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汉屠龙》

第12章

作者:云中岳

一阵楼梯响,先上来了两个穿羔皮外袄,辫子缠冰,佩了长剑的精壮中年人。

两人在店伙的陪同下,占住了国华右首的一副座头,两双怪眼仅向国华投过一瞥,嗣后便不再注目。

第二批登临的是两男一女,占住了左首的一桌。

第三次楼响,楼门口首先出现一名美丽的侍女,手中捧了一具精致的暖匣。接着出现的第二名待女,则挟了一把装饰华丽,宝光四射的宝剑。

两位侍女也佩了剑,是短了六寸的狭锋饰剑。

最后上来的年轻女郎面庞美得出奇,身材搁娜。外穿貂裘,内穿黑缎劲装,黑披风搭在左手的臂弯上,右手轻拂着从头上取下的貂皮风帽。

美艳绝俗,官员气息逼人。

年轻女郎的目光首先投注在国华脸上,似乎一征。

国华已喝了一壶酒,傻脸白里透红,一双大眼反面更黑更亮,那自得其乐悠闲写意的潇洒神采,具有充分吸引异性的魅力。

三女所占的一桌正在前端。现在,四副座头都有人了。

国华已受到三面封锁,他唯一的退路是大排窗。

他认识这三位女郎,面三女卸不认识他。

片刻的宁静,暴风雨终于光临。

八名劲装大汉,拥簇着一位面目阴沉,佩着沉重阎王今的中年人,大踏步到了国华的桌前。

八大汉佩着清一色的雁钢刀,这种刀比阂王今重量稍轻,但是属于重兵对,用在战场硬砍醒劈的狠家伙。

机灵的食客纷纷走避,店炊也惶然开田。

国华放下酒杯,眼神平和地抬头注视着中年人,中年人站在他对面,那双充满阴森鬼气的怪眼狠盯着他。

他对中年人那慑人心魄的眼神毫不畏缩,相反地,却比往昔更为平静,更为沉着,丝毫影响不了他的精绪,更没有丝毫戒惧的念头。

他是个生具慧根的人,短短几天工夫,他已从员理的殷姑娘那得到启示,领梧出定静慧生的不二法门,进而完全彻悟静如处子,动如腿兔,外因不理,剑神自在的化境,对方摄人心魄的眼睛,与切森可怖的无边杀气,丝毫撼动不了他。

大眼瞪小眼,久久,谁也不肯输气先发话。

局势对他有利,因为对方是来找他的,以静制动,对方不可能和他大眼对小眼干耗。

果然不错,动的人受不了这种密云不回的沉重气氛了。

“你叫王一鸣?”中年人忍不住发话了。

“整座得回老店的店东伙计,都知道我叫王一鸣。”他微笑着说。

“从京师来?”

“对。”

“夏天,你也曾经到过武昌?”

“也对。”

“与武昌的三霸天有过纠纷?”

“对,他们谋夺本公子一笔财物。”

“结果县你毁了三霸天?”

“很抱歉,本公子养伤去了,未能看到结果。这次本公子游历庐山之后,就会前往武昌,讨回被他们豪夺而去的财物。”

“好,只要你是在武昌出现过的王一鸣,在下就找对了。现在,你要跟我走。”

“跟你走?到何处?”

“你应去的地方?”

“本公子不懂?”

“你该懂的,你走不走?”

“如果本公子不走呢?”

“在下就会始你走。”

“哦!好像旧事重演,你们也是要向中公了抢劫豪夺的人了。”

“混帐!你在武昌的事发了,在下是办案的。”

“办案的?你像吗?”

“闭嘴!你……”

砰一声大震,他一掌拍在桌上,健然而起,虎目怒睁,玉面含威。

“狗东西你给我拉长耳朵听清了。”他用满语大骂,“本公子出京游访,各地方面大员在本公子面前,也不敢大声说话,你们这些吃闲饭的狗腿子,竟然一而在本公子面前胡作非为,作威作福,该死!”

