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海腾龙》

第八章

作者:云中岳

庄中各处灯火通明,广场是演武场,往里走第一进是巨木建造雕了无数金甲麒麟的牌坊,两侧是两座大楼,金字匾额高悬,左是“迎宾馆”,右是“招贤馆”,端的是气象万千。

看了这些令人目眩的宏丽建筑和排场,难怪天下间那些野心家们要拚命争取霸主大豪的名位,无所不用其极,不达目的誓不甘心了。

在迎宾馆中又逗留了不少片刻,迎宾馆的执事神眼扈锦全百般盘问刁难,中海皆冷静地从容应付过去,可笑神眼扈锦全居然没看出素素的破绽,也许他认为素素只是个小厮,又矮又小,不值得注意吧。

这期间,玉麒麟正在召集香堂的人,事先已得到小襄王从平丘集送来的书信,要将中海加以囚禁追出白衣神君和天玄剑的下落。

可是小襄王忙中有错,信中将中海万里送骸鼻的事写得甚为详尽,反而引起了成老贼对中海的好奇心,所以召集香堂弟子,决定如果中海确是流役西北,返家杀官流落江湖的人,想来不会与白衣神君等人有关,便可收为己用。

宾馆的后面是一座大花园,一条青石铺成宽约两丈的走道直达高大宏伟气象万千的麒麟楼,楼高三层,飞詹画角高梁,云雷花纹的合抱大柱金碧辉煌,楼下是间大厅,楼前有白石阶,一双石麒麟重有万斤,两廊建有精工雕栏,光彩照人,挂了两列纱灯,摇曳生姿,大厅中灯光辉煌,明亮如画,厅门的守卫共有四名,全是个大粗腰,凶神恶煞似的一流高手。

“庄主示下,看龙中海入见。”有人站在阶上高声叫。

中海举步登阶,素素紧随身后,在厅门叫道:“晚辈龙中海,偕仆小方,求见庄主。”

“进来!。”里面大喝。

踏进厅门,两人暗暗心惊,宽阔的大厅分为两部,前段有廊,门都通向两厢,后段有阶,上面八张虎皮交椅坐了八个人,前面一具大鼎升起袅袅香烟,一张雕了双麒麟的檀木长案,摆设著香案和不少玄门弟子的法器,不像是案,却成了法台啦!。左右,分别列看二十名刀斧手,一个个肩阔腰圆。

长案挡住了后面四把交椅,只看到四人的上半身,中间左首那人长眉入鬓,一双虎目神光似电,白净脸皮,八字须,威风凛凛,目光像要看穿对方的肺腑,令人不敢仰视,是一个令人一见便心中发冷,难以或忘的人物。

中间右首那人脸白如纸,剑眉鹰目,大鼻阔嘴,留了三络长须,身材高大健壮,神情不怒而威。

右首三人中海不陌生,在百丈山魔湖曾有一面之缘,他们是松风道长,一心和尚,红沙掌骆平。

左首二人是两另一女,中海不认识。中海直趋阶下,抱拳行礼朗声道:“湖广龙中海,奉成少会主手谕,持金云玉版副令前来宝庄,请求庄主成前辈收容。”

右首脸白如纸的人安坐不动,说:“本座便是成庄主,先拜见内主坛皇甫坛主。”

中海一惊,内主坛坛主擒龙客皇甫长风也来了,他再施一礼,不等他发话请安,擒龙客已经冷哼一声,叱道:“见了两位坛主,你竟敢不行叩拜大礼?呸!。你好大的胆!”

擒龙客皇甫长风是内主坛的坛主,内主坛的地位比外主坛高,不论武林名望,只问会中地位的高低,因此他看不顺眼便得说话,叱骂中海见了两位坛主不跪拜,声势汹汹,十分不客气。

中海毫不畏怯,朗声道:“在下尚未拜过香坛,还不是贵会的弟子……”

“住口!”擒龙客大吼。

中海冷笑一声,不在乎地说:“算起来,龙某还是会外人。论交情,彼此不相识;论江湖礼数,如非久别尊亲或长行迎师,也用不著跪拜,想不到贵会用这种态度对待前来投奔的人,似非罗致英雄豪杰之道。龙某顶天立地,遨游江湖自由自在,并非是摇尾乞怜穷途末路的小混混,用不著前来自取其辱让人叱喝。要不是成少会主与龙某打成相识,他力劝龙某前来投效,用金云玉版令副荐引龙某,龙某还不屑前来呢。对不起,龙某认为贵会并无诚意罗致天下豪杰,只配收容一些没骨头的地痞流氓的,龙某不甘菲薄,不愿自贬身价,还是闯我的江湖算了,告辞。”说完,扭头便走。

“站住!。”一心和尚大吼,倏然站起。

中海止步扭头,冷冷地问:“怎么?和尚,你有何高见?”

