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海情涛》

第十五章

作者:云中岳

文俊没动声色,腿到手指。“叭”一声,沉重巨响,大汉鬼嚎连夭,扔出三丈外,不但腿骨立折,背上,连衣带皮擦掉一片,鲜血将官道染得鲜红一条,文俊冷笑道:“这种脓包也来献丑,太不自量。

铁掌开碑脸色一变,吼道:“看谁脓包,接我一掌。”突地欺近两步。”斜阴落日”一掌斜劈。左掌“袖底翻花”刀掠吐出。

“哼!”文俊冷哼一声,左掌“云横秦岭”斜迎一掌,右掌一立,突然现下一招“落红穿石”猛点对方掌背。

两人都用了全力,刹时罡风怒发,掌风相接,旋起一阵激烈气氛。

“膨”一声,闷响后,文俊屹立不动,好象似山。

铁掌开碑只觉得掌击处中金石,震得气血翻腾,掌中传来一股奇猛力道,向心脉迅捷地一撞,感到双掌已经麻本不仁。

他这一掌,力可裂石开碑,金钟罩也有点难以抵挡。想不前这个弱冠的少年,竟敢和他力拼两掌,自己几乎当堂出丑,不由得骇然变色,退后三步,运功调息。

文俊阴森森他说道:“这一招两下里扯直,咱们别拖时间。来!再拼一记试试,他向前踏进三步,正待出掌,刚赶到的绿飞鸿已经从马上飞掠而至,她尖叫道:“小畜牲人竟未死,谁给你阎王爷的独门解葯?”声落,人已到了文俊右侧。

“你那三把小刀,只能用来剔指甲,你也尝尝我这个。”左手一探一张,三颗白色的棋子飞射而去,白光一闪,已临绿飞鸿软肋之前。

突然传出两声虎吼,铁掌开碑和在一旁冷然相视的无敌神剑寇春风,在同一瞬间各拍出一掌。

掌风一撞棋子,棋子向上飞旋,“嗤”一掠而至,铁掌开碑急迫中一挫腰,棋子掠过他的头皮,带走了一络头发。

寇春风功力深厚,棋子被他一夹立毁,却把他也味了一跳。他只道暗器是白金打造的,却未想到是普通瓷子,又力换半斤八两,故无法接住,物碎了事,无形中丢了一次入。

绿飞鸿吓得花容修变,“呛”的一声,撒下背上长剑。

寇春风脸上无光,他摇手唤道:“二姑娘请退,老朽领教这少年有何过人绝学。”

绿飞鸿柳眉倒立地叫道:“不!我要亲手擒他;绿影一闪,寒芒漫天澈地而至,猛向文俊扑来。

文俊这时的功力,比那夜在瘟氖山庄时高得大多,他可不怕啦。剑到入闪,不退反而进,闪在她身后,戳指疾点她背后大穴。

绿飞鸿功力不弱,“回眸反头。”转身便斗,两人身形奇快,眨眼间已换了五六招。

无敌神剑愈看愈心急,心说:“这小子身法诡计,大有八形八式,而用快速绝伦,不知出自何人门下,此子不诛,后患无穷。”便亮声叫道:“大家小心了,别让这小子漏网。”

刀光霍霍,剑影森森,撤兵器之声大起。无敌神剑神情肃莫,一声清越龙吟,银芒耀目,剑芒闪耀,武林第一剑“含光”急然出绡。他冷然说道:“二姑娘,退!小子,块亮兵刃。”

声虽不大,但入耳如雷响,可见这家伙内力之深厚,不愧阎王谷十大报应神。

绿飞鸿忽然撤出。文俊一看含光剑,暗叫一声:“糟”上次瘟氖山庄夜战,无敌神剑和白无常,三人围攻浮云散人,攻不破他已有五成火候的罡气墙,而自己并没有可以抵挡含光的任何功力,天残剑又不能出鞘,看样子,今天非暴露身份不可了。

他解开剑套,但他决定,非万不得已不能亮剑。

无敌神剑看文俊并未亮兵刃,催道:“快!我老人家等久了。”

“寇叔叔,要活的。”绿飞鸿在叫。

“爷用不着撤兵刃,你上就是,瞧,我就用暗器对付,足矣够矣。”他将右手伸开,里面有一把黑棋子。

无敌神剑脸色一变,怒声问道:“天棋与你是什么人?说!”

“少管闲事,你是不是害怕!”

