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华腥风》

第13章 暗斗三魔

作者:云中岳

行人众多,街灯并不明亮,他可以叫救命。但他心中雪亮,只要一张口大叫,后续的打击将极为可怕,打昏架走是轻而易举的事。

“你不希望震毁天灵盖吧?”右面的人用另一手拍拍他的头顶。

“有话……好……说……”

“本来就希望你说呀!”

“你们是……”

“不久自知。”

他没有机会说了,脑门一震便失去知觉。

他被拍醒了,一眼便看出处身在一座茅篷内。

三个人围坐在身侧,他被背捆了双手绑在篷柱上。

“你有什么消息要向大乾坤手奉告?”坐在前面的虬须大汉问,脸上有浓浓的杀气。

“你……你们是……”

“不要问咱们的来历。”虬须大汉打断他的话,“你是一个老江湖,必须凭你的见识,用你的生命做赌注,赌你的运气。”

这是说,他必须在敌或友之间赌运气。

其实不用赌,他已经知道落在大乾坤手的人手中了。

“在下是一番好意。”他强作镇定,押下了赌注,“有消息向曾大爷奉告,对曾大爷有利。”

如果挟持他的人是大乾坤手的仇家,他就会把老命输掉。

“什么有利的消息?”虬须大汉笑问。

“在下要知道你们的来路。”

“你已经没有知道的价码,说!”

“这……”

“你会说的,是吗?”

“有人不利于曾大爷。”他不敢不说。

“去你的!”虬须大汉怪笑,“什么狗屁消息,值得惊动大爷?狗屁!曾大爷九华朝山的消息,早已尽人皆知,仇家闻风而至,是天经地义的事,么魔小丑也值得大惊小怪?混蛋!”

听口气,便知道果然是大乾坤手的人了,他心中一松,押对了宝,性命能保住啦!

“牵涉到潜山天柱峰三魔与中州双残,还能不大惊小怪吗?”他不介意虬须大汉的嘲骂,干脆把所知道的消息和盘托出。

“是他们?”虬须大汉一怔,“唔!他们的确对两年前在他势力范围内所作的案,心中愤愤不平,真可能乘机报复呢!哦!你看到他们了?”

“是的,傍晚时分到达的。”

“在何处落脚?”

“九华客栈。”

“很好,很好。”虬须大汉整衣而起,不住阴笑,“似乎你老兄的确怀有诚意呢!”

“在下确是怀有诚意……”

“那么,你该立即告知三手财神,对不对?而没有求见曾大爷的必要。”虬须大汉冷笑,“你想凭这点消息,来抬高你的身价,换一点好处,是吗?”

“这……”

“这是你浪子方正兴的老本行,出卖消息而且两面拿钱。”

“在下从不两面拿钱,不做这种不上道的勾当……”

篷外传来一声轻咳,篷门开处,幽香一涌而入,进来三位年轻貌美的女郎。

为首的女郎穿紫色衣裙,微弱的灯光下,瓜子脸庞出奇的秀丽,明眸皓齿,身材曲线毕露,刚成熟的风华极为动人,可是,冷森的神情极为慑人。

另两位穿着衣裙,梳双丫髻,一看便知是侍女,年纪与少女相当,二九年华身材要丰盈些。

“大小姐好。”虬须大汉与两位同伴,向闯入的少女恭敬地行礼问好。

“问出什么消息?”大小姐问,脸上毫无笑意。

“是有关潜山天柱峰三魔的事……”虬须大汉将浪子方正兴所招供的事说了,最后说,“三魔请来中州双残助拳,可能真有意分赃。”

“有此可能。”大小姐点头同意,“老魔早就放出不肯干休的风声了,他们来,会妨碍咱们的大计,很可能引发意外。”

“是的,必须分出人手应付意外。”

“不,必须防止意外发生。”大小姐美丽的面庞涌起冷森的慑人神情,语气冷静坚决,“防患于未然。”

“大爷会处理……”

“不,我来处理。你会禀报,我走一趟九华客栈。”

“好的。这个浪子……”

