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华腥风》

第12章 螳螂捕蝉

作者:云中岳

“哦!原来是天下十大美男子之一,大名鼎鼎的玉面郎君夏玉郎,失敬失敬。”灰影说话的口气,其实一点也没有敬的意思,“有关阁下替三个浪女撑腰,应该是天经地义的事。”

最后一句话,是模彷玉面郎君的口气和腔调说的,居然十分酷肖,咬字的腔调几乎一模一样。

“我玉面郎君的确喜欢漂亮的女人,名士风流并不是什么可耻的事,比那些满口仁义道德,心中男盗女娼的混蛋要像个人样。阁下大概是很讲究仁义道德的守正君子了,但不知阁下尊姓大名?”玉面郎君当然听得出对方的讽刺意味,话说得愈来愈刻薄。

“阁下不必盆根究底……”

“你说了一大堆仁义道德的话,到头来连你是何方神圣也不敢透露,实在可怜,我玉面郎君就不屑藏头露尾,不认为喜欢女人是见不得人的事。你老兄满口仁义,为何见不得人?可怜!”

两个狂傲的人打交道,必然会走上武力解决的唯一道路。每一句话都会伤害对方的自尊,而每一个学了几天武的人,十之九都会出口伤人,却又受不了对方一言半句的伤害,结果不问可知。

灰影本来就以为自己是强者,所以现身逼黑影现身打交道,黑影连说了两个可怜,狂傲的人那受得了可怜?怒火上冲,踏进一步,一记现龙掌隔空吐出。

相距丈五六,踏出一步再加上手臂的距离,便拉近了六尺,这一掌显然可伤人于丈外,必定苦练了半甲子的气功,才能劲发于体外伤人,远及丈外威力千钧,已可名列超等高手之林了,修养却如此差劲。

玉面郎君是名号响亮的高手,并不认为这一掌是唬人的虚招,斜身闪开正面,顺势切入,也一掌拍出,掌出风雷乍起,内劲也可以伤人于八尺左右,刚猛的掌劲势若雷霆,也志在还以颜色,内家对内家谁怕谁呀?

黑夜中交手非常凶险,贴身相搏更是险象横生,全凭经验以神意攻招接招,留些后劲保护要害,只要守住五官胸腹不受打击,其他部位挨了几下无所谓。贴身相搏,想完全不被击中势不可能。

灰影口中狂傲,其实不敢大意,盛名之下无虚士,玉面郎君可不是虚有其表的人物。

一掌落空,便知道急袭无功浪费了精力,料定反击必定极为猛烈,大喝一声,沉掌急封,左掌扭身攻出一记手挥五弦攻右胁,连消带打急如星火。

“噗啪”两声爆响,双方的掌都击实,劲气四散,各向左斜冲出八尺外,都没击中要害,都禁受得起重击,劲道半斤八两,棋逢敌手。

灰影怒火更炽,一声长啸,拔剑出鞘,星光下剑身冷电森森,隐发龙吟,身剑合一扑上了。

玉面郎君是剑术名家,看剑势便知道碰上了劲敌,对方抢制机先的卑劣行径激怒了他,哼了一声拔剑挥出,硬接来招显示实力。

“铮”一声暴震,两人分向左侧暴退八尺,剑上的劲道仍然势均力敌。

双方皆试出对方的内劲修为,不敢再大意硬拼了。

玉面郎君胆气一壮,一声冷叱,发起虚实难测的试探性抢攻,避免硬拼,要仗神奥的剑术,制造雷霆一击的好机。

灰影的傲气也收敛了,总算知道玉面郎君名不虚传,定下心剑走轻灵,也避免硬接硬拼。

两人各展所学,小心翼翼各攻了百十剑,把小径两旁的草木砍得零零落落。

不知何时,小径西面站着一个深灰色的人影。

“喂!你们这样缠下去,天亮也分不清胜负来。”灰色的人影用怪怪的嗓音叫嚷,“你们把路堵住了,妨碍交通,放手一拼吧!在下等不及啦!”

