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汉屠龙》

第30章

作者:云中岳

飞燕斗飞狐,各展绝学。

国华先一刹那落地,大喝一声,旋身就是一爪回敬。

凌空扑落的凌云燕出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景象,似乎,她整个人成了一个半克气的皮人,爪劲及体,身子一顿,身躯极曲变形,一挫一沉,立即恢复原状,身形突然加快扑落,右爪如钩向下一伸,急如星火。

国华要不是心理上早有准备,真会吓一大跳。

已经无法再闪避,他攻出第二爪。

响起一声可怕的撕裂音爆,爪劲接实,势均力敌。

同一瞬间,他感到身躯一震,胸腹传了急促的金铁锋琼声。

“你可恶!”他怒吼,一掌拍出。

这时,两人已贴身接触,这一掌,拍中凌云燕的腹部,力道万钩。

凌云燕成了纸人,腹部扁得似乎连脊骨也变扁了,像被狂风所刮,飘出两丈外。

“好可怕的掌力。”飘落的凌云燕叫,腹部已恢复原状,向前逼进:“再拼两爪,你是本姑娘平生所遇上的最高明的高手。你这个可恶的坏东西!你比我所估计的要高明百倍,今天不是你就是我,绝不饶你。”

“慢来慢来。”国华开始绕走,神色不再轻松:“咱们打不得。”“为何打不得?”凌云燕钉紧了他。

“算起来,你我该是志同道合……”

“滚你的志同道合!志虽同道去不合。”

“打下去,你我将同归于尽,你那位狂龙公公。可要笑死了。”

“我懒得管他的事了。”

“你要让他眼见你我同归于尽?”

“你少臭美。”

“你已经只有一爪之力,或者两爪。”

“哼!”

“你的龙蜕功,精力一尽,就失去护身的功能了。”

“不见得。”

“咱们讲和吧!何苦?”

“讲和?”凌云燕一楞:“你在求和?”

“也未尝不可,我不是个小心眼,在字眼上挑毛病穷计较的人。”

“你本来就是个混混。”

“对,所以我不怕上你的床。”

“好,我有条件。”凌云热脸上的煞气消失得好伙。

“只要合理,条件……”

“你说过你不怕上我的床,事实一,你的嘴曾经广过我的床。”

“皮厚,你敢说,我不敢听。”

“我当然敢说,我本来就是一个敢作敢为的人。条件是,你陪我一年。”

“天杀的!一天我都不干。”国华几乎要跳起来:“那天晚上你那种步步提防的整人手段,实在令人笑不出来,实在大煞风景,我宁可去跳河。”

“我不会那样了。”凌云燕忍位笑:“此一时彼一时,那时我防着你。”

“算了,我伯你……”

“半年。”凌云燕很大方,减价开口就减半。

“你少费心,半年,哼!我要在最近结婚,我爹急着抱孙子呢!”

“结婚?谁?”凌云燕向在远处紧张注视的真如一指:“她?她配?”

“就是她,她比一位公主更高贵。”

“好,我杀了她。”凌云燕向真如的所立处移动:“你就会打消结婚的念头了。”

“你敢?你……”

凌云燕突然向真如扑去,真是一个敢作敢为的女人。

国华发出一声怒吼,拔剑出鞘。

凌云燕候然转身,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八寸长、晶芒耀目的狭刃锋利尖刀。

“你的剑伤得了我吗?”凌云燕脾腕着他问。

“那可不一定哦!”他的怒气消失了:“你我功力相当,聚力于尖,以神御刃,击破你的龙蜕功并非太难。”

“你能挡得住我的透骨巧指十三弹,决难禁得起我这断犀匕全力一击,你信是不信?”

“你这美丽魔女真的很可怕。”他不住摇头:“上面用天魔爪全力一击,下面弹了我八粒小毒九。我知道你的透骨巧指十于弹十分霸道,三发十二粒,最后一粒必定是最厉害的一粒,是不是藏在大拇指的指甲里?”

“你去猜好了。”

“不用猜,说来说去,结果仍然是两败俱伤。”他笑笑:“我的剑贯你的胸,你的匕透我的腹,唯一得到好处的人是狂龙,他回京之后,第一件事……”

“是抄我程家的家。”凌云燕接口:“你真不答应?”

