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汉屠龙》

第22章

作者:云中岳

“冷云姑娘,敝公子最恨反抗他的人。”区前辈语气转厉:“放明白些,识晤务者为俊杰。”

“你威胁我吗?”冷云沉声问。

“威胁?你大言了,在下只是警告你。”

“可恶!你……”

“你给我听清了。”区前辈厉声说:“你们不要给脸不要脸,乖乖跟在下前面去,可别让在下赶你们走。”

“原来把本姑娘九个人请来这里当作贵宾安顿,事先早就定下了毒谋。”冷云银牙紧咬,后悔已来不及了,扭头急叫:“师妹,咱们准备闯。”

门外起了争执,里面的七位侍女已作了应变的准备,人影急动,七女到了院中,一名待女送给幻云一把剑,九个立列阵。

“哈哈哈哈……”区前辈卯天狂笑:“果然不出公子所料,你们也作了叛逃的打算。米粒之珠,光华有限。哈哈?想走吗?没那么容易。”

一声低啸传自院角暗影处,接着四面的屋顶瓦面,人影纷纷现身。这些人已经潜伏许久了,玉树公子早有万全准备。

这瞬间,区前辈与两侍女向后疾退。

人影闪动如电,四支剑已堵住了她们的退路。

纤云小筑的剑阵威震武林,阵一列成便威力倍增,走位闪之快,比平时个人交手迅疾得多。

“大胆!”区前辈怒吼,双掌一分,两记劈空拳分别向挡路的两侍女攻去。

玉树公子的两宠姬,也拔剑分向左右外侧的两女,行猛烈狂野的抢攻。

人影扭风穿移位,速度惊人。剑虹交又闪烁,虚实难测,正面受到攻击的人斜移向侧发剑,而由侧方的同伴乘势楔人突击,就幻无穷,令人眼花缭乱,无法看清致命的剑发自何人,来自何方。

“嗯……”区前辈闷声叫,上身一挺,脚下大乱。

他的两记劈空掌本来以两名侍女为目标,可是掌劲一涌,所攻的却是虚影,两侍女恰好大挪移错位,位置出现地掌劲的空隙中心。

另两支剑恰好摆脱了两宠姬的猛扑,一支剑已无情地斜贯人他的右背肋。

“啪!”左大胆被另一支剑的剑脊拍中,他大叫一声,摔倒在地。

人影终止,恶斗发生得快,结束也快,似乎是刹那间所隆重的事。

四侍女四枝剑交叉架在两旁姬的粉颈下,只要一拉一推,脑袋便会掉下来。

“丢剑!”冷云沉叱。

两宠姬骇然丢剑,似乎还弄不清是如何被制的。

屋顶有人往下跳,但恶斗已经结束了。

幻云领了一名侍女,擒住区前辈,立即用对方的腰带绞成索上绑。

册余名高手合围,但并不抢出动手。

冷云投鼠忌器,不敢发令突围。

要突围必须上屋,势将在半登半下的重要关头引起混战,那正是剑阵已散的薄弱时刻,一照面便可能伤亡过半。

她知道大事去矣!只好存了拼一个是一个的念头。

四盏灯笼冉冉而至,册余名爪牙与两名美貌女郎,拥簇着神气万分的玉树公子赶来了。

三个俘虏被在一起,区前辈已是气息奄奄。

九支剑阵似九宫,中隐无穷变化。

院子广阔,剑阵是足够的空间发动。

卅余名高手分三方围住,候令闯阵。

玉树公子到了,后随的册余名爪牙两面一分,四女郎在玉树公子两侧分立,她们是玉树八娇中的四娇。

“唔!纤云小筑的武学,有点出乎本公子的意外,“玉树公子冷冷地说:“冷云姑娘,想不到你这么一位聪明的人,会做出这种愚蠢的事。你以为凭你们区区九个人,就能逃出戒严的九江城吗?”

幻云姑娘真是后悔无及,暗骂自己该死。

“玉树公子,人怎能这样待我?”她痛心疾首惨然说:“当初你的诺言……”

“诺言?哈哈哈哈……”玉树公子的傲然长笑:“我记不起来曾经许了什么诺言,天下间只有蠢猪才会相信任何人的诺言。幻云姑娘,我玉树公子捧你确是出于真诚,只是你不明白,捧你成为武林风云人物,是需要你付出代价的,天下间决不会有不劳而获的事。

“你说!你所说的代价是什么?”