灰影被玉面郎君的巧斗逗得心中焦躁,狂傲的人受不了软绵绵诡异莫测的游斗死缠,正感不耐,怎受得了旁观的人嘲弄?一声怒吼,舍了玉面郎君,冲上就是一剑,招发灵蛇吐信,出其不意突下杀手,捷逾电闪,劲道十足。

灰色的人影在剑将及体的刹那间,向下一挫像是幻没了。

“哎……”灰影一剑走空,还来不及止步收招,握剑的右手已被扣住脉门,接着肋部挨了一记霸王肘,痛得浑身一软,还弄不清怎么回事,印堂便挨了一掌,眼前一黑,便失去知觉。

“咦!”玉面郎君骇然惊呼,僵在一旁打一冷战,只感到毛发森立,像是见了鬼。

恶斗的对象被灰色的人影扛在肩上,一两闪便形影俱消,像是平空幻灭了。

他的内功比灰影的火候稍次,剑不敢与对方硬碰,因此采用游斗术和对方死缠,凭剑术的诡奇招式周旋,已感到相当吃力,胜算有限。

而刚出现的灰色人影,在灰影的出其不意奇袭下,一照面便把灰影扛在肩上,幽灵似的带走了,他怎能不惊?真以为碰上了妖魅,浑身发冷,毛骨悚然。

“我碰上鬼……了……”他骇然自语,剑也忘了归鞘,撒腿便跑。

青城三女妖的住处,天垣宫入侵的同一期间,先后到了几个不速之客,三女妖似已成风暴的中心,来人皆以她们为目标。

天垣宫二宫主五个人,是直接出面胁迫三女妖的人。

鬼手柯永福是不速之客之一。

向二官主提出警告,阻止她另生事故的灰影,也是不速客之一,被玉面郎君跟踪而双方大打出手,可知玉面郎君也是不速之客之一。

警告二宫主不许再找三仙姑与张三的黑影,当然也是不速之客之一。

擒走灰影的灰色人影,也是不速之客之一。

正所谓螳螂捕蝉,不知黄雀在后,彼此之间糊糊涂涂,你跟你,他跟他,谁也弄不清对方的底细。

灰影从昏沉沉中醒来,发觉处身在荒野的草丛中,手脚失去活动能力,身旁一左一右站着两上暗灰色的人影,俯视着他不言不动。黑夜中,这情景显得阴森恐怖,似乎有两个鬼魂在守候着他。

他终于清醒了,右面那个人,正是一照面便将他打昏的灰色人影。

“你……你们……”他躺在草中动弹不得,只能任人宰割,知道处境险恶,大事不妙。

“你该知道我,张三。”擒他的灰色人影说,“你是监视天垣宫的眼线,跟踪那个二宫主前往察看究竟,发觉青城三女妖附近,有飘忽如鬼魅的人活动,因此怕横生枝节,误了你们委托的事,所以跟回去向天垣宫的人提出警告。你这眼线并不称职,并不知道三女妖的活动底细,仅知道一些风声,所以对我张三也所知有限。”

“尚义小筑的人正……正在找你……”

“不错。”

“可知阁下必定来头不小,亮你的真……名号……”他硬着头皮套口风。

“我本来就是张三,如假包换。”

“你阁下……”

“你已经没有问的资格了,我却有权问你。阁下,龙腾鹰翔这句切口,代表什么意思?”

“这……”

“我要口供,说谎必定严惩。”张文季指指站在对面的人,“他是上刑的专家,他的手有鬼,铁打铜浇的好汉落在他手中,也会熔化成废铁烂铜。”

“对,在下的手真的有鬼。”站在左面的人蹲下阴阴一笑,“所以在下的绰号叫鬼手。你可以胡说八道,但后果自负。现在,报你的名号。”

“鬼……鬼手柯……永福?”他骇然问。

“猜对了,有奖。”鬼手柯永福的右手食拇两指,隔着衣衫挟住了他的右*头,作势拉撕,“答非所问,所以小小的惩罚是捏掉你的右rǔ……”

“不!我说……”他狂叫,“在下是……是……夜……夜游鹰洪……洪昭亮……”

“夜游鹰?”鬼手柯永福一惊,向张文季说,“兄弟,中了大奖。黑龙帮的得力爪牙,竟然派作眼线,似乎真被你料中了,有严家牵涉在内。”

“哦!那么,龙腾鹰翔就没有追究的必要了。”