“处理掉。”大小姐打出灭口的手式,立即转身带着两侍女走了。

客店家家客满,除非预订有房间,不然休想再找到一席之地落脚,后到的人只有露宿了。

九华客栈的规模比化城老店小些,但也有百余间客房,可挤上六七百位旅客。平时可睡二十人的大统铺竟挤了四十个香客。

店中闹哄哄,山中气温低,但在店中也感到烦闷,人的体热散发形成热浪,与店外的温度相差甚远。

尤其是进膳的膳堂,嘈杂闷热,人人烦躁不安,一点点小事也会生闲气,似乎每个人都火气旺,忘了来进香是不能生气闹事的,闹事就表示内心不够虔诚。

天柱峰三魔一群人,将近二十人之多,占了三分之一的膳堂,霸占住四张大食桌,不许其他食客接近,不时传出叱喝赶人的叫声。

少女与两名侍女在堂口小留片刻,直至两名食客出堂打出手势示意之后才冷然离去。

膳堂的一角,张文季与九名香客挤在一桌进食,把天柱峰三魔的一群人看得一清二楚。

他也是傍晚到达的,这一桌九个香客中有三个是他的人,其中之一是易了容的四海游神公孙皓。

第一次加入黑吃黑集团,最先见面的两个人就是四海游神公孙皓和鬼手柯永福。

现在,他们仍是有福同享的弟兄,当然也有难同当,而且他成为众人心悦诚服公推的首领。

第一次夺钦差的贡品,所对付的人就是天柱峰三魔一群强盗。

恍眼四年,他仍然认识这三个老魔。

“那女人是何来路?”他向鬼手柯永福低声问。

鬼手柯永福与四海游神几个人是老江湖中的老江湖,在各江湖闯荡了将近二十年,见多识广,经验老到,是黑道中的包打听权威,武功虽然不怎么出色,始终无法跻身超等高手之林,但论精明机警,绝对可以称得上超等名家。

所以这四年来,加上他的绝世武功做后盾,他们这一群人终于出人头地,成为神秘、骠悍的黑吃黑最强悍小集团,江湖地位提升至风云人物地位了。

太岁张就是这一小集团的代表性人物。

“陌生得很。”鬼手柯永福低声说,“很美,可是煞气太过炽盛,是一朵有锐利尖刺的花。我想,她是冲三魔而来的。”

“可能,她的目光已暴露了心中的意图。”

“唔!中州双残好像注意你了。”

“他认不出我的。”他笑笑,“脸色不同,衣衫不一样。他在搜寻可疑的人,现在他们的注意力放在右面食桌的两个人身上了,似乎认得那两个人。”

两个食客年约半百出头,人才一表。那位穿宽大青衫的人,脸色有点苍白,梳了道髻,那双鹰目黑得令人心惊,像是鬼魂的怪眼,可放射出匪夷所思的幽光。

另一人穿两截葛衫,戴了一顶六合小帽,穿得寒酸,但流露在外的雍容沉稳气概,已表现出是个非常人,一举一动皆有豪门人士的气质,寒酸的衣衫掩不住内在与外表的权势人物风标。

“离魂逸客孔百禄。”四海游神脸有惧容,在他耳畔低声说,“那个穿青衫的人。最好别招惹他,大名鼎鼎的红尘五妖七魔的第三妖人,妖术通玄,武功也了得。这妖人在最近十年中,很少在外走动,居然在九华出现,我不信他是为进香而来,离开他远一点大吉大利,咱们无法与妖术抗拒,定力不够,武功派不上用场。”

“呵呵!我们没有招惹这种人的必要。”他的话让伙伴们安心,“这次九华之行,与买卖无关,我只要那条黑龙,或者金龙。你们尽量隐藏起来本来面目,绝对避免介入用刀动剑的事,有我出面和他们玩命就够了。”

“老实说,我们出面也对付不了三魔两残,武功相差太远了。”鬼手柯永福有自知之明,武功不如人并不是丢脸的事。

这几年,他们的名头愈来愈响亮,其实心知肚明,这都是托张文季的福。名头是一回事,武功又是另一回事,要他们与那些功臻化境的高手名宿拼老命,还真缺乏这份胆气。

“所以,我只请你们睁大眼睛,拉长耳朵,在一旁冷眼旁观。你认出这个离魂仙客他就死了一半了,除非他不找上我。这个仙客,正是天垣宫大宫主的男人。”

