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海情涛》

第 八 章

作者:云中岳

活阎王卜成梁的妻子,名叫玉罗刹金窈娘,一身软硬功夫着实了得,卜成梁不怕天不怕地,就怕她。

金窈娘四十出头,但美丽绝伦,十六八大姑娘也难与她比拟,因为她多了一种成熟的美。

人是美如天仙,但心却如蛇蝎,手中剑罕逢对手,一手三暗器,是针,珠加上回风淬毒柳叶刀等,不知道有了多少杀孽。

而且她天生浮贱,每晚非男子不欢,一年中难得有几天在家,在江湖艳名四播,面首多如过江之鱼。

怪的是卜成梁却毫不介意,似若未闻,其实也没有人敢告诉他,有人说他是天阉,但谁也无法证实。

卜成梁有两女两子,老天爷也太恶作剧,给了他们一付狠毒心肠和天生婬骨,还有玉貌花容。

长子花花太岁卜飞,次子夺命郎君卜翔,三女红燕子卜燕,四女绿飞鸿卜雁,四个宝贝,最大甘五,最小一十八,四个人有四种像貌,就没有一个像卜成梁。

花花大岁好色如命,生得粗黑雄壮,次子残忍阴毒,是个白面书生,红燕子喜首一身红,风流荡骨美艳如花,绿飞鸿一身绿,风騒不下其母,姐妹俩极少在家,在江湖四处留春。

端的是乌烟障气,

男的人见人怕,女的人见人爱。

寨中高手如云,人才济济,每珍上角落有了不起的人物:把守其间,谷中寸寸生险。

寨中两位护法神功尤其了得,一叫白无常巴龙,一叫黑无常焦虎,据说他们功力已臻化境,邪门功夫世无其匹。

再就是号称十大报应神的十名高手,全是些穷凶极恶的魔星,僧谷男女俱全,掌握各地作案和报仇的事务。还有寄迹谷中的奇人异士,每一个都有神鬼莫测的能耐,虽巡山走卒,也不过是聊供驱策的三流人物而已。

这些谷中详情,谷外人是不易知道的,梅文俊又不是老江湖,自然无法揣测,可是他却不自量力,为了义弟妹这仇,(他始终相信三音妙尼所说,认为义弟妹是丧身在双凶一霸的走狗们之手),和一股去暴除姦的豪气,单身涉险江湖,真是以卵击石,愚不可及,端的是太冒险了。

这天晨光初展,潜山县西北一带山区,整个笼罩在淡淡的膝陇薄雾里,显得更为阴森可怕。

在沿皖水右岸入山小道上,有一条黑影以奇快的身法向前飞跃,起落间快速绝伦,如流矢,好不惊人。

他就是单身涉险的梅文俊。

昨晚他从安庆起程,向皖公山一阵急赶,岂知他地形不熟,鬼撞墙似的在千山万峰间迷失了方向,找不到高入云表的天柱峰,这反而替他免去了不少麻烦。

这一带穷山恶水里,根本找不到村落,要问路算是白废。

一早,匆匆用过于娘,调息一夜间的疲劳,重行上路。

他决定白天先将阎王谷找到,晚年再闯入谷中公开叫阵,费了一个时辰,才找到向南奔腾而下的皖水,光天化日之下,他竟敢毫无顾忌的向里闯,正应了一句话:“初生牛犊不怕虎。”他可不知道,自己的行踪早就落在人家监视之中。

这一带正是阎王寨的势力范围,左近缘的暗椿潜伏,只消跨入这地区一步,就会被暗椿发觉的,自潜山县至阎王谷,少说些,也有百五十里左右,他能进七八里远近。而没有人出面阻拦,算得是天大奇迹。

薄雾渐消,旭日在东山冉冉升起。

文俊看这一带岗峦起伏,林深望遂,山径愈来愈险恶,心中早生成念。紧了紧背上的小包袱,将天残剑挪于顺手处,随时准备撤出拼斗。

远看天柱峰高耸入云,绵绵山脉无穷无尽,时间早着呢!白天里不好动手,预计不消一个时辰便可赶到,何不缓缓前进,也可养精蓄锐呢?