“不能答应,我怕你,我对你这种母老虎一点胃口都没有,所以我逃离你的床。

“没有商量了?“远处的真如飞弃而来,双方交手,谈条件。她都看得清听得楚。

“陈少夫人。”她站在国华身旁大声说:“你让我恳求他答应你的条件。”

“你?罢了!”凌云燕将断犀匕突然收入袖套内:“想不到我一个美艳绝伦、风华绝代的成熟女人,居然会栽在你这个半生不熟、什么都不借的小丫头手中。他喜欢你是假不了的,因为我第一次看到他发怒。小丫头。你喜欢这个什么都懂的坏混混吗?”

“我不是喜欢他,是真诚的爱他。”真如郑重地说。

“唔!我又输了一着。你过来。”凌云燕点手叫。

真如不假思索地向凌云燕走去,她的神色毫无戒意。

“记得我们第一次交手吗?”凌云燕笑问。

“记得。”真如脸一红:“我被你们捉住了。”

“你的剑术很快速诡奇。”

“谢谢夸奖。”

“你的轻功比我高一两分。”

“我哪能比过你这燕子呀?”

“你什么都不懂,天真无邪得令人感到好笑又好气。从那个时候起,你已经胜过我了。”凌云燕恶作剧地拧了拧真如红馥馥的脸颊:“这样吧,我们来约定。”

“约定什么?”

“我不甘心,我要用各种手段,当然不至于用卑鄙的手段来急取他,你我不伤和气,如何?”

“我答应你。”真如媚然一笑:“当然,我得防得你这一代妖姬。”

“好,后会有期。”

狂龙正目闪凶光!一步步接近,后面跟着雷神。

“燕儿,我们仍有可为。”狂龙沉声说:“目下的情势,合则生分则死,你……”

“你不要再说了。”凌云燕推开真如:“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好说的?事情已经揭穿,你我便成了瞥不两立的仇敌。你已经失去利用价值,你应该知道下一步我该怎么做,但我留一份信义,所以我不顾后果,心平气和地离开,我愿睹一次运气。”

“你……”

“但一离开这座鬼洲,你我就是生死相见的仇敌,你不会让我活着赶回京师,我也不容许你赶回京师抄我的娘家。陈大人,我说得够明白吗?”

“叛逆!”狂龙厉叫。

“陈大人,你的水性不错。”凌云燕不为所动:“如果你不愚蠢,赶快跳水,还来得及。你,决不是王公子的敌手。洲上还许多天地会的人、他们仍在埋伏区、搜杀漏网的人,等他们赶来合围,那些人与你不共戴天,你知道会有怎么样的结果。赶快跳水逃命吧!但愿你真能逃得掉。”

说完,她淡淡一笑,转头便走。

“小心身后……”是国华的急叫。

凌云燕身形飞腾而起。后空谰上升两丈,一声娇叱,在沉落时一爪下抓。

一扑落空的雷神喂了半声,向前冲,脑袋上半部失了踪,天灵盖带着脑浆飞走了。

凌云燕连翻三匝,飘落时已远出三丈外,头也不回飘然而去。

“程燕姑娘。”国华叫:“请走洲后,沿途没有埋伏,芦洲中藏着一艘小艇,你们三个人足够使用。”

要命阎婆和侍女瞥了狂龙一眼,默默转身跟随凌云燕举步。

“谢啦!”凌云燕回头向他挥手,婿然一笑媚态横生,笑容动人极了:“后会有期。”

娇健姻娜的背影突然加快,主仆三人冉冉消失在风沙飞舞的洲尾。

狂龙已拖了雷神尸体,咬牙切齿退回原处,与六位手下低声商量,神色狠狞可怖。

国华向远处的无影刀打手式,这手式狂龙那些人是无法了解的。

“哥,你不要紧吧?”真如关切地问。

“不要紧,片刻就可以恢复精力了。”他拍拍姑娘的肩膀让姑娘安心:“凌云燕果然了得。”

“她的透骨巧手十三弹……”

“她仅弹了八粒毒九,毒丸已经贯穿铁甲了。”他拍拍胸腹:“好厉害。她那比无影刀更快的臂套弹匕,挨一下可不是好玩的,她足以横行天下。”

“那……以后你……”

“傻丫头,知道她的底细,就构不成威胁啦!”

