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海腾龙》

第二十章

作者:云中岳

少年人在偏僻处将银凤放下,解开百宝衮取葯,说:“老弟,别担心,我有最好的金创葯,我替你起出暗器。”他替银凤解了右肩披制的穴道,要割开她的裤管。

她急得额上冒汗,大叫道:“住手!住……”

“老弟,你……”

“我自己来,别管我的事。”她坐起叫,向侧移。

“老弟,你怎……”

陆叔举手轻摇,笑道:“贤侄,不必管他,他自己会里伤的。”

“陆叔,但……但他……”

银凤已经跌跌撞撞地躲到远处的树后去了,陆叔低声道:“傻贤侄。她是个姑娘,怎肯让你里伤呢?”

“陆叔,你……你的话……”少年人讶然低叫。

“先别揭穿,噤声,咱们拷问贼人的口供再说。”

大汉被陆叔扣住咽喉,皆厥了许久,这时方悠悠苏醒,虚脱地用手揉动看喉部,躺靠在一株树□下。用充满恐惧的眼神,往复注视站在面前的三老少。他当然知道今天糟了,性命难保。

“老兄,咱们向你打听一些消息。当然,说不说在你,罢不罢手在我。”陆叔笑容可掬地说,稍顿又道:“好汉不吃眼前亏,我老汉当然希望阁下能够合作。你老兄贵姓大名?”

大汉暗中行功运气,发觉身上并未受伤,穴道也未被制,□萌逃生之念,突然向左一蹦,像箭般射出,双手护佐头面,蓄劲待发,从少年人和家驹的中间冲去。

家驹伸手如电闪,奇快无比,钩住大汉护住脸部的手,不等大汉反抗出招,左拳疾飞,“噗”一声暴响,大汉的下颌挨了一记重击,仰面便倒,“砰”一声仍然跌回树根下。

“给他吃杯罚酒,他便会听话安静了。”家驹若无其事地说。

“好吧,我替他松松懒筋。”陆叔说,向前跨出一步。

大汉口中血出,喘息着叫:“我……我说,饶……饶命。我……我叫孙……孙伟。”

陆叔在他身前蹲了,含笑间:“孙老弟,你也是顺庆的二十八宿?”

“是……是的,排……排行二十二。”

“哦,是井宿。请教,大地之龙目下何在?”

“在下不……不知道。”

“废话,你不愿说?”

“在下确……确是不知道。三天前在朱凤山下,他身中奇毒,只可活十天,本会弟子奉命不再埋首他,让他自生自灭,反正他要死,谁知他的下落?”

三个人脸色全变了,少年人大叫道:“此话当真?”

“外主坛坛主亲颁法旨,必定不假。”

“外主坛坛主可是玉麒麟?”

“是的。”

“他目下何在?”

“这……”

“你不说?”少年人厉声间。

“在……在清泉山大悲古刹。”

“胡说,清泉山在城九十里地,你却在金泉山附近出没。”

“在下不敢胡说,确是在清泉山。听说天玄剑等一群人可能顺庆道,所以在那儿坐镇。在下奉命住在城西的元妙观,打探黑旗令主的行踪。黑旗盟在金泉山设有连络站,但不知他何时可到。”

“等黑旗令主有何贵干?”陆叔问。

“要他截杀天玄剑。”

夕年人脸色发青,接口道:“陆叔,其他的事下必间了。大地之龙既然在三天前中毒,定然不会远离,我们必须赶快找他。”

陆叔忧形于色地说:“连龙虎风云会的人也不知他的下落,我们人孤势单,到何处去找?”

“也许玉麒麟老匹夫知道,找他去。”少年人断然地说。

“你说就咱们三个人便丢……”

“不错,龙潭虎穴小侄也得闯上一闯。”

陆叔一掌劈中孙伟的天灵盖,说:“好,埋了这家伙,咱们就走。”

身后,突传来银凤清脆的嗓音:“你们要找大地之龙有何贵干?”

她已里了伤,站在三人身后,站得远远地,负隅顽抗的神情毕露无遗。她手中分挟了四枚飞鱼剑作势戒备,并不因对方处死了龙虎风云会的人而有所松懈。

少年人含笑上前,行礼道:“先前误认姑娘是龙虎风云会的人,多有得罪,特向姑娘道簌。”

“站住!不许走近,你胡说什么?”她吃骛地叱喝。

少年人只好站住,笑道:“姑娘虽是男装,但难瞒老江湖。请问,洞庭王与姑娘有何渊源,能否见告?”

“你夕管闲事,找大地之龙有何贵干?”

