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海情涛》

第 四 章

作者:云中岳

又是百十丈猛地前面一亮,他叫声“糟”原来这里是山石悬崖,足在四五十丈高下,下面乱石崩云,乃是数十道瀑布集中之地,形成了一座巨大深潭。向南滚滚而下,他只顾躲避人家拦截,竟走到了这条绝路上来了。

他正想回身,只听左右传来一阵冷森森的笑声,两面一看,不由倒抽了口凉气,暗叫“我命休矣”。

原来左右十丈外,各站着一群身穿青色劲装的抱刀持剑的牛鬼蛇神,一个个冷然向他凝视。

为首的两个人身材十分奇特,一个身高八尺,瘦得条竹竿,长马脸,吊虫眉,力”上一双山羊眼,钩鼻阔嘴,留着两撇鼠须,年约四十余。

另一个身长不到四尺,矮胖身材象只肉球,披头散发形如魔鬼端的是头发巴斗眼似铜铃,血盆大口外露出一徘黄板牙,脸上还显着狞笑。

文俊心中大骇,前面是绝壁飞瀑,下面是飞腾着的激流怪石,左右又有群魔挡着,只有一条路可走一向后转。

就在这一瞬间,还未等他来得及转身逃命,身后己传来一句冷森的轻喝:“跪下叩头,从轻发落。”

文俊骇然转身,三十丈外如飞星奔来两条白影那是字宙神龙身后的两个白衣少年,时后两把寒芒暴射的宝剑,泛出万道青色光华,显然是断金切玉的神刃。

两少年面无表情,轻功超尘脱俗,正向文俊扑到。他俩身后青影乱闪,劲风呼呼,紧接着出现七名大汉。

两少年突然刹住身躯抱剑冷然卓立,七名大汉两下里一分,超越白衣少年,向上一围。

文俊无暇思索,双臂一抖腾空而起,想由树梢逃命。刚拔起两丈,突然树梢之上罩袍一闪,接着又是一声动人心魄的冷笑往他耳鼓猛钻,一股令人窒息的劲凤,由五丈外狂掠而至。

文俊心胆俱裂,知道树上定然是宇宙神龙了,猛一提丹田先天真气,自闭经脉,护住胸腹致命之所,身躯任其放松。这一刹那,劲风已经袭到,他只觉气血募地一震,呼吸困难,身形被劲风向后一撞。

倒飞了三丈余,向下急坠。他临危不乱,感到气血并无异状,不由心下大定,使干千坠提气落了下来,距绝壁不过三丈远近了,好险!

他双脚还未落地,身侧寒风压侧,一柄冷森的宝剑,已经闪电似点到他肩头左边。他这时反而灵智清明,本能地侧身暮地出掌横拍剑身。

他这一掌用了全力,“叭”一声响,那大汉身形被震得向睛闪,剑尖在文俊鼻尖前掠下,刻不容发,险极!

文俊也被剑上的巨大反震力道一崩,凌空横飞一丈五六,身形犹未落地,脚下突然传来一声虎吼,青芒霍霍而至。

好文俊,双足向上疾收,向后一蹬,身形不退反进,向来人顶门扑,吸腹叱掌,疾取大汉天灵盖。

那大汉一击不中,变招不及,左手剑诀变掌,大吼一声,一招“力托华山”向上急堆,硬接文俊一掌,长剑亦随向后上一引.想用“火把撩天”应急。

“蓬”一声暴响,双掌接实,大汉虽则功力深厚,也禁不住文俊天生异秉,拼命的全力一击。

只震得他身形一挫,几乎坐倒地下,长剑也颓然垂下。

文俊毕竟经验不足,功力也相差太远,身形向后倒飞,在一声惊叫声中,象一只断了线的风筝掉下绝崖,“扑通”一声落入水中,水花一翻一一荡,除了几星泡沫随水向下狂漂以外,只有飞瀑留下悲咽。

崖边的宇宙神龙神情肃穆,注视着数、一丈下滚滚飞瀑,脸上神色瞬息万变,半晌方回过身来,厉声说:“这小子势难活命,但你们得在左近驻守三天,看山上有无活入。”

说完,双足微动,人已冲霄而起,一闪而没。两个白衣少年也一言不发,由树梢隐去。这是宇宙神龙的武林绝艺“凌空虚渡”,宇宙神龙的名号即由此而生来。

左右一高一矮两名大汉,也带着手下人悄悄撤走。

七大汉躬身送走了所有的人,将文俊震落崖下的那名大汉,怔怔地向深渊下看了半晌,叹口气对同伴们说:“想不到这娃娃竟这样了得,沈老儿倒教了个好徒儿。”

又道:“如果再让他下两三年功夫,咱们准栽在他手里,难道九如心法真有惊天动地的奇效么?”