“是你们必须向本公子效忠。”

“你这卑鄙……”

“别骂别骂,骂对你毫无好处,你必须在本公子大发雷霆之前,克制你的脾气。本公子礼遇向本公子效忠的人,对胆敢抗拒的人杀无赦。须我者昌,逆我者死,决不例外。三只鹰敢拒绝与我本公子合作,本公子也毫不留情地摧毁他们。”

“本公子对你们纤云小筑的人已尽了礼数,你们也曾经答应合作,但事无终始,半途妄想抽身远走高飞,与反叛无异,本公子决不容许这种事故发生。现在,给你们片刻工夫权衡利害,投降或死,任由诸位选择。”

“你……”

“少给我废话!小女人,不要激怒我。”玉树公子厉声说:“该死的!快把我的人放回来。”

“姓区的三个人,是本姑娘脱困的人质。”冷云姑娘接口:“玉树公子,何以拼个两败俱伤?好来好去,毕竟纤云小筑的人,曾经替阁下出过力。我们退出参予搜杀王一鸣、雷霞剑、三只鹰,是因为此事旷日费时,而我们有事不能要九江逗留过久,阁下何必强人所难?留一发情面,日后好相见,多一个朋友,不双多一个敌人好吗?”

“晤!想不到你这冷若冰霜的女人,说得倒是婉转动听,异数。好,我给你们一次机会,既往不咎,咱们重拾旧谊。以三日为期,诸位在这三日中,务请全力囊助搜索,三日之后倘若仍无结果,本公子亲送诸位离埠,姑娘意下如何?”

冷云还来不及回答,幻云却伸手拉师姐的衣袖。

“公子的话算数吗?”幻云自作聪明抢着问:“大丈夫一言九鼎。”

“本公子说话算数,在场七十余高手名宿可以作证。”玉树公子大声说。

“一言为定,我们再助阁下三天。”

“师妹,你……你竟然……”冷云芳心大急。

“师姐,我们已经没别条路好走。”幻云低声说。

“可是,他的话……”

“有这许多高手名宿在场,谅他也无脸食言。师姐,我已经决定了。”

“师妹我好后悔,你……唉!由于你的任性,只好听天由命了。”

对面,玉树公子已打出撤走的手式。

“多有得罪,诸位海涵。”玉树公子笑容可掏:事非得已,在下委实需要大量的人手,诸位姑娘,不要将今晚的事故在心上。

姑娘们,晚安,明早见。”

“两位侍女替三位俘虏解绑,四周的爪牙开始像潮水般循走廊退向月洞院门。

冷云真待所有的人皆退出门外,方送走三位俘虏。

第一名侍女退入厅,第二名退人,第三名……“哈哈哈哈……”炼魂魔笑排空而至,声势如排山例海,动魄惊心。

变生仓猝,首先便倒了两名骡不及防,来不及行动克制的侍女。

“不好!有诈。”冷云惊呼,拔剑转身。

“她们都修习过百灵婆婆所授的克音之学,但笑来得太突然,仍有两人不支倒地,实力损失九分之二。

鹰笑声来得突然,消失也快。

笑声刚歇,四面八方的屋顶上人影纷纷飞降。

没有机会列阵了,屋顶的人向下飞降,已形成大混乱局面。

各自为战,舍死忘生狠拼。

又是一场大屠杀。

幻云共毙了四名爪牙,浑身浴血冲出重围,一鹤冲霄登上瓦面,幸好屋顶上己不见有人。

她庆幸自己能摆脱了死神的魔掌,再也顾不了师姐与同伴姐妹了,吸口气飞登屋脊。

后面的瓦沟中,出现玉树公于与四娇的身影。

“没想到你居然能逃上来。”玉树公于狞笑,拔剑、挥手令四娇退:“假以时日,你很可能有资格与本公于争夺武林第一剑的荣衔。来吧!我给你公平决斗的机会。不过,你的胜算很大,因为我怜香惜玉,不打算杀你,而你却可以用两败俱伤的打法抢制机先。”

“你这无信无义的畜生!”她咬牙切齿厉叫,育虹剑幻化一道谈谈青红,身剑合一抢攻。

含光剑向前一伸,蓦地风吼雷鸣,青虹天矫如龙,玉树公于掏出了威震武林的天育剑术,绝招迅雷惊蛰硬接射来的快速青虹。

两大名剑第二次相逢,这次比上次激烈数倍。

三招,五招……一声冷比,含光剑招发杀着暴雨终期,剑吞吐骤雨,排山倒海似的强攻猛压,玉树公子掏出了压箱子的绝招,他已看出不伤人的谨言没有实践的必要,必须一举击溃青虹剑布下的绵密防卫网,不能久拖。

