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华腥风》

第11章 鹿死谁手

作者:云中岳

张文季进了城,花重金找到一家民宅借宿。

他不想过早上山,时机未至。

山上不能闹事,那会伤及不少无辜,伤及无辜将千手所指,菩萨不佑。

在各处走了一圈,熟悉环境最为重要。

一个老江湖如需在某地小作勾当,一定会先熟悉环境,拉长耳朵,睁大眼睛,便可概略看出吉凶的先兆。

他在购买行囊时钱财露了白,四十锭元宝是一笔可观的大财富,所以消息不胫而走,他成了众所注目的人,自然引起有心人的兴趣。

青阳算是偏僻的城市,金与银的兑换率比较低,甚至有些人拒收黄金,比率是一比六上下。

在南京,金银的比率是一比七。四百两黄金,值两千四百两银子,在青阳足以称富豪了,受到注目理所当然。

未牌末申牌初,从两路汇合的香客便陆续到达。入暮时分,县城内外涌到三两千香客,似乎全城都活跃起来了,脏乱的情形也可想而知。

有所图谋的人,愈混乱愈对活动有利。

青城三女妖所寄住的农舍,同时接待了二十余名香客,所有的厅和房间都住满了人。男士们在厅堂打地铺,女的在厢房挤在一起凑合凑合。

隔邻的农舍,寄住着为她们效力合作的七个人。至于玉面郎君,则带了两个人住在城里的客栈,便于找朋友联络,也便于争取合作的人。

三女妖并不介意师叔离去,虽然少了一个得力的人,实力减弱了一半,但少一个小长辈干预,她们才成为真正的领导人,可以为所慾为,没有碍手碍脚的顾虑。

反正她们已决定着手网罗羽翼,像所有的豪霸一样,发展实力,成为主人首领,多一个小长辈在身边,在心理上就有大权旁落的感觉,永远不会成为真正的主人。

小长辈一走,她们并无遗憾的感觉。

她们也在用手段招兵买马,玉面郎君则分头进行找人合作。

天黑了,她们寻找目标的活动不得不停止。今天这一批香客中,没有一个是高手名宿,连二流人物也没碰上一个,颇令她们失望。

玉面郎君派人传来的消息,也令她们沮丧,没遇见朋友,也没碰上成名人物。唆使尚义小筑的人向张文季挑衅大计也失败了,尚义小筑的人已经离开县城。

有关张文季的消息,颇令她们不安,张文季竟然在县城落脚,用意不明。

假使张文季找上了她们,她们毫无抗拒之力,即使师叔仍在,也对付不了张三。

张三没有不走的理由,他被天垣宫的人整治得九死一生,应该尽快远走高飞,怎敢还在天垣宫左近逗留?会不会影响她们招兵买马的行动?

洗漱毕,她们在房中品茗,商议今后行动的一些细节,自然而然地提及此行的目标大乾坤手。

“这个大豪的行事,委实令人莫测高深。”大女妖坐在床口,一面无意识地挑亮灯火一面说,“我们在南京发现他一家老少,那时人数不足十个。他们不乘船而走陆路慢慢南行,也令人大感意外。接着,人数一天比一天增加,他的得力朋友一一现身,我们下手的机会愈来愈渺茫,现在更是毫无希望。在江湖得意多年,我们从没想到招纳一些人,扩展实力,称雄道霸,创建自己的局面。现在情势不利需要人手,这才发现我们浪费了多年的岁月,毫无根基无人可用,后悔已来不及。”

“大姐,我们现在进行,还来得及,亡羊补牢尚未为晚,短短的几天,我们已经有十个以上的人可用了。玉面郎君甘愿帮助我们,这是最大的收获。”三女妖显得乐观,一点也没有后悔的神情流露。

“我有点担心控制不住他。”大女妖眉梢眼角有隐忧,“他的野心很大,而且他的女人很多,日后如果碰上他心爱的女人,他会把我视如蔽履的。在武功的真才实学上,只有师叔可以胜他一分半分。师叔一走,我们克制不了他的。”

“可惜。”三女妖叹了一口气,“如果能留住张三,该多好?他居然能不受三阴绝脉手法控制,比玉面郎君强多了。”

“师叔很怕张三,知道为什么吗?”大女妖似乎想起了些什么,惑然向两位师妹问。

“她为了救我们,败在张三的剑下,我们亲眼看到的,她当然怕啦!”三女妖自以为是。

她们都不知道张文季侵入住处逼迫荀明萱的经过。荀明萱当然不便说,也不想说。

“还有,师叔怎知道天垣宫的事?”三女妖也提出疑问,“她说天垣宫的山门在这里曾经劫持张三,她怎么知道的?可能吗?”

