一走,他目睹他超人的奇绝身法,不由心大慰,忍着满腹辛酸,怀着一颗被误解的心,忍着盈眶老泪,向棠华镇迎去,恰好迎头遇个正着。

三堡主看清无极道人的身貌,不错!半点也不假,就是夜闯惊天西堡的人。

听对方一发话,便哈哈一笑道:

“道爷好眼力,今天咱们用不着废话,十月前夜闯惊天堡,剑伤西堡,火焚谷仓的那位道爷,可是阁下吗?”

无极道人想拖时间,他还不知道,另一拔人马已经抄小进去了玄都观呢!便冷冰冰慢馒腾地一字一顿地说道:

“二堡主眼力也不弱,晃眼十月,别来无恙,但你可知道本身道为二清弟子、讲的是清静无为,却为河冒大不濒,不惜兵解之痛,其故安在?”

二堡主错呢半响,点头道:“道爷,这也是殷某不明之处。但请明示。”

“二堡主不是不明,只怕是你明知而故问吧?”

三堡主变色道。

“殷某绝迹江湖久矣!从未与二清弟子有过牵缠,道长仙驾光临敝堡,大闹西堡寓居,殷某百思不得其解,道长怎说?”

“三堡主真的不知?”无极道人不住冷笑。

三堡主正色道:“殷某是惑然不解,故而千里迢迢前来贵地,请道长给殷某一个公道,以正是非。”

“九如心法之事,三堡主难道也说不知么?”

“微有风闻,但那是大堡主闻人杰之事,与殷某无涉。”

无极道人凄然长笑,令人毛骨惊然,笑完一字一吐地道:“九如心法乃贫道师弟荆山老史沈潜山之物,贵堡为谋夺此物,两个月多次劫夺,不惜大开杀戒,贫道恨无太阿神剑,尽斩惊天堡中生灵,可惜力不从心,区区一把火,怎消得贫道师弟九泉之恨?哈哈……”

三堡主还未答话。

远处旗花信号冲天而起,浓烟阵起,火焰满天飞舞,火舌冲天。迎风刮来阵阵焦臭,并有血腥触鼻。

无极道人闻声扭头一看,不由心胆俱裂,便咬牙切齿冲着三堡主狂叫道:

“姓殷的,你好毒的心肠,总有一天,你可看到同样的景致,惊天堡也和玄都观一样的最后下场。”

语比,返身向火起处,狂奔而去。

三堡主吃了一惊,回头一点人数,连自己十二个人,半入也不少,猛记起出棠华镇的时候,便有人放起旗花,难道有人先到玄都观闹事吗?

便急向众人道:“咱们得前往看看,快!”

十二个人,飞星逐电似的一阵急赶,五里地眨眼即至,三堡主老远便跌脚叹道:

“罢了!”

偌大一座玄都观,已经成了一片火海,火舌直冲霄汉,劈拍之声,惊心动魄。

观外广场中,横七竖八死了二三名道人。

和十八名后堡的高手,在左侧靠山林的一段空隙中,无极道人目毗若裂,脸如蝶血,身形踉跄,浑身浴血,正以一把青钢剑力敌对方六名男女。

这六名男女中,有最婬毒的女人桃花仙史,有风流浪子兄弟,还有三个后堡功力甚高的有名人物,在四周,躺了五名后堡中好汉的尸骸。

无极道人胸骨似已折断,左胯骨直至膝弯,裂开一条三尺长的血缝,背肿骨还在向外冒血,口角鲜血也源源不断。

奇怪!他竟未倒下,形如疯虎一般拼死抢攻。

三堡主,人在百十丈外,暮地气纳丹田,惊雷似地大声吼道:“都给我住手!”人向前急仆。

风流浪子老远便看到了三堡主,他向桃花仙史一打眼色,轻声低喝道:“三祖叔到了,斩草除根,快下手!”

桃花仙史媚笑道:“急什么?好孙孙,就是要让你三祖叔看看呢?着!”

一招玉女投梭点出三剑。

黄光疾闪,噗噗噗三声闷响,无极道人左肩全碎,飞跃丈外。左肋骨向外支起,左大腿骨肉外绽,只有一片皮肉牵连。

可见桃花仙史那黄色的暗器是如何的霸道,功力如何的深厚。

无极道人狂叫一声,望后便倒,临死反噬,青钢剑闪电似的脱手飞出,人也仰面倒下了。

小周郎见桃花史得了手,心中狂喜,向前急扑。

没想到无极道人掷出之剑,猛袭桃花仙史,这婬妇未料有此一招,吃了一惊,一闪身,长剑猛挥,“挣”一声脆响,青钢剑转向斜飞,向小周郎电射而至。

小周郎那料到变生不测,剑到急如奔电,吓得他魂飞天外,总算他艺业不差,一剑横拔,人向侧一闪,但仍迟了半步,剑过无声,带走了他半只左耳轮,鲜血淌而下。

自三堡主发声喝阻,至小周郎丢掉半只耳朵,这不过是眨眼间事,说快真快!