便放慢脚步,向天柱峰暗叫道:“阎王令,你想不到我这个无名小卒会来找你的晦气哟?”呼了一口长气,洒开大步直向上闯。

河床向左一折,小径随河岸经过一处小山嘴,刚走到小山嘴突出处,突然左面矮林中,”嗡”一声飞出一技响箭,闪电似向身侧射到,其声凄厉,来势奇急。

文俊自入山以后,步步留心,处处提防,弓弦一响,他就已警觉。

这种响箭本是绿林好汉的问道人物,照规矩该在来人顶端一尺左右飞过,便于来人接住。

可是这枝响箭却是不同,劲道十足,直射要害,如被射中,保险腹穿肠流。

文俊知道这规距,不由火起,心说:“堂堂黑道盟主山寨附近,竟然有这种失规矩之事,哼!就要你好看。”

他故作未见,待箭到耳侧,猛一转头,咬住矢尘,“呸”一声吐在地下,骂道:“下三流的狗东西,给滚出来。”

奇怪,矮林中声息皆无。

文俊心中暗想:“看来行踪已露,暗入之愿难偿,明闯又怕什么?”

想到这儿:不由豪情勃发,只一晃肩,快如闪电向林中扑去。

他可不管什么”遇林莫入”的江湖禁忌,以“飞隼投林”身法向林中投入。

他去势急如星光,只觉眼前一黑。突然一个祖大物体;无声无息迎着脸面一闪即至。

由于林中幽暗,双方去势都迅疾又突然,来不及分辨是何物。

文俊无暇思索,左掌一抬斜拍而出,“扑”一声闷响,羽毛血肉纷纷四散,原来是一只夜鸟,文像暗骂道:“梅文俊,你好惭愧,连一只夜猫子也分不出,还闯什么江湖,报什么师仇呢?该死!”

身形往下一落,快似飘风,一阵急搜,百丈的阴森森矮林整个搜遍,连鬼影也不见半个。他心中一惊,暗说:“这家伙好快的身法,倒是个劲敌。”

重新回到小径,甩开大步向里硬闯,不远是两座高峰,高耸的绝光滑如境,有五六十丈高,河道由两壁间汹涌而下,小径就由石壁下婉蜒直入。

他虽感到这窄小山径有点儿凶险,但艺高人胆大,并未在意,仍悠然闯入。

走不到百十丈,摹地里石壁顶上声如雷喝,只感到地动山摇,他前后三五十丈的小径中,自石壁顶端滚下无数磨盘大的巨石,以雷霆万钧之势向下砸来,撞在突出的岩石上,声如乍雷。

文俊大吃一惊,在这刻不容发的瞬间,不容地思考,本能凌空纵起三丈,向突出的一块岩壁下帖去,距凹人处尚有四五尺,四块巨石已光临头顶,劲风压体、势不可挡。

文俊临险反而镇静,神智清明,猛一吸气,身表倏转,双掌平胸向前疾推,硬将巨石推歪一尺,擦胸向下急坠。

他不慌不忙,背一沾石壁再行转身,平帖在凹入的石槽里,接着无数惊天动地的震响,沙石和水珠飞溅,半晌方行止往。

文俊死里逃生,暗叫一声:“侥幸。”

待石声落尽,方落下地来,只觉汗湿衣衫,这一来反引起了他的愤怒,暗说:“任你阎王谷是刀山剑树,我今天是闯定了!”发出一声震天长啸,展开绝顶轻功,踏着乱石向里奔去。快似一缕轻烟,瞬间即深入一两里。

这时,河对岸岩壁间,突传来一声轻喧,其声甚微,文俊去势奇疾,并未听到。

过了石壁,河流向一折,小径顺岗峦步步上升,古树密布,地势却甚空旷,小山坡向两羽伸张,视野开阔。

文俊提高警觉,小心奕奕向上急奔。

暮地里迎风传来一阵嘿嘿冷笑,声虽小而十分清晰,阴森森带几分鬼气,令人毛骨惊然。

文俊心中一震,暗说:“这发笑之人,内力修为当是不弱,倒得小心应付。”

他夷然不惧,突然刹住身形,单立路中,神色凛然,豪气溢于脸面,像座天神当关而立。

他正要发话,左侧林中微风飒然,“飓飓飓”三条人影倏然掠出,随后又窜出八名劲装跨刀大汉。

这一些人一玩身,文俊心中又是一震。

先前三个人,一身玄色劲装,身背七剑,年在四十上下,脚下轻浮,双手微晃,腰不屈退不弹,似乎帖地滑到,速度奇快。

他心中想道:“这不是少林派的“行云流水”身法吗?少林被称为武林北斗,堂堂名门大派,怎会有俗家弟子参加阎王谷做贼的?”

