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汉屠龙》

第15章

作者:云中岳

他绰号称无影刀,与人交手时,没有人能看出他的刀藏在何处。

老身发誓要找到你,将你化骨扬灰。”飞天夜叉狞笑着说:“当年常州道你行凶杀了我那位小兄弟……”

“老夫那时,并不知道那家伙是你的小娇头小情夫。”他的话相当刻薄:“老鬼婆,谁知道你有那种喜欢吃嫩草的好德性呀!”

“老鬼,你好好多说几句挖苦的话吧,因为不久之后,你再也没有说的机会了。”

“不见得。哦!老夫有件事不明白。”

“什么事不明白。”

“你是怎样找到老夫的?”

“我飞天夜叉并绡红,改邢归正投效狂龙,主要就是可以利用他的人手。他的耳目遍天下,所有的,人在天下各地通行无阻。你能躲得了一时,决难躲得水久。你隐身九江潜身剃头匠,我的人在去年就透过五爪蚊,找出你的可疑征候了。”

“厉害,难怪你一到九江,五爪蚊就成了你们的忠实爪牙,原来你们早就有勾结了。”

“不错,这次我们南下,名义上是缉拿山东道犯漏网余孽,其实目的却在另一批久缉不获的重要逆犯。当然,公私两便,顺便了结个人恩怨,大家弄一笔足够养老的财宝。现在,你我的仇恨也该了结了。”

“是的,该了结了。老鬼婆,叫你的人退下,你我公平一决,你不反对吧?”

“哦!你什么时候,敢在老娘面前说大话的?”飞天夜叉嘲弄地说:“大概你躲藏的几年中,练了几招绝学,自以为可以对付老娘,所以说起大话来了。好,我答应你。不过,我得警告你,我这些都是万中选一的,第一流中第一流的高手,心如铁石本性残忍,你如果妄想逃走,落在他们手中,啧啧!我可真的要可怜你了。”

“哈哈!我无影刀沈广真算是完了,被你看看扁啦!再不振作些,就会被人当作虫豸一样,放在脚底下贱踏了。来吧!老鬼婆,拔剑。

“拔剑?你太瞧得起你自己了,少奥美,上啦!”

无影刀表面上轻松,口中淡笑自若,其实心中恐慌。假使他真不怕飞天夜叉,就不会躲起来甘心做剃头匠了。

已由不得他退缩,他一咬牙,木棍一探,虚点胁肋,再斜身侧进,化实招考僧撞钟。棍长八尺,又粗又重,反手这一撞力道千钧,大石头挨一下也将撞裂。

“噗噗噗!”飞天夜义屹立如山,不闪不避,鸟爪似的左掌连劈三记,劈在棍头上木悄飞溅,劈一掌棍便短了八寸,最大的本领不会超过一分大小。

“看你的刀!”飞天夜叉在第三掌出手时怪叫。

无影刀本来想乘机贴身出刀时,听到喝声心中一虚,百忙中斜掠八尺。

糟了,先机立失。飞天夜叉又冷哼一声。踏进一步一掌虚按。

彻骨阴寒的劲流,如排山倒海般涌到,及体时其冲澈骨,潜劲凶猛直逼内腑,护体真气经受不起这种劲道的压迫,先是一室然后散逸,脱体泄散毫无抗拒之力。

无影刀扭体引掌,好不容易闪过一掌,第二掌已一涌即至,劲道比第一掌凶猛三倍,压力加了三倍。

他的无影刀无用武之地,近不了身威力无从发挥。

“砰!”余劲及体,把他震得倒地滚翻。

“第三掌!”飞天夜叉厉叫,一闪即至。

零刚要向下拍出,蓦地眼前看到快速接近的物体。全车间顾不了攻击倒地的无影刀,沉肘升中向迎面飞来的物体一掌拍去。

掌劲一涌,迎面飞来的掌大物体在单前三尺爆散,成为无数尘埃回头反飞。

可是,一部分尘埃却从单劲所形成的气柱外缘,乘回旋的气流卷入。扑向天夜叉的太官。

飞天夜叉吃了一惊、闪身急退。

淡淡的人影贴地斜掠而出,个现乍隐一闪不见。

地下,被掌劲震倒的无影刀不见了。

两男一女三随从远在十余步外,根本看不见陷在草中的人。

“老狗用泥块戏弄老娘。”飞天夜叉怪叫,向前一跃而上。

“咦!老狗呢?”飞天夜叉惊呼。

“副统领不是已经将他击倒了吗?”远处一名随从高声答,一跃而至。

“散开来搜,他逃不掉的。”飞天夜叉暴跳如雷:“小心些,有人在暗中助他。”

