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汉屠龙》

第14章

作者:云中岳

一群人围聚在后院里,静静地察看三位行家检查尸体。

“是一种有七分近似溶金掌功的奇功所伤,白骨碎的情景估计,这人的掌功火候有限,还没有溶金掌七成劲道所造成的损害严重。”检查碎掌的人,用权威性的口听宣布结果:“收指的力道不匀,所以遗留下抓扣的痕迹。倒是掌心所发的劲道相当均衡强烈,因此中骨几乎砷成粉状。凶手可向练了溶金掌的人着手调查。就可拢出凶手的来龙去脉了。”

“奇怪。”检查腹部的人皱眉头说:“这是纯粹刚猛外功所造成的伤害,因重击而震崩内脏,决非内力深人所形成的重创,用的是足跟的蹬力,肚皮肌肉所以会破裂。以外功破内家,这人的外功的确谅人。”

“这是说,上下的创伤,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功力所造成的。”飞天夜叉沉声问。

“上复副统领,事实如此。”验碎掌的人欠身答:“内功碎掌,外功重击肚腹。按理,该用内功伤腹,外功伤掌才对。这人用反了,如不是有意乱人耳目,就是一个性情怪异,不按常理搏斗的人。武林朋友中。有这种习惯的人并不多,不难找出线索,也就可以查了王一鸣的来历了。”

“这么说来,这个来历不明的王一鸣,并不能算是一流高手了。”

后面人影乍现。三个黑衣大汉堵住了他的后路。

“往前走,后退是死路。”为首的大汉双手叉腰沉叱。

他大吃一惊,向路旁的竹林急窜。

“此路不通!”竹林内的两名大汉同声怪叫,两支长剑在丈外指向他的胸口。

“你们……”他慢慢后退:“干什么?”

“少废话!叫你往前走你就得走,除非你能躲得过在下要命的一剑。”

“叫他快点过来。”歇脚亭仙的凌云燕娇叫:“不来就先砍掉他一只手。”

他打一冷战,乖乖往歇脚亭走去。

三个女人目不转眨地注视着他,凌云燕美丽的面庞有似笑非笑的表情。

他站在亭外,逼他来的五个人并未眼来。

“真晦气,又碰上你了。”他苦着脸说:“我承认你很了不起,但我并不一定伯你。”

“你认识我,是不是?”凌云燕问。

“这个……”

“不许说谎!”

“不……不认识。”他惶然急急接口:“听说过而已,所以……所以……”

“所以你一听我通名便逃跑。”

“江湖朋友谁不知道凌云燕程燕程女侠呀!我这江湖浪人不能不怕。”他苦笑:“我可没落过案,姑娘未必能人人于罪。”

“你是谁?”

“我叫张……王一鸣。”

他上次已经通名叫花拳张奎,吞吞吐吐仍想冒充王一鸣,这种笨拙骗棍伎俩,引得凌云燕心中好笑。

但他这种自作聪明半露傻笨的钟情,确也引起凌云燕的好感。

“你还是王一鸣?”

“是的……”

“好,就算你是王一鸣,谁带你走的?谁替解了本姑娘所制的穴道?”

“是一个小花子。”他信口胡扯,他曾经看到殷真如姑娘与天涯怪乞一起现身:“是不是真的小,就无法估计了,我只是从身材和黑白分明的眼陌中。猜想是小而已,他的轻功高明极了。”

“他为何要救走你?”

“我一头雾水。”他拍活了我的穴道,骂了几名粗话。叫我滚!要不是念在他救我份上,我可不饶地。”