另一个插口道:“走罢!用不着咱们替九如心法费心,咱们先搜索左近,再将老儿的尸体弄到高山附近安葬,也算是兄弟一场呀!”

“老大,用不着再搜了,天凶星大爷和地狂二爷,早将这一带搜了个狐鼠难隐。咱们且在入山要道等候,任何人入山也别想逃过咱们的眼睛,何必白费气力?”

老大想了想,说了声:“走!”领先向石笔峰奔去。第三天,他们又到了石笔峰,可吓了一大跳。

石洞已经闭上了,找不到门户,荆山老臾的尸体也踪迹不见了!

在荆山东门外二十余里,长湖的西面,有一处小小湖湾,濒水边有一所大庄院,庄院里面,是一座小村落。村中人家全姓徐,这村庄就叫答和永湾。

这所湖滨大庄院,气派与村落大不相同,第一房舍全以大青石彻基,第一栋房舍毗邻都有风火墙隔住。

第二是后庄门对着长湖的一面,有一个不算小的练武场,练武的家伙有石担、石鼓一应具全,梅花桩,练动抗,横练及有悬吊的沙袋支国呆,星罗棋布。

第三是庄院中耸立着一座高楼,舍角铁马叮当乱响,八盏气死灯摇曳。

看这气派,不用问,庄院主人必是个武林中人物,如果不是江湖好汉,至少也是个武林世家。

提出庄院主人,大大有名,在江湖上提起武林三义,也许有些后生晚辈有些陌生,但要说出“九现云龙徐大爷”徐占海,可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因为三义中的荆山老臾早就不问世事,天棋子周天素失踪已有三十年,只有徐占海仍安居在长湖湖畔,支撑着“仁义大爷”的局面多年。

江湖上提起九现云龙,值得大家翘起大拇指,赞声:“没遮掩的好汉,响当当的汉子,没说的,不愧仁义大爷。”

天大的事,只要徐大爷出头打圆场,管叫双方不吃亏,大事化小了,小事化了,准叫你心服口服。

庄院大门朝西开,只要你老兄肯降尊贵,往庄门跨进一步,自有人热情向前招听,打供作揖把你往里让。

不要名贴,不需要报上三代履历,徐大爷一身灰布短褂裤,就来厅外笑哈哈地拱手相迎。

不管你是白道黑道英雄,抑是江湖亡命,徐大爷也不过问老兄的来路,和你老兄称兄道弟一阵寒喧,谈几句武林见闻。

你尽管放心,徐大爷是个玻璃心肝儿,不用你开口,就知道你大需要些什么,推心置腹留你在寒舍住下,再替你解决疑问,准不让你失望。

大人物们需要大量金珠应急,放心,不要铺保,不要抵押,准不会误了阁下大事。江湖混混无路可走缺少盘缠么?

二十两白花花银子不多也不少,那年头一两银子可买担米,足够你好好地渡过难关了。

徐大爷不管江湖恩怒,杀妻夺子之恨,不共戴天之仇,这些事他不能干预,也爱莫能助?

为了这有一些人骂他钓誉沾名,不配称“仁义”二字,但他处处也着实困难,这年头升平日久,社会百病发主,徐大爷只有一个,纵是齐天大圣,试问那管得了那么多人间事?

而且他交友满天下,黑白道朋友都有来往。一踏入漩涡,那就牵连过大,那可是了不得。

愿意替你排解,任何因难他都愿意替你分担。尽管有人不满意他的作风,但毕竟少之又少,因为武林中人讲的是一人做事一人当,报仇雪恨是假手他人,未免大没骨气,因之他老人家也极少有人去麻烦他。徐大爷的身手,老实讲,真正见过他亮相的人太少了,江湖中仅有一次公开看见的机会。

也就是他成名的开始,大概是四五十年前吧,那时他四十岁刚出头,手中良田千顷,全交于乃弟徐占魁经营,他自己在大江经营盐运,手下有百十条大眠自江淮承运官盐至荆楚,算是正当的行业。