一阵好搜,白费工夫。

无影乃从寒气袭人中悠然苏醒,睁开老眼挺身坐起,只感到一阵晕眩,身躯麻麻地。

他清晰地记得,老鬼婆第二掌突下杀手,他仅来得及闪过攀劲中心,余劲及体似乎受到万斤重锤撞击,强猛的劲道击散了他的护体先天气功,把他震倒在地,加上凶猛的着地碰撞,蓦尔昏厥。

昏顾的前一刹那,他感到头上的辫子被人抓住,一拖之下,脑中更是昏沉,随即人事不省。

他吸入一日长气,眼前一清。

“尸变……”他骇然惊叫,想一蹦而起,却又感到全身无力,蹦不起来。

国华坐在他身旁不远处,冲他例嘴一笑。一定神一看,心中略定。先前国华的脸苍白得像死人面孔,现在却出现红润,怎会是尸变?

“你……你不是死……死了吗?”他硬着头皮问,全身仍感到凉凉地,汗毛直竖。

“真的?我是个死尸吗?”国华笑问:“或者是像一具死尸?”

“你……”

“老前辈怎么语无伦次起来了?还没完全清醒?”

他终于恍然,但似乎仍然有点不放心,挣扎着站起。走近探索国华的脉门。

着手温暖,毫无先前死冷的感觉。

“我是老昏了,你并没死。”他苦笑,在一旁坐下:“那么,是你救了我了。”

“是的,我抓住你的小辫子拖走,好在你耳干又瘦,抱起来毫不费力。”

“你是怎样摆脱老鬼婆的?”

“给了她一泥块,吓了她一跳。”

“看不出你倒是怪精灵的。唔!身上不太舒服……”

“老鬼婆所练的邪门内功,你该知道吧?”

“阴煞大潜能,早年七阴门玄阴老怪的傲世邪功。”

“那玩意入体,还能舒服?”

“哎呀……”

“幸好我练的内功,也属于阴柔的一种。我已经用推拿八法与真气驱脉术,替你把阴煞驱出来了。老鬼婆那一掌已动了杀机,幸好你机警未击实。真是不幸中的大幸,击实了……”

“现在我该正往黄泉路上赶了。小伙子,老夫欠你一条命的情。”他老眼一翻:“你练的是什么鬼内功心法?浑身冰冷没有呼吸,没有脉息,;脸色苍白,全身毫无活象,不折不扣是一具死尸,是僵尸功吗?”

“不是,是一种正宗的玄门心法。”国华笑笑、当然不便详说:“过,我在并练我自己参悟出来的定静心法,想不到还真管用。”

“成了个死人,还管用?”

“在你的感觉中,我是个己无知觉的死人。但在我来说,神意已集中压缩在某一点上,一旦发出去,有如石破天惊,天地神奥之门在我面前洞开。

“咦!你……你真是花拳张奎?”无影刀大吃一惊:“你这种洞察幽玄的论调……”

“老前辈,你就把我看成花拳张奎了。哦!你怎么被那者鬼婆找到的?”

“罢了!那老鬼婆果然精明。我碰巧经过马耳峰,看到狂龙一群猎狗屠了康王谷的匡阳村,大队猪狗押着俘虏离开。我亲眼看到这老鬼婆模糊的身影,随在狂龙身后撤走的。没料到她带了个半途躲起来,反而钉在我身后,我明她暗,几乎死在她手下,幸亏碰上你,也许是我命不该绝吧?”

“他们屠了匡阳村?”

“是的。”

“匡阳村住了些什么人?”

“不知道。”

“哎呀!会不会是范大嫂母子?”国华变色而起。

“雷霆剑的家小?”

“我得去看看。”

“那里除了死尸,已经没有活人。管官方的收尸人赶到,尸体也看不到了。”“我要去看看。”国华撒腿便跑。

“喂!等我一等……”

百余名僧侣,携有钩叉斧锯,正在余烟袅袅的瓦砾场中,碴集血肉模糊以及烧焦的残破尸体。将尸体摆放在村外的田野里。出家人四大皆空,对遗世的奥皮囊不动感情,一面念佛号,一面勤奋地工作。

摆放的尸体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已经有两百余具,有些还埋在火场中尚未发掘出来。

国华站在尸堆旁,脸上木无表情。他不认识范大嫂母子,如何辨认?