“姑娘与银凤姑娘的脸貌极为相像,不知……”

“告诉你少管……”

“在下姓雍,名……”

银凤大喜,抢看叫:“是了,你是大峪山雍少主吗?”

“正是区区。姑娘是……”

“我是银凤,金凤是家姐。”她喜悦地说,收了飞鱼刺上前行礼。

“二姑娘可知道龙大哥的消息吗?”雍玉急急地问。

“他住在嘉陵客栈……”

“他真的中毒了?”

“小意思,天下间任何奇毒,也难不倒龙大哥。”

“二姑娘是和他在一起吗?这是说,令尊和天玄剑也来了?”

“我与施小妹和他在一起,家父则溯江而上到成都,也许会与令尊会合。施大叔不日可到此地。少山主,你带了多少人来?”

雍玉先替银凤引见两位同伴。陆叔是人峪山名号响亮的一位头领,姓陵名蛟,绰号叫冷剑,他的剑车走旁门,十分诡异,常出奇不意将入制倒。中年人叫穿云燕扬家驹,轻功出类拔萃。

他告诉银凤说,他从成都来,乃父率颌部份高手到达成都,原是接到天玄剑的柬帖,赶来成都直捣龙虎风云会的老巢。半月前,乃父接到大凉山岳父四绝秀士的手书,说是不日将出山,与缥缈仙子会合,孙儿路璧已经先来,要四绝秀士照料。他们与缥缈仙子取得连系。方知路璧与铁掌拂云追踪报应神下落下明,因此分派多批人手,在各地搜寻他们的下落,他与冷剑和穿云燕走的是潼川道,半途听说大地之龙闹定远天狐谷,心中一动,便赶来顺庆,希望将中海接到成都。

银凤静静地听完,说:“少山主来得正好,龙大哥日下止需人手相助。走,请随我去见龙大哥二中海已难开了小店,四人转奔嘉陵客栈。施姑娘已经回店,她跟踪吴燕辉,距城两里地,接到了风尘仆仆急急赶来的一群人马。可惜这群人皆戴了风帽,不知黑旗令主是否在内,一群人落脚在城南安汉客栈,不见有人外出,她只好先回客店等候。中海失了踪,眼看日色近午,还不见他回店,众人等得心中焦躁,两位姑娘更是坐立不安。未牌正,中海喜孜孜地返回店中,见了雍玉大喜过望,立即在房内展开长谈。他不但探出黑旗盟的秘窟,也知道玉麒麟父子止坐镇清泉山,等候黑旗令主到来,要以黑旗盟的大批人手,拦截即将经过顺庆的天玄剑。但天玄剑的行踪十分秘密,黑旗令芏也飘忽如魅,仍未能把握他们的行踪。日下顺庆城暗桩密布,风雨慾来。他下定决心,要在这两天中把事办妥。他要雍玉火速返回成都,将路璧已经脱险正兼程返回的消息禀明,以令老一蜚的人安心。并请山主尽速派人至梓潼潜伏,严密监视贼人的举动,最好能先行动手,一举铲除贼人在成都的潜势力。他算定贼人的梓潼诡谋,固然是想一网打尽天玄剑一群英雄,主要的阴谋却不在此,而是吸引赴会英雄的注意,乘机在成都举兵,不将成都的贼人铲除,后果可怕。其次,他请素素立即前往朱凤山,通知火真君,请天玄剑避免走顺庆,或者干脆隐起行踪,候矶到南江镇会合,在未攻袭大巴山内主坛之前,不必打草骜蛇。他准备今晚先到金泉山一探黑旗盟的动静,明晚动手擒捉九阴吊客屈长华。素素已探出吴燕辉接来了一群人,料想黑旗令主该在这两天到达顺庆。雍玉不愿走,他建议由穿云燕杨家驹传信成都,他和冷剑陆蛟跟随中海效力,冷剑陆蛟是个老江湖,有老人家在旁筹划必可有所帮助。其实,他是想多和中海亲近。中海只好答应,他也希望多一个人在旁照应,但要陆叔保护家驹返成都。当天,雍玉修书给陆叔,陆叔□偕穿云燕立即启程。当晚,囚人到金泉山至大少方山约山区中走了一趟。听雍玉说贼人已不再找中海,中海立即决定利用机会现身,以真名号和黑旗令主周旋。第二天,他内穿劲装,外面仍是儒生打扮,带了两位姑娘,出了西门直奔金泉用清霞观。青霞观是当地颇负盛名的道观,观中有两处名胜,一是紫极宫。据说,人唐贞九十年,谢真人谢自然,在这儿成道羽化飞升。其次是步虚台,也就是谢真人飞升的地方。观占地甚广,共有三十六楝建筑,松柏成林,春日奇花异草生香。但日下似乎比往昔萧倏,观内只住有三十余名道侣,□有近四十名借宿的香客。辰牌未,登山的小径上,施施然到了三天前曾经前来参拜谢真人的书生。今天,观中的气氛,与三天前大下相同,没有香客,寄宿在内的人,一个个换上了黑衣,观门的拜天坛右侧,插了一面七星黑旗。快接近观门,下面脚步声急促,士来了五名动装大汉,超越了中海,大踏步进了观门。”成老狗的人来了。”中海向两位姑娘低声说。

