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海情涛》

第十四章

作者:云中岳

一声叱喝,七垦羽士正发动攻势,银芒夹着七路金星,震雷似地杀到。

七星羽士一招乍现,人影已失,来不及撤招,身后己感到劲风压体,他无暇思索,身形半旋,就是一招“回头望月”同时斜步迈出两步。

他心中骇然,面上变色,一咬牙,重新猛扑上去。

十余个照面,各自出招十余次,吹毛可断的七星剑,几乎失去神力。

文俊心俱神刃,无法发挥精微博大的龙形十二剑之盛,心中大是不耐,正待冒险进招,猛地瞥见延芳,正身陷危机,桃花仙史媚目如水,一双大袖正将他卷入翠衫中,而她却浪笑不止……

延芳羞怒交加,急如疯虎,几乎气昏了头脑。

这时,他正揉身进扑.桃花仙史的翠袖已经悄悄从他身后卷到,势非被擒不可。

文俊一声怒啸,一剑点出,七星羽士一声冷笑,抬剑便绞。

文俊这一招本是虚的,寒芒一闪,便失踪了。

等七星羽士发觉上当,他已到了桃花仙史身边,他叫道:“芳弟退下。”

桃花仙史怔了一怔,手下一慢,延芳正凌空飞去好险。

她“咦”了一声,浪笑道:“来得好呀!多可爱的蛙娃,着!”翠袖顺势急挥,朝文俊缠去。

文俊冷哼一声,剑势不收,仍昂然直进而去。

“嘶”一声裂帛之声传出,桃花仙史的翠袖到了文俊手中,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袖当刃使,猛抽桃花仙史,右手剑缠在她的左袖上,但去势不变,剑光直射她的*峰之间深深的*沟。桃花仙史功力奇高,可是那宝刀不伤的丝袖,竟被文俊扯断,那缠在剑上的另一翠袖,竟然无法将剑震偏,而且自剑身传来一股英雄无比的潜力,震得她气血翻涌,把她吓了一个花容变色;一声娇叱,自行震断左袖,斜掠近丈,方逃出一剑之厄。

文俊一剑迫追桃花仙史,正待返斗七星羽士,却听那面狂笑不止,有人叫道:“哥儿,缠住这母猪,小心她被中有鬼,使星棒儿的泼杂毛交给我老人家,上啊!疲鬼老。”

那是老疯子的声音,文俊心里一定下来,一声怒啸,急取桃花仙史,她惊魂未定。火速撤下长剑,她可笑不出来了。

“铮”的一声金铁交鸣,双剑乍合又乍分。

桃花仙史退后三步,文俊上身微晃。

她心中大骇,这次以八分真力相搏,竟然走了下风,眼前这俏郎君端的不可轻视,在惊天堡中,能震退她八分真力的人可不多见啊。

看俏郎君玉面朱chún,怒容更增威风,做然的神色,十足的是一个男子汉,她愈看愈爱,*火渐炽,只觉得浑身发热,面如桃花。

她突用一剑指去,媚笑道:“来,咱们两口子到林中斗一斗,走啊。”

她掀起一阵香风,向林中闪入。

文俊没理她,长剑一闪,猛扑力斗延芳二两名大汉,一边说道:“芳弟,去照顾芝妹妹她们。”

声落,惨号随之,一名大汉尸横在地,剑光如飞练,又扑向另一名大汉。

场中狂笑不绝于耳,老疯子和瘦鬼老迫得七星羽士团团转,东方英兄妹与挡住了三名大汉。

延芳到的正是时候,两名大汉正在走近芝姑娘,便被截住了。

好一场龙争虎斗。

延芝小姑娘以剑支地,美眸始终紧随文俊,清丽而略泛灰白的粉脸,神情瞬息万变,随文俊的进攻后退而喜忧俱来,其他一切变化,她都视若未然。

十二名大汉中,文俊已接四名,接住另一个狠斗。

还有两名一看时机已到,悄悄掩近芝姑娘,暮地飞步抢到。

文俊时时留心,一看义妹遇险,猛地一剑挥出,喝声:“找死!”用足全力脱手扔出,人也急掠而去。

两大汉一从侧方向面掩到,侧方大汉走得快,死得也快,长剑划空而出,就在他伸手将及姑娘肩头的瞬间,长剑已贯肋而入。

文俊随后即至,飞起一腿,将贼人踢飞,将长剑拔下,迫着后到的大汉,徐徐举剑。

文俊正待出剑,身后芝姑娘一声惊叫,他暮地回身,一剑飞出。

那是桃花仙史,她不见文俊追来,便回到斗场。斩龙不如斩凤,她看出文俊对芝姑娘的特殊感情,醋念一起,即下毒手。

文俊耳目何等锐利,听风知位,回身一剑飞,伸手揽住芝姑娘道:”芝妹,一切有我。”

