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华腥风》

第15章 随影逐情

作者:云中岳

“我再次郑重告诉你,我已经不是你的仇敌,要不我怎会离开我那三个师侄?”

“哦!你离开她们了?难怪。”

“难怪什么?”

“难怪化城老店事故一击即溃,一接触便作鸟兽散。如果有你在,虽则结果是一样的,但大乾坤手所付出的代价,将多十倍当是正确的估计,他只死了一个人。而他那些爪牙中,大半不是你的敌手。”

“因为你,我才离开她们的。”

“什么?因为我你才离开她们?什么意思?”

“我……我要知道,那样凶暴无情侮辱我的你,到底是……是怎样的一个人。”荀明萱双手蒙住了脸,“所以,我默默地跟在你身旁观察,我……我要……”

“伺机报复?”他冷笑,“你最好不要,因为我也会报复,一旦我感到生命受到威胁时,我的敌人将会活在恶梦里。”

“我不会威胁你的生命,但……算了,我来求你帮助我,我已经走投无路,只有你……”

他心中一软,想到那天他剥光这位少女的恶形恶相,歉疚的感觉爬上心头。

“你要我如何帮助你?”他不胜烦恼抢着问,“我看我一定是疯了,居然想帮助仇敌。”

“幽明被他们捉住了,还有她的三个同伴……”

“幽明?幽明是谁?”

“就是我的二师侄,幽明仙姑,俗家姓名叫费娥。”荀明萱大喜过望,“张爷,帮助我救出她们,你一定不会后悔的,我会……”

“我现在就后悔了。”他懊丧地说,“我和大乾坤手是同类,同类相残……”

“张爷,你不是也在打他的主意吗?”

“我打的主意与你们的主意不同。”

“可是……”

“我只想利用他,将两条龙引出来。”

“什么两条龙?”

“你不懂,那是我的事。总之,我这时惊动他,一定会影响我的计划……唔!让我想一想。”他似乎精神一振,脑海中灵光一闪。

“你想什么?”荀明萱走近,用绵绵的目光喜悦地注视着他。

“不要打断我的思路……”他摇手阻止姑娘追问,在床口坐下沉思。

他所想的是:这次九华之行,失败已成定局。

黑龙黑鹰不来找大乾坤手算帐,到黄山聚会计议打江山和行刺徐大学士,这是石破天惊的大计,怎会再过问大乾坤手算帐的小事?

江西严家第一号走狗,大统领金龙罗龙文,只能间接指挥黑龙帮和黑鹰会,小事件不用这恶贼费心。

金龙罗龙文逃回徽州,目下匿居黄山。说匿居,那是官方的说法。其实,这恶贼在黄山大张旗鼓,建了坚固的华丽巢穴,招纳天下亡命,官府无奈他何。

恶贼已和原籍徽州的大海贼汪直取得直接联系,双方的代表常驻黄山,在嘉兴府建立了与海上联络的秘站。

海贼目下在东海横行,拥有三个舰队,其中一队是倭寇的精锐,大本营设在日本鹿儿岛。

打江山的事十分重要,所以,两条龙不可能前来九华山,为了些少金银债务而与大乾坤手算帐了。

这是说,他这次九华猎龙的计划,失败已成定局,白跑了一趟。

如果他向大乾坤手加压,驱散大乾坤手一些爪牙,一帮一会的人如果知道大乾坤手势弱,会不会派黑龙帮副帮主金角黑龙,乘机把大乾坤手捉住追赃?

这里距黄山金龙罗龙文的匪巢仅两百里左右,脚程快的高手半天就可赶到。

一帮一会的消息极为灵通,眼线满天下,几乎可以断定,有不少眼线在九华香期活动。

目下,大乾坤手实力雄厚,一帮一会不可能派出大批精锐前来算帐,即使派来了,也将付出重大的代价,而且并不能保证成功。

但如果大乾坤手势弱,派几个武功超绝的高手来就够了。

“荀姑娘,你知道人囚禁在何处。”他拿定了主意欣然说,“你那两个大难不死的师侄呢?”

