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华腥风》

第17章 涛院暗谋

作者:云中岳

“你们在干什么?”那位留了大八字胡的中年人声如洪钟,“大道上有上千人来往,你们要在这里用血腥来惊吓良善的佛门信众?不像话。”

“不关你的事。”大小姐沉声说,不敢回头分神看发话的人是谁。

人影一闪即现,另一中年人到了两女的侧方。

“各向后退!”中年人叱声像打雷,“谁敢不遵,老夫插上一手。”

双掌一分,风雷乍起,像两股狂风,随气爆声分向两面狂刮,地面的沙尘也被刮起,掌力之浑雄,令人几难相信是真的,只不过恰好刮起一阵山风而已,用掌怎么可能激起烈风?用巨扇扇也难办到呢!

用武力慑伏武朋友,几乎有如万灵丹。

林翠珊哼了一声,极不情愿地往后缓缓退走。

大小姐退了两步,转身回头。

“你是谁,凭什么敢管本姑娘的闲事?”她厉声问,既不收剑,也不收藏暗器,相当不礼貌。

“凭我十方瘟神的身价,应该配管你一个小女孩的闲事。”中年人冷冷一笑,“小女孩,你流露的阴厉冷酷之气太重,是属于片眦必报的人,老夫会小心提防你,你最好避免日后向老夫转报复的念头。”

十方瘟神钟灵,亦正亦邪的江湖怪杰,名头身价,比大乾坤手只高不低,尚义小筑的三眼功曹,也不配在他面前称仁义大爷。

瘟神谁不怕?谁惹火了他,他给你没完没了,据说他真的会施放瘟毒整人。

“我会记住你今天所说的话。”大小姐阴森冷峻的神色,加上了凶狠残忍的表情,“你也最好记住我的话,有一大,我会去找你,你好好提防就是。”

举剑一挥,领了八名男女,排开人丛走了,依然神气万分气势仍盛。

如果她没有耗了过多的精力,很可能会发动天罡剑阵,把所有的人围在阵内,痛下杀手出口怨气。

这次拼搏,她没胜也没输。她很后悔,不该一时激忿,想在剑上争短长,操之过急求胜过切,反而被林翠珊耗掉了她太多的精力。

她迟疑不发射暗器,手心出汗是原因之一,双锋针这玩意打磨精细,有汗就会打滑,稍一大意,反而会割伤自己的手。

激斗过久,手肯定会冒汗的,一滑就会失去准头,发射的机会稍纵即逝。

出了人丛,她招近一位侍女。

“传出口信,查那个小贱人的底。”她咬牙吩咐,“不许动她,她是我的。”

“是,大小姐。”侍女恭敬地回答,“小婢这就把口信传出。”

升上一段石级,侍女已经消失在香客丛中。

张文季躲在人丛中,一直冷眼旁观冲突的经过。

他不向上跟踪,闪在一丛竹林后。

“委实出乎意料,这个冷峻的小女人,到底是何来路?居然敢向大乾坤手讨公道,为何?”他向跟来扮成香客的鬼手柯永福说,“她的人都分散了,公然讨公道,委实令人莫测高深。她的人恐怕不下于三十大关,死了五个人,似乎并没影响她的实力。”

“很抱歉,迄今为止,经向各方牛鬼蛇神打听,没有人知道这个小女人的来历。”鬼手柯永福摇头苦笑,承认自己是不称职的眼线,“两个女人的剑术,都猛烈辛辣不像女人。入云龙是天下七大剑侠之一,与她们交手不一定能占上风。奇怪,这一代的年轻人,似乎一个比一个强,到底是什么名家,把这些年轻人调教成这副德行?敢斗敢拼不理会世俗规矩,动不动就下毒手杀人,肆无忌惮,咱们这些人没有什么好混的了,早晚会成为他们成名立万的牺牲品,可怕。”

“老的不去,新的哪能出头呀?别发牢騒了,老哥,一代比一代高明,这是事实。不择手段的花招,经验也一代比一代多。约定俗成,积非成是;要不了多少世代,往昔的古老道义与规矩,必定大多数改观更易,总有一天,谋杀会被认为是正当的合法手段呢!”