“黑旗盟的人似乎并不想隐起行踪呢?”银凤说。

“是的,但黑旗令主本人都行踪如谜。”中海答。

“横江白练粱前辈不在,我们也难从他们口中得到黑旗令主的消息:“素素忧形于色地说。”梁前辈并非钉住黑旗令主,他只负责钉住九阴吊客。我们在一旁听听,有消息了。”

中海低声说。

臂左有一座小亭,三人从容进入亭中,亭距观门不足五丈,可以俯瞰东面的府城,也可从院墙顶端看到大殿前的景况。

五大汉穿过花径,到了殿前的台阶下。敞开的殿门内突然闪出五名黑人劲装大汉,一字排开,站在阶上抱肘屹立,冷然向阶下的五名不速之客凝视。

五名客人也雁翅排开,为首的人抱拳行礼,发出一阵嘿嘿怪笑,说:“田兄请了,洪某奉外坛坛主的法旨,前来拜会董前辈,请田兄代为通报一声。”

田兄勉强地回了礼,冷冷地说:“董前辈已经到大方山去了,洪兄可到大方山一走。”

洪兄脸色不豫,说:“田兄,叶前辈辰牌初刚从安汉客栈起程,在西禅寺逗留许久,到此不足一刻,并未离观他往,为何田兄藉故推托?田兄如不愿通报,在下只好入内……”

“站住!你敢?”田兄沉喝。

左廓下人影出现,赫然是湘西谭氏兄弟。老大谭家昌叫了一声,说:“田兄,为何不通报?”一面说,他一面笑,状极得意。

“你少管闲事。”田兄气虎虎地答。

洪兄脸色一沉,厉声道:“贵盟的弟兄太过嚣张,桀傲不驯,本会的各坛弟兄已无法再容忍下去洪某只好据实返报。”说完,扭头便走。

田兄举手一挥,发出一声怪叫,两侧偏殿闪出十余名黑衣人。

洪兄冷笑一声,挺了挺胸膛,朗声道:“果然是心怀叵测,会主料事如神,早已料定黑旗盟有此一看。诸位,咱们五弟兄并未带兵刃,何必小题大做?有何见教,请吩咐就是,”“小意思,留下诸位的人头。”田兄冷笑看说。

“都还不简单?拿去就是。咱们五个无名小卒的人头,将会换来数百探好汉的性命,连黑旗令主的一子一媳,三侄一女也算上,黑旗令主本人当然也在内,咱们五兄弟该含笑九泉。”

田兄迈步下阶,阴森森地说:“告诉你,黑旗盟是唬不住的。”

洪兄在怀中取出一封书信,掷在地上说:“洪某知道阁下是英雄,用不看唬你。二月六,贵盟的弟兄,暗中屠杀了本会十三名弟子,你以为会主不知道?哼,简直在做梦。内主坛坛主奉会主法旨,看在下致书贵盟令主,后日午正,贵盟的人必须到清泉山大悲古利听候差遣。届期下至,定按会规处治。在下信已传到,如果在下未能返回元妙观覆讯,后果如何,在下不愿危言耸听,诸位自去猜测。在下言尽于此,诸位瞧看办好了。”说完,转身大踏步向外走,不再理会附近的人。

“站住!你这厮死到临头,还敢恫吓咱们黑旗盟的好汉,胆子可不小。”田兄左首一名大汉大喝。

洪兄扭头冷笑一声,傲然地说:“要杀要剐,悉从事便,鬼叫什么?好没规矩。”

田兄挂头向谭氏兄弟看丢,谭老二突然饱含深意地点点头,冷冷一笑,闪入偏殿。

“这恶贼无礼,毙了他。”田兄沉喝。

应声跃出五名大汉,撤下兵刃便待上扑。

臂门人影一闪,到了会被素素削掉一层头皮的三丑。安庆双丑自从在濯马庄失手,大丑一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海腾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