文俊凝神打量来人,中间那大汉脸如锅底,大环眼,朝天鼻,露出一口黄板牙,身材奇伟,两只毛毛茸茸的大手叉住腰干的,真有点儿吓唬人,左面那位正巧相反,脸白如纸,小眼小鼻小脑袋,却有一张奇大的阔嘴,身材像条细竹杆,右首那位是五短身材,最多不过五尺,圆圆胖胖踪只大肉球,显得十分臃肿,秃脑袋四周,飘着百十来恨灰色稀毛、留在那儿真够碍眼,五官挤在一块儿,一只鼠眼下注骨碌碌乱转。

文俊看了这三个长瘦矮皆全的阵势,忍不住泛出一丝冷笑。

二怪人一站定,后面的八名大汉也到了,在三个身后排列,一个个倒一表人才,威风十足。

矮胖子,一看文俊冷笑、早已按捺不下,鼻孔里哼了一声,喷出两筒冷气,轻蔑地一,笑,十个人排两列,泥塑木雕一般冷然屹立、只用凌厉可怖的眼神看着文俊。

文俊见他们不言不动,心说:“这几个家伙装神弄鬼,小爷可不吃这,一套!”哼了一声,足一点便向前闪出一丈。

突觉身后劲风压体,衣袂飘风之声飒然,他想也不想,闪身演飘三尺,一招“倒打金钟”向后急挥。

“吐”一声闷响,劲道接实,感到一股强的力道一涌而至,被自己发生的力道一引,“滋”一声向身侧散开,身形同时借力旋转回来。

暗袭的人正是那矮胖子,左掌撤回一半,满脸是迷惑的表情,敢情是这小伙子竟然能反手接他一“掌,正感到骇异不解呢。

文俊气往上冲,不等身形站稳,左手攻出一招“玉龙现爪”右字同时攻出一招“吴刚代桂”虽是平淡无奇的招式,但在他手中使出,又自不同,不仅劲道十足,而且迅速无比。

矮胖子脸色一变,向左后滑退半步,左掌“错步分光”立掌斜切,反取文俊右手腕骨,右拳“金鼓震天”边疆三拳兜心捣出,劲风呼啸,扑面生寒,劲浑雄无比。

文俊心中一定,只道矮胖子以少林的百步神拳进击,赐身横掠三尺,展开蛇缠滑身法,瞬间即攻击五掌,踢出三脚。

矮胖子初时挫手不及,被文俊的奇奥身法迫得步步生险,先机一失,立陷危局,到底他的修为比文俊深厚,经验也够丰富,老练得多,渐渐将危局稳住,以不变应万变稳打稳扎,卅招一过,便已抢回主动。

文俊首先被矮胖子的“流水行云”身法唬住了,再一见他出手就是拳招,便认足是少林弟子,故尔不敢硬拼,也不敢沾身攻敌,所以拉成平手,甚至失去机会。

再攻了十余招,交俊心中暗暗焦急,再往下拖,后果不堪设想,旁边还有十名大汉虎视耽耽地,万一真气用竭,大势去矣!心中一转,脑中灵光一现。

渐渐地,他发出了沉重的喘息,脚下愈来愈不俐落,闪避不太灵光,攻出的真力逐渐递减,而且凌乱不堪。

矮胖子也是凶星照命,在自在江湖打了十多年滚,竟看不出这少年有诈,他该在第一次对掌中提高警党的。

他认为文俊是个rǔ毛未脱的娃娃,再了不起也不过如此,文俊一露败象,他愈打愈高兴,他在想:“你这小子轻功倒是不差,滑溜如蛇,大爷先耗尽的精力,再活擒你回寨报功。”

想到开心处,不由狞笑不已,拳掌中内力逐步增加,把文俊迫得手忙脚乱。

他认为文俊已到了强驾之未,左一招“小鬼拍门”,右一记“蚊龙出穴”把文俊迫得乱闪。

他发出阵狞笑道:“好小子,昨晚你在本山游荡了一夜,今天你可逃不掉啦!我矮脚仙郝大德活该走运,哈哈!给我躺下!”

一矮身左右疾伸,阻止文俊往右闪,左手“力劈华山,,一掌劈去,半途突向左划一半弧,变掌为指,直取文俊章门穴,右手一招,·腕底翻花”化去文俊的“笑指天南”一把扣住文俊的右小臂向怀里一带。

狂笑一落,那白脸汉刚喝了一声:“郝兄小……”心字未出,矮脚仙已狂叫一声,肋骨尺裂,右手折断,肉团子似的身躯,向皖河凌空飞去。

文俊知道自己可以闭穴,肌肤坚如铁石,可以反弹外加力道,所以让矮脚仙近身擒捉。

就在对方得意忘形的瞬间,左手电光石炎似一掌劈在他的手臂上,矮脚仙如何禁受得起?

等黑脸和白脸两大汉提兵刃赶到,文俊已退出八尺外去了。

另八名大汉中,有两人向下游奔去抢救矮脚仙。

白脸汉用剑指着文俊大喝道:“小狗!你胆大包天。竟敢到阎王谷逞凶伤人,我白脸狼马良要剥下你的皮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八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海情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