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汉屠龙》

第08章

作者:云中岳

国华说殷姑娘毫无机心,说她是不知人世险恶的小姑娘,说得一点也不错。

至少,她从没想到伤人或杀人。

不论内功或剑术,她都比黑衣女郎主婢高明,真要下杀手,一场恶间早就该结束了。

可是,不但不能结束,她反而愈陷愈深,陷入黑衣女郎主婢的圈套里。

表面上看,她占尽上风,将黑衣女郎主婢逼得互不兼顾,步步后退狼狈窜逃。

其实,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而是黑衣女郎主婢缠住了她,一步步将她诱往北面走。

她追,对方急退;她停止,对方回顾攻击;她退,对方咒骂又反追;总之,她摆脱不了对方的纠缠。

问题出在她不想伤人,不伤人又如何能摆脱得了对方的纠缠。

黑衣女郎看出她的弱点,逼着她向北追逐,她毫无机心,不知不觉中受到对方的摆布。

追了两里余,她突然记起现场留有两个人。

宫一步头部撞中树干昏迷,要不及早救治恐怕会流血过多,甚至会冻死。

国华四穴被制,制久了穴道必毁,不死也会成为残废,必须同时救治。

“铮!”她一剑将黑衣女郎震得横飘丈外,顺势急退,要返回原处救人。

小桃从她身后扑上,一声骄叱,电芒破空而飞。发出一枚四寸长的银针。

这是小桃第五次用银针袭击,第一次就是从她背后偷袭的,被她用骇人听闻的快速回旋身法击毁了银针。

她不敢置之不理,急退中侧闪,旋身,左手的披风一抖,银针如被狂风所刮,斜飞出三丈外去了。

“小泼妇践小母狗!你早晚去力竭的。”小桃咒骂着冲到,剑如经天长虹划空而至。

她身形怪异地闪动,从对方的剑侧切人,剑尖疾吐,指向小桃的右胁。

小桃攻的是虚招,鱼龙反跃脱出剑尖的控制。

黑衣女郎及时策应,补上空隙,剑发乱洒星罗,攻势依然快速猛烈,但神色上,却是轻松的。

她又上当了,从对方的漫天剑影中突人。

不等她反击,黑衣女郎已飞退两丈外。

“本姑娘绝不饶你,耗尽你的真力再擒住你,将你送给我那些男随从快活,要你生死两难。”黑衣女郎在旁冷笑说,让小桃从侧方递剑佯攻。

愈骂愈难听,她实在有点不愿意,不愿意就追击,追击就被诱得有进无退。

小桃一沾即走,她追出五六丈外。

终于,她有点醒悟了。

“我不和你们计较。”她收剑止步说:“我知道你们的用意了。现在,我来比一比轻功。”

“比轻功?小泼妇,你比得过我?”黑衣女郎替代了小桃,逼进至丈二左右扬剑待发:“你知道我的绰号吗?”

“不知道。”她笑笑摇头。

“凌云燕。”

“难怪你穿了一身黑,燕子是黑色的。”

“对,所以我的轻功……”

“你的轻功决不会比真的燕子快,至少你决不会飞。她向后一退:“来啦!试试看。”

声落人动,眨眼间便退出五六支外,好快,像是鬼魅幻形,乍隐乍现,现出实体人已到了六支外。

凌云燕和小桃这次不再纠缠,并立路中嘿嘿冷笑。

“你再快也走不了。”凌云燕以剑支地,在远处大声说:“你回头看看,我的人正等着你呢。”

她扭头回顾,脸色一变。

三个女人堵住了她的后路,相距约什步左右。

五比一,情势恶劣得很。

一个点着寿星杖的老太婆,干皱的面孔,长了一双三角眼。两个中年女人,一穿蓝一穿紫,一佩剑一佩刀,面目阴沉,眼神削剐凌厉。

三个女人,腰间都悬挂着一个大革囊。

三双怪眼,不转瞬地狠盯着她。老太婆站在路中,两个中年女人分立路两侧,形成后三角阵势,等候她接近。

“你们到底来了多少人?”她向逐渐逼近的凌云燕问:“你来我天花井山有何图谋呢?”

“来捉人。”凌云燕说:“很可能你也是我们要捉的人。”

“来提人?你们……”

“你是不是吴家的人?”