双剑双交,剑过无声,这次二人都没有拼实。

桃花仙史飞掠一侧,文俊昂然卓立,一手仍挽住芝姑娘。

桃花仙史粉面通红,腰问带断了半尺,她暮地向北面蹿声急骤处,发出一声尖叫,对文俊切齿叫道:“惊天堡主到,小畜生你……”

你字一落,黄光急闪,五枚金桃花闪电而至,她手中已多了一条纱巾。

文俊事事提妨,岂会上当,金光一闪,她正带着芝姑娘侧掠三丈,金光如生有眼睛,发出连声呼啸,奇疾无比,径奔文俊射出。

文俊冷哼一声,虎掌一探一撑,刹时黑子锐啸,白子飞旋,象是满天飞星,这是天棋子周天豪所授绝技“满天星罗”。“叮叮……”一阵脆呜,金色桃花化成十五瓣,四散崩落,而黑白棋子仍然以雷霆万钧之势向桃花仙史身上飞去。

桃花仙史大惊,惊鹿似的拼命逃了。

这时,远处的马队已到,共有十二匹之多,相距不到五六十丈,已可清晰地分辨出入影,正是三堡主独掌镇西川殷梦湖,和手下一般高手。

文俊挟起芝姑娘,闪电似掠入林中,放下她急促他说:“芝妹妹请等待,我先去退敌。”

火速解下包裹,拉掉破剑囊,取出一件灰长衫穿上。探入怀中将入皮面具戴好,突然变成一个紫灰面色的老人,用手帕将一头黑发包住。

他一面易装,一面将玉瓶送给她,说道:“里面是参品紫露续命丹,快吞下一粒,凝神行功,芝妹,假如我处境危急,速由林后脱身。”

文俊急道:“事急矣,听哥哥的话,免我悬念,我去了。”

身形一闪,快似闪光火石,直抵林缘。

芝姑娘神情肃穆,提着剑,持着玉瓶,忍住疼痛,慢慢走出林缘。

桃花仙史也回到场中。

老疯子和延芳六个人,已经额上冒汗,危在顷刻,手脚都乱。

三堡主暮地大吼道:“住手!”晴天一个霹雳七星羽士不敢不住手,双方同时退出圈外。

“早该住手了,看了委实教生气!”文俊变点嗓子说,音浪直钻入众人耳鼓,群雄全都一怔。

群雄连桃花仙史也算上,全惊得连人后退。

林缘现身之人,灰中包头,目中神光似电两道电流,直射入人的心坎深处,令人不寒而傈,紫灰色脸膛,皱纹密布,象是古墓中掘出的暴死尸体,没有半点人气,一裘拖地灰袍身高七尺以上,腰中破袋上,插着一把短剑,剑鞘斑斑剥剥一团糟,黄黄黑黑,难看之至。

怪人紧抿着嘴,足底离地半尺,冉冉滑来,屹立在路旁枯草顶端,不摇不晃。几如化石冷电似目光,轻蔑地环扫众人。这是文俊自创的“九幽凌虚魅影”绝世神功。

三堡主忘形地叫道:“恨海狂人!凌虚佛影!这是失学千载的武林绝学。”

文俊心中暗笑,心说:“魅影他叫成佛影了,这厮佛迷了心。”但他仍撇了一眼三堡主,不言不动。

三堡主咽了一口唾沫,壮着胆子问道:“前辈可是恨海狂人吗?在下殷梦湖,请间麻山西麓出现一个恨海狂龙,不知与老前辈有何渊源,乞请明告。”说完,抱拳躬身行礼。

文俊冷冰冰他说道:“龙只有天上有,你去找吧。”向延芳六人说道:“你们,给我快走,等会儿后悔莫及,我老人家一向的规矩是单剑独人,剑出分敌友,快滚!”

“三堡主,他们……”神手翻天见延安他们要走,抢出急叫,但一触文俊凌厉的眼神,把话吓回去了。

文俊伸手慢慢按住天残剑,身形慢慢移向道中,一声清越剑啸,天残剑出。

他脚踏实地,说道:“四十余年末履江湖,武林中尽是英才,老夫要走!谁想一试天残剑?快上!一起来也成。”

延芳兄妹与东方等抹掉头上冷汗,慢慢移退至马旁,拉过马匹纵身上马。

老疯子与瘦鬼老,满脸尴尬,拔腿便溜。

三堡主脸上泛青,慑于恨海狂人名头,心中狂跳。

文俊看看延芳上了坐骑,又冷冷他说道:“老夫目前还未有人惹我,老规矩,不能剑出无名,怎么,没有人敢上前招惹?”