“废话!有些道义规矩必定可以保留的。”

“是吗?我怀疑。”

“没有抬杠的必要,兄弟。”鬼手柯永福挂免战牌,“看样子,大乾坤手的处境很不妙。”

“如果这小女人用对付我的手段来对付他,他真的处境大大的不妙。”张文季也有同感,“但大乾坤手不会让这小女人得逞,人手众多主将不会临阵。似乎暴风雨已经开始光临了,我去看看。请管住我们的人,决不可接近听涛小院。”

“这……”

“我们的目标是两条龙,其他的事概不过问。”

“好吧!你千万小心。”

“我会小心的。”

风暴确是光临了,风暴的中心在听涛小院。

几乎在片刻间,小院前面的山坡就聚集了五十个人。除了又换穿了宝蓝色鲜艳劲装的大小姐之外,全是穿黑劲装的男女,黑得令人心中发毛,流露在外的骠悍、阴森、诡谲气势,也极为慑人心魄,像是一群地狱派出的鬼卒,前来驱赶亡魂回地狱的牛头马面。

立起六座布帐,大小姐与四名侍女在中间的一座。

张文季所料不差,这小女人死了五个爪牙,并没影响实力,浩大的声势令人心惊。

听涛小院戒备森严,冷静地等候变化,任由这些人耀武扬威,甚至不曾派人出来询问。

大小姐也不急于挑战,好整以暇等候时机。

还没整理停留,一群男女也带了布帐到达,在坡侧立帐,人数也超过三十大关。

是天垣宫的人,五座布帐的中间一座,安顿的人是三位宫主,打扮非常出色,穿了彩色衣裙,雍容华贵,仪态万方,根本不像舞剑弄墨的暴客。

似乎,她们对已有人抢了先的事,并没感到意外,到达时便认定先来的人是友非敌。

想打大乾坤手主意的人很多,多一批人并不意外。

三十余名男女中,没有大宫主的丈夫离魂逸客在内。

不等立帐停留,三位宫主出现在大小姐立帐的草坪,被四名黑衣大汉拦住了。

“干什么的?”一名大汉沉声问,口气和态度都相当冷傲恶劣。

“我们是来找大乾坤手交涉的人,请见你们的主事。”大宫主的态度却相当友好,脸上的笑容极为迷人。

“我家小姐不认识你们。”大汉不接受她的友好。

“你家小姐贵姓芳名呀?见面岂不就认识了?”

“休问来历。”

“我,天垣宫的大宫主。”

“谁问你啦?就算是京都皇宫里的真宫主,咱们也不屑理会。”

大汉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傲慢态度,大宫主受得了,二宫主可就按捺不住,光火啦!

“这些人不是好路数。”二宫主怒声大叫,“大姐,俗语说,不打不成相识,我们打进去。”

“咱们陪你们玩玩。”大汉狞笑,“在草地、在床上,随时随地奉陪,包女人满意。对付那些自取其辱的人,咱们的妙方是在他脸上抹灰。”

一声冷哼,四剑出鞘,那股骠悍狞猛的气势极为磅礴,足以让那些自命不凡的人气沮心虚。

愈说愈不像话了,再说可能涉及下流啦!女人与男人斗口,先天上就处于不平等地位,男人百无禁忌,女人能嘲骂的话就没有几句。

二宫主气得粉脸泛青,愤然拔剑。

“摆你们的离魂大阵吧!咱们给你们摆阵的准备时间。”大汉大声说,似乎早已知道天垣宫的底细,“最好把你们的二十八星宿全叫出来摆天垣大阵,或者是星罗大阵,咱们正好乘机扬名立威,一举名震天下。”

这时,附近已聚结了十二位黑衣男女,全部用阴森的目光狠盯着三个宫主,外表像在冷眼旁观,其实全神贯注,跃然慾动。

天垣宫的人,也到了七男女候命行动。

“他们已经知道我们的底细。”大宫主有点醒悟,警觉地向身后的七男女打手式示意,“所以一点也不在乎我们,故意派这几个人无礼地肆意侮辱。看来,我们知己不知彼,被他们逼得非争一口气,和他们放手一拼不可了,因为他们已断定胜算在握。”

“是的,他们故意激我们走极端。”二宫主悚然地说,不再激动,“大姐,我挑他们一个试试。”

不管大宫主是否应允,她已款步而出,手中剑隐发龙吟,表明她已全神戒备,随时可以出手行致命一击,把对方看成必须全力以赴的劲敌。

“本宫主就让你陪我玩玩,玩命。”她用剑向大汉一指,先前的愤怒已完全消失,“你一个默默无闻的小人物,能和我这种名号响亮的人交手玩命,对提升江湖身价地位,有极大的帮助,胜得了本宫主,你就可以真的一举名震天下了,来吧!”

