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汉屠龙》

第21章

作者:云中岳

“小兄弟,问题不在任何人知不知道,而在于主事的人的看法如何。主事的人认为你王一鸣是武昌杀三霸天的疑犯,不管你是不是,不是也得是,你明白吗?”

“你……三只鹰如果敢动殷姑娘……”

“殷姑娘已经落在他们手中了。”

“天杀的!”王国化一蹦侧起:“我还以为他们是富贵不能婬,威武不能屈的,总算有几分骨气的杀手,所以劝说追魂一剑花银于与他们合作赶走狂龙呢!该死的!我要去找他们。”

“你如何去找?连狂龙也找他们不到。”

“他们会去找狂龙谈交易,我在狂龙身边等他们。”国华直冒火了:“多三只鹰固然多增几分凶险,但我不在乎。老哥,咱们进城。”

“进城?”

“在城里等狂龙,城里行事比在山区里安全。”

“我建议你先找三只鹰。”

“老哥,如果我能找得到,还用在狂龙身边等机会?那三个卑鄙的老狡狡猾精得很,连狂龙拥有那么多人手,也打不到他们的下落,必须等他们去找江龙才有办法刨出他们的根来。”

“我知道他们隐身的地方。”

又是一语惊人,国华一怔。

“真的?你说过你不知道……”国华满腹疑团。

“我只是不愿说,我不愿招惹三只鹰。”

“可是……”

“我是在九江蛰伏好几年,怎能不知道一些线索?毕竟我无影刀是有名的老江湖。”

“能带我去找吗?”

“不能。”无影刀断然拒绝。

“这……沈老哥……”

“我惹不起这些神山鬼没的杀手,我劝你也不要去招惹他们,殷姑娘与你……”

“我勉强你。”国华咬牙说:“今后,你也不要把我看成朋友,你离开我远一点,你……”

“殷姑娘对你真有那么重要吗?”无影刀不介意他绝交的态度。

“是的。”国华说得斩钉截铁。

“好。我和你去。”

“老哥你只要远处指出他们的巢穴,我不要你介入,这是我和三只鹰之间的事。”

“我还能帮助你一臂之力……”

“不,对付江龙,你可以帮我;对付三只鹰,你不需插手,名不正言不顺,在气势上你就输了一着,心理上有负担,胜算有限。”

“而你……”

“我是理直气壮,他们掳走殷姑娘,那就是他们的不对了。”

“狂龙之所以能威震天下,因为他认为是旗人,必须这样做,这是他的天职,是上天赋给他的权利,所以他能无往而不利,任何残暴的手段都是必须的,天站在他一边。现在,我也认为天站在我一边。”

“你有必胜的把握吗?”

“我只知尽力而为,不问其他。”

“好,毕竟你比我年轻,气壮如山,不像我无影刀愈老愈胆小怕死。你往上走,到了山顶再向东,看得到大孤山,就可以碰上他们了。”

“哦!那位瞎子的消息半真半假。”

“那位瞎子是故意指引你去的。小老弟,从那位瞎子身上,居然没能引起你记忆吗?”

“记忆……唔!我想起来了。”

“想起什么?”

“三只鹰,天鹰、魔鹰、瞎鹰。”

“那就是瞎鹰。”

“还有,袭击我的戴头罩袍人。好,我这就去找他们。”

国华仰天吸人一口气,以稳定情绪,向山上走去:“老哥在这里等我,我一定会回来的。”

信心是非常重要的,没有信心,什么都不要谈了。

但仅有信心是不够的,必须有建立信心的条件。

一个人信心可以上天,但没有上天的条件,信心就成了妄想。至少,得准备有一把上天的长梯才算数。

国华就有信心对付三只鹰,因为他曾经和三只鹰交过手。黑袍人从背后用致命暗器袭击他,他躲过了。

三只鹰是天下闻名的最佳杀手刺客,但却杀不了他,而且在他不注意的时候杀不了他。

现在他有备而去,当然信心大增。

满山柏树,山顶平坦,逐渐向东倾降,由于柏树挡住视线,走了两里地还不见大孤山。

柏林将尽,终一河从树隙中看到大孤山。

大孤山真像一只鞋,也像一艘没有桅帆的船。

他心中一动,想起了什么。

他曾经在夏日乘船经过鄱阳湖,在风平浪静时扬帆而过,曾经亲眼见过大孤山上空,飞翔着鸦群、乞食鸟、天鹅、雁凫、鹤鹭、苍鹰……三只鹰的巢穴,会不会在大孤山?江湖人都听说过三只鹰隐居在庐山,建了秘密联络站,难道说,这不是有计划吸引人们注意的手段?

