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海腾龙》

第二十六章

作者:云中岳

“我也去……”天玄剑说。

不等他说完,狂丐哈哈狂笑道:“老弟,身为主将,岂可亲冒锋镝?你得运筹帷幄,留下啦!小龙凤们,走啊!跋羊去也。”

上人飞落墙外,同清华园急闯。锣声震天,呐喊声震耳,各处人影幢幢,纷向堡西北角赶,他们还不知囚人质的碉栅出了意外呢!

雨太大,火把无法使用。天近破晓,仍然黑暗,各处楼房灯火明亮,但远处仍然栅影难辨。

老花子一马当先,劈面遇上了十余名贼人,他叫:“喂!免崽子们,不必走了。”

贼人吃了一惊,双方相距不足三丈,领先的人大吼道:“什么人胡说八道?岂有此理!”

中海首先迎上,一声狂笑,抢入就是一劈掌,“噗”一声将贼人劈翻在泥淖中,冲入人群叫道说:“闯王爷驾到,杀!”杀字出口,追电剑刺倒了一名贼人,乘势再进。

“龙虎风云!”素素大叫,挺剑跟上。

狂叫声乍起,五名贼人扭头狂奔,一面狂呼告警。鸠首杖挥舞,四把剑飞腾,五个男女像五头猛虎,从左至右奔东逐北,黑夜中敌我难分,他们五个人却可来去自如,反正对方全是贼,用不着顾虑杀错人。所经处血肉横飞,没有人可以挡住他们。

接近至第一座楼房,老花子叫:“杀入楼中,木造楼房经不起火,天虽下雨,内部照样可以燃饶放火!”

五个人来去如风,见人杀人,见屋放火,不恋战八方奔逐,宛若虎入羊群。这一来,吸引了所有的贼人,让天玄剑一群人得以从容布署。贼人从四面八方向清华园涌集,已有五栋楼房起火,大雨无法扑灭楼内部的火焰,火光从门窗透出,映得四周通明,雨珠反映着火光,附近一片烟雨朦胧。他们在房舍和花木中奔东逐北,贼人们甚至还不知谁是敌人呢。

朦胧中,有人传下坛主的法旨,四面传呼道:“坛主示下,退守龙虎风云楼。”

他们已接近了慈安阁的东首,闯入一座小花园中,左右皆有黑影向南赶。

老花子站在泥淖中,低声道:“得意浓时便好休,小龙凤们,歇歇手,天色快亮了,再杀便退不回去啦!打蛇打头,杀这些小毛贼委实于心不忍。龙哥儿,你这一手真绝,如果不是来这一手杀人放火的绝着,他们在黑夜中全力进攻后堡,很难阻得住他们的,后堡的人质必有伤亡,咱们担当不起哩!”

中海抹掉脸上的雨水和血迹,点头道:“不错,天快亮了,小侄必须易容,和擒龙客一博。同时小侄还有事要和施叔商量,咱们往回走。”

狂丐举步便走,一面说:“不必再杀了,免得引人追来,天明之前,最好不要有人向后堡进攻。”

绕回后堡,中海立即取出百宝囊中的法宝,着手易容。左颊旁长了一块紫蓝色掌大胎记,右颧骨附近,生了几颗豆大的毛痣,一口牙齿变成黑黄色,左额角拉下一块三寸长刀疤,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在旁帮忙的三个人,看了他的怪像,笑得直不起腰来。素素伸出纤手,点着他的额角,毫无机心地说:“大哥,瞧你这付鬼脸儿,小心菡姐姐不要你哩。”

“鬼丫头!狈嘴里长不出象牙来。”银凤笑骂,粉颊酡红。

中海一怔,注视着素素,再看看银凤。银凤脸皮薄,一溜烟跑了。他神色肃穆地扶着素素的肩膀凄然地问:“小妹,你这话是何用意?”

素素无惧地向他直视,也凛然地答:“用意极为明显,你不知道菡姐姐多喜欢你?”

“喜欢我?我希望她是我的小妹妹,我喜欢的是你。”

“大哥,你可以喜欢两个人,千万不可糊涂。”

“老天,你这不是……也许你不知道,我很想促成玉弟和她的姻缘,因此把玉弟留下……”

雍玉不等他说完,笑着接口道:“大哥,你是真笨呢,还是不耻与强盗女儿为伍?洞庭王号召了近五百名水陆绿林好汉人川,要助你一臂之力,为何?他要助未来的东床快婿,任何代价在所不惜。也许你不知道:在洞庭你偷走那天,洞庭王已请邓老爷子为大媒,你如果矫情,会闯出多大乱子?我的事不必为我担心,我在十六岁那年便订下亲事了。我看,这次到梓潼你还是以这付面目出现好些,免得惹麻烦。”

“我的天!这……这又为甚么?”

