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海情涛》

第十八章

作者:云中岳

绿飞鸿和两位大汉忙赶路,突见黑影一晃,随着啸声同时扑到,快极!

她还没弄清是人是物,长剑已经当天而至,吓得她魂飞魄散,赶忙一挫抑腰,攻出一招“玉门拒虎”身影几乎贴在地面。

长剑影穿透银色剑,带走她鬓角旁两朵绿珠花,又觉背上被恰到好处的力道一压她不由自主爬下了。

这同时,死寂的夜空里,传来两声惨号,动人心魄。她提起身扭头一看,惊得毛发直竖。

荒林寂寂,剑影踪迹不见,而她那两名大汉,正双手按在胸前,慢慢地羌曲前倾。

“噗噗”两声闷响,倒在他们剑上,手足一伸,八成是断了气。

她抹去额上的冷汗,缓缓站起,向脚下两朵碎珠花瞥了一眼,震惊他说道:“是他,是他!他为什么不杀我?为什么?”

她呼出一口长气,幽幽一叹,踏着沉重的步伐,凄然一笑径直择路返回五老峰。

文俊收剑入销,飞跃数座树林,在一处短草丛中止步,轻轻放下背上人,定睛一看,突然脱口惊呼道:“是你,你怎么反而……”

“是我,玄衣仙子聂翠花,我……我该死。”

她的声音异常弱,星目半启,浑身瘫痪。

文俊讶然问道:“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这是我罪有应得,但是我死也心甜。”

“为什么?”

“因为你没伤在恶鬼手中。”

“姑娘,你不是十大报应神之一么?怎么反而……”

“是的,十大报应神谁都该死,但身不由己,奈何?你说我为何吃里扒外呢?原因有二:一是我早想脱离那非人性的阎王谷,二是……是……唉!”

她语气渐弱,似要晕厥。

文俊赶快扶起她的上身,急问:“你受伤了?伤在哪儿?哪儿?”

玄衣仙子软弱的依在他的铁腕上,费力地吸了口长气,铁灰色的脸蛋似乎泛上一点红潮。

她并未张目,仅吃力地抽搐一下嘴角,那美好的弓形小嘴青中泛黑,然后她僻开话题,软弱地说:“悠悠苍穹,情天报恨,好兄弟不要迫我说了第二心愿,那妖妇桃花仙史已经死了,她对你怀有……怀有……异谋,我杀了她,尸体已派人送回惊天堡去了。”

“你杀了桃花仙史?”

“是的,她杀了无极道人,你的师怕,这是三堡主说的,这不是她致死之由,主要是她对你用心歹毒,我不得杀她,因为……因……因为……”

文俊心中一振,他还以为师怕是死在三堡主与小周郎之手的,原来真凶却是那贱货,她伸手去揭她的眼皮,那原是深潭似的美眸,已变成了灰色。

他急问:“姑娘,快说,你伤在何处?看你的眼眶显然是中毒。”

“是的,中毒,是黑无常的玄阴尸毒,除了黑白无常无人能解,我快死了,心室已在发麻,丹田似在抽搐,马上得死。我……我求你,在死前,你……你能轻唤我的名字三声么?那样我会平静地死去。”

“聂姑娘,你死不了。”

他将她放下,伸手去解胁下蓝色的革囊。

“我不怨你,也不怪你的吝啬。”

她眼角滚下两颗泪珠,又说;“你总不会忍心不告诉我你的名字吧?让我带着你的音容美貌含笑走上鬼途,阴凤惨惨的黄泉大道……”

她的话语未落,突然浑身一震,文俊已运掌如风,在她额上胸上背脊上印了四掌,一颗微泛青色的丹丸,滚进了她的咽喉。

片刻,她只觉自己站立在云端里,那么轻浮。

眼前,是重重叠叠的樟目浓雾,身躯时升时沉,不知身在何地,但又感到体内有什么东西正在挤开肌肤,要向外溢出,升起了阵阵痛苦的感觉。她正在恍馏迷乱痛苦之间,突然四周云雾渐散,有一道亮晶晶的光芒,透过云雾,直射她的身上。

光亮所照。阴寒和痛苦立时消失,只觉浑身一震,突然惊醒。

夜空里,群星闪烁,那有什么云雾、亮光?

