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海腾龙》

第七章

作者:云中岳

乡村的房屋高不过两丈,轻巧到家的人可以轻而易举地跃上,堵在两侧的大汉齐声呐喊,纷纷跃登瓦面。

中海是暗器大行家,早有提防,剑向下一拂,击落一枚毒针,脚尖一撇,另一枚毒针轻轻地震开同时奴腹旺转下身,左手接住了一枚,顺手扔出,人已上了瓦面。

两丈高的屋顶阻不住一流高手,街两端已有人跃登瓦面,毒枭的轻功傲视江湖,但他不该居心恶毒,竟然想先收拾中海,再追素素和横江白糠,不先警告便用淬毒三□针龚击。

岂知碰上了暗器大行家,他随尾追去,刚向上纵身形离地,打出的毒针□突然反飞而回,不偏不倚地射入他的右颈根,直入胸腔,他发出一声惨号,身形一顿,突然向下急坠,“砰!”一声摔倒在痒下。

街口转角处蹄声震耳,玉麒麟的先头马队到了。

上了瓦面,三人向南撤走,中海断后,士了瓦面的大汉不敢放胆追,愈迫愈远。

中海无意中杀了东海二一霸,解除了洞庭王的威胁,因此一来,洞庭王才能放胆倾巢而出,和玉麒闯全力一拚。

出了村南,村中的蹄声清晰入耳,横江白糠向西走,一面说:“老弟,咱们不能和健马长途竞走。跟我来,由水上走。”

“由水上走?”中海讶然间。

“码头上有船,只有从水中方可脱身。”

中海一想也对,和马匹长途竞走,确是不智,同时,向西走定可将迫来的人马扔脱,他深信成老贼必定向南追,由水中脱身十分安全,便不加反对,同村西的码头奔去。

村西树林和竹林甚多,三两转便脱出视线之外,果然下错,蹄声从村南方向传到,人群人马向南追下去了。

绕过一座竹林,前面车丛中人影乍现,先前在店中出现的村夫招手叫:“诸位请随我来。”

横江白练抢近,喝道:“阁下是谁派来的人?有何高见?”

“在下独角蛟申沟,洞庭王的手下兄弟,请诸位由水上走,快:“真是踏破铁鞋无处觅,得来全不费工夫,中海闻言大喜,跟上问道:“分水犀广斌日下何在?”

“咦!尊驾和广二爷……”

“在下大地之龙。”中海抢看说。

独角蛟几乎跳起来,大叫道:“原来是龙大侠,我的天!何不早说?”

“向谁说?一横江白练笑问。独角蛟九失声笑了,一面向湖边急走,一面说:“其实知道龙大侠要来的人,只有少数几个,在下便是其中之一,寨主日夕盼望龙大侠侠驾光临,加大早之望云霓,今天终于等到了。”

说话间,已到了码头,将一艘小船推入水中,让三人飞跃而上,架起双桨,小船如弩箭离弦,向湖外激射。

不久,人群人马赶到湖边,东海三霸的爪牙纷纷推船下水,两艘大型货船也被他们派上用场,先往向湖外飞驶,全力狂追。

独角蛟的船已驶出曲折的人湾航道,大笑道:“东海三霸全被龙大侠收拾了,他们如果追来就妙极了,管教他们片甲下回,在下要引他们来追,洞庭湖的鱼虾这下子有福了。”

“附近有责寨策应的人么?”中海问。

独角蛟点点头,缓缓地说:“东海三霸一到草洲头,我们得到消息,这三个家伙水上能耐超尘拔俗,在水中谁也近下了身,所以寨主决定在陆上和他们决战。五天来,他们白天在各处水道搜寻我们的踪迹,晚间便在各处突袭,确被他们杀了不少兄弟。这两天寨主已到了左近,预定白天在村中除掉他们,只是人手未曾到齐,又怕成老贼的高手赶到正在焦急呢!想不到龙大侠适时到来,为咱们解决了唯一的水上劲敌,除去心腹大患,在下谨代表洞庭湖的同道弟兄致上无穷谢意。”

“不敢当,申兄,贵寨主今后有何打算?”中海问。

“弟兄们与麒麟山庄已是势不两立,火焚水寨之仇誓在必报,龙虎风云会在天下各地屠杀不受他们驱使的人,声势日壮,因焰如燎源之火,无人敢挺臂而起造福江湖,近来只听说龙大侠敢于和他们一拚。敝寨主认为,江湖朋友光是逃避决非善策,独善其身的人反而保不了命,不如奋起一拚,因此决定下计利害,不日进袭麒麟山庄,捣他们的老巢,相信必可鼓舞江湖朋友的士气,让江湖朋友知道龙虎风云会并不足畏,以牙还牙方是上策,隐身避祸反足以助长该会的凶焰,广二节上次从河南回来,将龙大侠的援手经过详细禀明寨主,寨主认为龙大侠入庄之举太过冒险,希望能助龙大侠一臂之力,群策群力必可成功,不知大侠以为然否?”

