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海情涛》

第二十章

作者:云中岳

雄亮而低沉的锣声,充溢在这飓尺的空间。

庄院四周,响起了凄历的胡笛之声,那是惊天堡的信号。

令人心中一阵怦然心动,胡哨声尖厉刺耳,漫天撤地,那是阎王谷的凶信。

令人心中一紧,毛骨惊然。

庄外松林,蹄声雷动。

一双爱侣抬起头,倏然分开,文俊的神目中,寒森森的冷电暴射。

他咬着钢牙说道:

“他们来了,日正当中。”

“一生死何足惧,大义薄云天,哥,我以你为荣。”

“惭愧,芝,我不敢当,因为宇宙神龙也是我的死仇,我们走!”

他疾走两步,突然止步,寒着脸说道:“芝,记住我的,临死遗言是神圣的,假使兰焰一起,你非走不可,多死无补于事,血海深仇不报,便宜了他们,千斤的重担在你肩上,要是你听我的话,走遍天涯,找到黑尸魔,告诉他一切详情,并说,他的小朋友临死还对他念念不忘,要是你不听我的话,我死不瞑目。

不管我如何死法,我得活下去,宇宙神龙的仇非尽一切手段图报不可。

我知道,后半生的痛苦凄凉孤寂的岁月,将落在你的身上度过,但是冥冥中的我会在你的身旁,想到我你将有勇气的。”

珍珠似的泪珠,一串串滚下芝姑娘的脸颊,但他十分坚定,神色凛然。

她说道:“俊,你要我这样做”

“是的。”

文俊的语气斩钉截铁。

“芝!”

“俊!”

象一团热火,象一阵怒涛,两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一阵热吻,无数泪珠,分不清谁在吻谁,分不清嘴是谁的。

良久,两人方脱离拥抱,相对深情一视,甜甜一笑,这一视一笑中,找不到一丝苦的味道。

“我们该走了,我们的心永远在一起,至爱永存。”

这句话不知是谁说的,也许两人都说了,一双爱侣携肩并手,踏着坚定沉稳的步伐,下阁穿过花园,昂然直入内庭。就在人喊马嘶之间,湖面上小舟骤发,齐向这驶来。

而在数里外一处草丛茂蜜的港溪里,泥堆中冒出一连串气泡,当文俊和芝姑娘走出练武场时,双方已剑拔弩张,即将动手一拼。

文俊今天换了装,蓝缎子劲装闪闪生光,蓝色腰带,蓝皮快靴,浑身上下一色蓝,只有背上的天残剑不一样,一头乌光闪闪的头发,挽在顶端,用蓝色发结绑住。

换了装,他象是改头换面换了一个人,昂藏八尺,猿臂鹰肩,恍如临风玉树,看似玉殿金童。

好一个英雄俊美,豪气干云的美男子!

芝姑娘也是一身蓝色轻装,这是她花了两天一夜的功夫,替文俊和自己赶制的心血结晶,两人一般的俊秀绝伦,一般的神情肃穆,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双佳人。

练武场占地甚广,共分三批人众,主人以东,以九现云龙为首,依次是徐占魁、无影僧。徐天德、瘦老人、方正人、金钧任叔同等。

后一排是延玉,延芳,还有五名雄纠纠的壮汉,共有十四人。比起客人浩大的阵容,简直无成比例,差得太远了!

西北角是惊天堡的人,为首的是天凶星,依次是地狂星,曾在圆觉寺被荆山老人击伤的花郎皇甫成,七星羽七妙真,还有从未露过面的五毒判官苗成,子母飞环方七侠,白净面皮满面诡笑的二堡主之孙粉面狼计玉。

这些人,都是江湖大名鼎鼎的绝顶高手,还有十来个凶悍的大汉。

怪!就没见惊天堡的三位堡主。

西南角是阎王令的人,为首那人约有五十左右年纪。圆脸,尖头。突牙。朝天鼻、鹰眼、花白胡须,身材修伟,穿一身黑色劲装,背上插了一支凶名显著的阎王令。

他就是阎王令主之子,活阎罗——卜成栋。

依次是两位守护神,白无常巴龙、黑无常焦虎、十大报应神到了六位,一笔擎天右飞扬。

无敌神剑寇春风,屠龙尊者达实禅,玄衣仙子聂翠华,百毒书生辛啸夭,氢氢散人玄涛,还有玉面罗金窈娘和她的女儿绿飞鸿卜雁。

同样,令人诧异的是,阎王令主本人并未亲临。

文俊一到,所有的人的目光全注到他身上,各人脸上神色洋洋大观。

迷惑、惊奇、诧异、愤怒、恐惧,还有黯然叹气。

叹息的人是玄衣仙子和绿飞鸿。

并不是文俊本色令他们惊诧和恐惧,而是他背上的天残剑和那蓝光闪闪的蓝色锦囊。

而九现云龙一班人马,也现出迷芒神色。

在这两天中,文俊始终没将身世说出,天残剑出没露过面。

有人轻叫道:“恨海狂龙!”