“她们和玉面郎君躲在东崖禅寺的山林里。”

“我不要她们参与,只要她们另订騒扰计划,飘忽不定捉弄大乾坤手的人,用打带跑手段牵制他们。你的道术虽然走邪门,但足以派用场。”

“我当然没有你高明,所以被你整治得好惨。”荀明萱羞怯地白了他一眼。

“不能怪我,是你们……记住,不能向你们的人透露和我合作的事,不然我一定会中途撒手不管。”

“依你啦!我好高兴。”荀明萱兴奋莫名。

“且慢高兴,谁也不敢说一定成功。我第二个要求是:佛诞期间不许开杀戒,八月初一,你高兴如何杀悉从尊便。现在,我们去侦查囚人的处所,晚上就动手,时间不多了。如何配合行动,我们一面走一面商量。”

“好啊!我一切听你的。”荀明萱雀跃欢呼。两个死对头居然走在一起了。

正天门坡下约一里左右,路右建有一座别墅型小院,小阁的匾额刻的字是“听涛”,所以当地的人称为听涛小院,是池州的仕绅避暑别墅。

涛,指松涛。这附近松林如海,山风一吹,松涛动人心魄。当年淝水之战,所谓风声鹤唳,风声就指松涛,八公山满山全是苍松。

这里,就是囚禁凶手的地方,也是大乾坤手最新落脚的住处,是发生事故后迁来的,化城客店毕竟太复杂,往来旅客川流不息,安全堪虑。

这里十分方便,往下走是化城寺,往上走是正大门上禅堂和王灵官殿,往返片刻可到。

化城寺是香会的总法坛,十灵官殿却是香客们超度亡魂的膜拜中心。

大乾坤手终于摆出豪霸面孔,把听涛小院作为显示武力的临时山门。

他有权这样做,防范对头再次行凶,就是光明正大的藉口,也摆出应付挑战的姿态,接受任何牛鬼蛇神的挑衅,等于是亮起灯吸引飞蛾。

实力不足的人,只好望而却步,必须等候大乾坤手全家到寺院中参加法会,在万人膜拜中走险行刺,不然休想近身袭击啦!

化城老店事故,大乾坤手是大赢家,声威更直线上升,更为引人注目了。

但有心人都感到诧异,大乾坤手已经没有后续赶来的人支援,仍然是原有的三十余名男女,能应付实力更强大的人攻击吗?

但午后不久,尚义小筑的执事大爷朱仁带了四位弟兄出现在听涛小院作客时,有心人总算明白了。

原来大乾坤手已和尚义小筑的人搭上了线,两大豪霸并肩站,不许再发生寻仇凶杀事故,两次大血案已经够多了,两股强大的势力共同维持治安,谁还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两人手中捧了信香,夹杂在香客中,一步步向山上走,扮香客相当神似。

听涛小院建在路右的山坡上,一条小径直通院门,长约百步,间或有一段段石级,路旁古松蔽天,在大道向上眺望,只看到松墙绿瓦,整座小院藏在松海中,无法接近侦查。

“住在这里,绝对没有化城老店安全。”张文季一面走,一面低声说,“除了妇孺,二三十个人,挡得住高手的袭击吗?在化城老店,出了事就会惊动成千上万的香客,也会受到化城寺伏魔尊者一些高僧干预。而在这里,厮杀整夜,也不会有人过问,任何三流高手也可以轻易接近。入云龙一群侠义道名宿的住处,形势与这里相差不远,出了事附近无人可见,死光了也无人知悉。大乾坤手迁来这里,就不像一个威震天下的豪霸了。”

“张爷,你怀疑什么?”荀明萱不了解他话中的含义,“在化城老店,他敢把所擒的四个人公然囚禁吗?维持治安的公人很多呢!所以得迁来此地呀!谁还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哼!他能不怕大姦严府的人捉住他剥他的皮?比起严家的实力,他差了十万八千里。”

“严家远在江西,怎知他来九华朝山进香?”

“严家一帮一会,眼线满天下,怎能不知?你说,你们是怎样知道的?”