“她不进一步说明,谁知道呢?”大女妖苦笑,“师叔有时冷得像冰,你问她,如果不愿回答,就用冷冰冰的目光瞪着你,实在令人浑身不自在。她是长辈,我们实在无奈她何,她走了也好,受人管束毕竟不是愉快的事。”

“这两天我们都不在一起,分头踩探活动。师叔的武功比我们高,更受了师祖的道术衣钵,消息比我们灵通,该是意料中事。”二女妖替师叔辩护,“她说天垣宫的山门在这里,我们最好相信她的话。我们在江湖消息灵通,迄今仍然不知道天垣官的底细。她竟然一语惊人,说天垣宫的山门在这里,决不会是信口开河,师叔不是胡说八道的人。所以,我们必须小心留意天垣宫的人。天垣宫在外行走的星主,没有一个是好东西,有许多神秘的杀人灭门谋财害命大案,很可能都牵涉到他们。总之,离开他们远一点大吉大利。”

三个女妖住在这间厢房内,香客甚多,住处不足,挤一挤理所当然。在房中,可以隐约听到借宿香客嘈杂的声浪,门窗简陋,不可能摒绝外面的声波。

大女妖是武功最高的一个,经验丰富,精明机警,突然似有所觉,打出噤声的手式。

人声寂然,香客嘈杂的声浪不知何时已经停止传入了,房门外听不到任何声息。

刚起更,香客不会早早就寝。

“有古怪。”三女妖变色低语,首先抓起床头的连鞘剑和百宝囊。

砰一声大震,房门被踢开了,门闩折断,灯火摇摇。

三个女妖大吃一惊,僵住了。

涌入五个人,领先的佩剑彩裳美妇风华绝代,珠翠满头,异香满室,高贵得像仙女或女皇,明亮的水汪汪大眼冷然注视着她们。

四个穿黑劲装的星主,有两个捧着匣弩。

如果她们反抗,两具匣弩够她们受的了。

“咦!你……你们……”大女妖骇然惊问,不敢移动,以免引发巨变。

“你们知道我的来历,是吗?”彩裳美妇冷冷一笑,“我知道你们的来历底细。”

“坦白说,我一点也不知道你的来历,可否明告?”大女妖沉着地说。

其实,她心知肚明,说曹操,曹操就到,天垣宫的人找来了,她硬着头皮说谎。

“真的不知道?”

“青城三仙姑已是老江湖,在江湖有我们应有的地位,决不会灭自己的威风,承认自己见闻有限。我,大仙姑幽虚仙姑安琼。我该称你夫人呢,抑或该称小姐?”大女妖身处危境,依然能保持镇定。

“你可以叫我二宫主。”

“宫主?”大女妖脸色骤然吃惊的神情装得十分逼真,“什么宫主?九华山没有宫,黄山才有。”

“我问你,对张三这个人,你知道多少?”二宫主另起话题。

“知道不多。”大女妖心中一跳,“很了得的一个年轻人,可惜他快要死了。”

“他快要死了?”

“对,快要死了,至迟明天。”

“为何?”

“我擒住他,要他向我投效,用三阴绝脉手法制了他的任脉,期限是三天。他拒绝投效逃掉了,明天是脉断的时限。”

“真的吗?似乎你对你的三阴绝脉手法颇为自满呢!你可能真的擒住他了,青城三女妖的迷香是颇有名气的。你要他投效……”

“帮我们计算大乾坤手。他本来就从南京跟踪大乾坤手前来的,人孤势单,不敢半途下手。他很愚蠢,竟然不识抬举。我们不再理会他了,反正他活不了多久。”

“他目下在何处?”

“住在城里一家民宅中。”

“迄今为止,你所说的话大部分是正确的。”二宫主表示自己消息灵通,“凭你们三个人,就敢妄想计算大乾坤手?”