老夫不和你对嘴,要你说的,不久,你就非说不可。”

银芒忽吞忽吐,无数流星飞旋,向文俊罩到。

文俊虎腰一扭,蛇缠滑身法一闪;喝声一句:“打!”一黑一白的棋子飞出,棋子一出,银星已当胸洒到。

“叮叮”两专用脆响,黑白棋子化为粉未,剑花已急快而至,不愧“神剑”二字。

文俊心中一惊,心说:“这家伙已剑得神髓,比武当的八卦剑法更奇,比崆峒的追风剑法更疾,也有玄天神剑那么大的精深,要不用天残剑,恐怕龙形十二剑也不易伤他,我得提防了。”

心中杂念一起,九幽凌虚魅影绝世神功忽现,只见一道淡淡身影,鬼魅似在银花万朵中出入,不时发出一两声棋子的刺耳声。

无敌神剑威风八面,着着进迫,不愧他的剑法号称无敌,但黑白棋子来势汹汹,飞旋呼啸着,使他心魄,不时乘隙而入,令人防不胜防,他不能无所顾忌,所以剑势环未难完全的发挥。

文俊一面回头,一面揣摸无敌剑的剑法精髓,他发觉,不但剑是神品,剑法更无可乘之机,在一二十个照面,已出的一二十招,招与招之间,大有天衣无缝之势,并无丝毫空隙可寻,小小的棋子亦难攻破那为人所党的略微缝隙,极快地一招,将棋子震成粉碎。

而且,含光剑上的银芒,愈来愈盛,内功登峰造极。由剑上所发出的剑气,直迫三尺在外,令人有虎目主神之感,文俊浑身坚似金钢,但也感到威胁时增。

力对三十余照面,危机间不容发,但文俊仍未被困住。

无敌神剑心中暗急,突然是骂道:“寇春风呀寇春风,你真愚不可及,你既然知道,这小子身法迅疾,为什么要急功心切,迫随他动剑呢?该死!

念毕,身形停止。

只见他怒发冲寇,无风自摇,一双冷电似的眼神,盯视着文俊,脚下不丁不八,剑诀立于胸际,光芒闪烁的含光剑,向上斜指,发出嗡嗡振呜。

文俊心中又是一惊。这种以静制动的无上心法,全以神意克敌,以内功助于剑身,不发则已,发则恍如雷霆,生死立判,他是用剑行家,故而暗暗明白。

但他仍然无惊,在这短短的三十个照面,他感到自己的八形身法辅以凌虚烷影轻功,已先立于不败之地,只须略为留心,不针陷入不拔之地的。

他剑眉一轩,手扣一把黑白棋子,沉声发话道:“没有用的,你枉费心力,在你发十三招和十四招的瞬间,‘飞星穿云’转发’流星随地’,举剑上撤的刹那间,有一段足以失手的间微空隙,幸好我的八颗棋子恰好用完,不然你虽不死则伤了,你小心了,天棋子周大侠的‘满天星雨’手法为武林一绝,我只好用来对付你啦!除非,你自信能将剑运用得毫无暇疵,”两手一分,屹立,严阵以待。

无敌神剑怔了一怔,心中一震,对文俊的话似乎相信心中默认,但口中却不认:“你仅能令你自己相信,真是可笑,两招之间隙,毫无可乘之机,在撤剑上场的瞬间,剑尖一退一进,中含挑。错、绞、点四这诀,变化万千,任何外物体想乘隙而入,你简直在做梦。”

“任何外物体想乘隙?哈哈!你忘了棋子飞旋,可顺气流切下,挑、错、绞、点四字诀能挡得住么?”

无敌神剑怔在当地,剑尖垂下了半尺。

一旁的铁掌开碑大不是耐,他阴狠狠地接口道:“小狗如簧之舌,也救不了你的命,满天星雨别说逃不过寇爷的含光神剑,我一双铁掌和二姑娘的一手三暗器,也饶不得你。”

文俊虎目向两侧一瞥,左是铁掌开碑,右是绿飞鸿,两个人面含诡笑,一步步欺近。

四面外缘六个银衣人,举银色喷管,神色冷漠,已经成合围,最外缘是七名持剑大汉。成一道环形包围。

他心一动,葛地,哈哈狂笑道:“哈哈!阎王谷卜令主的名号,可以震塌半边天,原来就是这种打群欧而得到的虚名。

哈哈……

笑声未落,他已飞到绿飞鸿面前,身法之快,世所罕见。

绿飞鸿骤不得防,百忙中一剑削出,身形暴退,翠袖狂拂。可惜,文俊势在必得,她这时的功力比文俊差得太远,使用暗器也无法自救了。就在这无敌神剑和铁掌开碑暴吼声中,欺身抢进,震开翠袖,一指点在她的章门穴上,他已顾不得什么男女之嫌,什么武林规矩了。

绿飞鸿浑身如中电般,动弹不得,被文俊连胸夹背一把提起,一声虎吼,用她作为兵刃,向飞奔而来的无敌神剑和铁掌开碑抛去。

两贼啼了个胆裂魂飞,齐向两侧疾快地退到丈外。

无敌神剑急怒吼道:“二姑娘要有点伤,你小子就无葬身之地。”

“没关系,小爷有人陪葬,得期所哉。”文俊诡笑道说。

“你小子算什么英雄?手段卑劣,将为武林所不齿。”铁掌开碑搓着手说。

“哈哈,你们也算英雄?我都还替你们害臊?”