中海不愿表示意见,说:“这事必须从长计议,咱们暂时不谈,待见过贵寨主后再议。总之,在下并不想劳动贵寨的弟兄。”

这时,船已驶出外湖,浪沟□涌,小舟像一张枯叶般随看水势猛烈地跳动,水花溅得船上的人全成了落汤□。

中海生长在河边,水性不弱,但素素都怕水,吓得脸色发青,紧紧地偎在中海的怀中,不敢移动牛步。

横江白练架起了另一支长盘,熟练地助独角蛟控舟。

后面百十丈外。舟群紧追不舍,更远些,两艘大船已升上了风帆。

“申兄,咱们怎能和风帆比赛?”

独角蛟笑道:“冬日水枯,他们水道不熟,有风帆无用处,前面浮洲的尽头,便是敝寨的秘密航道,人船进下去。”

不久,到了浮洲的尽头,船向左驶乃一望无涯的枯苇丛中,无数港湾星罗棋布,像蛛网般四通八达,船行走其间,满眼全是枯死的芦□,不办东西南北,只能从风向猜出概略的方位。

两艘大船虽可藉风帆之助,行驶如飞,可是它不能直线航行,在近岸处毫无用武之地,这时刚航至北面上风处,风帆一转,顺风顺流势如奔马,同洲尾外侧急冲而来。

岂知独角蛟的船不再向西北航行,反而向西南一折,驶入市茸丛中。

大船截错了方向,舵工大概贪功心切,发出一阵急促的叫声,指挥控帆的人操作,舵向左徐推,船首转向,偏向左面小船逸走的方向狂追。

“喳……”怪响刺耳,第一艘大船突然一震,全船支格格一阵暴响,急剧地摇幌起来,搁了浅,动不了啦。

后一艘大船相距在上人文外,想下帆已来不及了,在先前搁浅的大船左方五人女远近,也搁上了蓦地,芦苇丛中响起一声芦哨,不久,四面八方冲出上六十条快艇。

战鼓狂鸣,箭如飞蝗,只片刻间,追来了二十余艘小船已看不见几艘可动的了,水上船斗船,水下人斗人,杀声震天,浪涛汹涌,好一场实力悬殊的大屠杀。

在杀喊声中,两艘快艇引导看中海的船,同芦茸深处急航,风浪进不了芦苇深处,船行似箭,平稳地在狭窄的航道中转折向西航行。

杀声逐渐平息,鼓声也听不到了,西北风吹过枯芦梢头,声势如万马奔腾,加上外湖传来的波涛声,令人闻之骜心动魄。

看了附近的形势,中海不住摇头,心说:“即便从四面八方放火焚饶,也烧不尽这万顷苇丛,即使动用十万雄师,也难将这一带湖匪剿平,龙虎风云会如果争取了洞庭王,后果委实不堪设想,成老贼和洞庭王为敌,确是愚不可及,小襄王之所以谋劫金凤,恐怕不仅仅只是为了好色呢,如果他将金凤弄到手,今天的江湖局面恐怕要面目全非了。”

船行期间,附近的港道中不时有行走如飞的小艇巡行出没,各种奇异的芦哨声不时入耳,引航的两艘快艇有人在船头用号旗传讯,下时用芦哨声应和,整个芦苇丛中杀气腾腾,神秘莫测。

罢折入另一条汊道,蓦地,前面号角长鸣,人艘快艇分两行迎出,先头一艘稍大些的舱面上站看一个身材修长,剑眉虎目,三绺黑髯拂胸的中年人,看上去只有四十岁上下,穿一□□青长袍,一双虎目神光似电,站在舱面屹立如山,袍袂飘飘,威风八面。