大汉冷冷一笑,昂然挺剑出列。

“你挑我,我感到无限光荣。”大汉傲然地说,“天垣宫在江湖,有颇高的地位,能压倒贵宫主,当然可以一举成名,即使你今天不找我,日后我会找你们的。二宫主,在下放肆了!”

剑一升,强大的气势极为磅礴凌厉,赫然名家气势,哪像一个默默无闻小人物?

二宫主悚然而惊,听口气言中有物,今天,日后,含意已经昭然若揭,对方已将天垣宫列为主要的压倒目标,早晚双方会作存亡生死之斗,难怪肆意侮辱她们,激她们动手相搏,晚来不如早到,对方今天抓住了机会,不需等到日后啦!

“阁下代表什么人物说话?”二宫主懔然问。

大汉用一声长笑作为答复,剑动风雷发,发起猛烈的攻击,随着狂笑声招发怪蟒争窝,剑化电虹长驱直入,迸发的凌厉剑气彻骨裂肌,强攻猛压气势如虹。

二宫主吃了一惊,来不及移位闪避,非硬接不可,神功迸发,一剑封出。

“铮!”双剑无可避免地接触,火星飞溅。

二宫主急退五六步,马步一乱。

大汉也斜移八尺,脸色更阴森。

“大名鼎鼎的天垣二宫主,如此而已,哼!”大汉快速地欺进,剑势即将二宫主置于控制下,“在下高估了你,这点高估的小错误,影响却大,但还来得及补救。哼!你的离魂暗香对在下无效,省省吧!”

二宫主刚准备泄放离魂暗香,又是一惊,对方似已将天垣宫的底细摸清,早有克制离魂暗香的准备,只能寄望在剑上了。

她不再泄香,剑吐出漫天雷电,她掏出了压箱子的法宝,毅然掌握主攻权放手一拼。

大汉口气虽然狂傲,其实只是虚张声势,刚才一招雷霆攻击已用了全力,而二宫主是被迫在仓猝间对招,不可能全力以赴,所以表面上占了些少上风,并不表示二宫主剑上的造诣“如此而已”。

攻势如潮,大汉也全神接斗,接下了二十余剑,也反击了十余招,险象横生,你来我往愈打愈快,在三丈方圆内盘旋冲刺,但见剑光飞腾,人影闪动已难分辨,好一场快速猛烈的龙争虎斗,双方势均力敌,难舍难分。

大小姐出现在一旁,有四位男女随从护驾。

“二叔,退!”大小姐阴森的叫声传出。

大汉一声长笑,从剑光飞腾中流泻而出,轻而易举摆脱二宫主的剑网,到了大小姐身旁。

“愚叔也没低估她,还不错。”大汉满头汗水,但仍然精力充沛,“也只能算不错而已,不足为害。天垣宫能有今天的局面,的确有不错的成功条件。”

“这位二宫主心中已有警惕,所以不愿多暴露实力,二叔即使全力施压,她也不会把离魂剑法邪门绝学掏出来的,她心中有数,可以用游斗术支撑千百招。”

“是的,她心中有数,第一剑她就明白,她的胜算不会超过三成。即使用上离魂剑法,不见得能占上风,因为已失去离魂暗香的威力,剑法不可能得心应手运用自如,所以她不敢使用,以免泄漏天机。”

两人一弹一唱,三个宫主听得心中懔懔,对方显然花了许多工夫,深入了解天垣宫的底细,必定有所图谋,原因何在?

“你们到底是何来路?”大宫主迈步上前沉声问,“天垣宫不是没有担当的组合,你们……”

“天垣宫确是颇具声威,成就斐然的组合,每一个星宿都是可独当一面的成名人物,当然必须有担当啦!”大小姐话中带刺,“所以,你们才会到这里来。”

“本宫此来……”

“我知道,乘大法会混乱期间,布离魂大阵掳人的机会,已因天柱峰三魔那些人急功心切失败而消逝了,要掳的人提高警觉不会上当,贵宫不得不出此公然挑战下策,明知实力不足,妄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章 涛院暗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九华腥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