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汉屠龙》

第13章

作者:云中岳

久久,他坐在那儿将近半个时辰了。

娑罗宝树严冬不凋。虽则这棵树据说是从热带天竺移植过来的,它本来是高山寒带植的,严冬期间。依然校浓时茂,山风欧过,声如万马奔腾,比松涛声毫不逊色,不但视界有限,耳力也大打折扣。

久久,树上飘落两段技芽。

“快换班了,两位可以下来了吧?”这人安坐不动,语音皮下了风吹杉叶声:“坐在树上相当辛苦呢!动一动就会发出声响暴露位置,不动又怕冻僵。”

两个黑影轻灵地飘落,身法极为高明,从三丈上中飘降,不带风声落地轻如飘絮。担任警悄的人已具有如此高明的身手,可知狂龙身边确是高手如云。

“尊驾为何不进去?”一名腰带上插歹剑的警哨问,语气倒也平和,不带火气。

“在下有自知之明,进去必定凶多吉簇,不如藏拙。”黑影的语气更平和,更不带火气:“人都伏在暗处,不许现身搏斗,只许用暗器袭击,凡是走动的都是敌人,四面八方暗器集中攒射,进去的人,活的机会不会超过万分之一,所以,在下不能进去,狂龙是十分厉害的领袖人才,运用人手的策略无人能及。”“那……尊驾又何必来?”

“因为在下料定,一定会与你们的人照面的,在下的估计很少落空,计算得很精。你瞧,你们不是现身了吗?在下没有自来吧?”

“尊驾不进去,仍然是自来了……”

“不然,来了就不算自来,这可以表示,在下随时可能出现在你们附近,只要看出空隙,就会有所举动。”

“是什么举动?”

“说得太明白了,就算不了秘密啦!”

“咱们这次前来……”

“另有阴谋。”

“怎见得?”

“狂龙雄才大略,身边高手与谋士成群结队,大群高手有计划地和山区逐步推进,但要找的人王一鸣,出现在你们后面,而你们却没有迅速后撤的打算,老兄,难道狂龙就这么饭桶?”那人似乎对聊天颇感兴趣:“盛名之下无虚士,我宁可把狂龙看成最精明最机警最强悍的人。”

“唔!看来,尊驾可能是敞长上要找的人。”

“王一鸣?”

“不,王一鸣早晚逃不掉的。”

“那是……”

“三只鹰。”

那人哼了一声,沉默片刻。

“你们似乎没有理由找三只鹰。”那人终于又说话了:“三只鹰妨碍了你们吗?”

“已有妨碍的迹象。”

“理由何在?”

“雷霆剑妻小的确匿伏在山中,我们握有确实的证据。可是,一而再逃脱我们的搜捕网,除了三只鹰外。没有人能具有这种神通。”

“庐山深处,卧虎藏龙,有不少隐世的奇人、也有不少罪大恶极来避风头的凶魔。你们这种想当然的猜测,正据力薄弱得很。”

“我们不是来求证的。”

“那你们……”

“敝长上准备了一万两银子。要雷霆剑这个人。”

“雷霆剑值得这么多银子?”

“值得的。”

“我明白了,有了雷霆剑,就表示你们此次出京是完全成功了,不然,就无法向主子交代……”

“这是原因之一,最主要的是威信,敝长上的威信不容许失败,雷霆剑必须置之于法。”

“有了雷霞剑,你们在九江巧取豪夺所获的财物就有合法的理由了。”

“这件事没有计较的必要。敝长上希望尊驾人寺一晤,光明正大进去。敝长上是诚意的,事情成不成,淡不谈得拢,敝长上都会绝对保证尊驾的安全,尊驾来去有绝对的自由。”

“哦!你认为在下是三只鹰……”

“三只鹰的一鹰。”

“可惜,在下不是鹰。”

“尊驾是……”

“王寄。”那人说:“在下不敢冒充任何一只鹰。”

