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海腾龙》

第十章

作者:云中岳

中海看不见身后的景物,不知横江白练和银凤冒万险赶来了,但身后有赤手空拳的素素,他怎能让两个恶贼通过?他本已挺剑迎向蒙面人,一声大喝,突然向右截出,左手疾挥,三把飞刀两把袭向蒙面人,一把迳射左面的擒龙客,追电剑发如雷霆,攻向玉麒麟,在这眨眼间,他竟同时向三名艺臻化境的高手袭击,可谓胆大包天。

蒙面人学剑轻震,“叮叮”两声脆响,两把飞刀化为十余块铁屑,翩然下坠。

这瞬间,呐喊著向前冲来的人群中,突然爆发出数声惨号,狂叫声震耳。

“铮铮”玉麒麟连挥两剑,仍然挡不住中海神奇剑法的袭击,几乎挨了一剑,只好飞退丈余。

擒龙客也知中海的飞刀厉害,不敢大意,火速止住冲势,闪身一剑击向袭来的飞刀,“叮”一声飞刀断成两截。

“如此而已。”他冷笑著说。

蒙面人一声怪叫,切齿叫道:“小辈,你好不知死活,接招!。”

叫声中,微闪即至,一剑点到,轻灵而从容,进招的手眼心法,有章有法,潇洒已极。

中海一咬牙,反而停下迎上的步伐,屹立如山,剑尖凝指著前方,像是个石人。

蒙面人进招的来势并不凶猛,看上去也不快,接近至六尺内,双方突然身形疾闪,人影依稀,突然传出一阵慑人心魄的剑啸,声如虎啸龙吟。接著剑影飞腾,耀眼银虹飞舞,淡淡的紫影腾跃,两进两退,人影左右腾挪,三丈内剑虹吞吐旋舞,澈骨剑气迫得地上的碎石枯草像被狂风所撼,向四面激射。

鸣,接触的时间极其短暂,但见人影急剧的闪了几次,飞腾的剑影突然静止,并未发出双剑相触的震鸣,剑气倏敛,人影疾分。

中海连退五六步,站住后身形仍在晃动,右胸衣襟裂了一条三寸余长的口子,鲜血沁出,黑夜中不易看出是血迹,但可由反映出的光芒中分辨出来,他受伤了。

他的呼吸似乎屏住了,钴稳后方吁出一口长气,颊肉略一柚搐,虎目中爆瑷出森森泠电,吸入一口气,追电剑徐徐举起,向前移出右腿。

蒙面人的右肩内侧,也出现了一个剑孔,但仅衣伤而肌肤未损。他的眼睛暴射著令人心悻的寒芒斜身前移,用刺耳并令人心中发冷的声音说:“小辈,你并未获得电剑的精髓,但你能逃过一剑巳算不错,你足以在江湖中横行称霸了。”

中海毫不畏惧地迎上,说:“阁下,你那一剑要刺在下的七坎,你失手了,在下已经知道阁下是谁了。”

蒙面人似乎一怔,脚下一缓,冷笑道:“我不信你真知道我是谁,凭你也……”

“要在下说出你的来历么?”中海抢著问。

“说说看?”

“阁下出剑的手法,与令师完全相同……”

“你说什么?”蒙面人吃惊地问。

“在下再说一遍,阁下的出剑手法,与令师完全相同,己获令师的真传,卖弄绝学,专攻袭击七坎要害,你是福建漳州的湖海散……”

蒙面人一声怒啸,飞扑而上,杀机怒涌,手下绝情。

这瞬间,后面人丛的呐喊声惊天动地,火把飞舞掷坠。大乱中,三条人影从人丛中飞起,最先的一人亮出一把光华闪烁的宝剑,以令人骇然的奇快身法向蒙面人的背影闪电似的扑到,沉叱震耳:“转身接招!。蒙面人已和中海接上了,两枝剑天矫如龙,宛如金蛇乱舞,风吼雷呜,错剑声惊心动魄。蒙面人志在必得,要杀中海灭口,下手毫不容情,攻势凌厉已极。中海也知道已到了生死关头,对方含忿出手,岂同小可?定下心神,他用如意身法避实击虚,先避对方排山倒海似的凌厉攻势。他发觉对方的剑也是断金切玉的神物,同时,对方已经可以气驭剑,追电剑虽然无坚不摧,但对付以气驭剑术却无法占上风,剑稍一接触,便被对方的雄浑剑气所震转运不灵,再神奇的剑术也发挥不了多少威力,所以他只好用神奇的身法先避凶锋,希望先消耗对方的真力,避实击虚见机行事。蒙面人凶猛地迫近,在电光石火似的刹那间,连攻八剑之多,抢进了丈五六,却无法得手,后面暴喝震耳,剑气压体,来势汹汹。他陡然旋身,一声暴叱,挥出一剑。”铮!。”地响起一声震耳的铿锵金铁交呜暴响,剑啸动人心弦,罡风呼呼,四周草石缴飞,双方各自飘退八尺。