无影刀站在另一边,老泪纵横,不住发抖,似乎被血腥和焦臭熏得受不了,或者是冷得发抖。

“老弟,你……你一点也不介意?”无影刀凄然问。

“我在乎。”国华平静地说。

“但你的神情,一片漠然,无动于衰。”

“那是因为我聪明。”

“聪明?你……”

“如果我激怒如狂,那就不够聪明了,老前辈。人在激怒中,会做出不可想象的笨事来。”

“你的意思……”

“事情已经发生了,过去了。你必须绝对的冷静静而后智慧生,智慧会让你决定你该做的事,该走的正确道路。我告诉你,我见过无数的死人,见过很多惨烈的事,拥抱过被杀的爱侣……我如果激怒得发疯。下一批尸体中就一定有我在内了。”

“老弟,我不如你。”无影刀由衷地说。

“谢谢。”国华信曰说,举步向一位高年的老僧走去。

老和尚正在清查尸体,不时认真地辨认尸体的相貌。

“大师请了。”国华抱拳行礼:“这里是怎么一回事?这些被杀的人……”

“满城的密使,带了官兵围巢逆犯。”老僧冷漠地说:“这些人反抗,被杀死了。”

“这些小孩也反抗?”国华指不远处一排童尸。

“老纳不知道。”

“这些才是反抗被杀的。”另一名僧人放下一具焦臭的尸体说:“他们拼至最后一个人,没有一个人投降,玉石俱焚。”

“大师怎知他们拼至最后一个人?”

“贫僧站在大汉阳蜂下,亲自目击此事的发生和结束。”

“大师有何感觉?”

“贫僧出家人,不问血光不理几俗。即使想管,也无能为力。”

“这些人到底是不是逆犯?”

“施主看看这个人,或许明白。”僧人往尸堆里走,在一具血肉模糊。相貌难辨的尸体旁止步。

“这人是谁?”国华问。

僧人伸出沾血的手,拉开尸体沾满鲜血的胸襟。

这人右助和腹部,共接了四刀,但胸膛仍是完整的。僧人信手将胸口的血迹抹了两抹,退在一旁。

“一只鹰!”无影刀讶然叫:“我曾经听说过,以杀手为业的三只鹰,可能潜身在庐山……”

“一只鹰,但不是三只鹰的一只鹰。”国华说:“三只鹰作案时,仅留下鹰的图案信记而已。他们这种人身上不会有特征供人追索,所以这只鹰不是二只鹰的一。只。”

“那……这人……”

“天地会的蓝鹰崔瑞云。”

“哎呀!狂龙这混帐东西好厉害。”

“他不算厉害,厉害的是武昌的三霸天神龙常宠。常宠留下了档案,狂苯不过接线索灵活运用而已。蓝鹰的常宏眼中,根本不成气候,懒得理睬,利用蓝鹰这条小鱼来钓大鱼。狂龙贪功心切,利慾熏心,只知一味蛮干,嗜杀成癣而已。也许,他真的逮住了天地会江有的香坛重要人物呢。”

“两位施主还是赶快离开吧,府城的检验和件作,很快会带同班房的人前来检验了。”老僧好意地请两人离开。

两人默默地离开屠场,走上了登山小径。

“这畜生也会用心计。”国华突然说。

“你说谁呀?小老弟。”无影刀问。

“狂龙。”

“你是说……”

“他知道有人暗中呵护范大嫂母子。有不少高手名宿在山区出没无常,因此他布下和尚桥农舍范大嫂曾经潜藏的地方,装腔作势摆出阵势,安下陷阱圈套,以吸引那些人的注意,暗中动大集人手,出其不意清除了天地会隐藏在匡阳村的江右香坛。天杀的!我也上了他的当。”

“雷霆剑不是天地会的人,这点我敢拍胸膛保证。”无影刀说:“我在九江耽了好几年,我了解他这个人,他不可能成为天地会吸收的对象。”

“他不是天地会的人,但却是被天地会连累的倒霉鬼,蓝鹰并不是江右香坛的人,而是湖北地区的负责人。”

“你和雷霆剑有交情。”

“我不认识他。”

“但你……”

“请别多问,我要找范大嫂母子的下落。”

“好,我不问,反正你有满肚子秘密,我无影刀是江湖人,知道禁忌。喂!要不要我帮上一手?”

“你我两上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汉屠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