两警哨立即扑上,一刀一剑奇快地出鞘、抢进、攻击反应之快,无与伦比。

王寄上身前倾,滚落石栏前,人着地突化淡淡轻烟,烟一起身形一闪即没,在劲烈的剑气刀风下突然消失了。

“咦!两警哨讶然惊呼,不知该往何处拦截,人影在眼前突然消失,不由他们不惊。

“这家伙会五行道术;士遁走了?”与王寄打交道的警哨悚然自语。

铜哨声从大林寺传出,这是狂龙这群人的传警信号,声音有点像胡哨,其声低沉可传至远处,风雨浓雾也阻碍不了声音远传。

小径通向水口,也就是白莲池,从前叫做罗汉洗脚池,大林峰迄南靖溪流在此汇合,流人锦涧桥。

山径一线,两崖壁立如门。巨石傍叠而上,愈高愈危,似乎顶部的巨石,随时都可能向下崩坍,中间的空隙宽仅五六尺,像是石桥豆空而中断,所以也称天桥。

黑影向上掠走,速度渐慢。

只要通过水口断崖,便可到达平畴绣野,远眺大江的壮丽景色,附近林木幽邃,正是藏身的好地方。

如果到达不了水口,两端一堵,便可瓮中捉鳖,无处可逃。

国华事衔已经过正确的侦伺,知道狂龙一群主脑留在大林寺,得力的爪牙已派往山北一带,嫂捕在和尚桥农舍现身的王一呜。

百密一疏,他却没料到另外还有人在暗中活动。

距断崖口不足百步,上面的崖很突然闪出两个黑影、劈面拦住了。

“来人留步。”一个黑影叫,中气充沛直震耳膜,

国华心中一震,止步回顾。

后面,三个黑影已堵住退路。

身隐危境,他心中一定,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没有什么好怕的。

“尊驾从大林寺来?”另一名黑影问。

“是又怎样?”他镇定地反问。

“大林寺已传来信号,请尊驾转回。”

“哦!没料到狂龙在这里也安下了伏兵。在下输了一步棋。”

“咱们不是狂龙的人。”

“那……请教。”

“尊驾可是王一鸣?”

“王寄。”

“哈哈!真被咱们等到了。”黑影得意地狂笑。

“尊驾高名上姓呀?”“在下钟千里。”

“中州三剑客之首流云剑客钟千里?”他猛然一震,意似不信。

“正是区区在下。”

“这……这怎么可能?”

“什么不可能?”

“你们怎么可能做狂龙的走狗?你们是白道英雄中声誉甚隆的人。”

“你是罪犯,没错吧?”

“阁下是听谁说的?狂龙,对不对?姓钟的,我可怜你。”他愤慨地说。

“小于大胆!”流云剑客怒叱。

他向后疾退两步,手中多了一串制钱。

“小辈,后面路不通。”另一名黑影以为他要往后面逃走:“芝兰秀士几位年青的朋友在你后面,你认为可以闯得过吗?”

“我想,你们一定是为了钱才愿意做走狗的。”他咬牙说:“好吧,在下也给你们一些钱,打!”

制钱如暴雨,分向上下呼啸而出。

黑夜中,任何人也不敢不躲暗器,有些暗器专破内家气功,真正练到金刚不坏的人没有几个。

“小辈斗胆!”流云剑客怒叫,向侧一闪,一双大袖抖出凌厉的罡风,用排云袖绝技护身拍击暗器。

前后人群一乱,一面问进一面发劲护身。

人影一间即投,速度骇人听闻。

“咦,人呢?”流云剑客停袖惊呼。

陡立的山崖高有四丈左右,不可能攀升。

“你们这些混帐贼王八!”头顶上空传来回华的咒骂声:“一群欺世盗名的狗东西!你们与狂龙同是一斤之路。天生下贱不是东西!你们绘我记住了,我会回报你们,我会把你们的臭底子整个揭翻开来。”