狡兔尚有三窟,何况是闻名天下的三只鹰?

“我会找到你们的。”他突然脱口大叫。

身后,突然传来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阴笑。

他沉静地,缓慢地转过身来。

“你会找到谁?”身后站着的戴头罩黑袍人,以阴冷无比的嗓音问。

“三只鹰。”他微笑着说:“除非三只底能早日和在下了断,不然,我会把他们的巢穴,捣个落花流水。”

“你知道三只鹰的巢穴?”

“知道。”

“在何处?庐山的某一处地方?”

“不在庐山。”

“那……”

“大孤山。”他肯定地说:“狂龙有不少名震天下的老江湖做爪牙,有地头蛇供奔走,有邪魔外道做羽翼,有官方的公门高手供驱策,居然找不到三只鹰的巢穴,岂不可怪?三只鹰干了二三十年杀手,获则千万,庐山何处能有可供这些财物存置的地方?在下似乎听说过,大姑庙的香火道人姓徐,自称是徐敬业的后裔,名正言顺做了大姑庙的住持。这个人,在下得好好作一番调查,一定可以把他的根底刨出来的。”

你只料对了一半。”黑袍人说:“大孤山才是三只鹰真正的联络站,九江的五处都是乱人耳目的诱阱。”

“这证明三只鹰不够高明,步步为营多设诱阱以保护自己。阁下,把殷姑娘交给在下带走,咱们互不侵犯,你们要钱,在下愿意张罗三五千银子奉送,尊意慾何?”

“你有这许多银子?”

“有。”

“偷的?抢的?”

“差不多。”

“老夫不能要你的……”

“天杀的!狂龙的银子,比偷的抢的更肮脏,更血腥,为什么不能要我的?”他怒叫:“你们三只鹰赚的本来就是血腥钱,所以我瞧不起你们……”

“住口!”

“你怕听是不是?好,不谈这些无趣的事,我只问你,答不答应释放殷姑娘。”

“那是不可能的……噢!”

国华一闪即至,金豹露爪无畏地出手抢攻。

黑袍人暴退丈外,间不容发地从爪尖前脱出。

一抓落空,但已取得先机,如影附形紧迫钉牢,爪抓掌劈脚挑,刹那间,把黑袍人逼得连连门退,封架甚感吃力,抓不住反击回敬的机会。

黑袍人被逼得心中冒火,不再只顾封架,大叫一声,反击了,左肩随国华一掌,右掌袖底藏花猛然吐出,一掌换一掌。

“噗!”掌登在国华的右助内侧。

“嗤!”国华抓破了黑袍人的左肩主。

黑袍人间丈余,眼神一变。

“你小子的腹功又冷又硬,僵尸功?”黑袍人讶然叫:“僵尸功也经不起老夫真力一机,想不到你小子真有两手,难怪敢大言猖狂。”

国华用手揉揉被击处,脸上怒意全消。

“一时激怒,挨你一掌,换得不冤。”你脸上有了笑容:“从现在起,你无法击中我了。好家伙!你练了大无心掌力,再精纯一二分,就可以化铁溶金了。”

“你小子倒是识货的。”

“不过,我告诉你,你的大天心掌力可以化铁溶金,却溶不了我的指身奇功,因为正是克制你的正宗绝学,相生相克,你毫不胜算。”

“少吹牛……来得好!”

国华再次发起猛烈的攻击,比先前狂野十倍。

一阵着肉的打击声有如联珠花炮爆炸,双手都想用近身搏击术,以精纯的内力全劲重击,希望能击破对方的护体奇功,除了保护自己必须保护的要害处,硬攻硬挺全力狠拼。

功深者胜,看谁能支持得到最后关头。

似乎两人都没带有兵刃,但国华心里有数,三只鹰杀人的方法多得很,远距离杀人不着痕迹,细小的杀人暗器种类繁多,比无影刀必须近身杀人厉害百倍,因此他小心提防。

一阵狠拼,他不容许对方有抽手发射间器的机会,充分利用自己年轻力壮于久斗,禁受得起连续打击的长处,死缠不休决不退缩的斗志,手脚的打击力道逐渐加重,像一头不僵的百足之虫,千足百脚紧紧地包裹住猎物,不让对方有脱困的机会。

