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海腾龙》

第九章

作者:云中岳

两人的处境已势如骑虎,没有躲闪趋避的机会,目前唯一可行的事,是置之死地而后生,只有全力夺路方是求生的唯一办法。

中海火速解下背上的双头蛇,连飞爪槌绳一并交给素素,沉声说:“我夺路并断后,无论如何,你得将双头蛇带下去。”

“你呢?”素素急间。

“我随后下去,快!”

两人站在草坪中低语,三黑影已一字排开急掠而来。

中海突然一声低啸,连发两把飞刀,袭击两侧的人,同时拔剑猛扑中间的黑影。

“啊……”左首的黑影狂叫著跃起,旋转著裁倒。

“哎呀……”右面的黑影惊叫,身形一顿,右手下垂,长剑坠地,冲前两步,连忙转身以左手拾剑。他的右屑插著一把飞刀,所以长剑脱手。

“铮铮铮!。铮”龙呜震耳,中海和中间的黑影接上了,一连四剑狠拚,把黑影迫退了丈余,火星飞溅,但对方的剑居然未折,仅剑锋缺了四个缺口,形同犬牙,可是黑影的内力修为委实惊人,内力驭剑术已足以和追电剑相抗衡了。

“快走!。”中海向素素沉喝。

素素不加思索,挟看双头蛇,提着飞爪槌绳夺路,一声低叱,飞爪砸出,“噗”一声轻响,飞爪击中俯身拾剑的黑影,爪尖深抓入背心,黑影仆倒在自己的剑上。

她狂风似的超越尸身而过,拔回飞爪,奔上了虎颈。

和中海力拚的黑影,发出一声警啸,再次反扑。这瞬间,两人已换了方位,中海发觉对方不但内力浑厚,剑术也到了炉火纯青之境,不可力敌,免得被缠住,所以闪身避招,夺得了退路,追随著素素奔至虎颈的枯草坪。

西面呐喊声如雷,高举火把的大群高手,已闻警飞步赶来,慢了一步,中海已先到了虎颈。

衔尾追逐的黑影也已经到了,火光下看得真切,是个满脸横肉的花甲老人,叱声震耳:“小辈纳命!。你已走投无路,在我夜行客的剑下,你死定了。”随著叱喝声,长剑狂风似的卷到。

中海故意脚下一滑,失足前仆。

夜行客一声狂笑,剑随著下沉,刺向中海的右大腿根,如同电光一闪,快极。中海向左急滚,在仰面滚转的刹那间,飞刀出手,喝声“接刀”!。人却飞跃而起,一剑疾挥。

夜行客太过大意,相距太近,而中海的飞刀却快得令人肉眼难见,想躲巳力不从心,虹影一闪,飞刀半分不差射人心坎。他如中电殛,身躯一震,剑“嗤”一声刺入地面。这瞬间,紫虹下落,脑袋突然离颈而飞,鲜血箭似的喷出,喷得中海左半身全是血。

中海掠出八尺外,向素素沉喝:“还不决走?快!。”

素素不得不走,她知道双头蛇对中海万分重要,迟延不得。她一面奔向虎头,一面将双头蛇用槌钓绳梢捆上。

虎头前端同下便斜,生长著不少奇形怪状的苍松,苍松生长在石缝间,经年受罡风摧残,枝干都短小而坚实,盘虬如龙。她到了虎头尖端,将飞爪槌绳捆住了一株松根,再用飞爪抓实了石缝,俯身向下看。

三四十丈下的江心,一星灯火摇曳,那是分水犀的接应小舟。舟上的两男一女心焦如焚,眼看岗上呐喊震天,火把通明,便知大事不妙,群雄已在岗顶聚集,往下撤的人怎能下来?只消割断了槌索下撤的人不粉身碎骨才怪,四十丈高向下棹,不但气流可将肌肤撕开,掼在水面时,也必将骨肉尽裂可怕极了。

银凤对中海怀有无比的关心,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向分水犀叫道:“广叔,我们上去接应。老天!。我们……”

分水犀摇头苦笑,无可奈何地说:“好侄女,怎样上去?我们又不能插上翅飞。”

横江白练不住地搓手叹气,惨然接口道:“看来,我们只能听天由命了。龙老弟必定无法下来,走吧,送我上岸,我到庄中和他们拚命……咦!。”

他用手向上一指,讶然惊叫。

崖上,有火摺子擦动的亮光连闪三次。银凤大喜道:“他们下来了,准备。”

素素用火摺子打出信号,将双头蛇向下槌放,好半晌方将人放下,她却不向下攀援,反而一咬牙回头向上奔。她不愿逃命,要和中海联手拒敌。在她的心目中,已将中海看成她终身所托的伴侣,她宁可牺牲自己,让中海脱身,即使要死,也得死在一块儿,所以她毫不犹豫地转身奔回虎颈。