“铮铮铮……”暴响似连珠。

又是七剑,皆被青虹剑封住。

“铮铮!”又是两剑,青虹流光似的长驱直入。

幻云向左侧暴退,脚下大乱,碎瓦声骤起。

玉树公子如影附形跟到,铮一声磕飞了青虹剑,左手疾伸,扣向幻云的右肘。

“噗噗噗!”幻云三记劈掌,全落在玉树公子的手掌与小臂上,但像是臂中金钟铜鼓,展得掌痛如裂。

“咳!”她的外袄被抓裂了。

“唉!”小腹挨了一剑靶。含光剑的靶尖云头像栗子,尖端虽纯,但一击之下,劲道仍然从一点及体,小腹怎受得了?

“嗯……”她含糊地前俯,下栽。

“噗!”脊心又挨了一掌,她终于失去知觉。

昏迷的前一刹那,她在内心狂叫:“我好愚蠢,却自以为绝顶聪明。”

打击魔鬼的计划如期发开。

天下各地的城,天一黑城门便关闭,断绝交通,天不亮不开城。

门禁紧肯负责的府州县太爷,恐怕除了皇帝老爷御驾亲临之外,城门是不会开的,皇亲国戚也一样挡驾。

夜间擅自开城门,保证会甩掉乌纱帽,可不是开玩笑,那可是玩命。

偷越城关,也是要砍脑袋的。

但胆敢偷越城关的人,就不怕砍脑袋。

九江的城墙高有两丈四尺,三面绕濠,临江一面筑栅,防止人民偷越。可是,能偷越的人仍然为数不少。

打击计划公为两部分:城内与庐山。

四个黑影偷越城关,地城上巡逻的丁勇毫不所觉。

他们是二更初便进城的,胆大包天,二更夜市方张,夜禁还没开始。

玉树公子说全城已经戒严,那是骗人的鬼话,这家伙的话,谁信谁倒楣。

其实,天下间每一座城,三更一起就实施夜禁,街上断绝往来,由民壮负责巡夜,碰上醉猫忘了家在何处,在街上到处乱闯,抓住了立即囚禁,第二天打板子甚至枷号三天示众。

当然,碰上抓人的民壮或巡捕是乡亲,那就难免有开只眼闭只眼,私自纵放的情形发生。

这是夜禁,与戒严其实差不多,不同的是,戒严有官兵出动而已。

八旗兵不会出动,九江没有暴动造反的事故发生。

出动的人是狂龙的人,与及地头蛇五爪蚊的流氓痞棍,他们另佩有号带,执行夜禁的民壮已得到通知,不许干涉这些人的活动。

四个黑影潜人不久,便发现暗椿所佩带的吨带,上在左臂缠了一条白巾。

这玩意儿极易伪造,找一家布店便可解决问题。

五爪龙是个贪生怕死的胆小鬼,但在某一方面来说,他是个忠心耿耿的人,也是一个很负责任的人。

忠心耿耿很负责是一回事,累惨了担惊受怕,亟需偷偷懒休息又是一回事。

他带了五个徒子徒孙,已经查了五条声名狼藉的小巷子,跑遍了赌馆、娼寮、小客店,想找到雷霆剑的旧日弟兄樊樊交情,腿都跑酸了,鬼都没碰上半个。

已经三天三夜没睡好,白天查往眯的船只找线索,晚间查各处藏污纳垢的角落。雷霆剑朋友多,三教九流龙蛇混杂,可是自从雷霆剑在武昌失风而又失踪之后,这些人都像快要沉船的等级鼠,突然跑得精光大吉,现在想找,真不容易,可把他累惨了。

终于,他在清泉巷一家老相好的小宅子内,找到了一张床,一张可供他睡片刻,而且暖洋洋的床。

四个徒子徒孙,就在堂屋里的火盆旁,各架了两张长凳,比他先一步人共同梁。

“他真的需要休息,和衣躺在床上就睡着了,他那位老相好是个半老徐娘,总算知情知趣,没在床上找他的麻烦,并躶着身子便着他入睡。

“小堂屋中一灯如豆,火盆的炭头已有火无烟,怪暖和的,四个大汉鼾声如雷,恐怕天坍下来,也休想把他们惊醒了。

二更将尽,小巷子里鬼影俱无,巷底有两个老狗,发出令人毛骨依然的叫号。天杀的!不知那一家将有人去见阎王了,老狗夜号是有人要死的凶兆。

两道门口,被人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汉屠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