文俊主郎声答道:

“是的,恨海狂龙。”

在一旁昂然站立,百毒书生脸上狰狞已极,他踏前一步,厉声喝道:

“在星子瓦面,你暗算本大爷一针,你该还那笔债了。

来来来,辛太爷今天非要你粉身碎骨不可。”

“别急,你今天非死不可,你准备就是,恨海狂龙要你死在比天山金蛇丝菌更毒的毒葯下。

且等片刻,咱们再算帐。”

和尚也嚷道:“强宾不压主,是啊!且让仁义大爷交代。”

九现云龙抢拳,躬身一礼,凛然说道:“地狂星汪兄一代之雄,年登花甲,在江湖名望之高,无人可拟。”

“哼!”有人在冷哼,发自阎王谷众人中。

“小孙兄妹俩与一谷一堡中人一无仇怨,二无嫌隙。徐占海实不明字内双雄门下,因何竟自南昌追逐至九江。”

无敌神剑叱道:“当然有追逐的必要,废话。”

九现云龙毫不生气地往下说道:

“小孙艺不如人,在九江被擒,只怪他们学艺不精,死也无怨。”

“怨又如何?嘿嘿!”

说话的是天凶星。

“徐某不怨,但是。”

老人家虎目怒张,声色俱厉他说道:

“以地狂星大名鼎鼎的武林前辈,竟然无耻到向一个晚辈女流,做出那种人人切齿的勾当……”

地狂星阴森森他说:

“老匹夫,你说话小心了。”

金钩任叔同声道:

“说下去,我们洗耳恭听。”

方正人怒声道:

“是的,岳父,让天下人知道也好。”

天凶星不耐烦地大叫道:

“快些说,我们等不及了,反正你们都得死,何妨?”

“徐某在千钧一发间及时赶到临江,保住小孙女儿一生名节,自问无愧于人,理所当然一掌换一掌,光明正大,想不到阎王谷坐壁上观的英雄们,暗地反以毒暗器射了徐某一针,徐某一向不问江湖是非,此事有关家风,祖先蒙羞之事,也来向江湖张扬,对得起字内双雄了吧?”

和尚叹息说道:

“含羞辱,午夜痛心,孽龙,真亏了你,这种委屈求全的事,任何人也难隐忍啊!”

“委曲求全,也难自全。”

老人家痛心疾首他说:

“徐某毒伤发作,奄奄一息,返回家园,即接获字内双雄约会这贴。

今天,公道自在人心,你们意慾何为,请就出让徐某斟酌。”

地狂星冷冷地问道:

“你让我往下说。”

“不,时辰到了!”

他手一举,四面人影纷纷,杀声震耳,三方面的人,四下一分,各撤兵器。

“且慢!”

文俊舌绽春雷,大吼一声,又道:“你们请听。”

在四面喊杀声中,传出无比凄厉的惨号。

“庄院人手少之又少,但却可挡万马千军,你们进的人,为数不过二百,保证不到片刻,死之尽净。

瞧!更楼上的轻烟隐泛蓝色,你们该知道是什么。”

他向黑白无常一指,不屑他说了句:“你们两恶鬼在星子,总尝过赤琼草的滋味吧?要不是我心中不忍,你们想活?哼!”

“事不宜迟,快上!”

地狂星狂叫着。

文俊火怒道:

“谁敢上!你们已身沾奇毒,不信且运气试试?

徐家湾将是你们的葬身之地,火速自去觅取解葯,方可保全性命,假使你们妄动真力,哼!死定了。”

贼人全皆一怔,似信不信。

文俊又说道:

“这一带地面,全沾有奇毒葯剂,身穿重甲,沾者绝难幸免。

诸位如不信,可问百毒书生,他也有一种功效相同的毒葯——黑龙瑶液,在五峰下,他就使过一次,几乎使卜家的红燕子活活惨死酷刑而死。

要不是我恨海狂龙恰有解葯,她早骨肉化泥了。”

