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海腾龙》

第六章

作者:云中岳

彭县距府城一百零五里,五龙山下的木莲花苑是儒林人士相当熟悉的地方,四月花期,生员们皆成群结队前往观赏,流连忘返。

苑中种有数百株莲树,共分五色按五方种植,中间是变种,五色杂陈,一株树具有两色或三色不同的花,蔚为奇观。

四方的颜色是东紫,西白,南黄,北红。

中间的树丛中,建了数幢古色古香的木屋,苑内各处,散布著不少古雅的亭台池阁,侧身其间,令人尘念全消,俗意尽涤。

木莲花苑的主人姓蓝,名明敏,主人的两子长名永叔,次叫永雅。永叔永雅兄弟俩都是十六七岁的少年郎,在府学舍攻读,不但人生得堂堂温文英俊潇酒,而且性情豪迈不羁,最为好客,因此甚得人望。

江湖上传出的惊人消息,说木莲花苑的主人是缥缈仙子,本就够令人震惊了,竟然被龙虎风云会所扫荡,就更加令人骇然。

至于缥缈仙子的下落,却没有正确的消息,生死存亡,江湖人忌莫如深,不敢臆测,但龙虎风云会的人说,所谓扫荡,当然指荡然无存,老少尽砍绝罗。

消息是月初传出的,彭县距湖广远在万里开外,还未传到呢。

同一期间,甘凉道上传出另一件江湖道不大关心的消息,说是太峪山一夜之间,数百名喽罗全部失踪。目下。

那儿成了另一群神秘人物的巢穴。

谣言说,有人在西安府曾看到大峪山山主。

河南湖广两地,盛传著四绝秀士正在两地行道的消息。

至于传得最凶的则是有关大地之龙的消息,但没有人能指出他目前的下落。

岳州附近的官兵正秘密地移动,武昌的楚王府派来了不少虎骑铁卫,公门中的捕盗高手也纷纷秘密南下。

小襄王南阳事了,正得意洋洋地启程返回湖广。

已曰已已已已龙泉山下的荀府,中海小住五日,幻形老狐在第四天便起程赶返庐山。金雕詹雄伤势好转,在中海和回春居士两位医中□手的调理下,康复得惊人地快,治伤期间,两老在病榻旁指引中海重头再练两仪心法。

金雕以过来人的身份,指导中海下苦功,老人家已摸清了门径,以前他之所以失败,败在两句口诀弄错了,再就是败在争强好胜不服的老面上。

中海年轻力壮,气功的根基打得好,而且聪明绝顶,更肯下吉功,有识途老马的引导,他克服了以前无法冲破的种种难关与障碍,进入坦途,他成功了。

可惜,两仪心法是刚柔并济之学,只能循序渐进,逐渐揉合调和,如果操之过急,便会岔气伤身必须百日之后,方可竟功,百日之内如果妄用。

可能步上金雕詹雄的后尘,变成残废,前功尽弃。

五天中,根基已经打好了,以后得练精练纯了。

龙虎风云会的聚会期还有十一日,他得走了,必须在小襄王赶回之前打入麒麟山庄,找双头蛇算总账。

这天一早,早课已罢,病房中坐著口春居士、中海、素素,荀府的主人荀瑜,荀瑜年逾花甲,早年也是一位风尘奇人,绰号美称玉郎君,这时却是龙泉山下的一位笃实老农,昔日的俊容玉貌已不复见。

四个人在进早点,床上半躺著的金雕詹雄则端著参汤徐徐小饮。

回春居士首先发话,他说:“龙哥儿根基已经打好,我也该走了,荀老弟,拙荆与犬子多蒙老弟代为安顿,至于老弟所担的风险……”

“哈哈哈哈,老哥如此见外,岂不伤感情么?别慌著走,过些天小弟陪老哥走一趟昭潭,我玉书生宝剑未老,倒得看看这些魔崽子横行到几时。”荀瑜豪放地接口。

“你也要出山?”回春居士笑问。

“是不是不能出?小弟还未封剑呢。”

“有种,好,咱们过些天再一同前往。”

中海却剑眉紧锁,缓缓地说:“晚辈想先走一步,必须……”

“什么?你要先走?”回春居士讶然间。

素素长吁一口气,接口道:“他要逞英雄,独自到麒麟山庄找双头蛇陈魁。”

“你……”回春居士抽著冷气叫。

中海取出金云玉版副令说:“晚辈是以龙郎中的身份,凭这块金云玉版副令入庄的,一是找双头蛇,再就是先看看庄中的虚实。”

二这怎么行,你怎可轻身涉险?。即使你有三头六臂,也休想在麒麟山庄那众多高手环伺之下进出自如。”

“晚辈只消在小襄王回庄之前进入庄中,就不怕泄漏身份,晚辈己约定分水犀派人在外接应,分水犀广斌对小麒麟山庄的形势知之甚详。同时,横江白练梁兄也可以助我一臂之力,料无大碍。”

“我呢?”素素正色叫。

“你回昭潭……”

“我不!。”那么,和银凤在一起在外接应,如何?”