各挨了百十记重击,黑袍人终于看出情势不妙,再缠斗下去,后果必定堪设想,必须摆脱这种快速耗损精力的搏斗。

“噗啪砰!”一连三记大天心掌,击中国华的右胸和有跨,想将国华震退以便拉开距离脱身。

这期间,也挨了国华两掌一拳。

距离未能拉开,反而被国华一拳反勾,身形前撞扭转,感到自己无坚不摧的大无心掌力,打在冰冷、坚韧、反震力极为强烈的坚冰硬岩上,掌力回流反走,因此耗费的,人力加倍。

“噗!”国华一膝顶在黑袍人的右助下,扭身乘势来一记霸王肘,噗一声正中下颔。

机会来了,黑袍人仰面卸力,但下颚仍然受了不少劲,只感到眼冒金星,立即双脚一点,仰面倒射而出,像是用金鲤倒穿波身法,终于摆脱了死缠的困境。

国华没料到黑袍人随得了这记凶狠快速的霸王肘,肋力竟然有一半落空,身形被带动,一顿之下,刹那间便失去紧密接触的优势。

但凶反应超人,搏斗的经验也十分丰富,双足一蹬,猛虎扑羊向前伸爪搭出。

慢了一刹那,黑被人以后脑着地,不用手倒翻远走,反而扭身左挺而起。

他一扑落空,单足点地扭身左爪反钩。

糟!姜是老的辣,输了一着。

一枚双锋针点在他的左肘曲池上,晶亮的奇芒耀目。

“你的左手不要了?”黑袍人阴侧地问。

他的右手五指如钩,位于左小臂下方,手的颜色像已苍白得到了半水晶色,随时可以攻出。

“一知手臂换你一条命。”他微笑着说:“幸好你的劲道已收发由心,我也神意相合。你的针刺人,我的爪力一定可以抓破你的胸膛。”

“你还在吹牛?哼!”

“生死关头,我用不着吹牛”

“你的爪及体,也伤不了老夫,目下你的爪距体一尺五寸,你要老夫相信你的虚声恫吓?”

“先前你我是公平决斗,双方不使姦不用诈,所以不用生死一搏。现在你使用兵刃,在下只好用绝学孤注一掷。”

“你的爪力伤得了老夫?”

“也许别的爪力伤不了你,开狐爪全力一击,你的护体神功保护力已耗损四成,决难禁受。”

“天……天狐爪?”黑袍人吃了一惊。

“你不信?”

“大明遗老云尚义的不传秘学?”

“不错。”

“你是飞天狐?”

“对。现在,你我之中,只许有一个人活。”

“且慢!”

“你知道我的本来面目……”

“但你并不知道我的本来面目,你知道我是谁?”

“你是三只鹰的一只鹰。”

“你并没有用本来面目与我相见。这世间,只有几个人认识你的本来面目,柳依依就是其中之一。”

“你说什么?”国华的笑容突然消失。

“我说柳依依。”

“你……你怎么知道柳……”

“黑袍人收了针,拉下了头罩。

“我该知道。”黑袍人笑笑:“也许我真的老了,胆子愈来愈小了,胆子一小,就不最相信人,因此也就看错人,惭愧!”

“殷大叔!”国华吃了惊。

“真如丫头,到现在还不知她老爹老天鹰。”

“这……”

“不要告诉她,好吗?”

“真是无独有偶。”国华大笑:“有父也不知道他老人家的儿子是飞天狐。”

“哈哈!你我是天底下最可恶的骗子。”

“至少,大骗子比那些假仁假义,率兽食人的混蛋要可爱得多。”

“大骗子联手,有兴趣吗?”

“只是,大盗与杀手合作……”

“去你的!你虽自鸣高手。”天鹰虚目一翻:“你唆使追魂一剑花银子请联手,却又表示自己只能从旁参与,分明认为三只鹰声誉不佳,有辱你侠盗飞狐的声誉是不是?哼!你……”

“大叔,这不是声誉的问题,而是每个人行事的宗旨问题。”他抢着说:“飞天狐的行事宗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汉屠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