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汉屠龙》

第20章

作者:云中岳

瞎子的听觉极为灵敏,而他在密林的树隙中起落穿射,不可能不碰校梢。

瞎子听到了异声,抬头上望,那双有白天黑半启半闭的眼睛,似乎令人一看就感到恐怖和怜悯。

他心中一震,扭身抓住了一根横枝,悬吊在树上向下望,不由苦笑。

他怎能向一个瞎子扑击?荒谬!

瞎子仍然抬头,转动着头部用力倾听。片刻,再次低下头探出一枚,馒馒迈出一步。

他想:瞎子不知道有人悬挂在树上。

瞎子已将探出第四步了。

“大叔,你要干什么?”他轻灵地跃落在瞎子身边大声问:“你知道人身在何处吗?”

“我要到朝阳村,这里是村南的老松冈。”瞎子笑笑说:“老汉在这里土生土长,三十五岁才失明,冈上每一株老松我都知道在什么地方。咳!你是谁?”

“不要问我是谁。”他说:“你鬼鬼崇崇……不,抱歉。你这样猫似的一步一探,是何用意?”

“老爷要到殷老爷家报信,听说村中来了作公的,我害怕。”

“哦!殷者爷,是不是殷天翼?”

“是呀。”

他心中一动,也心中一跳。

“大叔,报什么信?”他镇定地问。

“他家的大小姐,在南面的柏岭出了意外。”瞎子的脸上,出现焦灼的表情。

“哎呀!出了什么意外?”事不关心,关心则乱,他沉不住气了,可知真如姑娘在他心中已有了份量。

“被……被一群凶恶的人绑走了。”

“你……你说真的?”

“什么话?老汉诺大年纪,和你说假话好玩不成?哼!岂有此理!”

“大叔别生气,我的意思是,大叔你双目失明,怎知道殷姑娘是被人绑走的?”

“我失明,耳朵又没聋。”

“大叔,可否说来听听?”

“你……你是……”

“我是殷姑娘的朋友,姓王。”

“真的?”

“我也不是与大叔说来玩的。”

“那可好。老汉在草棚内睡觉,被一阵刀剑声惊醒了,听到许多人的喝骂声,和殷大小姐的咒骂。后来,听到殷大小姐的尖叫。

“听到一个嗓子抄嘎的人说:‘先把她绑在树上,等接班的人来了,再把她押回去给公子。’”

“那是多久发生的事?”

“我算算看,我从柏岭走到老松冈……”

“柏岭在何处?”

“在南百,上下约有四五里,最多六七里……”

“大叔,你不要下去了,村子里鸡飞狗走,危险得很,去不得。”

“你是说……咦!你不在吗?”

国华已经走了,走得飞快。

瞎子摸摸脑袋,走得飞快。

“唔!可能者大真的料错了。”瞎子自言自语:“老二建议来这一手,很可能完全推翻老大的判断。糟!我恐怕赶不上呢!”

后面那座小山满山苍绿,那是经冬不凋的柏林,不用问,一定是瞎子所说的柏岭。

可是,一上一下,不是四五里,也不是六七里,而是十一二里。

国华心悬真如姑娘安危,拼全力向山下飞赶。

站在山顶上,四顾一览无遗,但一下到山腰,什么都看不见了,甚至连方向也不易弄清。

刚到达山下,便看到三个青衣人向西沿岭脚向东飞奔,三两起落便消失在林影内。

他吃了一惊,可能是姑娘已经被带走了。

关心由乱,他一咬牙,折向急迫。

追过一处山鞍,再也看不到时隐时现的三个青衣人了。略一察看山势,便看出那三个家伙所选的方向,有些地势崎岖,是不宜行走的。

他顾不了许多,认准方向穷追。

绕过一座山脚,他愣住了。

对面山坡的枯草坪中,十二个高手名宿也愣住了。

避无可避,冤家路窄,双方相距仅五十步左右,双方大眼瞪小眼,为这次狭路相逢发愣是玉树公子与一群爪牙,似乎正在歇息,或者正在商讨某些事。

他看到几张熟面孔:炼魂真君、白无常、狂龙的口盟兄弟真河使者章世鸣。

“好家伙!是你!”玉树公子怪叫:“过来谈谈,咱们该亲近亲近。”

似乎人全在这里,不见有人押解俘虏,真如姑姬呢?是不是已经押走了?

