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海情涛》

第十七章

作者:云中岳

第四天一早,他重行上道,直向九江府走去。

入夜,他到了九江府属的德安县,这一带双进入了山去;横越了赣江大平原,重新看到了山峰,又是一番景象。

往北十余里,岭下一条三岔道,往北,是往瑞昌的小道,沿东是北官道,可到星子,旁处山右达九江。

他要到九江雇船,上航到武昌,再沿汉水走大巴山。

一早收拾行囊,踏上旅途,他仍是一身土佬布衣,唯一不同是:臂下多了一个蓝色的大革囊。

远远的看到了那绵绵不绝壑深峰峻的山区,在朝霞中隐现翠色,远山暗影若隐若现。

一骑骏马绝尘而来,越过他的身畔,走向山岭。

不久,又是三匹,也是向同一方向而去,马上都是劲装大汉,漠然,伏鞍狂奔。

蹄声方止,后面又是蹄声如雷,又是两匹骏马。

文俊心中一动,暗说:“怎么,这条道上以要发生事故么?”

他脚程甚快,三岔口在望,三岔口右侧,是一座破落了的凉亭,左侧是栋孤零零的茅屋,除了狐鼠,没有人会在这鬼魅横行的地方居住。

凉亭塌了一角。另一角尚可遮蔽风雨,远远的,他已感到有点不对头,心不油然生出警兆、只觉心潮澎湃,没来由的烦燥充满胸襟。他想:“今天怎么啦?为什么心神不安呢?”

两只乌鸦在他头顶上掠而过,那凄凉嘶哑的啼声,十分刺耳,令人毛骨惊然。

“难道今天有大事发生么?怎么我似乎感到一种无形的压力,迫得心胸似是难以负荷?不会是危机来了罢?”

是的,危机来了,空气中存在着看不见,摸不着的紧张气氛,林荫草莽中荡漾着重重杀气。

在文俊还在三里以外时,凉亭后树丛中暗影里,传出阵阵轻微耳语。

“三堡主,你说这小子准是恨海狂龙?”

“不会错的,道兄,你想会有那么巧吗?”

“巴兄说的也是,可是另有点线索,请听殷某道来。自那天恨海狂龙现身,在下即派人盯梢,发现那几个小年男女在南昌失踪,可能是由水路走了,而那小子却独自在官道上赶程,他腰中那短布囊委实可疑,恨海狂龙一直不见踪迹,天残剑只有一把,这几天中,同时出现恨天狂人和恨海狂龙,而都是使用天残剑,其中定有缘故,依在下看,假使这小于囊中是天残剑的话,嘿嘿……”

“又是怎样?”

“恨海狂人根本并无其人,就是这小子弄玄虚。”

“这倒有点溪跷,且擒住他再说。”

“快到了,咱们准备,这一面由在下与地狂星汪弟负责,正北就请巴兄率阎王谷的人拦截了,西面清道机道兄率武当道友出手,退路就请空云手周老弟堵截,这就走。”

“师兄,那小子身手不弱,在清泥渡瞰江楼,剑拔驾张高手云集之际,他亦毫无惧色,咱们得小心些!”那是甘州双英老大杨敬堂的声音。

“我知道,你两人在后拦截,由我先上,可别辱没了咱们崆峒的名头。”

文俊心生警兆,一面走一面结扎浑身零碎,百宝囊和剑囊的锁口都打开了,暗自留心戒备,大步向三岔口走去。他耳目锐利,将近凉亭,已经略有所觉但他不在乎。

凉亭距三岔口不到什丈,他刚抵凉亭,空变已生。

三岔口上人影修现,最先由树丛中出来的是个高大白衣人,阴森森鬼气冲天,他是阎王谷守护神巴龙,人称白无常,这人文俊不陌生。都是些穷凶恶极的人们。

文俊暗叫一声“糟”倏然止步。

四面八方人影急闪,团团围上。

右面凉亭,是三堡主和一群蛇神。

左侧林缘,是武当的追魄之垦道机和一群牛鼻子。

后面拦截的,是崆峒的高手空云手周方和甘州双英,更有七七八八一群牛鬼蛇神。

四批人备守方位,一双双怨毒厌恶的眼神,全集中在文俊身上,文俊冷然环视,熬然屹立,神色丝毫未变,严若天神当关而立。

巴龙说道:“小狗,瘟氖山庄你跑得可快,烧得也够绝!”