“你知道这是甚么所在?”一心和尚厉声问。

“大名鼎鼎的麒麟山庄,招纳英雄豪杰的麒麟楼,龙某岂有不知之理?”

“既然知道,怎敢如此无礼?”

“笑话,贵会的坛主把龙某看成了奴才,无礼在先,岂能怪我?咱们都是江湖人,论同道只算是朋友,合则留不合则去,贵会既然只收容奴才,龙某是铁铮铮的大丈夫,只好另投明路。和尚,不必鸡猫狗叫地乱吼,龙某可不是你的手下,吓唬我么?龙某从小吓到大,不会害怕的。”

松风道长嘿嘿笑,接口道:“小辈,只怕你来得去不得。”

“贵山庄不是开黑店吧?为何来得去不得?”

“虽不是黑店,但不会让你说来便来,说走便走。”

“怪事,是小襄王请龙某来的,谁愿意来看你们的脸色?见鬼。老道,你的意思说不许龙某走,是么?”

“正是此意。”

“是不是派人强留?”

“恐怕是的。”

中海嘿嘿笑,招手道:“老道,你下来留留看?”

松风道长怒不可遏,脸色全变了,一声虎吼,推椅站起,便待向下抢。

擒龙客呵呵大笑,叫道:“松风护法,坐下。”

他的脸变得可真快,前后判若两人,转向玉麒麟笑道:“果然不错,确是好人才,难怪令郎要他前来投效,确是值得栽培,只是太骄傲了些。”

玉麒麟得意地点头,说:“长风兄难得对人称赏,想来此人确是可造之材。”

接著向下叫:“龙中海,稍安勿躁,刚才皇甫坛主是故意试你的,请不必介意。”

松风道长是外主坛的人,摸不清内主坛坛主的脾气,碰了一鼻于灰,难以下台,僵站在那儿羞债交加,但又不敢发作,尴尬已极。

中海却心中暗懔,忖道:“这位内主坛坛主工于心计,喜怒无常,神色变化莫测,我得小心了。”

心中在想,口中却说:“如此相试,未免太过份了些,诸位不怕令天下豪杰心冷么?”

擒龙客呵呵一笑,不在意地说:“如果不如此相试,怎能发掘出真正的英雄豪杰?成少会主以金云玉版副令要你前来,并派人递呈手书,他说你与白衣神君是朋友,你有何解释?”

“白衣神君与龙某并不是真正的朋友,只不过在甘凉道上偶然相逢而已。”

“但你在秦岭道上又和他救了洞庭主的女儿。”

中海淡淡一笑,转过话锋间:“请间,双头蛇陈魁目下在不在庄中?”

“你问他有何意?”玉麒麟间。

“那次定计擒金凤嫁祸白衣神君的人是他主谋,何不请他前来对证?在下那次无端被袭,只算是巧合而已。”

玉麒麟向一名大汉挥手道:“曹豹,到香堂将陈执法找来。”

“遵命。”曹豹应喏一声,行礼告退。

中海心中大喜,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厅门突然传出一声传呼,有人大声叫:“皇甫夫人驾到。”

玉麒麟倏然离座,向中海说:“龙中海,你在一旁坐下稍候。”

“遵命。”中海欠身答,在右面的一列交椅上落座。

素素心中焦急,紧倚在他身后,低声忧虑地问:“大哥,你目下有何打算?”

这时,所有的人全都降阶迎向厅口,阶下两侧的劲装大汉们虽仍屹立不动,但目光皆已转向厅口他一咬牙,说:“伯父和的老爷子既未能按期赶来会合,我们独力难支,待会儿与双头蛇朝了相,以雷霆不及掩耳的快速手法擒下他带走,我带人,你放火,从预定的退路脱身。”

“目下已是三更天,恐怕……”

“已是三更未,再拖下去就不易脱身了。”中海也有点焦急地接曰。

厅口人声嘈杂,迎人了一群男女。玉麒麟在右,擒龙客在左,中间是擒龙客的妻子金花五娘。由三人所处的地位看,擒龙客皇甫长风显然是个惧内的人,可能内主坛的大权,事实上是控制在金花五娘的手中。