中年人不懂满语,听他叽哩呱啦一阵吼叫,感到莫名其妙。

当然,听不懂是一回事,听得出是满语又是一回事。

平时住在城守营,听惯了八旗兵的满语,所以一听便知,只是不知道他说些什么而已。

狂龙是汉军旗人,祖先是早衔关外朵颜三卫的汉人军户。朵颜三卫弃守,三卫军户成了满人的丁户,改说满语,这就是汉军八旗子弟的骨干,他们已不承认自己是汉人。

狂龙的儿子玉树公子,当然也会说满语。

汉满禁止通婚,但汉军旗的子弟,也不可以与满清八旗子弟通婚,汉军八旗人可说里外不是人。

玉树分子的妻子,自然也是汉军旗人,当然会说满语,甚至京师附近的汉人,也有许多会说满语。

中年人一怔,转间向后面一桌的三个年轻女郎,送过一道询问的目光。

年轻女郎悄然离座,顺手接过侍女递来的长剑,向桌旁走去。

中年人欠身问在一旁,态度恭顺。

“你说了一大堆唬人的话。”年轻女郎用汉语向国华说:“但是武昌的档案上……”

“小姑娘,武昌的档案,并不能证明什么。”国华淡谈一笑:“本公子的身份,往往随人、时、地、物而有所改变,你在旗?”

“你不必问我……”

“我知道你是谁,而你并不知道我是谁?”

“你…”

“我告诉你,狂龙陈协委这次出京,携有步军统领衙门的便令行事命令,但他只能在缉拿逆犯上便宜行事,他还不配管本公子的事,‘你知道吗?”

“你……你在旗?你到底……”

国华在腰间精巧的荷包里掏,掏出一些盖有关防博叠得好好的文书,身份证明,银制的腰牌……”

这些玩意数量还真不少,往桌对面一推。

“你可以仔细查验。”他脸一沉:“看你们敢不敢在本公子面前放肆。看了以后,给我滚!”

年轻女郎查验了一半,脸色大变,最后手在发抖,终于将各物双手奉还,欠身说了几句满语,举手一挥,领了两位侍女狼狈下楼走了。

片刻间,该走的人都走了。

楼上一静,空四无人。

国华喝干了杯中残酒,招来店伙结帐。

来的仍然是刚才那位店伙,眼中有怪异的表情。

“三两另四百文。”店伙说,语音随即放低:“公子爷,怎么一回事?你是……”

“一些伪造的文件,把他们唬住了。”他取出五百两银锭付账:“不消多久,大批走狗就会蜂拥而来查问了,伪证瞒不了他们带来的专家。”

“那……白子爷……”

“我就是要他们跟我来,我这就动身前往庐山。”他拍拍店伙的肩膀善意地一笑:“这一来,所有的走狗,全都以我为目标,就没有工夫管其他的事啦!哈哈哈。”

在大笑声中,他下楼走了。

年轻女郎带了一群人,匆匆奔向城东北角的子城。

“少夫人。”中年人快步跟上讶然问:“那花花公子到底是何来路?”

“靖南王瓜尔佳三贝勒府的子弟。”年轻女郎倒抽一口凉气:“从江宁至数千里外的云贵两省,他都可以通行无阻,各地汉满官员谁敢得罪他,将大祸临头。”

“这……瓜尔佳三贝勒目前不是兼领镇南将军吗?人不在京

“就是由于王爷不在京,所以他们家的子弟才到处乱跑。”

“少夫人,这人是不是三贝勒家的子弟,凭那些证据,并不能……”

“就凭那些证据,江西的所有汉满大员都会听他指使,你敢惹他?赶快回去找神手书生申公亮,他是鉴伪揭假的专家。”

“再去查证?”

“是的。浔阳老店的眼线增加了没有?”

“增加了一倍。”

“好,快走。”

从九江游庐山,共有三条登山路径。

国华走的是西路,路程是经东西二林,越大林峰,经天池至回龙寺。

那时,山南的胜迹大半不曾开辟,游山南的,人需乘船至星南县,再登山游山南胜迹。

天寒地冻,只有疯子才会冒着风雪游庐山。因此,沿途人兽绝迹。

在这条路中追踪,决不可能将人追去。

国华志在诱敌,追的人当然可以中握他的行踪去向。

越过东西二林,天色已近黄昏。南面就是大林峰,峰北的中林寺和下林寺,已成一歹草木丛生的废墟,目下游山的人,只有到峰南的大林寺上香礼佛了。

这一阵急走,他出了一身汗。越往南走山径越窄陡,寒气也越来越浓。

他的脚程快得惊人,追踪的人也咬紧牙关赶。

终于,天黑了,空山寂寂,到何处搜寻孤零零的一个人?

