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汉屠龙》

第04章

作者:云中岳

三霸天身边,各有四名保缥。

神龙的四随从绰号称四阎王;猛狮的人称四猛兽;金刚克图的人叫四太岁。这十二位高手不但长相凶猛,而且心肝是铁打的,血是冷的,挥刀杀人不带感情,天塌下来,也撼动不了他们。

神龙的四阎王是汉人,他本人出身年大将军门下。

将军治兵以严格著称,铁的纪律,铁的军容,令出如山,冷酷残忍天下闻名。

四兽和四太岁是满人和蒙人,对汉人怀有强烈的忧越感和自卑感,两种极端的情结果所产生的极端意识,而培育出强烈的仇视和嫉恨来。

监视南端的两个人,是猛狮的手下两头猛兽:金眼彪赫达,一个混有哈萨克血统的蒙人。黑皮德都勒,出身正白旗的满洲勇士。

两人都是极端仇视汉人,具有兽性的危险人物,根本没把汉人当人看待,杀人为乐残忍野蛮。

两猛兽等得心焦,主子成了残废本来心中极为愤怒,神龙却又派他们留下警戒不参加搜索,难怪他们烦躁不安。

小径南端出现两个人影,斗笠芒鞋穿了破褐衫,是两个村夫,匆匆北行不知大祸临头。

两猛兽隐身在草丛中,互相一打手式。

两村夫脚下甚紧,闯人死神的掌心。

金眼彪长身而起,涌身一跳,劈面拦住去路,手按上了刀把,红面带碧的怪眼,凶狠地冷酷地死盯着两村夫。

两村夫大吃一惊,骇然止步,惊恐地扭头回顾,看到黑虎德都勒屹立在他们身后不足五步。

“你们是什么人?”金眼彪操着流利的官话问。

“我……我们是……是沙……沙埠村的人……”右面那位留了鼠须的村夫惶恐地答,惊怖的目光,落在金眼彪那把弧度相当大,与传统佩刀不同的弧形刀上。

一面再受到袭击,死伤颇重,因此金眼彪不敢大意。“

“脱掉衣服,我要搜你们的身。”金眼彪沉喝。

两村夫一冷战,哆嗦着解开腰带,解开纽攀掀开衣襟,首先人目的是悬在内腰带上,一把六寸长的连鞘小刀,这种刀是民间用途甚多的工具,造型普遍刀身是长三角形,没有锷,柄缠以布带,末端有一个钱大的环,如果刀身加长两寸,就成了江湖朋友使用的插手,也称囊子,是暗杀的利器。

两村夫的两把刀长仅六寸,是最普通的工具刀。

“你们是刺客!”金眼彪恶狠狠地说。

“老大爷……”两村夫失魂似的惊叫。

一声龙吟,弧形刀出鞘,冷电四射,映着日光寒气森森,狭长的刀身像刺目的青虹。

“救命……啊……”两村夫狂叫,扭头便跑。

两猛兽当然知道两村夫不是刺客,更知道那种刀仅可杀鸡剖鱼,但他们正感到焦躁,而且手痒兽性大发。

堵在后面的黑皮一声怪叫,佩刀出鞘,踏进、挥手,有如电光一闪,一名村夫人头飞起。

金眼彪更快,刀掠过另一名村夫的脖子,人头落地。

“他们为何不反抗?”金眼彪一面在村夫身上拭刀,一面冷然自语。

“奴才们是不会反抗的。”黑虎说,向先前隐身处举步,似乎那两具断头的尸体并不是人尸,只是两只小虫。

“你不帮忙将尸体拖至路旁藏好!”金眼彪问。

“麻烦!”黑虎抱怨,但仍然转身回到原处拖尸体,一手拖住一个足胫,一手拎着断脑袋的辫子,接近路旁信手一丢,尸与头落人深演化的草丛。

身后,突然传来两声愤极的咒骂声:“你们这些惨无人道的畜生!禽兽!”

两人反应超人,侧闪、旋身、撤刀、立下门户。

路对面的草丛中,站着虎目喷火,手握硬弓背负箭袋,腰带斜插一把连鞘长剑的王国华。

“是你!”金眼彪不胜惊疑地轻呼。

黑虎发了一声警啸,召唤久已不闻声息的同伴。

“不必鬼叫了,北面那两位仁兄,尸体大概已经僵硬了。”国华搭上了一枝箭:“至于神龙常宏那群人,远在坡东两三里外穷搜狐窝免穴,等他们赶来,你两头野兽的尸体早就硬了。”

“咱们公平决斗,用弓箭不算英雄。”金眼彪大叫:“一比

“你……”

“你们有两个人。”国华说。

“咱们决不联手合击。”

“哈哈!你说得够英雄,可惜在下不能答应你,你们不值得信任。不过,在下一定你公平决斗的机会,看!”