虎颈的草坪上,凶狠的恶斗正如火如荼地展开。

中海已经看出今晚的危机,他不可能退下飞虎岗了,唯一的指望是让素素安全脱身,然后找机会突围。槌下三四十丈,需要不少时间,何况还得先吊下一个人?因此他必须阻止追来的恶贼接近。

当他用机智冒险搏杀夜行客,奔至虎颈外侧时,上百名高手近百支火把,已经堵死了虎颈内侧,火光照得明亮如同白昼,纤毫俱现。

远处,火光冲霄,初冬草木尽枯,素素所放的野火已势成燎原。如画楼也火鸦飞舞,爆响震耳,吸引了大批的庄中贼人。成少会主正大叫大吼看指挥恶贼们灌救,另一批人也在用树枝刀斧扑救燎原之火。

玉麒麟恰在这时赶到,他认为已将中海逼上了绝境,用不著操之过急啦!。

还不知素素已将双头蛇带向预先准备好的下降退路去了,所以赶来大吼道:“先困住他,列阵!。”

可是,已有五名高手冲上了。

中海已抱定放手一拚的决心,横剑屹立在乱石草坪的中心,不许任何人越过。火光下,他冷静地横剑相待,宛若暴虎凭河,浑身血迹,令人看上去倍感恐怖。

五名高手最小的也有四十岁上下,有两人已是花甲年龄,可知不会是无名小卒,三支剑两把刀像狂风般刮到,声势汹汹,宛若排山倒海。

“小辈,丢剑投降。”五人几乎同声叫吼。

中海屹立不动,追电剑徐徐移动,剑尖前引,右脚徐徐踏出,缓缓立下门户。

五人冲近至两丈内,被中海冷静的神态镇住了,不约而同地脚下一缓,先前狂冲而来气吞河岳的勇气也消失了一半。接近至丈五六,五人停下了,弧形散开立下门户,死死地盯视看冷然相待的中海。

“小辈,你看清了自己的处境么?”中间的花甲老人厉声间,在语气中己可听出些少怯意。

中海不回答,虎目中冷电四射,不言不动。

“丢剑投降,也许庄主会给你一条生路。”另一人叫。

中海像个僵了的人,暗中功行百脉,力贯四肢,细小的追电剑斜指,纹风不动。

“不必和他客气,咱们上。”操刀的中年人叫。

“好,咱们齐上。”老家伙咬牙答。

声未落,中海突起发难,一声长啸,宛若虎啸云山,沧海龙吟,追电剑幻化出千重剑幕,排山倒海似的盖到,在近身的刹那间,人影突然如虚似幻,急剧地闪动,紫虹盘舞,漫天澈地而至。

“铮铮!急剧闪动的人影突然分开,两声暴响震耳传出,火星激射,人影飘摇。中海疾进又退,退回原地,倏然而止,剑尖斜垂,屹立如山,虎目中神光似电,颊肩抽动了两下迫电剑发出隐隐龙吟,鲜血在剑尖凝聚,一滴滴向下堕。这电光石火似的雷霆一击,来得快结束也是快,进击时石破天惊,退守时点尘不惊。”咦!”人丛中响起一声怪叫,踱出一个人影,那是擒龙客皇甫长风,脸上带有惊容。

“噗!。”中间的老家伙突然仆倒,咽喉鲜血泉涌。

左侧的使刀中年人不住地向后退,左手掩住胸口,拖著刀,想说话,却无法发声,头向下落,终于脚下一软,砰然倒地。

同一瞬间,右外侧的一个半百年纪中年人仰天发出一声长号,突然仰面便倒。

另两人脸色死灰,恐怖地向后退,退了两丈余,突然扭头狂奔,如见鬼魅。

中海吁出一口长气,自语道:“我不是好杀的人,但……但我不愿死。”

人丛中走出擒龙客,接著出现了玉麒麟成君玉,两人脚下从容,缓缓踱山。

“成兄,你看出这小辈的剑术是何来路么?”擒龙客扭头问,神色肃穆。

玉麒麟摇摇头,徐徐地说:“兄弟未看清,似乎有点像天玄剑法。”

“不,天玄剑术没有这么威猛,成兄,请替兄弟压阵,我去会他一会。先前兄弟一时大意,被他迫退了丈余,摸不清他的剑路,几乎失手,我得好好治他。”

身后响起一声打雷般的怒吼,有人抢出叫:“割鸡焉用牛刀?让在下兄弟砸扁他的脑袋。”

火光下,两个黑懔懔铁塔般的巨人越众而出,身高八尺,腹大腰圆,一般打扮,相貌相同,一看便知是兄弟俩。黑巾包头,凸眉高颧骨,狮鼻海口,带赤黄色的络腮虬须森立如戟,鼓着一双铜铃眼睛,乍看上去,彷佛是庙门口的两尊金刚变活了。两人的手上,各提了一条粗逾小臂的沉重浑铁霸王鞭,没有千斤神力,休想挥舞自如。

玉麒麟点点头,笑道:“皇甫兄,让汪家兄弟和他比比膂力,如何?”

