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海腾龙》

第二十五章

作者:云中岳

一名大汉在场的西端安置了一座三环木靶,中间的红心大仅一寸圆径。另有人送上一囊钢镖,共有十枚。黑狐接过镖囊,先到堂下行礼。不等他发话,武副会主说:“你的剑术不弱,可惜内力火候太差,得多练内力。你已疲备不堪,是否需要歇息片刻?”

“晚辈尚可支持,不必歇息了。”他沉住气答。

“好。不必被得失之心所左右,沉着应付,知道么?”

“晚辈记住了,谢谢副会主教诲。”他欠身答,行礼退下场中,在东端距标靶三丈二尺左右,先试了试准头,装腔作势试脚力,引来不少哗笑声。发暗器应该不论时,地、势,那有先试准头脚力的岈?显然是外行。

“打上”他沉喝,右手一扬,银虹倏飞。

“笃!”脆响入耳,镖射入红心左侧线上,算是中的了。

“红心!”监靶的大汉高叫,哗笑声消失了。

“笃!笃!”二三两镖一中红心上线,一中右方二环。

监靶的人换了新靶,黑狐一声叱喝,双手齐发,镖出如连珠,七枚钢镖只有一枚击中红心,其余六枚皆布在二三两环上。

监靶的人将靶呈上,武副会主点点头,说:“还算不错,派得上用场。田春,你先退下,安心等候明日盟誓入会的事。”

黑狐行礼告退,仍由孙琳送他回宿处,一面走,他一面信口问:“孙兄,难道贵会每一位弟子入会,都必须经过相试么?”

“不是。”孙琳直率地答,淡淡一笑又道:“内主坛坛主,对你不无疑心。不瞒你说,我委实替你捏一把冷汗。”

“坛主对兄弟有何可疑?”

“你的狐形头罩是新制的,你如何解释?”

“哦!原来如此。兄弟在江湖迫踪天罡星半年余,沿途不时弄些盘缠,曾多次与鹰爪们追逐,行囊丢失了四次之多,头罩巳换了四件啦!坛主未免疑心太大了。”

“因此,坛主希望从你的艺业上,看出你的身份,所以有此安排。”

“坛主可曾……”

“他前疑尽释,你的艺业,确比五岭渔隐高明些,剑术也不属于武林五大门派。高琦兄在内主坛十大煞神中,论艺业名列第九,你胜不了他,委实可惜。看来,你只能名列十八宿,十八宿日下乃欠三名,你极可能名列其中,地位已是相当高了。老弟好自为之。”

“谢谢孙兄照顾,兄弟十分感激。孙兄在会中的身份………”

“兄弟是十大煞神之一,论艺业名列第四。”

“小弟失敬了,尔后尚请多照顾一二。”

谈谈说说间,已到了宿处。孙琳似乎已不再负责监视,告辞别去。

黑狐从容梳洗毕,打发走伺候的小贼,泡上一杯好茶,静候鱼儿上钓。

丙然不错,敖文辅已在同伴口中探悉演武厅的详情,点着拐杖,兴匆匆地来访,进房便笑道:“田兄,恭喜恭喜,且听好消息。”

黑狐扶他在床上落坐,笑问:“敖兄,有何好消息?”

“坛主已表明态度,将你安排廿八宿,岂不是好消息?”

黑狐信手掩上房门,傍着敖文辅坐下,放低声音说:“敖兄,十分抱歉,你告诉我一件值得庆贺的好消息,我却回报你一件十分坏的坏消息。”

“田兄,你………”

“你知道我是谁?”黑狐冷然地问。

“你?你不是黑狐田春么?”

“你说对了,我是大地之龙龙中海。”黑狐若无其事地说。

敖文辅惊得几乎一蹦而起,心胆俱寒,正想叫,中海却将他按住了,笑道:“坐下,小声些,你不想活了?”

“你……你才想不活了,何必假冒大地之龙的名号唬人,自寻死路?人地之龙已经死在……”

“死在顺庆,是么?请放心,我大地之龙是死不了的。”

敖文辅脸色灰白,挣扎着要向外走。

“那儿走?”中海冷冷地问。

敖文辅无法站牢,恐怖地说:“去……去告……告警。”

中海淡淡她笑,说:“坐下来,先定下心,听我说完再冉去告警也未必太晚。你听着。你脚上的伤是被人故意用轻手法弄断的,而不是被枯骨魔僧的同伴所打折。在下只消说是你故意用苦肉计,引在下打入内主坛,你想,后果如何?”