这几句话说坏了。激恼了凌云燕。

当殷姑娘救他的刹那间、凌云燕曾经冲上相阻,被殷姑娘信手一剑震飞丈外,几乎被震倒。

这几句话,岂不是表示他比殷姑娘高明吗?当然更比凌云燕高明多了。

“该死的!你以为你真的不错吗?来人哪!”凌云燕光火地尖叫。

亭后的松树丛中,大踏步出来两个英俊、强壮,神情傲然不可一世的年轻人,穿的黑劲装外,加穿了玄狐皮背心,英气勃勃,气概不凡。

“属下听喉吩咐。”两青年抱拳行礼问声发话。

“许玉振,替我教训这个混混,上!”凌云燕指着国华下令。

显然,凌云燕已经认定他不是要找的王一鸣了。

“属下道命。”右前的青年欠身答,一跃越栏出亭,轻灵地出现在国华身前八尺左右,精光四射的大眼,凌厉地狠盯着国华。

国华深深吸了一口气,以便稳定情绪,马步一拉,左掌右拳拉开了严密的防卫架式。这表示他有点心虚,预先防守缺乏旺盛的斗志。

“在下要把你打个半死。”许玉振傲然地说,双掌一错,无畏地步步进逼。

国华身随掌转,移动了几次方位。

一声长笑,许玉振抓住他移步的空隙,突然疾冲而上。

国华不退反进,双盘手化招闪电似的乘隙切人,快得令人目眩,双掌八方飞舞,人贴身拳亦着肉。

接睡而至的打击更为凶猛,更为快速,更为沉重。

“砰啪噗……”响声可以分辨出击中的部位在何处,清脆些的必定是骨露肉少部位。

一连七八记重拳,杨龙扭曲着摔倒在地上,发出痛苦地呻吟。“挣广中年女人拔剑出鞘。

“你不要管,我来处理。”凌云燕伸手拦住了中年女人,迈步出亭。

国华的反应甚快,先一步夺取杨龙插在腰带上的佩剑,拔剑丢鞘一步步向外退。

“你休想打主意逃走。”凌云燕一面接近一面说:“附近最少也有十个人候命拦截,你唯一可做的事是和我放手一拼。”

“程女侠,何必呢?”他戒备着徐徐移位:“就算在下有眼不识泰山,那也不算错呀?并不是在下有意开罪你,而是诺位不分青红皂白找上在下的。”

“哼!这期间,你就没说过一句真话。”凌云燕沉下脸说。

“在下说真话,你们肯相信吗?在下所说的,都是你们希望在下……”

“胡说!”

“真的吗?但愿真的是胡说。你们希望在下承认是王一鸣,没错吧?所以,在下只好承认了。”

“你会说真话的。”

“在下……”

剑虹排空而至,锋尖及体。

他仰面躺倒,侧滚,窜起,暴退,险之又险地脱出剑尖的控制,远出两丈外。

凌云燕的轻功誉满武林,竟然慢了一刹那,可能是估计错误,没料到他不接招,所以汲抓住如影附形的机会,再次追袭出剑,他已再窜丈余,门在一株古松后面了。

“不要苦苦煎迫。”他利用树干障身,扬剑大叫:“在下的剑术甘拜下风,咱们赤手空拳放手一拼。”

凌云燕逼近村干:作势进击。

“你的花拳值得骄傲,拳路诡奇变化莫测。”凌云燕看出他心虚,口气不再冷硬:“那种贴身缠斗的下乘拼博,本姑娘毫无兴趣,哼,f我要把你所有的能耐逼出来,就可以找出你的根底了,看你还能用什么假话来涯骗。你的言行举止有太多的破绽,看你还有什么好的谎话来自圆其说。”

声落剑出,身形一闪之下,剑虹已从侧方攻到树后,快途电闪。

国华躲闪的身法也快,移动十分迅疾,不但身形已绕树移位,而且还能出剑封架,挣一声将攻来的剑架出偏门,暴退丈余,重新门在另一栋古松后面,脸上出现惶急的神情,明亮的眼珠不住向四周乱转,充分表示出他要找地方逃走的意念。

“休想打逃走的主意。”凌云燕再次钉紧他得意地说:“你已经是入阱的虎,进网的鱼。”

要想击中不接招的人,而且对方利用树干竹丛躲闪逃避,身法也快,事实上有困难。凌云燕攻了三十剑,奔东逐北紧楔不舍,依然无法可施,劳而无功白白浪费精力。

国华也无法摆脱她远走高飞,因为四周已经合围,共有十四名男女先后现身,站在远处严防他逃走,他只好在附近十丈方圆的古松竹丛与杂树间,与对方捉迷藏,作困兽之斗。他的右膀和右胯,已出现刺破与割裂的两处剑痕,幸而损了衣裤而肌肤无伤。

不知何时,外围出现了三们女郎。那位穿了紫色衣裙,披了银狐袭的少女壮大得令人目眩,不但比凌云燕年轻些,也美艳些。凌云燕那一身黑劲装,虽则曲线毕露引人遐思,但总不若穿衣裙那么具有魅力,劲装也无法表现女性的特有风华。

这此紫衣裙少女,就具有令男人目眩的绝世风化。

另两位是侍女,也穿了墨绿衣裙。

“嫂嫂,你居然有举在山林间,玩捉迷藏游戏。”紫衣少女用讥嘲性口吻扬声说:“真是雅兴不浅,也许,这是报应,追逐你的人太多了,现在轮到你追逐别人啦!”