自己平躺在地上,身旁正盘坐闪目行功的人,正是她初尝情爱,领悟人生七情不惜掌震桃花仙史,更冒险抢救他脱险的恨海狂龙。

他闭上垂脸,面相庄严,一双虎掌发出阵阵暖流,在她胸腹之上轻轻运转,掌距体半寸,并未着肌。

但那暖流却直透内腑,所经处气血加速痛苦尽失。

她一生中,从未与男子这么接近过,只感到粉颊发烧,芳心狂跳,正待坐起,却听文俊低沉他说:“聂姑娘,不可妄动,玄阴尸毒正在溢出体外,请忍耐片刻,假使能凝聚真气,最好能助我行功相辅。”

他没作声,试吸了一口气,静静行功,将真气徐徐聚丹田,在外力的引导下,并不费劲,她知道自己得救了。

半盏茶时,文俊运掌渐缓。

他凝然一笑道:“在下已领姑娘援手之惠,永铭心中,大丈夫恩怨分明,今后无论姑娘是否与在下作对,在下绝不与姑娘为敌,而且,在力所及之下,誓助姑娘完成三件心愿,青山永在,姑娘珍重!我,姓梅名文俊,请代为守秘,后会有期。

“期”字一落,人已飞射丈外,瞬即不见。

玄衣仙子浑身无力,她的心碎了,眼角滚下无数晶莹眼泪珠。

她躺着一动不动,用只有她自己可闻的心声说道:“是的,珍重,你在我的心中留下梦痕,却让我独自在梦中追忆,俊!你多忍心啊!”

她静静地躺着,闭目冥想,不愿起来惊醒脑海中的幻影,和他那似在目前的面容。

一缕微风掠过她身旁,她张开秀目,惊得陡然站起。

在十丈外,有一个衣袂飘飘的身影,用令人难信的轻功,飞越树梢,瞬即剩下小小的淡影,终至消失。

以去势判断,这一瞬间,这人竟飞跃了进十丈之遥。

空气中留下了一丝苦有苦无的芝兰芳香。

她心中一凛,赶忙展开轻功,向远处的五老峰急驰而去,粉脸上情然变色,她心中暗付:“假使这个人要取我的性命,不过是反掌之易,普天之下,几曾看见过这样的轻身超卓的功夫啊!”

文俊以奇炔的身法向东北急赶,他要和黑尸魔会合,他怎想到黑尸魔为了六合潜龙之事,赶往大巴山去了呢?

在他左侧五里的林木深处,也有一个淡淡身影,以骇人听闻的飞行绝迹旷世绝学,向东掠去。

象由同一轴星向两个方向向散飞的流星,两人永远无法碰头。

将近与黑尸魔分手之处,远远地可以看到两缕冉冉升起的轻雾,他先隐下身形,再贴地向那儿掠去。

两缕轻雾之间,有一个一身火红的娇小身影,曲线迷人的身体,裹在那火红色的劲装之下,令人油然兴起犯罪的念头。

她,美丽出俗,媚眸流盼,小巧的瑶鼻下,是一张令人想入非非的弓形小嘴。

奇峰突起胸部左襟,绣过一只栩栩如主的红色小燕,那一身火色红装更红,更亮,背上斜插一把长剑,红色鱼波鞘,大红色的剑柄,直垂下她那赛玉欺霜的粉颊旁。

距她十余丈官道之旁,站着一个高大身影,三角脸,朝天鼻,一双深陷的大眼中,射出阵阵绿芒。

这个人正是初遇阎玉凶人的第一个,曾经用“黑纱毒掌”打了文俊、掌的绿眼鬼王欧天报。

家伙一手按在他腰中外门兵刃拘魂令上,眼中绿芒追随着红衣姑娘。

红衣女郎吸入一口气,慢气轻语:“这是玄清老道的氤氲迷香,幸而我有解葯。”

看样子,他定然遇见高手,不然怎肯把珍逾性命的迷香管也扔在这儿呢?我替他拾起,找他换一管葯再说,不怕他不给。”

她扭着水蛇腰,向冒烟处走去。

两处冒烟的地方,中间正是百毒书主布下黑龙瑶液的陷阱,红衣姑娘莲步轻摇,正好在中间通过。

她还未到达烟冒之处,轻烟却实然不再冒卢,她怔了一下,轻声说道:“哦!真不巧,恰好喷完,这东西太少,不易找,算了吧!”

她一转身,面向绿眼鬼王,正待走出管道。

突然,她机伶伶一个寒颤,骇然惊呼:“完了!我……我……辛叔叔的黑龙……啊!”