他就是湖广地面水陆群豪的领袖,名震江湖的洞庭王禹志远,实际年龄已是五十出头了。

他左右站看两个人,左首是分水犀广斌,右首是一个秃头中年大汉,一身水靠,仍上身有水珠,显然是刚从水中出来的人。

另一艘快艇上,站看金凤银凤姐妹俩,两人也是一身水湖绿水靠,带了兵刃,但似乎并不实下过水。

引航约两艘快艇左右一分,让独角蛟的船超出。

“启禀寨主,大地之龙龙大侠驾到。”引航的快艇有人高叫。

中海扶看素素站起,相距在十女外,他已看清了分水犀,心中大定。

双方的船只接近了,船势套d灭。

“龙大侠,别来无恙。二分水犀喜悦地大叫。”龙大哥,一晌可好?”两位姑娘雀跃地招呼。

洞庭王抱拳长揖,用洪钟似的嗓音笑道:“龙大侠,老朽禹志远,接驾来迟,恕罪恕罪,请多多包涵。”

中海赶忙回礼,笑道:“晚辈来得鲁莽,前辈海涵。”

迎接的船只先后掉头,中海分别向分水犀和金凤姐妹行礼招呼,双舟并拢,洞庭王含笑伸手虚引笑道:“请移玉升舟,请。”

中海三人跃上快艇,重新行礼道:“晚辈有两位同伴同来,待晚蜚为他们引见……”

“呵呵!龙大侠,贵同伴老朽认得。”

洞庭王快慰地接口,同横江白练拱手道:“承蒙梁师父移玉枉顾,兄弟深感荣幸。”

横江白练回了礼,也笑道:“梁某是武昌下游混饭□口的保镖,虽小会和贵寨的弟兄有过节,但冒昧拜会,倘请包涵一二。”

“梁师父,你这下是见外了么?咱们虽说道下相同,但□同是武林中人,私底下咱们仍然是朋友啊!”

洞庭王爽朗地说转向向素素抱拳笑道:“小女在秦岭道上多蒙姑娘援手,感激不尽,令尊听说已经离开天文小筑,下知近况如何,想必侠驾康泰,艺业精进了。”

素素大方,行拱手礼笑道:“前辈好眼力,一眼便看出破绽了,家父大好,多承垂注。”

“小女上次秦岭遇险,姑娘是男装打扮,不久前苕丫头回来,说龙大侠正为姑娘的事奔忙,所以老朽猜想定然是姑娘重施故技女扮男装,以便于在江湖行走,都不料果然猜对了。”

金凤在另一艘船上招手叫:“施姐姐,请过船一叙。”

素素见这艘船全是男人,不便久留,应声跃过船去了。

洞庭王替中海引见己方的人,客套一番。

秃头大汉原来是水寨的统倾,姓段,名海,绰号称秃龙,在江湖中颇负盛名,水性傲视江湖,陆上的艺业也十分了得。

他是从另一条汊道赶回来的,不久前他在外面解决了东海三霸的人,听说人地之龙到了,便匆匆赶回一睹大地之龙的风未。

据他说,来袭的人已被一网打尽,只留下五个活的,留下拷问麒麟山庄的口供,其他的人全都沉下湖底喂鱼虾了,英雄惜英雄,他对中海十分景仰,自是一见如故。

船继续向里面航行,不久,眼前出现一片草洲,洲上搭了木架,铺成一座方圆近十亩大小的心寨看木料,便知是刚刚建就的临时水寨,寨四周用船只串连,上架木板可供行走,四方共有八条汊道,通向八方,各泊了十余艘快艇,人数不少。

木寨上高高矮矮站了不少人,在号角长鸣声中,洞庭王肃容登上水寨。

水寨虽是临时架设的,但里面的设备一应俱全,仅缺少女眷,仅有的两名女仆,是侍候两位姑娘的。

客人前脚入厅,后面的人已在騒动不已,暴发出惊天动地的欢呼声,原来独角蛟已将东海三霸身死草洲头的消息传出了。

当晚,大厅排出了英雄筵,上百名寨中的人小头颌,给予三位客人盛大的英雄式欢迎大礼。

中海见人太多,不愿将进入麒麟山庄的计划说出,只说途经洞庭,顺道拜会寨主而已。

席间,洞庭王将近来双方的动静作了个简要地说明。

龙虎风云会方面,除诛异己工作收效甚宏,各地名气稍高的武林人物大多遭了殃,下然便远走高飞隐姓埋名。

只有五大门派的弟子还算未遭波及,龙虎风云会显然还有些顾忌,不敢冒大不讳和五大门派的弟子为难。

日下正用怀柔手段,派有专人和五大门派磋商,分头企图说服五大门派的弟子脱身事外,更离间他们的感情,陈说厉害,极尽挑拨的卑劣手段。

五大门派之间,一佛一道本来就水火不相容,先天不足,门户之见甚深,给予了龙虎风云会可乘之机。

天下间没有人可将五大门派的人说服,使他们团结一致,然而唆使他们团结火拼□是轻而易举的事。

相信等到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七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海腾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