“没有人会信……”

“信不信是一回事。想想看,你的同伴死了,死无对证,无法替你洗脱吃里扒外的罪名。加上你的伤,更是有口难辩。更讨厌的是,我大地之龙确是你老兄引来的,这就糟了,闹将起来,阁下,你向谁叫冤?蝼蚁尚且贪生,何况人乎?你难道活腻了不成?好吧!你去告警好了,请,我替你开门。”

散文辅不住打冷战,虚脱地问:“你……你要我怎……怎办?”

“坐下来谈,在下保证你的安全,脱离龙虎风云会,找一处通都大邑成家立业,洗面革心重新做人。龙虎风云会败亡在即,用不着耽心。”

“你……你要我……”

请将管制内眷的警卫分布情形告诉我,再就是给我弄一具千里火来。尔后的事,不用你多管。不管何时,只要听到警讯,你便找机会逃命,或者躲在附近,在下会带你出险,办得到么?“”你……你想救那……那些人质?”

“正是此意。”

“那……老天!你……你一个人即……即使有三头六……六臂……”

“这些事你不必耽心,在下自有计较。”

“你……你能保证我……我的安全?”

“当然,在下不用黑狐田春的面目出现,便不会连累你,尔后我会替你安排。敖兄,跟随这群恶贼造反……”

“造反?我……”

“哼!你们还蒙在鼓里。演武厅中居然演阵法,天狐谷被焚,官兵在谷底洞穴中搜出无数兵革,你认为这是江湖人所该作的事么?傻瓜!他们居心叵测,那不是称霸江湖,那叫造反,老兄,那是抄家灭族的大祸事。”

“这…这……”

“在下决不胡说八道,字字是真。敖兄,即使你有勇气跟他们打江山,像你这种小人物,只怕未攻下一座城池,你已经含恨九泉,做了他们的枉死鬼了,何苦来哉?听我良言相劝,及早回头,日后找处安身立命的地方成家立业,下半辈子也可图个安静。如果你甘心从贼,首先遭殃的是你,即使我不杀你,武副会主岂会让你活命?尚请三思。”

敖文辅沉思片刻,一咬牙,说:“好,在下已无路可走,依你……”

直至晚膳时分,房中掌起了灯,敖文辅方行辞去。大雨倾盆,风雨声如万马奔腾。所有的警哨,皆瑟缩在碉楼内。夜黑如墨,伸手不见五指。

堡寨各处,外间不许灯火外泄。四更天,警卫们精疲力尽,还有一个更次便将天明,所有的人皆松懈了。在一座楼顶的瓦面上,神秘的千里火幽暗的光芒,向西北角连闪三次。

西北角的山林中,每夜皆有大批黑影潜伏,三更初来,四更未去,眼巴巴地等待堡中的灯火信号,这天终于等到了。

要救老少妇孺,岂可救了便走?走得了么?因此,这次袭击内主坛,只许成功不许失败,而且必须尽歼堡寨的人,清除所有恶贼,方能带着大批老少妇孺安全撤离。有了警卫分布的位置,仍然有困难。敖文辅不知内部形势,这件事必须寄望在青锋四女的吴玄霜身上。

三更正他开始行动,如不能先找到吴玄霜,他不能冒失地将信号传出。他已在敖文辅口中,问出了坛主的住处。从窗下钻出,直奔后堡。

后堡在堡寨的后面,有一座围墙分隔了一段花园形的建筑,里面像一座小城堡,宽广约百丈,外围是花园,中间建了四座砖造楼房,楼房外围,是城堡形的碉栅,共有八座之多,士寨墙高有三丈,将八座碉栅连结成四匹方方的城堡。四座楼房中,住了上百名的老少。八座碉栅中,住了六十四名骠悍的份子,也就是看守百名老坐的警卫。碉栅与楼房之间,是菜圃与牲口栏,由楼中的青年人与健壮的妇孺种牧,自给自足,非经许可不许外出,形同囚犯,楼房的下层,另外有监视和管理的男女,都是身手了得的贼汉,负责监视每家老少的举动,名义上却称为保护内眷安全的管家,掌握着生死大权自设刑室,管教那些敢于反抗的老少。因此,这些内眷名义上是护法和会友的家小,事实上却是失去了自由的人质,任何有形及无形的反抗,皆会受到可怕的惩罚和报复。