众贼有点相信,卜成栋却心中一怔,怨毒地看了百毒书生一眼。

把百毒书生看得心惊肉跳,但在这怨毒的眼中,他也发现了什么。

就在他略一颔首的瞬间,活阎王卜成栋一声厉叫,铁灰色光芒闪闪的阎王令,闪电般向文俊扑去。

百毒书生同时探手入囊,掏出一把淡红色的葯未,并一掌劈出,轻风粉未震得人散飘扬。

他暮地大呼道:

“这是天息丹沙,可解北方蛛之毒,快嗅入鼻中。”

文俊没想到百毒书生会有天息丹沙,功败垂成,怎能不急。

铁灰色的奇刃阎王令未到,强劲无比的劲道先至。

他想也未想,幌身一扭,已经闪出丈外,发出一声消啸,天残剑出鞘,猛向百毒书生而去。

九现云龙拔剑抢出,截住活阎王,猛挥一剑。

“铬”一声,金铁交鸣,两人皆被震退三步,两人功力相去不远,各自心惊,暴喝一声,重行揉身行上。

夭息丹沙一散,贼人全往中间集中,要嗅入腹中。

无影僧大吼一,和其余十三人急冲,好一场龙争虎斗。

文俊飞扑百毒书生,他已心存杀意,立下杀手。

一招“怒海藏针”,飞旋而出。

百毒书生功力略高一筹,但在云龙二剑功深造化的神奇怪法下,他便只有挨捧的份儿。

万千剑影四下里疾攻,有一股奇妙的吸力将他的身躯向前引,他心中一凛,知道别看中间没有剑影,却可能是最危险之至。

他一声大吼,身影向下一挫,摆脱了奇怪的吸力,身形向左一榻,“飞星逐月”点出三剑。

文俊原式不变,剑影飞旋,一道淡淡的剑影向前一吐,“叮”的一声响,银芒疾退,百毒书生飞退近丈,他剑柄上的护手托断了一截,剑柄也裂开了一条大缝。

不等他身形站稳,文俊已一声清啸,如影附形追天残破空递到。

百毒书生嘿嘿冷笑,身形疾飘,三位钦光闪亮的彩球平空射出,长剑一拦,剑柄内一道灰色水箭射出,迎天残剑影飞去。

文俊早有提防,剑影前途折回,闪电似地攻到百毒书生左臂,“嗤嗤”的一声锐啸,白棋子脱手飞出。

猛听一声凄厉惨叫声响起,百毒书生剑中的毒液,射中刚要暗害文俊的一名惊天堡的凶徒面上,惨叫着往后便倒。

文俊正慾一剑挥出,身后剑气袭人,他猛地旋身,拂出一招“回龙引凤”响起一声剑啸,一名大汉剑断头飞。

眼角瞥见芝姑娘被采花郎君迫得危机重重,性命悬于一发。

他怒啸一声,闪电般地向那里扑去。

百毒书生已经领教过白棋子的教训,惊得脸上变色,变色是一回事,白棋子却不饶他,仅绕旋两圈,棋子里的牛毛毒针却已贯入他腰中的期门穴上,满地乱滚,渐渐地脸上变抽蓝色。

无敌神剑刚要纵到,按住他问道:“辛兄,怎么啦?”

“蓝羽……毒……鹤”百毒书生声势力竭地在叫,气息渐微,但仍在缓缓地滚动抽搐着。

无敌神剑一掠而起,如见鬼魅,颤抖着瞪大一双鹰目,恐怖得看着曾经按在百毒身上的手,不住后退,幸而毒发虽剧,仍未沾衣,他放手还够快,手中并没有染上蓝色。

文俊使剑扑倒,采花郎君刚将芝姑娘的剑拨开,巨灵之掌已经距姑娘那丰满的胸膛不到两寸。

他的功力,比荆山老人还差上一筹,而文俊目前的造诣,比荆山高出不可以里计,想到他要糟,采花郎君不敢擒入,救命要紧,返身回剑,动如脱兔,一招“回眸反顾”递了出去。

剑影突敛,采花郎君扔兵刃向前一扑,由额到腹中共中了七剑,象一座倒悬的北斗七星,这是“云龙十二剑”的杀着“七星联珠”的遗痕。

文俊挥剑又杀一贼,叫道:“芝妹,大势已去矣,准备撤走,我掩护你。”

芝姑娘答道:“别管我,快去救应爷爷吧!”遂向大厅退去。

这时情势剧变,危机重重,双方死伤累累,能够支持片刻的仅有九现云龙徐天德、无影僧,在血海拼命的有方正大。徐延芝,其他的人不见了。

只有文俊仍勇往直前,他急怒好狂,一挺身仗剑向九现云龙身边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章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