“我不和那强盗女儿在一起。”

“你……”

“我易容做你的葯童,怎样?”

“不行,你以为我会让你去冒风险么?”

回春居士拍拍桌子,阻止他俩争论,说:“你俩人都不要争论了,这事不可鲁莽,必须从长计议咱们目下不能冒然行事。听我说,咱们分头进行,筹划万全,谋而后动。”

“老爷子的意思是……”

“咱们一不作二不休,干脆除掉麒麟山庄,为咱们的朋友吐口气,你可以入庄,当晚给他个措手不及。”

“老爷于是说强攻?”

“不,你做内应,分水犀地头熟,组成奇兵偷入,当然,这不是立即可以办到的事,你和素素梁老弟先到洞庭会合洞庭王,请他早作准备,我这一趟昭泽,相信天玄剑必定早已聚会了不少朋友,要他带人赶来动手,岂不妙极?哥儿,个人恩仇事小,你必须为大局著想。”

中海摇头道:“晚辈只请分水犀接应,银凤也许会来,但……个湖庭王是……是……向水盗请援到底不是件光彩的事。”

回春居士笑道:“请教,大峪山主是不是强盗?”

“晚辈并不希望大峪山的人参予,我之所以请狂丐至大峪山,只为了保全武林精英,以免龙虎风云会坐大而已。”

回春居士默然,久久方说:“本来,侠与盗一向誓不两立,侠义盗英雄与绿林巨寇连手,易招非论。我当然不能勉强你和洞庭王结成同道,但你必须善加利用,不必令他太过难堪,以免引起反感,自削羽翼。”

“晚辈理会得。”

“这就好,分水犀靠得住么?”

“晚辈只要他供给麒麟山庄的形势消息,和一艘快船在外接应,想来不致因而败事,有素素和横江白练随行,料也无妨。”

“兵贵神速,今晚咱们便分头行事。我想,七天也就够了,六天后在屈潭南岸会合,先到先等,不见不散。一中海不再坚持,说:“老爷子,可否提前一两天,这儿到昭潭不足千里,昭潭至屈潭也不过五百里左右,一天以内三百脚程赶,也不过五天工夫。一”你真是,一天三百里?人又不是铁打的,你说得多轻松?再说,在昭潭难道不需要逗留么?七天后是初十,龙虎风云会在十五聚会,十一那天咱们便可动手,须知慾速则不达,仓卒行事决无好决果,不必逼得大紧啦!。哥儿。”

“那么,初十日屈潭见。”

“好,今晚咱们便分头起程,你走岳州府,我走平江。”回春居士喜悦地说。

屈潭,距汨罗江口三十里,地属长沙府湘阳县管辖,江分流为二,一叫汨,一叫罗,据传说,那是三闾大夫屈原自沉的地方,溯江而上约二十里,左岸便是屈原□。

江南岸突出一座山岗,江水三面围绕,岗伸出江心,下面是峭壁,除非变成猿猴,不然无法攀援而上。

摆河南,是两县的交界处,以上段江岸,是平江县的辖地,再上十余里,叫两江口,昌江从北面前来会合,岗上是起伏不定的山林,麒麟山庄雄峙山顶,像一座小城堡,不少阁搂依山而筑,东北西三面临江,峭壁□成天险。

南面是通向外界的唯一通道,建有飞桥,加深一条大山沟改成护庄河,倚著护庄河的西岸,建了三丈高的护庄墙,加上护庄河的深度,护墙便成了五丈多高,乃是不可飞越的天险,官兵如果想攻,除了将边塞的神机营调来,不然毫无办法。