“从这一面绕上去。”有人急叫。

上面寂然,国华已经走了。

今晚他没有自来,不但知道狂龙正在打主意将二只鹰引出来,准备以一万两银子收买三只鹰,也知道芝兰秀士一群,暗中协助狂龙来对付他。

国华并末远走,伏在崖上倾听下面的声息。

从大林寺闻声赶来的人,与芝兰秀士一群人会合,然后分手。

芝兰秀士一群男女,共有十八名之多,沿小径西行。

这条小径也称花径,西面半里外就是佛手岩,再住北,便是御碑亭,也就是玉树公子收买中州三剑容的地方。

他跟踪这群人,进人佛手岩西北的锦锈谷,看到这些人进人三家山民的茅屋安歇,这才悄然退走。

忙了一夜,白天他必须休息养足精神。

天亮了,他从崖根一了的草窝中钻出来,伸展手脚仰天呼吸,抬头看看天色。

“唔!可能要有暴风雪。”他哺南地说。

崖根下有一处小山泉,洗盥出掩藏的小包裹,取出干粮一面吃,一面走动观察四周的形势。

西南那座山峰相当高,上面有一座秃了顶的废塔,只剩下五层,似乎摇摇慾坠。那是天池山的天池塔,天池山是庐山最西北的一座峰头,一看便知身在何处了。

吃完最后一口干粮,正打算到十余步外的小山泉喝水净手。山泉的水温终年不变,洗脸可以提神。

他突然拉掉风帽,全神戒备,像一头嗅到异类侵人地盘的猛鱼

他昨晚栖息的山崖上,出现一个人影。崖高两文余,这人临崖俏立,山风吹来,披风飘举引人注目。

只消看第一眼,他便知道来人是谁了。

当然,对方也知道他的身分。眼前的他不是王寄,而是年轻英俊的王一鸣,但穿的老羊袄却像王寄。

“我猜,你一定是名叫王一鸣的京师贵公子。”崖上的人用悦耳的嗓音说:“你暴露了你的真正身份。如果我真是三贝勒府的贵公子,决不会在山野中吃干粮,在天池寺或者大林寺皆可以受到贵宾似的接待。”

是一身黑的凌云燕,一双水汪汪的大眼不住打量他,眼神不再凌厉,也没有煞气流露。

他心中暗自戒备,暗中留了神。

另有别人极难听得到的声息,这女人另有同伴在附近伺伏。

“美丽的小姑娘,你到底在说什么?”他用带了浓浓江西腔的口音笑问:“什么人叫王一鸣?你看我这穷酸相,像不像一个贵公子呀?”

凌云燕轻灵地飘降,有如仙子临凡,人近身香风已先至,俏生生站在他面前不足八尺,水汪汪的星阵紧吸住他的眼神,白里透红的美丽面庞上,有似笑非笑的神情流露,眼神中也有不太明显的疑云。

“你伪装得很像一回事。”凌云燕说:“人是衣装,佛是金装;话是不错,但是衣饰绝对掩饰不住原有的风华。我说,你还是承认了吧!

“小姑娘,我真的不懂你在说些什么。”他笑嘻嘻泰然自若:“我只是一个江湖流浪汉,赚了一笔意外之财、在九江花天酒地快活了一阵子,花得一干二净,然后附庸风雅,天寒地冻游庐山、让自己清醒清醒,如此而已。似乎,你把我看成了另外一个人,这人是一位贵公子,对不对?哈哈!你如果真要把我硬派成那个人,我正好利用机会冒充他,反正吃亏的决不会是我,招摇撞骗是我的老行当,小姑娘,你说我是什么王……王一鸣?对,我就是王一鸣,怎么我却不认识你?你的贵姓芳名是……?”

他这种半真半假,半正经半泼赖的神情。真把精明自负的凌云燕弄得一头雾水。

“把图形给我。”凌云燕始手叫。

草声簌簌,首先自右方崖下钻出侍女小桃。探手从怀中掏出图形纸展开呈上。

“很像,少夫……小姐。”小桃不住打量着他说。

“是什么图形呀?让我看看见识见识好不好?”他笑吟吟地,毫无心机地走近凌云燕身侧,嗅到令人心醉的幽香,看清了纸上的图形。

图形的王一鸣形象有两个,一正一侧,高有一尺二寸,正面的轮廓相当神似,眉目宛然,居然惟妙惟肖。

不是绘制的,是巧手名匠根据丹青妙手所绘的工笔画,木刻制版之后印制的。

他心中了然,这图形来自武昌,是神龙常宏手下了的名匠,根据当时目击的印象而绘制的。

就凭这一手,便可证明神龙常宏确是了不起的人,不愧称是出身于一代袅雄,威震宇内的名将年卖尧门下得意弟子。

现在九江出现的王一鸣,当然不可能与出现武昌的王一鸣全同。比方说,耳轮的前后就有些许改变,那是他必须令对方述惑的小手法,假使完全相同,就没有什么戏法好变啦!

“晤,画得真像我呢!”他表示出极大的兴趣:“可是,好像……好像不是画的,神情死板扳的,画的一定是死人而不是活人。”

他表现得那么大胆,那么兴致勃勃,如果真的是画中人王一鸣,这种表现未免太离谱了。凌云燕看看画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汉屠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