小周郎惊魂未定,勃然大悟,一声厉喝。扑前就是一剑。

眼看无极道人难逃一剑之厄,暮地灰影一闪,三堡主已电火流光似的掠到,及时一掌拂出,将小周郎长剑震偏。

老头子看小周竟然要赶尽杀绝,有点不悦,怒然问道:“霸儿,这是怎么回事?你……你这是算什么?”

小周郎气得用手掩住耳朵,咬牙切齿正在回话,一旁的桃花仙史已媚笑着收剑,说道,“三堡主,这不怪我们。”

“不怪你们,难道怪我老夫不成?”三堡主火了。

“斩草不除根,来春又复发,确是至理名言。我等奉命行事,幸告得手。大堡主所料,不会错的。”

说完,玉手一挥,竟自走了。

三堡主气得浑身发冷,仰天叹道:“天道好还,这是何苦来哉!”

小周郎恶狠狠地瞪了地下的无极道人一眼。向三堡主阴阳怪气他说道:

“三祖叔,侄告辞了,祖父在立等回报呢。”率领余下的五名汉子,带了五具尸体,竟自去了。

三堡主一向就讨厌这一双难兄难弟,也不阻止。便向手下十一名大汉说道:“我们走吧!这些尸体留给村民处理善后。”

众人一走,他惨然地将要断气的无极道人说道;。“老汉晚到半步,大错已成,奈何!你不怨我亦不安于心,你安心的去罢,尘世滔滔,委实是烦恼啊!”

长叹了一声,转身走了。

风流浪子兄弟,追上桃花仙史,直奔向健昌。

小周郎愈想愈恨,突然对桃花仙史说道:“赵前辈,晚辈得晚走一步,不割掉那牛鼻子老道的头颅,怎消人心之恨?晚间晚辈当在催昌府会合。”

桃花仙史浪说道:“小鬼,你竟称我前辈?”

桃花仙史伸手拧了他脸颊一把,“你多懂事啊!喷喷!你是还想找那飞鸿儿是吗?祖奶奶不会阻你的,嘻嘻!”

又指着风流浪子说道:“小风流,你也去吗,别穿你弟弟的靴子啊!”

风流浪子哼了一声,”我才不去呢!”

小周郎向身后三名大汉说道:“谷大叔,咱们转回去。”四个人转头赶回玄都观。

小周郎首先赶到火场,恶狠狠地拔出长剑,直扑无极道长,恰好赶上老道刚好清醒,他仰天笑道:“老杂毛,你的威风哪里去了?哈哈!”

无极道人身受多处致命之伤,尤其桃花仙史那歹毒绝伦,江湖上闻名丧胆的一发五枚金色淬毒桃花,三枚皆中要害。

而且各处伤痕也都是致命之处,内脏几乎全被震腐。要换了旁人,早该去和阎王爷打交道了。

但他毕竟音修了一甲子以上的岁月,功力特别深厚,一口真气仍然不散。刚在昏迷中醒来,便看见小周郎在持剑狂言发话。

他淡淡一笑,眼中却充满怨毒神色,吃力他说道:

“孽障!天道好还,报应不爽,贫道今生虽已无缘面睹,但深信总有一天,报应临头,你会记起贫道今日所言,这一天不会远的,不会……远……的……”

声音愈来愈低,,几乎令人难辨,他慢慢闭上双民脸上痛苦的神色也渐渐散去。

小周郎厉笑道:“杂毛,我记着就是,但我可不愿你死得那么痛快,你等着,我先卸掉你浑身碎肉,再剖你的心,再割你的头,再剐……”一面说,长剑已慢慢伸出,将要触及无极道人的双肌之中,那血淋淋的碎肉和一段大肠。

摹地里,身后三名大汉同时暴乱叫,劲风和剑气飞腾,同时,他感到耳后锐风厉啸。

练家子有一种极锐敏的听风辨器术,他功力不弱,当然精于此道,知道有暗器由后心袭到,而且至少亦有三枚之多,他斜掠一步,做然转几一招,“回龙抖甲”,向后振出一剑,在身形倏转的同时,左掌以八成真力向后三掌招出。

“嗤嗤嗤”三声锐响,剑风和拍出的内家真力狂震,将袭来的三枚棋子,震得向侧飞去。

接着,“呼”的一声暴响,人影乍分,三大汉中有两名连退两步,另一个直退出五步之遥,显然全接了一招!

那人影虽退了五步,但神色丝毫不变,脸上冷似寒冰,丁双俊目却在喷火,而三大汉脸上却慎然变色。小周郎倏然大怒,这人正是清凉渡澈江楼头,那引起飞鸿儿反目相向的死对头。

婬贼火可大了,恶向胆边生,纵到三人中间,厉声叱道:“好小子,又是你,敢情是生死有命,活该你倒霉,你知道大爷是谁,敢一再和大爷做对?”

来人正是文俊,他伎目喷火,已是怒极。对小周郎的怒叱不理不睬,似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三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海情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