这种一语多关的刻薄话,锋利得可以伤人。

凌云燕愤怒地停止追逐,转身面向着站在远处的紫衣女郎,柳眉倒竖杏眼睁圆,显然怒极。

“小妹,不要以为你那高贵骄傲的外表骗得了人,你骗不了嫂子我。”你的胃口当然与众不同,你用不着追逐别的人,你只要招招手,媚眼儿一抛,就有人甘心情愿在你的紫裙下送死。但是,你做得十分聪明,迄今为止,还没有外人知道你是……”

家丑不可外扬,这两个武林大名鼎鼎的女人,似乎今天吃错了葯,竟然当众互揭丑史了。

双方都带有亲信人员,这些人大概见怪不怪,不约而同退得远远地,有些忍不住掩口窃笑。人影来势如电,剑光如匹练横空。紫衣女郎扑势空快速猛烈,声势动魄惊心。

凌云燕冷哼一声,不再多说,一拉马步扬剑待敌,剑向前一伸,剑气出隐隐龙吟。看双方的阵仗,可不是开玩笑,而是各展所学来看的,一接触便可能生死立判。

即看即将接触,九个人影及时飞掠而来。

“住手!”沉喝似暴雷先一刹那传到:“你们两个疯了吗?”

紫衣女郎及时收势,剑尖仍然指向丈外的凌云燕,亮如午夜朗星的明皮眸中煞气仍盛。

“你给我小心点,我会让你永远后悔。”紫衣女郎向凌云燕凶狠地说。

“你唬我不住的,哼!别人怕你江湖三大女剑客之一魅剑三绝陈紫凤,我凌云燕可没把你当作一回事。”凌云燕毫不退缩顶了回去。

“够了够了,你们有完没有?”先前沉喝的人在一旁大声叫:“怎么一回事?”有八名剽悍威猛的人,一字排开站在六七丈外的松树前,神色漠然不言不动。

站在两女身旁的人,是个脸色苍灰,相貌阴森可怖的人,年约半百出头,三角眼的玲电尤其令人心寒。所穿的黑袍又宽又大,双袖也特别宽长。所佩的创特别沉重,很宽,但比常剑短了八寸,极像雁翎刀。

像这么一个五短身材的人,穿了这么宽大的黑袍。委实令人莫测高深。

“章叔。”魅剑三绝抢着说:“强敌在山区出没,她竟然闹得无聊,在这里追逐男人,简直不像话。我说了她几句,她说得更难听,我饶不了她。”

江湖三大女剑客之一,魅剑三绝陈紫风,狂龙陈百韬的女儿,玉树公子的妹妹,凌云燕的小姑。

“章叔别听她胡说八道。”凌云燕理直气壮分辩:“我在捕捉一个叫花拳张奎的人,她居然在一旁说风凉话,莫名其妙。”

“你……你分明……”魅剑三绝怒声说。

但章叔已经摇手相阻了,哼了一声。

“愚叔懒管你们的急气之争、大家赶快到大林守会合。”章叔不悦地说:“三只鹰已有线索,沿途大家必须小心了。小燕,花拳张奎只是一个保暗镖的混混打手,小有名气而已,捉来何用?毙了就算了。”

那年头。真正开镖局的人少之又少,一般商贾旅客,为保人货安全,皆花些银子,请一些会几手拳脚,敢打敢拼的人随行保护,称之为保镖打手。

江湖朋友把这些人,称为保暗镖的。其实,这些人只是一些好勇斗狠的混混,真正混出头来的人没有几个,声誉和地位比起正式镖局的嫖师,相差十万八干里。

他们所得的代价也少得可怜,但并不保护人货的安全,生死各安天命。

因此,这些人就难免做出一些背地里见不得人的勾当,也就无法获得各方人士的尊敬。

凌云燕这才记起冒充花拳张奎的国华,转身用目光搜寻。

“人呢?”她向远处自己的随从大声问。

人不见了,平白失了踪。

“咦!”所有的十余名随从都讶然轻呼,两面一分,慌张地在树根草丛中搜寻。

“你们都是些死人。”凌云燕怒叫:“怎么让他跑掉了?岂有此理!”

所有的人,都出动搜索,搜了老半天,连虫也赶不出几只来。

“算了算了,一个江湖小混混,值得花工夫去穷搜?正事要紧,大家走吧!”章叔不耐倾地下令。

凌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汉屠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