一批神秘人物,封锁了大林寺。

接讯赶路络绎于途,以大林寺为中心,在各地布下封锁线和搜索网。

果然不出国华所料,鹰犬们齐聚庐山,把其他的事暂且搁下,搜捕雷霆剑妻小的行动也暂时停顿了。

风雨将临,风暴中心在庐山。

风暴也吸引了一些有心人,这些人也悄然进人山区伺机而动。

天下数名山,五岳之外要数庐山为第一胜,奇峰上百,方圆数百里,要想以百十名人手遍搜山区,有如痴人说梦。

狂龙有自知之明,因此动用了府街与两县的治安人员,作为巡逻搜索的主力,把自己带来的百十名武林高手,分派到各要道埋伏,共建了十处联络中心,总枢设在大林寺,布下了地同天罗,发誓要把来路不明,可能消灭武昌三霸天的凶手王公子王一鸣捉拿。

一天,两天,毫无所获。

山中各处间或有些小村落,也有一些种山人的零星房屋,连大汉阳峰的峰脚下,也有人居住。游山客碰上天候不佳赶不上宿头,可以向山民借宿,因此信大的山区中,除了山区西南一群山湾是原始山林之外,并非蛮荒绝域。尤其是山北诺峰,夏秋之间游客经常成群结队往来。

这天近午时分,佛手岩至御碑亭的小径上,三位相貌威猛的佩剑中年人,以悠闲的步伐,一步步向御碑亭接近,一看便知是游山的武林豪客。

佛手岩在御碑亭的东北,岩石参差如人指,俗称佛手岩。中指本来生长一株古松,巍然耸立,可惜已经掐死了。岩上建了一座小寺。有仙人洞、一滴泉(天泉洞或称雌雄泉)。岩北,崖直横镌竹林寺三大宇,这就是神话中的匡庐幻境所在地。

岩西北,就是御碑亭的所在地自鹿升仙台,也称主薄塔。台三面壁立,四周乔松盘见。丰西石确刻着白鹿升仙台五个大字。

御碑亭是明太祖敕建,碑文出于太祖手笔,正面撰周颠仙人脾,文刻二千三百余宇。碑阴,刻了太祖咏四仙诗中的一首:

“匡庐之颠有深谷,金仙弟子岩为星,炼丹利济几何年,朝耕白云暮种竹。”

诗的意境其实很不错,很难令人相信是出于一位流氓皇帝之手。明太祖和汉高祖,都是流氓出身,标准的农民出身皇帝,但他们的肚子里还真有些墨水。汉高祖的大风歌,可说是千古绝唱,决不是一些吟风弄月的无聊文人二所能写得出来的。

游庐山的人,御碑亭几乎是必到的地方,因为从这里一直到府城,山径很好走,沿途也有人家讨水喝,有亭台歇脚。

碑亭四周有门,站在脾亭前。视界广阔,远眺东西二林历历在目,隐隐可看到府城的高楼城廓。

三人刚到达亭前,亭北门步出玉树公子和四名侍从。

“咦!”领先神态威猛的中年人讶然轻呼。

“原来是流云剑客钟前辈大驾光临,幸会幸会。”玉树公子笑容可掬,客气地行礼打招呼:“另两位必定是河治双剑豪,千幻合罗太快与烈火剑东方大侠。”

玉树芝兰,人间司命,司命,意思是主宰别人的生死。

玉树公子代表与官方合作的英雄人物,可以称得上真正的司命,杀了人自有官府担当弥缝,自然是白道英雄人物,后台够硬。

芝兰秀士,则代表在野的侠义英雄,结合了一群白道人物,在江湖主持正义,仗剑行道,为弱小作不平鸣,专与歹徒们周旋,称之为行快。

所谓行快,用剑来行侠本身就有问题。

这三位剑客,江湖人称他们为中州三剑客,有时也把他们分开,把千幻剑罗永泰与烈火剑东方雄,称为河洛双剑豪。

中州三剑客,正是拥护芝兰秀士最力的人,确也侠名四播,名震江湖。

愈有成就的人,追求名利的心念,也比任何人为切,所作所为难免过于主观,尤其是人多势众的时候。

“人间司命”四个字,与其说是褒,不如说是贬要来得恰当些,芝兰秀士那一群侠义英雄,真正衷心尊敬他们的人就没有几个,人数愈多,问题也愈多,名利与权势的追求,也愈来愈强烈而认真,久而久之,把当初行侠仗义的宗旨置于次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汉屠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