即使玉树公子不叫他,他也要过去的。

十二比一,他想起了星罗剑阵。纤云小筑的人经过常年列阵训练,行动的默契已近乎心意相通境界,因此结陈的速度妙极,结合得天衣无缝。

眼前这十二个人,武功造诣彼此相差悬殊,以炼魂真君和白无常来说,只能算是供跑腿的货色,参予围攻便成了最弱的一环,没有决定性的威胁,所以十二比一,危险性不至于比四女的星罗剑阵大多少。

他已经有了心理上的准备,那就是不绘对方有列阵的机会,

一万个人吃喝呐喊,只是一盘散沙;十夫长带十名精兵列阵,则是一个坚强的战斗体。

他深深吸入一口长气,情绪开始放松。

“是啊!咱们真该亲近亲近。”他笑容可掬向前接近:“山与山不会碰头,人与人早晚会碰面,反正事情早晚得解决,愈早了断愈好。”

“是的,早了断早好,你老兄快人快语,说话颇有豪气。”玉树公子阴笑:“以往咱们不曾碰头,江湖上论英雄人物,居然没有你老兄一席地,这是非常不公平的事,你老兄足以脐身英雄人物之林而无愧色。”

“好说好说。阁下玉树公子的名号声威,在下久仰,当然凭在下这种小人物,萤火之光,怎敢与日月争辉?”

说话间,已接近至三丈内,彼此口中客气,神态与风度都能保持良好。

十二个人,不曾移位包围,玉树公子果然名不虚传,具有未来武林霸主的风度。

“怎敢?你客气。”玉树公子大笑:“如果你不敢,就不会上我老婆的床。”

这句话就粗俗得不合身份啦!听得国华浑身绽起鸡皮疙瘩,

本来,与江湖人三教九流人物鬼混,话说得文雅,怎能受到那些人的认同?

他在江宁做混混泼皮,不也是满口脏话吗?

“哦!你没认错人吧?”他笑问:“上你老婆的床,人数真不少呢?”

“你以为你花拳张奎,冒充王一鸣就可以瞒住本公干了?”

假使王树公子曾经在殷家与乃父狂龙会合、不就会仍然把花拳张奎和王一鸣看成两个人了。

天涯怪乞已落在狂龙手中,已经招出花拳张奎、王一鸣、王寄是同一个人,但哪一个是本来面目,天涯怪乞也弄不清真假。

“哈哈!原来你把在下硬给看成花拳张奎。好吧!就算我是花拳张奎,你和我谈什么,又了断什么?不错,我不认识我曾经和你的妻子凌云燕上床……”

“我从不计较她和谁上床,她也不过问我和哪一个女人上床。”玉树公子情不知耻笑说:“天下这大,无奇不有,有些地方可以共妻,有些地方妻子可以出借,风俗使然,不足为怪。你不和她上床,自有其他的人内出的床,呸!你以为我会计较这些?”

“天杀的!你到底是哪一种丈夫?”他笑骂。

“三国时代齐先主那种丈夫,他说过一句很伟大的话:夫妻如衣服。我的衣服多得很,不喜欢就丢,深合我心,所以我认为他是伟大的前辈。”

“去你娘的!你只会学到断章取义吗?”

“呵呵!世间有哪几个浑球,读书不是断章取义的?你这混蛋大惊小怪做什么呀!”

“狗娘养的!我算是服了你。”国华大摇其头。

双方先互相咒骂挖苦一番,一旁的十一位高手,居然毫不动容,修养到家。

“咱们该言归正传了。”玉树公子收敛了笑容。

“好的好的,有话你就说,有屁你就放。”国华依言态度不改。

既然是花拳张奎,还改什么态度?花拳张奎本来就是闯江湖的混混,说话还会文雅?

“你是花拳张奎。”

“对,我是花拳张奎。”

“你来庐山有何图谋?”