“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二宫主,不要小看了我们青城三仙姑。”

“我没小看你们,所以要求你们合作。”

“合作?”

“对,合作对付大乾坤手。”

“你们也……”

“我们也在计算他,人手仍嫌不足。我的要求是要活的,死的大乾坤手不值半文钱。你们的迷香虽然品质不是第一流的,但仍可派用场。我的条件是,双方是合作关系,有司令人而无主从之分。追出金银珍宝,你们可以分一成半,如何?”

“一成半?这……”

“不要太贪心,大仙姑。”二宫主沉声说,“我可以在口头上骗你给四成,一成半我是诚意的。”

任何口头上的承诺都是骗人的。真等到金银珠宝到手,那一定是皇天保佑。双方实力悬殊,势弱的一方注定了要人财两空。

“我能有异议吗?”大女妖心中一凉。

“不能。”二宫主答得简单俐落。

“灭口?”

“擒住带走。”二宫主冷笑,“本宫有一套十分灵光、万无一失的控制异议分子法宝。除非万不得已,决不处死有用的人才。你们就是有用的人才。”

幽暗的房门外,突然飞入两根套索,一左一右无声无息抛入,奇准地套住两侧捧弩的星主脖子。

绷弦乍响,六枝弩箭穿入房顶,击碎了屋瓦,透屋顶飞走了。

两个星主叫不出响音,被仰面拖倒丢弩挣扎。

大女妖机警绝伦,一掌拍灭了油灯。

狂笑声震耳,罡风呼啸,有人从门外发掌,用劲道万钧的劈空掌向内攻击,一掌连一掌交叉猛袭,堵住房门不许人冲出。

夜中漆黑,伸手不见五指。

砰然一声大震,二宫主撞毁了唯一小窗。

点亮了油灯,三女妖惶乱地整理破裂的家具。人都不见了,她们惊魂初定,首先便在外面巡视一周,这才返回房中整理睡处,暗叫侥天之幸。

“帮助我们的人是谁?”二女妖将碎桌推至墙角,“有点耳熟……”

“张三。”大女妖肯定地说。

房门外传入一声冷笑。

三个女妖是惊弓之鸟,大吃一惊,不假思索拔剑。

一个中年人迎门背手而去,没佩有兵刃。

“报应至速,老天爷毕竟是公平的。”中年人笑容可掬,“你们算计别人,胁迫别人投效,现在就被别人所计算,同样逼你们投效,真有趣。”

“你是谁?”大女妖沉叱,不敢贸然扑上攻击。

“看热闹的。”

“亮名号。”

“江湖小人物,鬼手柯永福。呵呵!也许你们曾经听说过我这号人物。”

“哎呀!黑吃黑的专家……”

“呵呵呵……”笑声渐远,鬼手柯永福已经不见了。

鬼手柯永福不但是黑吃黑的专家,也是亦侠亦邪的江湖神秘名人之一。

四海游神公孙皓,鬼手柯永福,都是江湖上早年并不怎么走红的一流人物,只能算是小有名气的邪道高手。

但自从四年前与太岁张一群神秘人物接二连三干了几票黑吃黑大案之后,声誉鹊起,升上了风云人物之林,身价行情水涨船高,已具有震撼江湖的价码了。

那些名号响亮的黑道大豪,和声威远播的强盗集团,对太岁张这群神秘人物恨之入骨,作案之后必定心惊胆跳躲得稳稳的,恐怕这群神秘人物找上头来。

那些所谓正道人士与所谓侠义门人,对太岁张这群人真也无可奈何,没有把柄可抓,想仗义问罪也师出无名,暗中却替他们喝彩,明里不褒不贬不亲不近,保持距离,以免蜚短流长有损侠誉,因为太岁张这群人的所行所事,应该列入黑道豪霸的名单。

大乾坤手却不同,公然打起侠盗的旗号,以强大的实力做后盾,没有人能奈何得了他。所以,他敢无所顾忌地抢劫严家的珍宝船。

白道或侠义门人,不屑与严家的走狗沾上边。

任何人劫掠四大姦恶,都受到这些侠义英雄的喝彩,甚至暗中支持,所以,有许多英雄豪杰与大乾坤手暗中有往来,明暗间给予道义上的支持,因此,大乾坤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 鹿死谁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九华腥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