“家父对你极有好感,我妹妹云笙上次你没见过,不然,你恐怕脱不了身,她想认识你。她的眼光高着哩!”

中海正在为难,狂丐恰好及时闯入,怪叫道:“他们来了,哥儿,还不出来?”

众人出了室,奔上碉栅,外面天色朦陇,豪雨已小。

天空中彤去密布,暴雨已止,朦胧晨光下,风栅南面的草坪中,密密麻麻地排列着近二百名贼人,相距一箭之遥,列成阵势,似在候令进攻。对面清华园中大火已熄,缕缕白烟仍在向天空腾升,迎风传来阵阵焦臭味。

风栅左右的碉楼护墙上,隐叟与五行剑周老镖头等一群人,各控住一把强弓,箭在弦刀出鞘,准备厮杀。

中海到了天玄剑身旁,看了四周的形势,笑道:“施叔,他们已丧了胆,而且人并不多,所以不敢八方进攻,要从这一面突入哩!小侄亡领教过他们的操练,咱们不能和他们列阵冲杀。”

“贤侄是准备叫阵决斗么?”天玄剑沉静地问。

“是的,目前主客易势,人质巳在我们手中,主动在我,让小侄去对付他们。”

中海的两仪心法是否练成,天玄剑尚无暇询问,还不知道他的进境如何,正好利用机会看他一显身手,应允道:“好,贤侄可先挫挫他们的锐气,会一会擒龙客,小心了。”

中海飞跃而下,大踏步向对方走去,在双方的中间止步,沉喝道:“擒龙客姓皇甫的老贼,出来答话。”

擒龙客还没到场,金花五娘正率领着龙泉十二剑手,从清华园的烟硝中向这儿奔来。人群的中段十六煞神和二十八宿左右分别,中间是十八名中年以上的男女,那是内主坛的各护法,都是三山五岳的高手名宿。坛主未到,没有人出面答话。

中海也看出擒龙客不在,狂笑道:“哈哈哈!在下单人独剑前来叫阵,而你们的人数却不下二百之多,难道说,擒龙客皇甫长风不在,体们便没有主事的人了?是不是怕死,所以无人敢于出头么?哈哈哈……”

他的话太狂妄,当时激怒了两名护法,一个是鹰目勾鼻的花甲老人,一是尖嘴缩腮的中年大汉。老家伙火气甚大,怒气勃勃地说:“这丑鬼可恶,他竟敢单人独剑前来叫阵,狂得令人难忍,待老夫上去割下他的驴头来。”

中年大汉先举步走出,恨声说:“这小辈太目中无人,不宰了他难消这口恶气,瑞老,有道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兄弟陪你走一趟,必要时联手宰他。”

瑞老挪了挪腰上的剑靶,大踏步超出说:“也好,方老弟可替我压阵。”

中海见有人出列,沉静地举步迎上,双方在相距两丈左右站住了,彼此狠狠地相互打量。

“你两人前来答话,能作得了主么?”中海傲然地问。

瑞老重重地哼了一声,吹胡子瞪眼睛恶狠狠地说:“老夫不是来和你答话的,来要你的命。”

中海解开腰带,敞开外衣,露出里面的飞刀带,说:“要命小事一件,来吧!你既然作不了主,在下也不屑和你废话。”

瑞老举步迎出,傲然地间:“小子,你姓甚名谁?你们这群侵入本堡的人,是何来路?何人为首呢?”

中海一步迎上,冷笑道:“老匹夫,你的话倒真不少。既然是要命来的,问这些废话做什么?要是想探口风,凭你还不配。”

瑞老气往上冲,一声怒啸,拔剑出鞘,火辣辣地冲上,招出“飞鸟投林”,走中宫凶猛地攻入,剑上龙吟乍起,剑气直追三尺开外。

双方人数都不少,擒龙客这一方人更多,第一仗输不得,所以老家伙想一鼓作气将中海击垮,不但脸上光彩,而且可以一振士气。同样地,中海也有相同的打算,他用傲慢的话激怒对方,就是想让老家伙气昏了头疯狂上扑。

他见对方来势汹汹,还有一名中年大汉在旁跟上。招攻到,他已有制胜的把握,紫虹一闪,“铮”一声暴响,瑞老的剑向侧急荡,右半身暴露在紫虹下了。他踏进一步,喝声“着!”剑虹倏吐。

瑞老经验丰富,感到拂来的剑影奇快奇疾,便知遇上了高手,接着双剑撞触,剑上传来的震撼力道凶猛无比,心中一懔,知道不妙,火速借势左跨一步,避开了接踵而来攻向左胁的一剑,凛凛剑气擦身而过,他惊出一身冷汗,一声沉喝,反手一剑拂出,反击中海的右膝,并想架开中海攻来的剑。

中海用上了刚字诀,剑向外拂,便接来剑,喝声“撒手!”