“我……我是指……”

“哈哈!那是你的难题。”国华开心地笑:“是你和她订约定,不是我……”

“你坏!你……”姑娘扭着小腰胶不依。

“放心啦!她永远找不到王一鸣。”国华说:“离开芦洲,王一鸣就不存在了。天下姓王的没有百万,也有五十万,希望没有倒楣鬼取名王一鸣,不然麻烦大了。”

“一鸣这名字平常得很,一鸣惊人,棚当宏亮。”姑娘也灿然娇笑:“我敢打赌,天下间即使没有一万个王一鸣,也会有五千。妖姬一个一个去找,会找到头发变白的,想起来真有趣。”

“所以我不阻止你订约呀!你以为我会傻得让你们拿我当彩光摆布?唔!狂龙要和我玩命了,他不想逃走。”

狂龙不是不想逃走,而是不能逃走。虽说有七个人,但一神两魔三个受伤不轻的人,如何带走?

这一生中,大概他还不曾有过逃走的事发生。一时还难以适应。

可能七个人曾经商量交换过意见,最后有所决定了,留下一个人照顾伤者,狂龙带了两个人气势汹汹,大踏步向国华接近。

无影刀也向这里走,一双手看不到任何利器。

“王一鸣。”狂龙的嗓门仍然气壮声粗,在两丈判、叫嚷:“这里,你作得了主吗?”

“这里,我还能作主。”国华说。

“你说过,你不是会匪。”

“不是。”

“他们会听你的?”

“他们不会听我的,他们只服从他们的领导人。”

“那么,我等他们的会首来。”

“他们的会首不会来。”

“他们的会首不会来。”

“那你真的可以作主了。”

“是的。”

“好,我要和你谈谈放弃抵抗的条件。”

“很抱歉,我不和你谈条件。”国华断然拒绝:“你们这种人因云覆雨,狡诈阴险,从不将信义两字当一回事,也从来不遵守任何诺言,上了你们的大当、遭到惨痛伤害的人太多了,你的任何承诺,都不是算数的。”

“废话!承诺是有条件的,并不是每一个阿猫阿狗都可以向握有权势的人谈承诺。现在,你已经够资格和我谈条件,我的承诺当然说了算数。”

“不是说了就算了?”

“不是说了就算了,而是说了就算。”

“好,我们就来谈吧。”

“我有先决条件……”

“你还是没有谈的诚意。”国华冷笑:“你根本无权提先决条件。”

“这……好吧,你说。”

“你准备放弃抵抗投降?”

“这……是的。”狂龙咬牙说:“你接受吗?”

“我可以考虑接受。”

“你必须保证我们的安全,释放受伤的人,不让我们落在会匪手中……”

“你又来了,似乎不是你向我投降,而是我向你投降,急步冲进。

无影刀从侧后方电射而至,右手指尖扫过雨神的腰脊,无暇取回小刀,掠出三丈外去了。

国华侧空翻远出两丈外,向狂龙扑去。

雨神直冲出三丈外,砰一声大震,摔跌在自己的铁伞上,人与伞缠成一团。腰背的命门要害上,露出一星刀影,那是无影刀的小屠刀。

国华往草场中一站,挥手示意要姑娘绕到一旁。

“狂龙,你追不上她的。”他轻拂着剑大声叫:“你老了,像一头老牛,与一位小姑娘玩捉迷藏,你不觉得累吗?返老还童不是好现象呢!”

狂龙止步收刀,举目四顾。

“主人,快……快逃……”弃伞挣扎着站起的雨神厉叫:“留得青……山在,不……不怕没……没柴烧……下……下水……”

手伸到背后,猛地拔出长仅六寸的小刀,身躯一震,再次摔倒。

“你……你……”狂龙目眺皆裂:“你的我的人杀……杀光了?”

“差不多。”国华指指不远处的四个人:“连你全算上,还剩下五个。”

“你……”

“快了,这里我已经改名为屠龙洲。”

“我登洲的将近有一百五十人。”

“即将全军覆没。”

“我这些人,都是以一当百的高手中的高手。”

“天地会的三百计条汉子,全是准备用血肉,用性命换你们性命的敢死队。他们不是高手中的高手,却有气壮山河视死如归的勇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0章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