“他还有一个师弟,姓吕,叫迷魂仙客吕成栋,黑道中的声名狼藉歹徒,迷魂暗香使用得出神入化,武功也不差。”四海游神把所知的消息说出,“这两个师兄弟,绰号同称仙客,据说两人之间有成见,各混各的,日后你也许会碰上迷魂仙客,必须小心他们师兄弟的迷魂葯物。他们的迷魂葯物,一称离魂暗香,一叫迷魂暗香,性质大同小异,据说都是入鼻即昏的*葯中的圣品。”

“只要事先知道底细,离魂迷魂不足为害。”他信心十足地说,“我对这些下五门的葯物已有深入的了解,除非我愿意让他们得意,或者有意逗他们玩玩,他们无奈我何。今晚,咱们得提防意外。”

“你是说……”

“今晚很可能有事。”他瞥了远处的天柱峰三魔一眼,“客店人多,乘乱玩弄阴谋诡计,成功的机会增多,人少反而令人提高警觉。”

众人不再谈说,酒足饭饱离开膳堂,三魔双残一群人仍在膳堂进食。

三更天,烧夜香的人逐渐散去。山径两旁沿途插了不少信香,举目四顾一片香火有如满天繁星,天宇中飘舞着纸灰,满山香烟绩绕。

山径上不再有人走动,大多数香客皆回到住处安歇。

两群黑影沿香火闪烁的小径向上走,接近正天门,稻田已尽,山径再次向上升。

化城寺附近是山上的盆地,有良田千顷,所以有市街,田野光秃秃,有些大户人家,在已经收获的田野中设帐住宿,不时可看到迎风摇曳的悬灯。

领路的人向左一折,绕山坡急走。

里外的茂林修竹山坡上,建了两座棚屋式的茅篷,平时有几个外地来朝山的走方和尚或苦行僧在这里住宿,不想到大寺院挂单,以免被势利的高僧们折辱。

但如果是佛诞香期,他们不得不至寺院挂单,一方面参加顶礼,一方面也帮助寺院的僧侣以补人手的不足。这些茅篷也就成了香客们的住宿处了。

距两座茅篷约五六十步,二十余人分为五组,两面一分,蛇行鹭伏向茅篷接近。

两座茅篷可住三四十人,当然是每人占一席之地而已。

每座茅篷前面的木柱,各挂了一盏灯笼,发出暗红色的朦胧幽光,迎风摇曳,附近的树林丛依然幽暗,光度有限,暗影游移,不易看清景物。

二十余人利用树林草丛,悄然接近,像一群幽灵。

一个青衣人担任守夜,在两座茅篷前走来走去,腰带上插了一把连鞘剑,等于是警告宵小不要前来自讨没趣,这里住着的香客不是弱者。

但吓唬得了宵小,却吓唬不了强梁。

从右侧接近的一组四个人,伏地爬行一寸寸接近了茅篷前缘。

守夜的人毫无警觉,背着手慢慢走来走去。每一次转身,爬伏的人就多接近几步。

草高及膝,茅篷前没有活动的广场,只有半亩大的柴门前小坪,爬行的人接近至十步内,野草已尽,可说已到了门前了。

守夜的人到了这面的茅篷前,略一定神四顾,一无所见,随即泰然转身,举步向相邻的茅篷走去。

淡淡的黑影暴起,无声无息一闪即至,鬼魅似的到了看守身后,左小臂锁喉,右手扳住看守的头脸一扭,传出轻微的骨折声,颈骨扭断了,立即将人拖回,塞入草丛中再次扳扭颈脖两下,这才确定人已死了。

片刻间,二十余人悄然包围了两座茅篷。

领队的人一打手势,同时轻轻推开柴门一涌而入。

有人取下照明的灯笼,茅篷内大放光明。

人分两壁入睡,像两排死人。

当第一个人被灯光所扰一惊而醒时,茅篷内已被入侵的人完全控制了。

同一期间,七个幽灵似的人影,出现在九华客栈,天柱峰三魔与中州双残十余人所住的客院。

几间客房毫无动静,静悄悄像是空屋。

为首的人正是那位美丽的大小姐。

她们非常大胆,而且信心十足,发现没有警哨,毫无所惧地长驱直入。

这是十分反常的事,这些凶魔怎么可能不派警哨?

两个男女毫不迟疑,撬开一间客房的小窗钻入,片刻启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 暗斗三魔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九华腥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