向七星羽士点头叫道:“你,手上好一枝七星神剑,来来来,看比一残剑是否高上一品么?”

七星羽士怎敢?闻声惊退两步,文俊叫:“好手难寻,你上,我不伤你,只让一剑。”

七星羽士听说不伤他,雄心大起,上前稽首道:“晚辈遵命。”剑起“朝天一柱”迅若奔雷,就是一招“飞星逐月”银芒划空而至,剑啸刺耳。

文俊先前被迫忍耐,未能将剑势发挥,心里一直不愉快,故而挑名邀斗,存心冒这个险。

剑来势如星火,他挥剑一绞。“铮”的一声清越龙吟处,七星羽士脸色骤然一变,迅退近丈,七星神剑仍在猛震,发出一种嗡嗡剑啸。

他低头审视,脸如死灰,七星神剑中间第四星,清晰地出现了一点剑痕,不偏不倚,正在星中,而右衣袖却有七个小孔,排成北斗七星状。

七星羽士全身颤抖,暗然收剑入鞘。

文俊叫道:“再让你一招努海藏针,怎么样?”

三堡主见七星羽士的表情,心中大骇。再看文俊双脚未动分毫,屹立如山,这简直吓破了胆。

文俊突然冷笑道:“没人上,给我快些离开这里。”延芳东方英兄弟一打手式,五马四人绕过文俊和三堡主一群人,向北绝尘而去。

桃花仙史向三堡主一打眼色,向延芳背影一呶嘴,转身牵马,众人上马妥当,三堡主向北一挥手,正要放蹄,突然文俊厉声喝道:“向南走,我老人家要盯住你们三天,三天后方可向北走,想回惊天堡,也须三天之后,快把这些尸体收了。”

三堡主乖乖转骑,收捡死尸上路,举手一拱,率众人狂奔而去。

等他们奔出一丈外,回头一看,倒抽一口凉气,飞驰而奔。

文俊知道人性的弱点,不露一手人家不会心服,功力提高十成,身躯凌空冉冉上升,一面收剑入鞘,升到离地近丈,恰好众人回过头看。

待众人去远,他迅速落地,抢入林中,迎面一个踉跄,几乎摔倒,他已精疲力尽了。

一旁抢过芝姑娘,她扔掉了剑,一把抱住他急唤:“俊哥哥,你……你怎么了?你怎么了……”

文俊屈腿坐了,叹口气道:“不要紧,脱力,我需调息片刻。”运起九如心法,真气源源不绝,不久疲劳尽失。

芝姑娘费力地站起,拾回长剑,咬紧银牙,在一旁替他护法。

红日渐渐隐下西方地平线,夜幕将临,北面官道蹄声如潮而至。

小姑娘咬牙挣扎,背上创伤疼澈心脾。突然身躯被人抱起,耳听文俊在耳边温柔他说道:“芝妹,你为什么不吞下紫露续命丹呢?好叫哥哥心疼呀!”手上玉瓶被文俊取下,她只觉得她感到她已经坐下,将她揽入怀中,清香扑鼻,一颗丹丸滚入腹中。

一道暖流直下丹田,背上一只虎掌放出阵阵暖热,片刻她神智清明,痛楚尽失,又听文俊说道:“芝妹,用心法行功,可增功力,固本培元。”

她刚将真气凝聚,命门穴上突生无穷吸力真气向上一引,百脉皆张。

良久,真气回聚,百脉阴和,浑身舒泰。她一把抱住他的颈,偎入他怀中,战声说道:“俊哥哥,你……你可知我和芳哥苦等三年的苦况啊!”

“哥哥心感你们待我的情意,无奈身不由己,死中求活,真是一言难尽呀。”

“你为什么三年来不去长源找我们呢?”

“其实我在江湖混踪不足三个月,我还只道你们在清溪命丧两凶一霸之手,所以立志报仇,与两凶一霸势不两立,江上击垮插翅虎门下,独闯阎王谷,都是为了你们呀!”

便将自己遭遇大概说了。小姑娘破涕为笑了,她毫无顾忌他说道:“怪不得你来去快如闪电,可以凌空虚升。原来你跟一代之雄恨海狂人学艺,难怪吓破了三堡主的虎胆。这面具真是不可思议,人的名,树的影,双凶一霸看今后还敢不敢作恶?”将面具往文俊脸上一带,娇笑道:“不成,难看死了。”

文俊微笑道:“我并不常使用,恐怕坏了老前辈的英名,三年了,芝妹,你长高了许多。”

芝姑娘将面具放入他怀中,噘着小嘴道:“还说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四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海情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