“对。你贵姓芳名……”

“我听说过吴家,也见过追魂一剑吴会昌。但他并不认识我,彼此从无往来……”

“你说谎,哼!”凌云燕已到了丈外,盛气凌人:“等擒住你们后,你就会一一招供了。”

“你……你太过份了……”

身后,三个女人已经到了三丈内。

“转身,老身有话问你。”老太婆在她后面沉喝:“先丢下剑,手中有剑的人,容易做出愚蠢的事来。”

“老婆婆,你的要求不合情理。”她转身坚决地说:“我觉得你们每一个人都很霸道……”

“我是为你好,小姑娘。”老太婆的狞笑相当令人心中生寒:“我们对于听命顺从的人,仍然是宽大的。”

“你们人多,而且都不是好人。”殷姑娘脸上的神情得有点激动:“也许,这就是我娘说的生死关头。”

“你娘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我娘说,能忍则忍,真要到了生死关头,就必须尽所有的力量保全自己。”殷姑娘郑重地说:“对方如果坚持要杀死我,我就必须杀死对方来保护自己。老婆婆,不要逼我。”

“你以为你有剑在手,便可保护你自己吗?”老太婆阴笑着问。

“应该可以。”殷姑娘信心十足:“你们五个人不可能在同一瞬间聚力一击。”

“你也许听说过,要杀一个人,用刀剑算是下乘,共刀剑更好的方法多得很。就算你剑术天下无敌,但到头来你将发觉毫无用武之地。”

“你是说……”

“你听说过我这根寿星杖吗?”老太婆用左手抚摸着杖头的寿星雕像。

“没听说过。”

“江湖的高手名宿,都知道寿星的五官,可以喷出呕泄出一种无色无臭的奇毒,嗅到的人筋驰肉松。所以,老身的绰号叫做要命问婆。”

“原来……”

“你站立不牢了,因为奇毒已经在你体内开始发作,你那天下无敌的剑术,已经无用武之地了。”噗一声响,殷姑娘失手坠剑。

人毕竟是惜命的,宫一步也不例外。

他的双掌自腕已下骨碎肉烂,但皮肤仍是完好的成了紫肿的双手,双目表破血流,口部齿落舌烂。但他不想死,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事。

他痛昏了一段时间,总算自行醒过来了。

痛楚和虚弱几乎征服了他,几次要挺身站起来皆未能如愿,失血过多,站不起来,站不起来怎能去找同伴求救?只有寄望同伴来找他了。

他对主子有无比的忠诚,何时有同伴来找不得而知,必须留下一些遗言之类,以便向主子示警,以表达他的忠诚。

因为他已想到自己可能在同伴找来之前死掉。

没有手,手肘应该可以在地上留字,或者用脚画。

不论是财或用脚,皆需较大的地面。他不能用手肘,手痛得受不了,所以坐在地上往后移,用脚跟写。

他不知自己到底写了些什么。

与其说他留字是为了向主子表达忠诚,不如说希望主子为他报仇来恰当些。

他费了许多功夫。强忍住痛楚,在坚硬冰冻的路面上用脚后跟着画:“杀我者是救我到吴家的人……”

他以为自己画的字必定不会错,必定看得懂。

仅有信心是不够的,信心必须有力量来支持,不然那不叫信心,叫妄想或幻想,有如做白日梦。

他强忍痛楚,终于认为画出了想要表示的意思,终于支持不住了,但也终于听到脚步声和人声。

听觉仍是完好的,知觉也清醒的。

他知道自己得救了,来的是自己人。

“谢谢天!你们总算回来了。”他心中狂叫,心力交疲,脱力躺倒。

来人是凌云燕、老太婆五个人。一个中年女人将殷姑娘扛在肩上,走在中间显得毫不费劲。

殷姑娘全身软绵绵,但人是清醒的。

“咦!宫死一步怎么被弄成这鬼样子?”凌云燕惊呼:“我看到他被震飞撞及那株大树,撞昏而已。可是,现在他……”

“他被人废了。”老太婆要命阎婆摇头:“他已经没有用了。”

“奇怪,被他点了穴道的大汉不在了。”凌云燕用目光四下搜视:“显然是被废了生死一步的人救走了。快救助官一步,便知经过……”