唯一的缺点是南面有一座高□,峰头相距五里余,叫做横山,站在横山的山颠,可以俯视麒麟山庄的动静。

假使站在江右岸看麒麟山庄,十分悦目,倚山而筑的高楼大厦,散布在花木丛中,风景优美,气象万千,令人羡煞,好一座荒山野□中的洞天福地。

通向外界的小径中,从月初开始,不分昼夜,皆有从远道赶来的人马向庄中赶去。

在横山的峰颠,山庄在那儿建了一座小寨,派了三十余名好汉把守入居高临下监视看附近二十里内低□处的动静,掩护著山庄的外围,成庄主玉麒麟甚有眼光。

屈潭在小径的北面六里左右,那儿两月前并不时发现神秘的人影,出没在山林中,但距山庄远在二十里外,山庄的人似乎并未加以重视。

汨罗江发源于江西,每届水涨期间,上游的竹木山产源源下放,但舟船极少往来,只有作为代步的小型船只巡梭其间,麒麟山庄虽背水面山,但却没有可泊船的码头,所以并无水上的交通工具,初冬水浅,江上已看不到船影了。

从泊罗口以西一段湖滨,全是港湾密布,洲泽罗列,至湘阴一带叫做青草湖,长满了作肥料的水草,和高有一两丈的芦苇。

湖中心是天连水,水连天,湖滨数百里地则是草连天,芦连天,直至常德府沅江县西端,这一带如果陌生人不慎迷失在内,除了准备尸身喂大老鼠或者喂鱼之外,不用再想其他的事了。

但秋冬水枯,这一带却是所谓湖寇的大本营,洞庭之有湖寇,由来已久,源远流长,远溯至唐宋两朝,这儿一直是湖寇们的老巢,官兵们剿不胜剿,疲于奔命,三百多年前大名鼎鼎的杨公,算是有史以来第一次被官兵剿平的湖寇,他败在武□岳飞的手中,而且败得很惨。

目下水寇的首领是洞庭王禹志远,他不但统治了八百里烟波浩瀚的洞庭湖,更是湖广地境水旱绿林的盟主。

可是,他不甘屈服在黑道大豪玉麒麟成君玉的脚下,上月一场火拚,洞庭王的主水寨化成火海,几乎一厥不振,原因是他的手下爪牙已被成庄主所收买,怎能不败?

洞庭王记取这次血的教训,改弦易辙,化整为零,仍然卷土从来,活跃在湖滨人烟不到的港湾中要重振旗鼓,誓报此仇。

成庄主也有自知之明,知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的道理,除了暗中不止高手不时扰乱袭击之外,不敢将实力分散驻守,更不敢公然建立势力范围,因些意一来,双方从明争改为暗斗,闹得鸡犬不宁。

双方的冲突,滨湖地区的百姓小民当然受到影响,但他们并不在乎,反正不管那一方获胜,皆与他们无关,谁来统治便向谁纳规钱常例钱,这些钱仍然比向官府纳税少得多,而且越闹得凶,前来打秋风敲竹杠的官役愈不敢来,反而减少一笔开支,何乐而不为?所以表面上地方并无多大改变。

这一天,一个英俊健壮的青年人和一个中年人,带著一个小打扮的小伙子,从营口巡检司经过沿湖滨小径南行,奔向南面的湖口,他俩是中海和素素,另一人是横江白练。

中海相当后侮,与分水犀分手时,并未约定见面的详细地点,若大的洞庭湖,周围八百里,三湖五泽九江七十二洲,谁知道分水犀在何处藏身?假使洞庭王不曾和成庄主火拚,也许可以到水寨找人这时该到何处去找?

横江白练是长江下游的水路镖师,对洞庭湖不熟悉,他也不知该到何处去找,素素更是一筹莫展然可奈何。

他们昨天到了屈潭,摸清了会合地的形势之后,方沿江而下经泊罗到达营口巡检司投宿,一早便徐徐南下湘口,希望能碰上一两个水贼探探消息。

这一带十分荒凉,港湾遍布,干枯了的水草和芦苇绵延不绝,干涸的小洲星棋布。

小径沿湖滨南下,曲折地经过一些滨湖的小村落,村中全是些朴实的农民和渔夫,谁知道这些人中是否有湖匪在内?

绕过一座竹林,前面出现一座稍大些的村庄,踏人村口,迎接他们的是一群家犬,在吠声中,三人泰然举步入村。

村西半里地,是一座伸入陆地内部的湖湾,像是一座大池塘,北面的入港水道曲折盘旋,草洲起伏。

湾岸建了一座木造码头,泊了两艘中型货船,两侧湾岸,二十余艘渔舟和一些木排,全拴在岸边的大树上,有些已有一半搁在河岸,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六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海腾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