“这……六月初,我们就得到消息了。”荀明萱说,“消息证实他仅带了一家八个内眷老小,从南京走陆路进香,没想到他的人陆续赶来,人愈来愈多,所以我们大感人手不足,情急……”

“情急就威迫色诱双管齐下,逼使一些高手名宿替你们卖命。”

“张爷,我……我道歉……”

“算了。”张文季苦笑,“我要解开一些疑团,以免心中困惑。你去找你的人,二更初你独自到我房中会合,各自小心,我往下走。”

“张爷……”

“你不能跟我走,二更初见。”他转身向山下走了。

他找了一根趁手的竹杖,四尺长,可当打狗棍,匆匆向山下走。到了头天门,绕甘露寺的右面山坡,借草木隐身,悄然接近一座浓密的松林。

登山的二十里小径,共有四座牌坊,称头天门、二天门、三天门和最高的正天门。

头天门有著名的甘露寺,下距山脚的二圣帝殿只有五六里。

松林前缘建了五座分散的小茅篷,平时没有人居住,供那些来朝山的行脚云游僧暂时栖止苦修的住处。这些苦行僧不想在大寺院挂单,住茅篷可以无拘无束,至少不必看大寺院僧侣的脸色。

佛诞期间,这些茅篷全告客满。

他绕至松林内,躲在一株巨松后向前窥伺。相距最近的一座茅篷,住的确是香客,有男有女,似乎这些香客都相当年轻。

但林内林外,却各有一个监视四方动静的人。

相距最近的另一茅篷,远在三十余步外,可听到隐隐人声,被草木所遮掩,只能看到朦胧的形影。

他像一头猎食的猫,悄然接近林内那位监视香客,蛇行鹭伏,无声无息,脚下柔软的松针利于潜行。

监视的人不可能永远站在某处不动,大白天视界良好,不需隐起身形潜伏,走动视野要广阔得多。

刚从一株巨松后移出,身后闪电似的打击光临,右耳门一震,便失去知觉。

张文季艺高人胆大,大白天他也敢袭击警哨,将人打昏拖了便走,远出百步外再将人弄醒。

警哨是二十余岁的壮汉,被头巾蒙住了双目,脸抵压在积厚盈尺的松针上,俯压在地,双手反剪。

他坐在警哨背上,双脚绞架住警哨的双臂,左手压住头部,右手用竹杖当刑具开始问口供。

“你们为何还不上山?”他用怪怪的嗓音问。

“呃……呃……你……”壮汉不甘心地挣扎。

他双脚向前顶抬,壮汉的手吃不消,痛得失声狂叫,但脸被压下嘴被松针堵住,叫声不大。

“叭叭叭叭……”竹杖在壮汉的臀部痛击。

“你生得贱,皮肉不受苦不肯招。”他的双脚后移放松一两寸,减少压力,“再不合作,废了你的双手,肩关节的筋扭断,医不好的。再就是打烂你一身贱肉,把你丢到山窝里喂野兽。说!为何还不上山?”

“预……预定明……明天。”警哨屈服了,“我们已……已经派人上……上山去了……”

“是大宫主的丈夫,离魂仙客孔百禄吗?”

“是……是的。”

“为何要活捉大乾坤手?”

“信……信使说,活捉才……才能追赃。除了已付的两千纹银赏金之外,所追出的赃,本宫可以分四成。所……所以,人一……一定要活的。”

“混蛋!那是去送死!”他大骂,“凭你们天垣宫这几块料,怎敢侈言捉活的大乾坤手?”

“大宫主说,布下离魂大阵,一……一定可以捉到活的,必定成功。”

“去你的!简直在做白日梦。”他不再多问,一掌把警哨劈昏,“也许,我替你们制造三成胜算的机会。”

回到大道,再往下走里余。

上山的人多,下山的人寥寥无几。路旁不时出现一排排乞丐,有些则三五成群追逐香客乞讨,打发少的香客,甚至会受到讽嘲辱骂。

他在一个老乞身侧蹲下,放下半串制钱,利用这短暂的片刻,快速地低声交谈。

“不止七男女,兄弟,共十八个。”老乞丐飞快地说,“右面山崖的青布帐,三座。要小心,那些人傲气十足,悍野强横,来历不明。”

“首领是女的?”

“不错,年轻、漂亮、冷峻,有十分女人味,但却冷得令人害怕。”

“好,我试试看。”

这次前来九华,他碰上了几个年轻、漂亮的女人,春兰秋菊,各擅胜场。

三女妖太妖媚,而且已是花信妇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 随影逐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九华腥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