箭快得令人肉眼难辨,相距不足十步,任何高手也躲不开致命的狼牙,快速的劲矢飞向黑虎,一发即至。

“嗯……”黑虎嘎声叫,踉跄后退,头向后仰,退了两步仰面便倒,眉心正中,插着一支劲矢。

国华丢下弓,一声剑吟,长剑出鞘,一步步向外走,脸上一片庄严,虎目中神光炯炯。

“你手上是摘星大岁的天罡剑。”金眼彪悚然叫。

剑身近锷处,刻了一个北斗七星图案,所以叫做天罡剑,吹毛可断,是当代武林十大名剑之一,比武林朋友使用的佩剑宽六分,有些人干脆称为雁翎刀,是以力胜的重家伙,但比雁翎刀稍轻。

猛狮所使用的刀,才是标准尺寸的雁翎刀,腕力与耐力不足的人无法长久持用。

“他死了。”国华冷冷说:“他不必经常花工夫磨这把剑了。你不是要求公平决斗吗?据在下所知,公门中人按规矩从不与人决斗,你如不是太过自负,便是公私不分贪赃枉法的畜生,天生好杀罪大恶极,在下不能饶恕你。”

一声喝怒弧形刀划出一道惊心动魄的快速光弧,行致命的疯狂攻击,金眼彪人刀俱至,声势汹汹。

天罡剑起处,风雷骤发,一声暴震,架开了一刀疾抢而人,攻胁助还以颜色,快逾电火流光。

金眼彪时硕虽身藏护身短甲,但不敢冒失承受天罡剑全力一击,刀随身转挡住来剑,挫身移位再次进攻,反应极为灵活,攻击的声势骁勇绝伦浑雄无比。

天罡剑是重家伙,正好棋鼓相当,两人贴身相搏硬攻硬抢,刀剑的撞击接触声像连珠花炮爆炸,激烈万分。

金眼彪在倾狡力狂攻五刀之后,真力终于不济,飞退丈外,退抵黑虎的尸体旁,希望改采游斗术争取喘息的机会,更希望同伴能及时赶来声援。身形刚稳下,剑光如匹练排空而至,压力陡增数倍,速度更骇人听闻。

金眼彪这才知道完了,刚才的猛烈拼斗,对方并未用全力,只是在试探而已,这才是致命的一击。

绝望中,不再理会排山倒海似的剑势,咬牙切齿全力一刀挥出,要拼个同归于尽。

刀挥出,剑势及体,剑虹折下斜掠而过。

“嗯……”金眼彪门声绝望地叫,随挥出的刀势向前冲,冲出文外双脚一收,上身一挺,弧形刀突然坠地,艰难地转过身来,左耳下,裂了一条大缝,鲜血像喷泉般涌流而下。

国华站在两丈外,呛一声插剑人鞘,冷冷地瞥了金眼彪一眼,脸上的杀气徐消,转身向草丛中的大弓走去。

“你……你到……到底是……是谁……”金眼彪用凄厉的嗓音断断续续地叫嚎。

砰一声响,金眼彪魁梧的身躯倒下了。

国华拾回大弓,举步走向对面草丛中的两村夫尸体,看清那已变了形的头颅,脸色一变,悚然自语道:“这不是沙埠村那位村民吗?高文玮那些前来诱敌的人,本来预定在他家中会合,乘船远走高飞……哎呀!他们……”

他脸色大变,向南狂奔,去势如流星划空。

沙埠村是江滨的一座小村落,仅有三二十户人家,全村没有一栋像样的房屋,壮相仅占全村人口四分之一。

全村死寂,家家关闭门户。

村侧土地庙前的广场,血腥触鼻,尸体横七竖八触目惊心。

庙旁的几株大树下,几个人在襄伤,全是神龙常宏带来的得力手下,可知他们曾经过非常奶苦的恶斗。

共有男女十四具尸体,基保三具是神龙的爪牙。

中间的一株大树下,满天花雨浑身是血,双手被捆已凝结成一块块,呼吸粗浊,脸色苍白双目半瞌着眼神将散。

柳依依披头散发,脸上全是血污不成人形,倚坐在树下,不住猛烈地抽气,大概也差不多要断气了。

神龙常宏站在满天花雨的面前,背着手脸色不正常。

金刚克图带了两个爪牙,正在仔细搜寻收集尸体上所有的物品。

十一具男女尸体,一看便知是高文玮带来的人,他们不听国华的劝告锭走高飞落了个全军覆没的下场。

“你还不承认你的身份吗?”神龙常宏将手中刻了梅花信记的金钱镖,伸至满天花雨的鼻尖前厉声问。

满天花雨仅怨毒地死瞪着神龙,不吐出丝毫声息。

“你不是招的好。”神龙声说:“你满天花雨姓江的,也算是声誉基甚隆的江湖豪侠,为何与这些逆匪混在一起?说!哼!你想尝剔肉刮骨的滋味吗?”