“那……那是本帮与……与天垣宫所订的切口。”夜游鹰加以解释,显然怕鬼手动刑。

如果在四年前,鬼手柯永福这种二流高手还不配与夜游鹰平起平坐呢!见面就低了一级。

“你们志在大乾坤手,为何无垣宫的二宫主说你们重要的人员不来,所以天垣宫不得不另行找高手协助。阁下,黑龙帮、黑鹰会为何不派重要人员前来?”张文季正式问口供。

严府的敛财组织,称为黑龙帮和黑鹰会;前者扮强盗与冒充大小官吏又抢又骗,后者负责暗杀行刺陷害忠良。

二十余年来,护送金银珍宝至江西袁州严府,皆由一帮一会负责,所以江湖朋友都知道这两个号称秘密而又尽人皆知的罪恶组织。

“我……我们……”夜游鹰慾言又止。

“你在考验我的鬼手。”鬼手柯永福冷冷地说,鹰爪似的大手伸出了。

“我们另有要……要事,重要人员无法赶来……”夜游鹰急急招供。

“有何要事?”张文季追问。

“我……我真的不……不知道,只……只听说要……要在黄山聚……聚会。”

“不在袁州严家聚会,却远来黄山,你要我相信吗?”张文季冷笑,“黄山到这里不到两百里,脚程快半天就可赶到。”

“我……我真的不知道,你逼死我也是枉然。”夜游鹰沮丧地说,“要杀就给我个痛快,不要用惨毒的手段折磨我。”

“我对杀你这种人非常有兴趣,但时机不对。”张文季说,“在九华地藏菩萨道场附近杀人,张某不想玷污佛门圣地。最后问你一件事。”

“我……我知无所不言。”

“天垣宫二宫主要求青城三女妖合作,对付大乾坤手,说一定要捉活的,也是贵帮所授意吗?”

“是的,敝帮主再三交代,一定要捉活的。”

“为何?”

“活的才能追出被劫的金银珍宝。”

“真的?”

“半点不假,的确下令要活的。”

“金银珍宝已经被劫两个年头,还能追得回来吗?大乾坤手实力雄厚,爪牙众多,两年就算劫了一座金山,也该挖光分光了。你们唯一可做的事,是杀了他泄愤示威,只须派黑鹰会的几个高手刺客宰了他,一了百了。而大乾坤手这次摆出的阵势,根本就没有防范刺客的措施,我再三接近他身侧,他那些手下弟兄毫无提防刺客的准备,这里面藏了些什么阴谋?”

“天啊!我……我怎么知道?”夜游鹰焦急地分辩,“这次黑鹰会根本没派人前来,只有本帮派了几个人做眼线,我是月初从袁州来的,其他的事我一点也不清楚。”

“但你知道一帮一会的人聚会黄山。”

“这……只是听说……”

“好,我也听说你知道内情,先折了你的翅膀……”鬼手柯永福一把扣住夜游鹰的右手,作势扭断。

“我说我说……”夜游鹰尖叫。

“我在听。”张文季摇手示意暂且不扭断手脚。

“大统领金龙罗龙文,与大海贼汪直是徽州同乡近邻,汪直答应招引倭寇,帮助小相国进兵沿海策应。一帮一会参与,很可能派副帮主金角黑龙洪副帮主,率帮众北上,策应班头牛信。牛班头已潜出山海关,向鞑子借兵攻打京师。南方则由海贼与倭寇攻南京,两路进兵打江山。黑鹰会很可能也前往京师,刺杀大学士徐阶泄愤。徐大学士出身严老相国门下,却联合御史邹应龙倾陷严家,小相国恨之刺骨,派黑鹰会前往行刺必慾得之而甘心。所以,一帮一会的人都无法派人前来对付大乾坤手。”

“哦!严家要造反打江山。”张文季苦笑,“不论任何人,权势达到某种程度,会自然而然走上打江山这条路的,并不足怪。真可惜,我要等的人恐怕不会来了。”

“你们要等的人是……”

“你们的副帮主金角黑龙洪斗,他是弄沉我张家七艘船的元凶。而且,我对大乾坤手的根底存疑,不弄清心中耿耿,所以希望一举两得。看来,还有许多疑团难解,必须多费些心机,查个水落石出。柯兄,把他处理掉,留下他的命,佛诞之前咱们不杀人。”

“交给我啦!兄弟。”鬼手柯永福大笑,“呵呵!这种货色,杀了未免便宜他了,他死不了。”

“你们……”夜游鹰知道不妙,大声狂叫。

鬼手柯永福一掌将人劈昏,拖了便走。

大国贼严嵩的儿子严世蕃,豢养的爪牙有三种:一是捍卫江西老家的甲士卫队;一是派至天下各地敛财的黑龙帮;一是锄除异己的刺客集团黑鹰会。

江湖朋友都知道有这么两个帮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 螳螂捕蝉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九华腥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