八座碉栅的名称,各有不同,按次序是东、西、南、北,分称为龙虎风云。东南叫安栅,西南称身栅,西北称立栅,东北称命栅,提起安、身、立、命四栅,便知是指四方斜角的碉栅了。内面四楼的老少,可以说插翅难飞。

南面的风栅,有一条花径通过外围的花园,到达主堡要地清华园,那是内主坛护法以上的高手们安置家小的地方,共有二十余栋华丽的楼阁。擒龙客夫妻的居室,在清华园的南首一栋独院中。再往南走,就是人质们获准与亲属会见的慈安阁。每年,会主替那些被里胁的护法和会友,先后安排一两次会晤的机会,以令其安心,也等于是探监。慈安阁的南面,便是堡寨中心的忠义堂和将相阁。最大的建筑,便是龙虎风云楼。堡寨内部规模之大,由此可见一斑。

中海所安置的地方,是龙虎风云楼西厢客室。他必须经过忠义堂和将相阁,再越过慈安阁,方可到达清华园,清华园的北面力算是囚人质的后堡。这些地方他曾经随孙琳来过,但却止于清华园的南端,因此,慈安阁以南一带,他不费吹灰之力便顺利通过了。尽避替哨密布,但大雨倾盆中,他来去自如。

到了清华园外围,他更为小心了,这里面的警戒特严,大意不得,他先藏身在一座桃杯中,晚间的桃花已经被大雨摧残得零零落落,风雨声太大,听觉大受影响,视界也不能及远,他必须碰机会了依照教文辅供给他的消息揣测,前面的独院该是擒龙客夫妇的居处了,相度形势,他必须从后院接近比较安全。他并不怕内主坛任何高手的拦截,只怕惊动了堡寨的人,一番心血将尽岸东流,所以必须慎重行事。他避开花径,从东面绕出,发觉东面一座楼房前,台阶上站着两名警卫,监视着左右的花圃,无法通行。

在未发动之前,今晚是否可以成功,还未能预测,所以不可下手袭击警卫,他一咬牙,向下一伏用蛇行术慢慢向屋角接近,从警卫目力可及处冒险超越,成功了。

他像个幽灵,也像一条觅食的蛇,接近了独院的后方,委实费了不少工夫。

不能太慢了,再慢时不我留,万一今晚有人查巡,查到他的房中发现他失了踪,麻烦就大啦!

“刷”一声,他侧身贴院墙滚落院中。地面泥泞,小花不足以掩身,他向里接近,心里不住在想着:“天明前如果没有一场大雨,地面的遗迹便无法冲掉,看来今晚只许成功不许失败,我像是在孤注一掷哩!”

后院是一座花园,前面出现了一座月洞门,门内的小亭中,两个警哨穿了油绸雨披,倦意甚浓,倚坐在柱下的座椅上,像是睡着了。翻墙头,易露身形,月洞门又不能通行,他有点为难,再不动手袭击警卫,怎可接近?

他藏身在门后,正在思索进入的方法,突见身后远处传来了脚步声。他吃了一惊,火速跃入身旁的花圃中伏下。

从东面角门进来了五个黑影,大踏步沿花径走来,接近月洞门便站住了,一个黑影拉开嗓子叫道看:“永陵,为何不在哨所。”

亭中两个黑影如梦初醒,出亭奔进月洞门,从中海伏身处经过,几乎伸手可及,慌忙间无暇细察。奔至五黑影身前,一个说:“二哥,雨太大,在亭中……”

“在亭中睡觉,是不?”刚才叫唤的黑影厉声问。

“二哥,天色不早,何必太认真?”永陵暗笑答。

“何必太认真?哼!被坛主夫人知道,不活劈了你才怪,里面你能进去?我看你真是想死了。”

“二哥,包涵些儿。”

二哥不再苛责,向两名黑影说:“振雄、邦宁,你两人换上。记住,不许越过月洞门,被坛主夫人知道,咱们都担当不起,门以内不是咱们大男人可擅入的地方。”

两人换下了先前的警哨,一个笑道:“夫人的手下侍女,个个貌美如花,艺业了得:永陵兄大概想吃天鹅肉,到里面勾搭哩。”

永陵兄拍了他一掌,骂道:“你这斯除了想女人,还有什么可想的?大雨天,饥寒交加,谁还愿意这儿喝西北风?小罗山内主坛赛似金城汤池,没有人敢前来送死,小丫头心中有数,不会傻得在花园中自讨苦吃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五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海腾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