论年岁,金花五娘已是半百以上年纪的人,但并未显老,仍然是徐娘半老,风韵犹存。脸上薄施脂粉,盘龙髻上珠翠满头,一袭附看坎肩的翡翠绿底金花衫裙,腰悬长剑,挂看百宝囊,身材修长,曲线玲珑。她的眼睛十分唬人,阴森森地锐利有如鹰集,似要看透人的肺腑,令人不敢迎视。

她身后不远,十二名英俊的青年人极为出众,全都有七尺左右的雄健身材,而且全都齿白chún红俊美出俗。青一色的锦缎夹劲装,背系宝剑,他们是龙泉十二剑手。

紧随在金花五娘身后有四名少女,一个比一个清丽,全穿了天青色劲装。她们是金花五娘的贴身侍女兼护卫,称为青锋四女,最小的老四是化名安霜的吴姑娘。

吴姑娘眼尖,第一眼便看到坐在石阶下侧方的中海,惊得出了一身冷汗,心中暗暗叫苦。

中海也留心细察来人中有没有熟脸孔,假使有,他准备脱身。还好,一大群男女中,并没有小襄王的手下,也没有熟面孔,他心中一宽。目下他耽心的是小襄王,他从飞燕荆萍的口中,知道小襄王快要赶到了,因此,他必须在小襄王赶到之前,将双头蛇弄到手。

庄中高手如云,而且各处的主脑陆续地赶来,他的处境愈来愈形险恶,但他依然沉得住气。

阶上的人客套一番,主位仍由擒龙客落坐,玉麒麟移至右首,金花五娘在左,由金花五娘简略地将顺江东下的经过说了;由于大厅中人多,她不愿详说,要早些歇息。正当她要带人返回内厅时,里面出来了三名大汉,和一个花甲年纪的长袍老人。

花甲老人穿一袭灰袍,身材硕长,留了花白山羊胡,鹰目勾鼻,眼神凌厉,高颧薄chún,脸色泛青是个令人望之心悸的阴险人物。他直趋阶下,向上行礼欠身道:“外主坛香堂执法陈魁,参见两位坛主。”

金花五娘本已站起,向玉麒麟问:“成坛主,是不是要召开香堂?。听说少会主将马面无常械送香堂……”

玉麒麟呵呵一笑,抢著接口道:“大嫂有所不知,小犬这次行脚河南,荐引一个青年晚辈入会,兄弟正与皇甫兄试他的胆识,而且要摸清他的底细,所以要陈执法前来与他对证呢。”

金花五娘向下面的中海不住打量,坐下间:“哦!,是不是下面这位少年?叫什么名字?唔!。看样子嘛,似乎还过得去,派得上用扬。”;“呵呵,五娘,你的眼力果然不差。可是,胆识是够了,但却不知艺业如何,相当骄傲哩。”

“他姓龙,名中海,医术不错,绰号叫龙郎中。”玉麒麟也接口答。

金花五娘点点头,脸露喜色地说:“唔!。人才一表,确是可造之材,摸清他的底,是否打算收他为弟子?这样吧,咱们不能埋没人才,派人试试他的艺业,便可要他到香坛叩拜祖师爷。既然他善医何不叫邓老儿考他一考?我身边正需要一个善医道的人……”

“咦!。大嫂想要他……”

“是的,叫他在我身边效力。怎么,成坛主舍不得割爱么?”

玉麒麟堆下笑脸,笑道:“那里的话,大嫂言重了,他能在大嫂身旁效力,也算是他的幸运哩。陈执法,你说,这人是不是白衣神君的朋友?你有何高见?”

中海死盯了双头蛇一眼,强按心头恨火,从容地站起,暗作准备。

双头蛇阴森森地打量著中海,久久方说:“坛主明鉴,这人确是在甘凉道刑满返乡的龙中海。据属下所知,白衣神君老匹夫确是将他作为朋友,并且护送他到华山,至于他们之间的交情,属下不知深厚至何种程度,不敢妄论。”

中海哼了一声,冷冷地说:“在下刑满返乡,根本不打算结交江湖中人,因此在返乡之前,任何人也休想获得在下的友谊。白衣神君认为在下的行事光明磊落,想交在下为友,在下却不识相,不敢高攀。因此可以说,他认在下为友,那是他个人的事,何况自华山分手后,在下与任何江湖名宿皆无往来。诸位既然多疑,不敢见容,那么只好告辞了。”

“且慢!。”

擒龙客举手叫,笑道:“不管你是何人的朋友,本会来者不拒,不问你的出身,不追究你的既往啦。说,你有何艺业出人头地,出身何人门下?”

中海挺挺胸瞠,傲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八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海腾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