“你们上啊!我和你们同死……”绿飞鸿娇唤。

文俊大姆指向上滑,点了她的哑穴,冷冷他说道:“你给我安静些,目前,你死不了,等会儿就难说啦。站住!谁上谁就负杀她的责任。”他这一声大喝,把缓缓向前的六名银衣人镇住了,不敢向前。

铁掌开碑怒吼交加,却又投鼠忌器,无可奔何。

无敌神剑也束手无策,恨得咬牙切说道:“你想怎么样?”

“你们给我上马,往场外撤,小爷还你们的二姑娘。”

“你先放下她。”无敌神剑无可奈何地对他说。

“防人之心不可无,小爷绝不难为她,但人质不能立放,‘阎王谷的人一向不知信义为何物,小爷绝不上当,我。给你三声送行,三声一落,仍不走路,小爷先抹掉她这诱人犯罪的月貌花容,你们要想把我截住,恐怕力不从心,不信,且试目经待。”

“你是作梦!”铁掌开碑嚎叫。

”小爷的梦一向是好的,你们既使能使我挫骨扬灰,阎王爷也饶不了你们。”“一”。

“一”字一出。他的手已向前滑下她的脸蛋,那羊脂白玉似的粉脸,令他生出温暖凝滑的感觉,他有点不忍。

众贼心中大震,脸上全都赫然变色,钦掌开碑难过得要吐血,无敌神剑气得也脸色铁青。

“卜令主有两个如花似玉的孙女儿,今后将胜下一个了。卜姑娘,你可恨我不得,他们不也不顾你的死活!何况我这阎王谷的死对头呢?”“二”

无敌神剑浑身一震,即使能将这小子挫骨扬灰,二姑娘在他们中送掉性命,令主能饶过他们吗?他铁青的脸色愈加难看,额上已现汗珠。

“上次在瘟氖山庄,卜姑娘,你射了我三把淬青奇毒的飞刀,你不是想知道我为何能生还么?可惜,时间不多了,不能告诉你了,你永远不会知道了……”

“上马!”不等“三”字出口,无敌神剑已经下令,毅然收剑,首先撤走。

“咱们赶上了!就是这小子”两侧的竹林中,突然传出洪亮的嗓音,人影疾闪,高高矮矮出来了十二人轻装人影,两下里一分,将文俊堵在路中。

文俊一看来人,知道糟了,十二人中,是惟一在天残剑下逃生的人,也只有他两人,知道文俊有那么一把锈迹斑斑的天残剑。

当道而立的是一个白发如银的老人,方面大耳,眼中精光四射,两太阳高高鼓起,虽则寿高八十,但脸上甚少皱纹,身穿葛衫,足踏抓地虎快靴,腰系一把沉重的金刀,身材修长,看去威猛已极。

文俊心是暗惊,但神色不变,看了来人一眼,没做声。

“一点不假,就是他。”俞光杀机涌现地吼叫“那夜星光甚朗,小侄不会走眼,他那古怪的剑招,和奇形短剑实在高明,就是他出来打横,让那老匹夫漏脱了。”

老头儿皮笑肉不笑他说道:“孩子,你可好吗?七泽苍龙可是你救走的?你姓什么?是何人门下?”

文俊放开绿飞鸿顶上巨掌,看了看停在旁边的无敌神剑;他们都停步向这瞧,他冷冷他说道:“老前辈,你是向在下说话?”

老头子毫无火气他说:“正是,算你问对了我。”

“请教,若前辈,是无聊呢,抑或是烦闷呢?”

“两者都算。孩子,真人面前不说假话,从实道来。”

“不是招来?说道,太过客气,不敢当,对不起,在下目前大事未了,等会儿再招也不迟。”

俞光怒吼道:“住刚在候老前辈面前,敢如此傲慢无礼?快些规矩回答。”

“你是什么东西,在老前辈面前大呼小叫地,首先你就是大不敬,哼!”

文俊不甘势弱地回答,针锋相对。

俞光恼羞成怒,暮地吼道:“小狗不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五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海情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