道机也接口道:,‘矮脚虎死因不明,你该还道爷一个公道。”

空云手阴阴冷笑说道:“逍遥鬼的血债,你该还了。”

最后说话的是三堡主,他木无表情的说道:“孩子,你做的好事大多了,这儿的人都来找你,你可是杀了小周郎闻人霸的恨海狂龙?大大夫敢做敢当,何不但然相告?”

是的,大丈夫敢作敢当,文俊已知今天不用天残剑,脱身双登天还难。不如敞开来算了,死也死的光明些,他漠然一笑,冷冷他说道:“三堡主不愧为手续江湖,你问对了。”

文俊爽快地一承认,这些人反而心惊啦。

三堡主神色一变,惊然问道:“恨海狂人与阁下有何渊源?”

“渊源?嘿嘿!你用不着问这么多。”一声剑啸,天残剑倏然出鞘,锈影倏现倏隐,在这一瞬间,出鞘入鞘,快得令人难以看清他的手法,端的快极。

众人心中骇极,三堡主退后一步,问道:“闻人霸与你无仇无怨,你为何杀他?”

“好个无怨无仇,告诉你,这血海深仇有你一份,难道无极观主就该死么?你这债也还这不远了!”

“无极观主并非全然无咎,你是他什么人?”

“小爷的师伯,你该明白了!”

“三堡主惭愧地低下了头,对无极观主的死,他一直心中内疚茫然作声不得。

迫魄三星怒道:”矮脚虎又和何人有怨,小狗你说!”

“武当调教的好门人,哼!矮脚虎和那个什么逍遥鬼。要夺小爷的雷音洞府秘图,不死何待呢?”

“雷音洞府秘图!”所有的人都叫出了声。

“在你身上么?”穿云手急抢前数步。

白无常向前欺近,迫魂三星也不落人后,只有三堡主呆呆地沉吟,并未移动。

文俊不知历害,从怀中取出染有师伯血债的绢图,转头向穿云手扬了扬,说道:“在又如何呢?你想要么?”

“给我!”穿云手大喝,飞身扑上。

“噗”一声响,穿云手被雄劲的掌力追暴退八尺。

文俊自己也吃了一惊,他想不到这三天中功力又精进了不少,仅这轻描淡写的一掌,竞能将穿云手击伤。

他稍一惊诧,身形略慢,右侧劲风已然逼近,左侧的白无常一声不发,发出一声鬼啸,已如影附形追到,腥臭的玄毒中人慾吐。

他发出一声清啸,左掌猛向白无常拍去,右手将雷音秘图纳入怀中,天残剑惟然出鞘,向右便挥。

“呼”文俊被白无常的僵尸毒功所发的浑雄的力道震的侧射丈外,他右侧的追魂三星可伤情惨重,长剑被天残剑挥成三段,身躯被文俊的强烈冲劲撞的“叭”一声往后便倒,这下他的命保住了。

文俊和白无常拼了掌,感到暗中吃惊,幸而他的身骨不怕挨揍,百毒不侵,歹毒的僵尸毒和玄阴尸毒伤不了他,故而安然无事。

白无常的面色也变,他心中更惊,心道:“这小子的功力难道已练到三花聚顶?或是不坏身法吗?这掌竟然不死,僵尸毒亦劳而无功,委实令人难以相信。”

白无常一击未将文俊收拾,心中虽惊,也更震怒,一声鬼啸,猛得欺身而上,他轻功之佳,如闪电,人未到,干瘦的长爪已伸出袖口,劈面便抓,腥风狂飙似的向四面暴涨。

文俊也是一声长啸,天残剑一招,“飞星逐月”迎面点出。

毕竟双主功力相距悬殊,剑法虽奇妙难测,却无法和白无常这老江湖一较长短,天残剑被雄尽的僵尸毒功一撞,向上一扬,白无常的大袖,已惊雷似的在下方向上猛击,相距又近,看来是糟了。

文俊百忙中收招不及,左手发掌,大喉一声向下疾拍,天残剑向右挥去,急射白无常另一只大袖。

双方都快如雷光走石,快的令人肉眼难辨。

“蓬”“嗤”劲几狂啸,剑声震耳,文俊的身形直射三丈之外,脸色冷白,白无常虽站立原地,但左大袖被天残剑剥开一个一尺长的裂口。

文俊身形未落,突觉劲风压身,并传来一声毫无人气的厉喝:“给我躺下。”

文俊临危不乱,一扭虎腰,身形半旋,突向侧方飞躺,天残剑“牵龙引凤”反手便点,稳住身形,这是八形身法的绝技,为贡所罕见。

罡风余力着身,他只觉得真气一空,不由大吃一惊,身形一定,只觉愤火中烧。

暗袭他的人,是一个奇怪的矮鬼,这个人不陌生,曾有上面之缘,正是宇宙神龙两门徒之一,地狂星汪年,不用问,刚才挨了他一记绝掌,不然真气怎会一空?这是他第三次领教九绝掌力,故而失惊。

