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华腥风》

第18章 紧锣密鼓

作者:云中岳

“救人如救火。”伏魔尊者最后说,“如不能在他们发生冲突,出人命之前赶到,替他们排解,这场血腥浩劫,就无可挽回了。林施主务请赶快前往听涛小院,曾施主正翘首相望,有如大旱之望云霓。凶魔们如果发起全面袭击,听涛小院内曾施主不足三十名男女老少全军覆没的噩运便已注定了。”

“对方人数太多,贸然赶去反而促使他们提早发动。”三眼功曹不安地说,“我的人一时无法完全召回,有些人已经到山上去了,大师可否再等半个时辰?”

“凭施主的声望,至少可以吓阻天垣宫的人妄动。”伏魔尊者怎能等?九华双神僧急急赶来促驾,已表明邪魔们已有蠢动的迹象了,“那群神秘男女即使敢发动,施主的人加上曾施主的弟兄,人数已经相等,足以阻止他们撒野,再等下去,恐怕就来不及了。”

“大师一再催促,为何不替咱们设想?”尚义八将的老大赵天,心中有强烈的不满,说话就相当不客气,“这可是剑尖追命、刀头喋血的生死大事,应该给咱们谋而后动的时间,冒冒失失带几个人赶去,敌势不明,是会白白送命的?”

“不是老衲有意催促,而是情势的确危急。”伏魔尊者不胜忧虑,长叹一声,“老衲认为动刀动剑,必定无法避免死伤。只要诸位一出面,凭尚义小筑的声威,必可让邪魔们有所顾忌,不敢贸然妄动。老衲希望能借诸位的名头声威,化解这场浩劫,而不想请诸位挥剑除魔,把九华变成血海屠场,为这次法会沾染血腥,老衲担当不起。”

“大师的话不公平……”

“是吗?”伏魔尊者本来就是不好相处的人,不悦地说,“老衲不是一个很好的佛门弟子,一向主张除恶务尽,铲除一切魔障。但此时此地,却不希望发生杀戮事故,所以请诸位出面调解,借诸位的名头声威吓阻对方妄动。诸位既然没有信心,认为尚义小筑虚有其表,浪得虚名,诸位就算有一百个人前往,也阻止不了这场浩劫发生。好吧!诸位可以权衡利害,谋而后动吧!老衲先走一步了。”

老大赵天脸色难看已极,猛然站起要爆发了。

“兄弟,不可暴躁。”三眼功曹及时喝阻赵天冒火,“咱们沿途召集山上的人,先上去再说,沿途计议还来得及。法慈大师的话不无道理,有咱们出面,至少可以争取一点时间,他们不可能一照面就立即挥刀动剑的。”

首领有所决定,其他的弟兄不会再有异议,众人立即准备兵刃暗器,在宅门外集合准备动身。

伏魔尊者大喜过望,偕九华双神僧领先启程。

街面首大踏步来了手点竹杖的张文季,仰天长笑,声震屋瓦。

“哈哈哈哈……真壮观。”他一面接近一面叫,“像一群走向屠场的老牛。”

“张三!”周宇惊叫。

众人大哗,气氛一紧。

三眼功曹第一次看到他,激怒得跳起来。

伏魔尊者对他不陌生,走不成啦!

“咦!是你。”大和尚由于领先启程,也就最先与他接触,“施主是……”

“我叫张三。大和尚,咱们真是有缘。”他拦住去路,邪里邪气怪笑,“我上次说你也是围墙内的人,没说错吧?瞧你,山上山下奔波所为何事?佛门弟子四大皆空,你空什么?忙什么?”

“孽障可恶……”

“且慢鬼叫连天,和尚动嗔念,会下地狱的,你真不该做和尚。”

九华双神僧吃过苦头,知道他厉害,急急伸手拉住愤怒冲出的伏魔尊者,却拉坏了,反而激起伏魔尊者更旺的怒火。

“超度你这孽障!”

伏魔尊者狂怒地冲出,一记现龙掌劈面吐出,劲风似狂涛怒涌。

人太多,张文季不想死缠,打定主意速战速决,给大和尚几分颜色涂脸。

“法兄不可……”云水僧急叫。

云水僧的风雷掌,无虚僧的旋风掌,皆曾经全力向张文季进攻,结果灰头土脸,一看伏魔尊者冒失地挥掌抢攻,便知大事不妙。

张文季身形左扭,左掌一拂,怒涛似的掌风被引偏,右手同时向前一伸,四尺长的竹杖像闪电,点在伏魔尊者的右膝伏兔穴上。

“呃……”伏魔尊者禅功惊世,自诩是金刚法体,却禁不起竹杖的一点,猛地跳起来一蹦,接着挫腿摔倒在街心,狼狈已极。

云水僧已换了一串念珠,急急拉开珠扣环。

“你再敢用念佛的念珠撒野,在下一定把你整得半死不活。”他凶狠地说。

三眼功曹超过两僧,虎目怒张。

“你就是张三?”三眼功曹真像一个发威的天神,慑人的气势凌厉无匹。

“不错,那就是我。”他拍拍胸膛,“如假包换,货真价实。”

“该死的小辈,你是冲老夫来的?”