最后一声“啊!”,凄厉而颤抖,令人闻之鼻酸。

绿眼王骇然变色,纵身飞抢。

应这瞬间文俊已闻声赶到。

他目力超人,已看清正是打他一掌,荒村屠村杀人剥皮的绿眼鬼王,那双绿芒闪烁的鬼眼,最易辨识。

文俊没听清红衣女说些什么,仅听到他那颤抖绝望的哀呼。

即闻声扑到,只道是绿眼鬼王要对红衣女无礼,一声怒叱,迎面一掌拍出。

两人身半空,急如星火。

绿眼鬼五闻声知警,不容思索,也一掌登出。

“拍”一声暴响,双掌接实,人影飞射,腥风激荡。

文俊的功力,比初下山时精进了不知多少倍。

绿眼鬼玉岂吃得消,直辰出三丈外去了。

“砰”一声跌了个四脚朝天,腕骨跌裂,立时晕厥。躺在路中象条死狗。

文俊在半空中一扭虎躯,向摇摇若倒的红衣女掠去,一把将他扶住,正慾动间,岂知他手一触她的手腕,那高耸的王rǔ上红如丹珠的红色燕子进入眼帘,他心中一震,便待放手,但已经迟了。

在江湖中,提阎王谷卜氏姐妹,真是个无人不知,大名鼎鼎,姐姐叫红燕子卜燕,妹妹就是绿绿飞鸿卜雁。

这一红一绿雨露普施的姐妹花,风流艳事满武林,只有白痴才茫然无知,只有死人方会忘了她们的艳名。

文俊一看到她胸前的红燕子,便知道自己错了。

他正待放手,红燕子已一扭腰枝,右腕臂象一条蛇,缠上了他的颈项,芳香而灼热的双chún,喷一声吻在他的下额上,那一团烈火似的胭体,毫无顾忌的人他的怀内。

文俊无名火起,大吼道:“不要脸,滚!”

只轻轻一扔,红燕子转三个身子,飞出丈外,倒地不起。

接着,她口中吐出那撩人心魄的呻吟声,双手齐挥,将自己的一身红掌撕得粉碎,宝剑也掉在一旁,那令人心动的神摇的半满胭体,整个暴露眼下。

文俊赫然震怒,手按在天残剑把上,想一剑把婬贼货劈了就走。

突然,红燕子那令人心动神摇的呻吟,变成了急促的喘息,和痛苦的嘶号。

她大声嘶叫:“杀了我!我,我受不了!杀了我,杀

她双手按在腹下,卷曲如虾,浑身大汗如雨,十个指尖深深插入*部之中。

文俊大吃一惊,“啊”了一声道:“他疯了不成?多可怕呀!难道她的疯与我有关系的吗?”

他是个面冷心慈的奇男子,也就是所谓英雄肝胆,儿女心肠的大丈夫,也可以说有点妇人之仁,他不能见死不救,何况他与她之间,并无仇可言,尽管她臭名满天,但与他又有什么关系呢?

他这一动妇人之仁,替自己招来了无穷的烦恼,而且不久之后,他又和艳名满天下的三音妙尼同出江湖。

这一来,几乎身败名裂,情海风波,几乎不可收拾。

这正南五里远近,有一双娇小人影,以快如闪电的奇绝轻功,沿民道向这儿跳跃。

更远处也有一个淡淡人影。

文俊正在委决不下,救她呢抑或撒手不管她?

“杀……了我!啊!我……我……”

红燕子嘶声力竭地叫,其声渐微,双脚无力的左右一分,双手乃插进私处,血染满了一双玉手,浑身不住抽搐,弓形的小嘴扭曲着,血缓缓流出嘴角。

文俊一咬牙,突然一纵而前,俯身出指,以极快的手法点了她的晕穴,和手足软穴。

就在他俯身运指的瞬间,官道上鬼翘似的到了一双娇小的身影,把这一象丑导恶的一幕,深深印入眼帘。

两人影发出一双绝望的低呼,以更快的身法向后速退,瞬息失踪。

也就在这同一瞬间,曾经在玄衣仙子眼前显身过的淡淡人影,以令人难党的神速身法,在黑影的身侧掠,陷入林中不见了。

两娇小黑影似有所觉,但也许是不愿多管,也许是另有其他原因,急退而走。

文俊点了红燕子的穴道,匆匆忙忙在她眼耳口鼻中检查,自言自语他说:“怪事,不象发花疯,花疯肌肉不曾收缩,这可就难了。”

他拔开她的双手,只觉心中一酸,下阴血肉模糊,微鼓的小腹渐渐肿起,灼热之气飘扬,血扔在流,惨不忍睹。

微风一吹,隐闻腥臭,似发于腐坏的鳞介水族尸身,但如留心细辩,却又一无所觉。

文俊脱口叫道:“黑龙婬液,产生南方沼泽之地,可穿重甲,乃婬慾之精,人畜沾之,体生诱春之火,毁生殖。机能,毁婬慾之髓。此物极毒,惟北阴山所产寒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八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海情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