眼见杀师伯凶手现身,文俊气涌如山,势血奔腾,一声清啸,身剑合一腾身猛扑地狂星。

地狂星被文俊奇妙的身法怔了一怔,杀机突涌,几年里文俊身材高了许多,面容也稍有改变,当年的稚气已不复见,所以他先前并不知文俊就是荆山老叟的徒弟,因文俊提起无极观主是他的师伯,恍然大悟,那一掌已用了八分真力;仍未将文俊置于死地,难怪他心中发狠。

当年荆山夺宝,为的是雷音遗宝九如玉佩,白峰山杀了荆山老叟得了九如心法,也为了雷音大师的遗物。

今天见文俊身怀雷音洞府秘图,岂有不动心之理?三堡主不动手,他可耐不住啦!故而他才倏然下手。想不到文俊根本不惧九绝掌力,右手多了一柄银光闪闪的长剑,信手猛挥。

文俊被劲道无比的九绝掌力一逼,真气一空,剑气和身形同时一挫,耀目银光恍如火树银花,已经在剑影中一穿而入,“嗤”一声衣裂声突响,胸衣立破,血渍斑斑的绢图飘落地上,要不是他躲得奇快,那一剑力道足可穿铜,他浑身虽说坚似金钢,也难抵挡那吹毛可断的银剑一击。

绢图飘落,文俊已用蛇缠身法脱出银剑重困,到了丈外路旁,他惊魄初定,身后己响起追魄三星的怒吼,道:“逍遥鬼的命你还定了。”声到剑到,剑气如风袭到。

文俊愤火中烧,虎吼转身,一剑击出。

他含忿出手,形同拼命,“怒海藏针”绝招乍出。

无数剑影飞出,剑气凛然,将追魄三星的长剑逼出围外,一道淡淡的暗影地射迎面抢来的胸膛。

追魄三星是武当后起的高手之一。他只觉得四周的气流向外流散,剑影在他四周急旋狂舞,不由得向前一凑,感到胸口一座,他狂吼一声,左手三枚五角银星脱手扔出,口角浸血,身子慢慢往后倒,胸前留下了天残剑特有的小剑痕。

文俊剑伤,三枚银星已着自身,两人相近飓尺,万难躲开,“噗噗噗”三声,五角银星将胸前破衣割得纷纷飞扬,结实的胸肌留下了无数丝影,幸而未伤,他身内潜力经九绝掌力一击,神奇的潜力能发挥无遗。

追魄三星一死。武当的十一名老道眼也红了,同时鼓噪,挺剑向上一围。

还好,那地上的雷音洞府秘图替文俊解去一场大难,真是天意。

图的三面,白无常和阎玉谷的人各站一方,堡主和地狂星又是一方,崆峒派也是一方,其中以崆峒派的实力最弱,三伙人注视着绢图,全都将功力运至十成,准备大打出手,将图夺下来。

情势异常惊险紧,似乎四周的空气也随之凝结了,谁都不敢冒然下手,先动手的人,准会受到其他两拨人的攻击,但谁愿放弃这武林至宝。

谁也不知道这图是真是假,但却无人放弃,人的贪念真是奇怪的东西,不知害了多少英雄好汉。

这下一来文俊可轻松多了,武当的十一名老道,岂是他的对手。

武当的玄门剑阵,在江湖享誉最盛,武当的八禽轻功身法和八挂剑法。也是江湖的双绝,可是,十一个人心惊急怒齐来,首先就是自乱章法,而且文俊的功力在他们之上,集天下六派剑法之精英的龙形十二剑,又是何等的博大精深!十一个三流老道,岂是文俊的敌手!

就在暴喝连声,剑影温天中,响起一声清啸,十一个人中倒下两个,剑影速旋,捷如闪电,突出重围,消失在莽莽森林中。

文俊知道,他要是不走,就走不了啦!三堡主也许能打个平手,但白无常和地狂星的功力任谁也接不住,死有重于泰山,轻鸿毛,他不象所有的武林朋友一般,为了一点名和义气,虽在送性命也不惜。

那绢图师伯也曾说过是假的,有值得用性命去取回,留给这些人拼命也是大好之事。

他去势如隐入古林。

在林中,侍至天黑,方换上一身青色短褂,将天残剑包在包裹内,仅露出囊民往背上背好,找了一根小竹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七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海情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