“不要走近,他用脚在地上画了些什么。”要命阎婆小心地走近察看,也察看生死一步的伤势:“救不了他啦!即使保住了他的命,这辈子他……他不可能告诉我们任何事了,少夫人,不必枉费工夫。”

“阎婆婆,他画了些什么?”凌云燕问。

“看不出来。”要命问婆看了好半天,也看不出所画的痕迹有何意义。

痛得昏天倒地的生死一步却大为焦急,也甚感愤怒,心中不住咒骂:“天杀的!简简单单几个字也看不出来……。

他顿顿脚,想提醒对方的注意,赶快替他裹伤服葯。

“看情形,他已经无法说明他所画的意思了。”要命阎婆郑重的说:“他的伤势,已到了油尽灯枯境地。”

“先救他再说。”凌去燕说。

“少夫人,你救他,不如让他死还来得省些事。”

“这……”

“他活着比死还痛苦。”

“好吧,带回京师的确麻烦。”

生死一步大骇,浑身一震,奋余力要挺身坐起,口中发出求救的叫号。

寿星杖压住他的眉心,一切努力全属徒劳。

这就是一个走狗的下场,利用价值没有了,也就是走狗烹的时候了。

“在附近找可疑线索。”要命阎婆收杖,三角眼历光闪烁,举目四顾察看:“至少,得找出一些征候来,宫一步不能白死。”

“分头找,留意地面的踪迹。”凌云东一面说,一面向不远处的树丛举步。一_

五个人分四方搜寻踪迹,留下中年女人看守俘虏和尸体。

殷姑娘被放在尸体旁,血腥味和那官一步的狰狞死状,几乎吓破了她的胆,可能是她第一次看到横死的人,吓得紧闭上眼睛倒抽凉气。

中年女人不理会她的惊怕,蹲在她身旁抽抽她的脸颊,下手颇重。

“现在,我要先知道你的来历底细。”中年女人凶狠地说:“你要—一从实招来,以免慧来可怕的羞辱和折磨。说,你姓甚名谁,家住何处?”

“我……”她惊惶失措:“我不认识你们……”

“你说不说?”中年女人厉声问,劈拍两声脆响,抽了她两耳光。“姓名。”

“我……你们为什么要……要这样对待我……”

“姓名!”中年女人的手又举起了。

“我……”

“你告诉了她,她一定死。”身旁突然传出国华的语音:“我非杀她不可,免得她加害你的家人。这些人处理事务的宗旨,是追根究底,赶尽杀绝,宁枉毋纵,斩草除根。”

“哎呀!是你……”她讶然惊呼。

中年女人像个死人,躺倒在原地无声无息。

“不要叫,离开再说。”国华抱起她,身形乍动,去势如电射而飞。

在四方搜索地四个人,居然没听到任何异样的声息,虽然视界被树林所遮挡,但相距最远的不足百步,应该听得到一些声息的。

远出两里外,国华在一处小小松林内将殷姑娘放下。松林严冬依然苍翠,树矮枝浓,人藏身在内,相当隐秘。

“那老婆婆是江湖恶名昭彰的要命问婆,夫家姓阎。。他低声向姑娘解释:“你是被她的可怕蚀骨毒雾所制,没有她的独门解葯,不死也会成为废人。你躲好,我去找老虔婆讨解葯。”

“这……那老婆婆的毒藏在……”

“藏在杖头的寿星内,与人交手收发自如。”

“你不怕……”

“当然我不会傻得与她交手硬讨,我会用最有效的办法来整治她逼她交出解葯。她的固然极为霸道可怕,但自有克制她的妙手段。忍耐些,我走了。”

国华整治了宫一步之后,便悄然前往察看殷姑娘被诱步的结果。他首先发现了在路旁埋伏的要命问婆三个人,看到交手的经过,所以他知道要命问婆杖中的玄虚,作好了应付老阎婆的准备。

要命问婆向东搜,进人山坡下的树林,一双锐利的三角眼,不住搜视四周的动静,一面注意地面是否留有可疑的痕迹。

地势起伏,树林浓密,早已看不到同伴的形影。她小心地继续向前搜索,好半天依然一无所获,颇感失望。

正打算往回走,突然听到身后有物体堕地声。

老江湖警觉心高人一等,老阎婆的反应比年轻人还要敏捷,身形急问,奇快地贴在一株树干上,杖随时准备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汉屠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