“铮”一声暴响火星四射,瑞老人随剑飞,斜震丈外,脚下大乱,几乎立脚不牢。

中年大汉骇然惊叫,飞步抢出,伸手拔刀。

中海人影一闪,已经到了瑞老的身侧,一声冷叱,剑已递出。

瑞老身形未定,转身已来不及了。

刀光一闪,中年大汉已从中海的左侧方抢到,一声虎吼,招出“青龙入海”,双手将刀送出,抢攻甲海的下盘。

中海突然前闪,快!快得令人目眩,但见紫红一闪,锋尖从大汉的左臂弯掠过。接看身形再移,扑向瑞老。大汉将刀送出,刚看到紫虹入目,剑气掠过身前,大吃一惊,刹住脚步本能地仰身避剑,剑是避过了,却感到左臂一震,他飞返八尺,手一动疼痛袭来,眼前看到一只断手“噗”一声掉落在泥泞的草中,低头向自己的手看去,突然发出一声狂叫,丢掉刀扣住左臂,撒腿便跑。

几乎在同一瞬间,瑞老挥剑自保,急封中海递来的剑影,却封不住,慢了些儿,紫虹突然转点为拂,恰好从他的右肩前拂过,方被他将剑架住。

“铮!”双剑相交,蓦地,他看到自己的剑竟自行从身前飞过,落向左方丈余,“噗”一声轻响有物落地。至于右手的感觉,他已一无所知。耳中听到中海在身前的叱喝:“饶你一命,还不快走?”

他踉跄站稳,看到中海站在他身前不足五尺,紫虹耀目,剑尖距胸前不足三寸。百忙中,他火速挫身,想用剑架开中海的剑,岂知意动手动,竟没看到自己的手和剑,而肩部的奇痛却像电一般向他袭来,不自觉地“哎”一声惊叫,低头一看,老天!右手根本已不在肩上,鲜血像喷泉般从只剩下三寸不到的折断处射出,触目惊心。他如梦初醒,难怪对方不乘机进击,反而说饶他一命,原来手已被对方砍掉了。

“天哪!”他发出狼嚎似的凄厉狂叫,摇摇幌幌地打旋。

中海扭头便走,同刚到的金花五娘招手叫:“坛主夫人,何不叫尊夫前来答话?”

他神速绝伦地击伤了两名煞神,把所有的贼人吓了一大跳,全用难以置信的目光向他注视。

这时,天色已经大明,微风冷冽,细雨霏霏,所有的人全部成了落汤鸡,金花五娘和一些女贼尤为狼狈。不等金花五娘有所举动,后面人影移动,擒龙客到了,带了近二十名高手进入人丛。擒龙客记性不坏,第一眼便看到了中海的追电剑,脸色一变,脱口叫:“那是大地之龙的剑,怎么到了这厮的手中了?”

金花五娘神色凛然,说:“这丑鬼的剑术出奇地凶猛玄奥,不可和他单人独斗。长风赶快派人围攻,他只有一个人,先擒下他再说。占据后堡的人不知是些什么人,人数甚多,何不分些人从左右进攻?”

“且先等候片刻,武副会主快到了。”擒龙客说。接着,他举手一挥,吼道:“上!接近些。”

人群开始移动,刀枪并举,一齐向前迫进。

人太多,中海知道不退不行,徐徐后退,仰天狂笑道:“擒龙客,阁下居然成了领兵之将哩,你怕死不敢上前,竟摆出阵势吼入,岂不可笑?”

风栅的栅门大开,天玄剑领着二十名朋友,涌出了栅门。墙头上,人质中可派用场的人,纷纷现身戒备。

擒龙客心中暗懔,高举右手阻止人群前进,变色叫:“天玄剑和狂丐,果然是他们。”

中海站住了,大笑道:“哈哈!擒龙客,阁下二百余名小毛贼,能和天玄剑一群武林名宿相抗的么?龙虎风云会败亡在即,阁下替那位用毒葯控制弟兄,迫你们卖命造反的会主做走狗,眼看大祸临头,还不及时觉悟么?保宁顺庆两府的官兵即将赶到,诸位,难道你们要等到刀斧加颈,方知道后悔不成?擒龙客自己不敢上,却叫你们上前送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六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海腾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