“唔!。好家伙,七成罡气,足以雄霸江湖。”来人沉声道。

“你是谁?。”蒙面人厉声吼。

“天玄剑施铨,脱你见不得人的面罩。”对方沉喝。

“你来得好,接招。”蒙面人大叫,飞扑而上。

天玄剑冷哼一声,迎上道:“当然来得好,你就会露出狐狸尾巴了。”

另一面,白衣神君哈哈狂笑,拦住了擒龙客,笑道:“皇甫长风,咱们玩玩。”声落,人已狂风似地卷上。

玉麒麟接住了第三个扑来的人,大喝道:“站住!。什么人?”

来人是个花甲老人,挥舞著一根蛇藤杖,大笑道:“哈哈!。不是冤家不聚头,你阁下可真健志,竟把我风雷蛇神杨老师父杨定国给忘了?呸!。给你一杖见面礼,敲你的狗脑。”

双方不再客气,一剑一杖缠上了。

素素扶住退下的中海,急问道:“大哥,怎样了?爹来啦!。”

横江白练和银凤也到了,紧张地问好。

中海喘过一口气,苦笑道:“没什么,谢谢你们关心。这家伙是长春子的大徒弟湖海散人,剑上所发的罡气可怕极了,我无法接下他,你们得小心。走,我们到前面去,助那儿激斗的朋友。”

他取出一条白巾,缠在腰上向外领先便走。横江白练三人也取白中缠上,这是他们与洞庭王约定的识别记号,看天玄剑和白衣神君也缠上白腰带,便知天玄剑巳和洞庭王会合了。

冲入人丛,地上尸体纷陈,怵目惊心,呼喝声震耳,随天玄剑前来的十二名高手两人结为一组,陷入百余高手重重包围中,形势危急,极为不利。

中海到了最外侧,那儿有八名恶贼,困住两名半百年纪的使金刀大汉,怒吼著进招。使金刀的两大汉浑身血污,已有点手忙脚乱,无法招架八面围攻的恶贼了。

中海来势如电,一声怒吼,突然从北面切入,手起剑落,刺倒一名使剑恶贼,伸手将剑夺过,抛给跟在身后的素素,大吼道:“大地之龙到,杀!。最后一个杀字,像是半空中突然响起一声焦雷,剑虹一闪,右面劈来的一把单刀齐锷而折,他乘机切入,剑出似利叉穿鱼,使刀的恶贼心窝被刺浊穿,剑尖透背而过。他一脚将尸体踢飞,尸体发出一声长号,砸向最右首的一名恶贼,反扑左首的一名使剑恶贼。使剑恶贼看清楚了中海的面貌,狂叫道:“大地之龙,大地之……龙……”

一面叫一面逃,余音仍在天宇中振荡,人巳奔出十丈外,溜之大吉逃命去了。

素素紧跟著中海身后,替中海照顾身后免被暗袭。银凤和横江白练左右相护,向人丛中冲去。

大地之龙四个字,发出无穷震撼力,四个人如同四头出柙疯虎,所向披靡,人群大乱,重围立解了。

奔逐间,洞庭王的先头两批人到了,吼声震耳:“血洗麒麟庄,洞庭湖的好汉报仇来了。”

两组人廿把强弓,他们不知恶贼们短兵相接,看清敌我之后便立即发箭,专射五六丈外的人,黑夜中用弓箭,霸道已极,防不胜防。

全庄陷入火海之中,庄中的恶贼们狼奔豕突,兵败如山倒,瞬即不可收拾,庄主已被人缠住,章法大乱。

另一面,回春居土一群人遇上了金花五娘和小襄王一群恶贼,后到的两群人中,有洞庭王在内。

这位水路好汉的盟主所带之人,全是一流高手,用的全是五个力的硬弓,在十丈内可以贯穿人体。他们抱著报仇雪恨的心情而来,与麒麟山庄的人誓不两立,见人就杀,十丈内无人可在箭雨中幸存。