那年六月夭,他新押十二艘大船的九江府,船上根本没有一个官兵押运,浩洁荡荡扬帆起航了。

水路上的朋友只道油水来了,在铜陵以南二十里,布下了天罗地网,二三十只棱形快艇将大船团团围住,声势汹汹要发大财。

岂知徐大爷不慌不忙,先是恭迎贼首上船谈判,说明所运的绝不是私盐,将九江府的文书让他们审验,答应给他们白银五百两,要结交他们这群英雄朋友。

可是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水贼们不识相,一口咬定是私盐,狮子大开口,要白银二千两人方肯罢手,徐大爷当然不肯,连船卖掉也不值那么多钱!说来说去闹僵了!一上火各走极端了。

贼首也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名叫翻江怒龙范长江,既名之为龙,手镀下自有了不起的惊人能耐,火气不够大,三不管下令抢船。

徐大爷被迫得无路可走,三两个照面胜负立判,不费吹友之力便将翻江怒龙制住了,江面上杀声震天,数十条快艇各向大船攻到。

徐大他仰天发出一声长啸,声震九霄,响澈行空,他象条云中神龙,凌空扑击而大,在快艇中一阵飞旋,一口气连变九种身法,所过之处,九艘快艇全被震碎了。

只吓得水贼们飞魄散,心胆俱裂,纷纷驾船逃合。

徐大爷并未伤人,客客气恭送翻江怒龙上岸,硬塞给他五百两“大明通行宝钞”两人竟成了朋友。

尔后,徐大爷一举成名,买卖从不需他费心,他自己在三山七泽问广交豪杰,与江湖朋友遍游五湖四海,以豪杰襟怀,济人之意,解人之难!

这才博了一个“三义”之一的无上声誉。

三十年前,他收了水陆委当在家纳福,不问世事,但对登门造访的江湖朋友,一律盛情款待,因之,无论黑道白道朋友,全对他另眼相看,“仁义大爷”之名载誉江湖。

他有一子一女,子名天德,已经四十出头,女嫁邻村方家。

天德的武功造旨,谁也搞不清他的底细。

反正他绝口不谈武事。只与乃叔的一双儿女吟风弄月度清闲日子。

徐大爷的一双孙儿,也就是前文所说的徐延芳和延芝。

这两个小捣蛋与乃祖父截然不同,小小年纪,内外功都有相当功底,家学渊博,确是不凡。轻功受乃祖蓄意陶治,根基打得好,成就令人刮目相看。

这两个小捣蛋聪明得很,平日最会惹是生非,惟恐天下不乱,附近近顽童们,共不举他们俩为王,搞得村中鸡犬不宁。

老人家也是有所溺爱,祖母更是疼爱有加,所以两小经常在外闯祸。

譬如说:揍了邻村的孩子,或者弄翻了人家的船,甚至找伤了耕牛等等,最多不过关上三两天就放出来,而后依然撒野。

徐大爷家中经常有宾客往来,小家伙最受客人的欢迎。常常陪着爷爷听大人们天南海北地穷聊,所以他兄妹俩的江湖见闻,比别人懂得多。

上次有几位宾客,说起来本朝崛起的内家拳剑鼻祖张三丰,把武当山的老道们,捧得上了三十三天,拳剑天下无敌,太极剑威震江湖,而且老道们个个道力通玄。

两小一听可留了心,结果偷上武当山,要打老道们学呼风唤雨的玩意,岂知道没学成,反被老道们和守山官兵赶下山去,连包裹也丢了,武当山的老道们四处捉拿他们。

两小在溜回家中途,在荆门以南,巧遇打伤人命出走的梅文俊,义结金兰,闹出日后许多事故来。

那晚延芝目睹文俊被笑击观音挟走,救应不急,被祖父带回家中,兄妹俩和文俊一见投缘,知道他被妖尼们擒去,怎不悲伤呢,两人不依。

等老人家问清楚了一切,急得象热锅上的蚂蚁。马上拜托江湖朋友打听消息,老人家也急得连夜赶往江西建昌府!

可惜一切努力全属徒然,三音妖尼根本没有回慈云庵,只有闻风赶来抢夺九如王佩的双凶一霸的走狗。

茫茫人海中,竟失去了三尼的踪迹。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一年又一年,幌眼三年过去了。但兄妹俩对盟兄文俊的思念,并不因岁月如流而淡薄,反而更加殷切,尤其是延芝姑娘,文俊舍命在刀光剑影中救她两次,她对这位盟兄的关切更深。

自回到长湖的第二天起,兄妹俩象变了一个人,变得沉凝而稳,他们知道年纪大小不痛下决心,难出入头地。

三音妙尼的武功,在江湖上也算是顶尖人物了,要找她们报仇,就得好好用功,所以兄妹俩不再外面闯祸,专心致志的在家中苦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四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海情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