“你就是把我剁成肉酱,也休想在下招拱。呸!你这走狗汉姦!”满天花雨切齿咒骂。

“除你之外,那些家伙全是有案的逆匪余孽,我是为你留一条生路,希望你明白。”神龙不介意对方的咒骂,语气温和了些:“惺惺相借,在下不希望你与那些逆匪同死。你的伤还可以救治,把王一鸣的底细告诉我,我马上替你疗伤,如何?

“呸!”满天花雨吐出一口血水。

神龙手一挥,罡风起处,喷向头脸的血水折向四散。

“强硬对你没好处,你会招供的。”神龙阴阴一笑:“那家伙很了得,用箭偷袭神出鬼没,射杀了常某十六个人,要用诡计诱使在下向东追。却没料到我看穿了他的阴谋,反而将计就计转来向南搜村落,果然找到你们的巢穴,一网打尽你们这批丑类,他会回来的,我就在这里布下埋伏等他,他将会……”“哎……”右侧那位负责上刑的大汉,叫出半声倒了,左肋下,狼牙箭人体近尺。

弦声狂呜,破空的厉啸令人心胆俱寒。

“啊……”濒死的厉叫惊心动魄。

一声怪响,一枝狼牙箭在神龙的背心折断。

变生仓猝,而且变化极快,等神龙转身回顾,已有四个人被射倒了。

国华出现在庙东约五十步外的乱草丛中,箭发似连珠,劲矢一枝接一枝破空而至。五十步,箭的威力可贯重甲,但却射不透神龙的护身短甲。

神龙共有七个人,已倒上了四名,连金刚克图全算上,只剩下三个人了。

金刚克图也挨了一箭,但毛发未伤,正立稳马步,双手护胸拍击飞来的劲矢,闪躲的身法十分灵活。

国华射完箭袋中的最后一枝箭,丢下弓解箭袋一并丢弃,大踏步向广场走来。

“哈哈哈……哈……”满天花雨发狂般大笑,声如鬼哭,脸上有扭曲的痛苦线条,但眼神却是狂喜的。

神龙脸色大变,向广场移动。仅有的一名随从,在后面小心戒备。

金则克图也前来会合,鼎足而立,三人形成犄角,等候国华到来。

柳依依的无神双目张开了,似乎已有了生气。

高文玮艰难地挺身坐起,扫了左面一眼,用似乎来自天外的声音虚脱的地说:“依依,我……我们十四个人,只……只拼了他……他们三……三个,有……有两个是被暗……储器击暗的,我……我们真……真是这……这样脆弱吗?”

“是的,高叔。”依依的声音弱得几乎令人难以听清:“他们的交……交叉搏……搏击术好……好可怕……”

“唉!我……我们的道路好……好艰难……好……好漫长啊

“但我们必……必须走下去,高叔。哦!是……是不是王少爷来……来了?”

“是的,柳姑娘。”满天花雨大声说:“撑下去,留一口气在,看王贤侄屠龙,也好九泉瞑目。用调息术,集中神意,撑下去!撑下去!”

国华踏入广场,在三才阵前两丈左右冷然止步。

“亮阁下的真名号。”神龙冷静地叫。

“你为何要追到此地来?”国结神色从容,语气沉稳。

“追来挖掘真相。”

“不要掩饰了,阁下。”国华阴阴一笑:“你追来是想吞没我那些金银珍宝,杀我灭口斩革除根……”

“胡说……”

“在下说的是事实。咋晚在下并未离开客店,你与猛狮所商量的对策,在下听得字字人耳,在下已经替你们留了退路,但你们不领情。”

“胡说八道!你留什么退路?”

“在下留下南行返乡的线索,已经表明不与你们计较,赶回故乡治伤。如果在下不甘心,当然会到江夏县衙控告你们假公济私扮匪抢劫。你派人封锁府衙县衙,已经是心存歹毒,再穷追不舍,居心昭然若揭。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汉屠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