“银子快花光了,来看热闹增点见识。”国华流里流笑:“一方面是看能不能找到冤大头财主,捞些银子花花;一方面是山上山下漂亮的女人很多,花拳张奎对上漂亮女人的床百上不厌,到处播种,这是花拳张奎的坏德行坏习惯之一。”

“到处播种,蓝田种玉,你他娘的混球,日后那些玉呀花呀,长大了来一场混杂种,你这狗东西孽造大了。

“你就没有我聪明,我曾把到手的漂亮女人,不要时就像撕讨厌的衣服一样撕掉算了。”

“所以我不如你呀!你这杂种现在宇内之雄,人间司命,我仍然是花拳张奎。”

“如果你跟我,三年之内,保证可以成为一方霸主,我会全力支持你。”

“你是说……”

“向我效忠,财力和人力,我全力支持,任你予取予求,唯一的条件是必须对忠诚不贰。”

原来如此,事情简单明了。

“哇!老天爷!你有这么大方?”

“我玉树公子的长处就是慷慨大方。”玉树公子傲然拍拍胸膛。

“佩服佩服,我是愈来愈佩服你这杂种了。可是,我曾经和你的妻子上过床,你不记恨不计较?”

“你他娘的话还没听清楚?”

“听清楚得很,只是有点不相信而已。”

“你可以继续和她上床,只要你受得了她那一套累死人的怪招。”

“我领教过了,受不了,所以我溜之大吉。”

“呵呵!所以我对你加深了一层认识,你这混蛋不是贼骨头,挑得起放得下,是个好人才。”

“夸奖夸奖。我不喜欢你妻子那种女人。”

“喜欢哪一种,随你挑,天下甚大,绝色美女各式各样都有,当你有了极大的权势,你就可以拥有她们。”

“要我向你效忠……”

“你才能有极大的权势,我给你一部份,你自己去努力建造一份,三年必有成。”

“我有先决的条件。”

“混蛋!我不许任何人向我提先决条件。”牵涉到影响威信的事,玉树公子冒火了。

“那就改称要求好了。”国华知道何时应该让步。

“那还差不多,你的要求是什么?”

“我和你志趣相同,臭味相投,同样喜欢漂亮的女人,所以我敢挑上你的妻子玩命,因为凌云燕的确美得令人心动神摇。”

“呵呵!所以你吃了苦头,这方面你嫩得很。”

“我喜欢的是另一种女人。”

“娇娇的,甜甜的,柔柔的?”

“差不多。你到过朝阳村殷家?”

“我明白了,你指的是殷家那位小姑娘,曾经和你混在一起的那个小女人。”

“对,就是她。”

“她怎么啦?”

“我要她。”

“好,我这就派人到朝阳村,家父在那儿抓人,主要的疑犯就是殷家一门老小,现在应该已经捕获了,我派人去把那小丫头带来。

“呵呵!我说你这混蛋嫩,一点不假,居然对一个生涩的青梅有兴趣,你他娘的糟透了。你永远不知道该怎样享受女人,只配让女人享受你,这方面你得向我苦学三年,呵呵……”

国华心中一动,有点恍然。

山区里消息传递缓慢,玉树公子还不知道朝阳村的情势。殷家已人去屋空,消息尚未传到玉树公子手中。

这里是柏岭的西面岗岭,真如姑娘落在魔掌,狗腿子们还没将姑娘送过来。

这群家伙不是在此地坐镇的,必定是经过此地,停下来歇脚或者商量行止,人没送来乃是情理中事。

妨始不在此地,他在这里胡扯做什么?

救人如救火,他必须及早脱身,尽快赶到柏岭,以免来不及了。他顿萌退意,脱身要紧。

“我现在就要人。”他进一步试探。

“去你娘的蛋!”玉树公子破口大骂:“你以为我是神仙吗?伸手一招,捏个诀喝声疾,就可以把人变出来交给你吗?你他娘的昏了头!”

“没有人,咱们就没有什么好谈的了。”

“混帐东西!你敢戏弄本公子,罪该万死!”玉树公子愤怒地咒骂,声落人动。

这瞬间,十一名爪牙几乎同时飞扑而上。

电虹飞射,含光剑势如雷霆。

国华反应超人,飞退三丈。

身后,人影来势如潮。

剑光似长虹经天,剑招也是长虹经天。

玉树公子一击落空,立即乘势追击,如影附形追随不舍,剑势凌厉无匹,志在必得。身后人影发掌,将国华的身躯震回,让儿子玉树公子的含光剑将国华刺穿,有意帮助自己扬名立威。

可是,事与愿违,国华被击退的方位改变了,含光剑一掠而过,反而找上了狂龙。

玉树公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汉屠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