擒龙客略一迟疑,他确也希望再看看中海的神奇剑术,以便看出剑路筹思对付良策,颔首道:“好,汪家兄弟两人足以对付。小心了,最好要活的。”

汪家兄弟挟看沉重的霸王鞭,纵跃如飞,三两个起落便到了中海身前丈余,两面一分,左首的老大怪笑道:“小辈,你叫大地之龙?”

中海冷冷地扫视两人一眼,冷冷一笑作为答覆。

“北地两金刚汪氏双雄,小辈你听说过么?”

“原来是柴沟堡的两个偷马贼,少见。”中海冷冷地说,心中一懔。

这两个偷马贼横行京师西部和山西北境,凶暴残忍大大的有名,霸王鞭重有六十四斤,径尺巨石鞭下立碎,一身混元气功力枪不入,只手可力掣奔马,膂力惊人。兄弟俩是双胞胎,年纪已近半百,兄长叫赛尉迟汪明仁,弟叫宇宙一鞭汪明德。两个凶神恶煞经常挟了不少金银珠宝到中原找快活,和江湖的高手名宿较技;罕逢敌手。花光了金银再返回柴沟堡老巢,专劫掠往来京师山西的马队行商,有时洗劫各地的牧场,杀人放火狠毒残忍,那一带的人闻名丧胆,恨之刺骨。

由于他俩身材高大,所以自称北地两金刚。

宇宙一鞭听中海叫他做偷马贼,立时无名火起,向乃兄用打雷似的嗓子叫:“大哥让开,我要将这小子砸成肉饼。”

中海跨出一步,冷笑道:“蠢货,你大概是老二罗,你一个人上怎么行?”

宇宙一鞭愤怒如狂,激怒得像头疯牛,大吼一声,抢入来一记“泰山压顶”,兜头便砸,鞭风呼呼,以雷霆万钧的声势凶猛地进击。

中海向侧一闪,便侍从左侧切入递剑回敬。

岂知宇宙一鞭人看上去蠢,但身法却十分灵活,鞭下一半,便料到中海不敢接招,必用灵巧的身法抢入,招式一变,居然力道收发由心,斜身迫进反手猛地抽出,歪风厉啸,迅捷无比。

中海吃了一惊,不得不退后两步避招。

“著!。”宇宙一鞭怒吼,跟上挫身抡鞭便扫,奇快绝伦。

中海近不了身,疾退两步,举剑轻搭鞭梢,要试试对方的力道。

“铮”一声清鸣暴起,火星四溅,他感到剑身一弹,凶猛无比直撼肩臂的反震力传到,将他震得侧飘两步,虎口发麻。霸王鞭太粗,而他的内力还不能驭使追电剑将鞭击毁,对方鞭上所翌的内力比他强得大多,糟了。

宇宙一鞭一声狂笑,狂风暴雨似的连攻七鞭,将中海逼得向右面的崖顶疾退,一面怪叫道:“如此而已,凭你这点点小巧艺业,也胆敢到麒麟山庄讨野火?真是活腻了,你他妈的给我躺下!。”

喝声中,一连三鞭,将中海迫到崖顶的乱石中,距崖缘的草丛不足五尺了。

中海心神渐定,心说:“老兄,再过来两步便够了。”

为了躲随之而来的第四鞭,他身形突然下挫,让鞭掠顶而过,挫腰向右一闪。

“哈哈!。闪得好。”宇宙一鞭狂笑,手中鞭跟踪疾沉。

中海已怖下了死亡陷阱,在千钧一发中错身挥剑,“铮”一声反而砍中鞭身向下猛压,扭身切入左掌探出,捷逾电光石火,近身了,身随掌转,搭在对方的右胁下,身躯急旋。

“拍”一声暴响,火星飞溅,鞭击中一块巨石,石碎成百十块。

宇宙一鞭练有混元气功,普通刀剑都不在乎,岂怕拳掌及身?他根本对中海的掌不加理睬,估低了中海的艺业,但鞭失手击碎巨石,他心中一震,弄不清中海为何能避过一鞭,更搞不清中海的剑怎能反而压在他的鞭上,一怔之下,上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九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海腾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