大乱中,庄南的横山毕突然响起一声巨响,那是官兵所用的号炮。接著,灯球火把齐明,照得山野如同白昼,在号角长呜声中,响起了震耳的战鼓声。

庄西蛇窝隘也响起了号炮,火光耀天,两处官兵同时发动。

麒麟山庄在横山峰建有碉寨,驻守著三十余名高手,只逃掉四个人,向庄中逃命,甫抵庄门,复被洞庭王派在庄门把守的人射倒在吊桥前。

贼人们知道大势巳去,纷纷自顾自逃命,庄门被封死,他们同样可以逃命,用绳索槌下庄墙,漫山遍野逃生,自觅生路去了。

玉麒麟不是傻瓜,看到全庄各处火焰冲天,听到全庄各处惨叫声此起彼落,便知大事去矣!。对方到底来了多少人,他根本毫无所知,再看到庄对面横山峰的光景,不由他不心胆俱裂,忍痛连攻五剑将风雷蛇神迫退三步,发出一声撤走的怪啸,含恨而走。

白衣神君的艺业,比擒龙客还差上半分,自然无法将对方拦住。

天玄剑的修为,与蒙了脸的湖海散人相较,半斤八两,不分轩轾,黑夜中想将人留下,十分困难的。

镑处巳陷入火海中,追逐渐止,不久,芦哨声急响,洞庭王的人带了四具战死的弟兄尸体,扶了八名受伤的人,疾趋庄北的虎头聚会。

天玄剑的三十个人,只有五名受了轻重伤,全亏了洞庭王有先见之明,每人都带了可以及远的弓箭,不然今晚鹿死谁手实在难以逆料。

接到了中海,群雄发出了震天的欢呼声。洞庭王很忙,他不等双方引见寒喧,大叫道:“官兵快到了,咱们快撤。”

天玄剑向一名花甲老人拱手笑道:“坤老,咱们这些人不愿和官兵打交道,官兵是你老人家说动引来的,有道是解铃还是系铃人……”

坤老摊开双手,苦笑道:“施老弟,干坤掌宋老捕头久仰你老弟的大名,希望和你攀交,这次我告诉他你来了,他才用布政使大人的手令限令官兵克期进兵策应,不想你这老弟就这么一走了之,岂不令人失望么?我看……”

天玄剑摇摇头,抢著说:“坤老,你只说小弟追玉麒麟去了,不就两全其美了么?”

“好吧,老朽先走一步了。”坤老只好告辞走了。

洞庭王的人,早已将数十条绳准备停当,先将受伤的人用绳架放下,然后依次向下攀援。

下面,黑沉沉的江心闪烁著点点渔火,二十条快艇已经在等待著接应。

所有的人全部槌下,二十艘快艇灯火全熄,顺水悄然下放,船行似箭。

第三艘快舟上共坐了十二个人,舱门紧闭,一灯如豆。十二个人是天玄剑父女、中海、白衣神君、回春居士、风雷蛇神、横江白练、洞庭王父女三人。另两人一是闷闷不乐的隐叟邓公明,一是第一次见面的川陕永嘉镖局局五行剑周志凯。永嘉镖局是专走川陕栈道颇负盛誉的镖局,拥有江湖第一流的镖师,人材济济,高手如云。俗语说,树大招风,永嘉镖局声誉甚隆,垮得也惨,三月前被一群不明来历的高手午夜袭击,永嘉镖局的招牌也被人取走了,镖师们死伤极为惨重,不得不关吉大门。事发那天,镖局主和总镖头双枪客余化龙,也在剑门关南面三十里,周上一群功力奇高的蒙面人,将保了十万纹银的一票红货劫走,两人也身受重伤,几乎一命呜呼。凡事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五行剑不是善男信女,朋友众多,不消多久,便查出是龙虎风云会所干的好事,用意是要将永嘉镖局的英雄们一举赶出川陕。

五行剑知道川陕已没有他容身之地,倾家荡产赔镖之后,远走他方,隐姓埋名暗中侦查龙虎风云会的动静,出没在湖广河南一带,静候重振声威的机会到来,一面连络良朋好友,置下眼线,监视著各地龙虎风云会的走狗爪牙,徐图报复。这次在河南碰上了白衣神君,两人原是旧识,他向白衣神君打听龙虎风云会的消息,白衣神君也向他询问四川的动静,并问及缥缈仙子的消息,他将四川最近的形势说了,却不知任何宥关缥缈仙子的消息。两人可以说是志同道合,结伴南行,途周隐叟邓公明说及中侮图谋麒麟山庄的大计,白衣神君闻言吃了一惊,便和隐叟五行剑三人奔向昭潭,和天玄剑*同前往。

回春居士克期赶往昭潭,可是,天玄剑却不在家,隐居处虽有不少朋友,但却作不了主,于是,由天玄剑的好友风雷蛇神主持大局,派人火速前往衡州府催请天玄剑,一面星夜召集在附近隐身的朋友,因此晚到了一天,到了洞庭王约定的会合处,方知大事不妙,中海已经按期前往麒麟山庄闯向龙潭虎穴。看了己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海腾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