“是吗?”

“你一而再侮辱我的女儿……”

“哦!我预定的压寨夫人,居然是你的闺女?哈哈!妙极了。”

“老夫要……”

“你要好好替闺女办嫁妆。”他有意激怒这位仁义大爷,“你是黑道大豪,金银多多……”

三眼功曹被激怒得失去理智,忘了自己的大豪身份,忘了盛怒的人神意不够清明,忘了情急动手的人胜算有限,踏进一步伸手便抓,金豹露爪五指如钩,手伸出五指乍张合,每根指尖都有劲气发出,而且捷逾电闪,是抓功中极为难练,威力奇大的大天龙爪。

大天龙爪手指的张幅大,攻击的涵盖面广,不但攻击十分灵活,更可在瞬间应付来自任何方面的猝然袭击,双手挥动处,应付多人围攻轻而易举。

三眼功曹的大天龙爪火候精纯,内劲极为浑雄,任何一个指头皆有致命的威力,硬抓刀剑如摧枯拉朽,这一记含忿出手的金豹露爪志在必得,非同小可。

“给你!”张文季同时叱喝,手一指便将竹杖递入巨爪中。

一声怪响,抓住了竹杖,发出奇异的怪响,竹杖竟然不曾碎折。

“噗”一声响,张文季的手反而搭住了三眼功曹的手臂,也发出怪响,马步一沉一放。

三眼功曹上了大当,马步一虚,被抓住的手臂被牵动,像被踩中尾巴的猫一蹦而起,冲飞出丈五六,双脚急急沾地,再向前冲出四五步,才稳住了身形,但虚影是抓不住的,眼一花虚影便消失了。

“哈哈哈哈……”张文季出现在街右的屋顶仰天狂笑,“咱们在这附近玩玩,你们什么地方也去不成了,来来来,我要把你们一一摆平在这里凉快凉快。”

五爷朱信从一侧跃登,猫似的向后包抄,“叭”一声怪响,被不知从何处飞旋而来的一块青瓦,击中了右膝外侧,瓦片碎裂分散,人也尖叫一声,右脚失去活动能力,摔倒在瓦面骨碌碌滚至檐口,才摊开手脚稳住了,掉下去可能灾情惨重。

接二连三上来了几个人,张文季却飞掠而走。

三眼功曹是个霹雳火,怒吼如雷登屋狂追。

片刻间,人已四散兜截,台前只留下三个和尚,面面相觑心中叫苦。

救人如救火,但人都走散了。

一群娘子军从上山飞奔而下,她们是接到急报拼命往下赶的。

登山大道只有十余里,全力飞赶要不了一刻两刻时辰。

林翠珊最先带了四位侍女奔入街口,劈面碰上几个惊慌走避的居民。

“大叔,发生什么事故了?”她拦住一位急急关门闭户的居民急问。

“有……有人来抢……抢什么压寨夫人……”居民惊慌失措,词倒还达意:“屋上屋下打……打得落花流水,吓……吓死人了,像……像一群妖……妖怪,到……到处乱……乱飞……”

高上高下真像飞,张文季的飞跃更像鬼魅幻形,此隐彼现真像变化,逐一将人打倒一沾即走,满街飞上跳下,八方追逐拦截的人哪能挡得住他?

“他……他可恶!”她恨声叫,立即跃登屋顶察看。

十二名男女随从到了,也纷纷登上瓦面,在街道看不见街外的景物,不上屋瓦毫无所见。

她向南面狂叫声传来处飞跃,看到不远处屋脊有人影忽隐忽现。

飞越第四座屋顶,瞥见瓦沟俯卧着一个人,走近将人翻转,是被人打昏的五爷朱信。

五位执事大爷,都是功臻化境的高手中的高手,居然被人打昏搁在瓦沟上,身上并无伤痕,对手武功之强,令人不寒而栗。

“把五爷带下去。”她向跟来的侍女说,“我去找他,这恶贼……”

“小姐,不可激动。”另一侍女委婉地劝解,“还是先找到老爷再说。恶贼志在掳小姐,碰上了岂不十分危险?紧急召集不知为了何事,小姐务必冷静,以免误了大事。”

“你们去住处等候,我一个人去找他。”她断然拒绝,向人声传来处如飞而去。

屋上屋下满街追逐,街内街外来来去去,视野不良,人都追散了。

不久之后,被打伤的人陆续被抬回,伤都不严重,但都不便再运劲逞强了,先后救回十二个人,人数即将减半啦!

真能紧迫追逐的人有三个,三眼功曹、大爷朱仁、第一将赵天。

但三人的轻功虽佳,却无法同时追及同时出手攻击,一比一根本禁不起张文季一击,仅能望影追逐无可奈何,反而让张文季逐一收拾从斜刺里窜出拦截的人,一击即走,来去自如。

不久,追出街外的田野树林。

张文季窜抵一株大树下,突然转身哈哈大笑,不逃了,神态轻松地等候三位超等高手到达。

三眼功曹这次聪明了,三人左右一分,堵住了三方,并不急于动手。

“你应该早些抢到一把剑,是不是怕与老夫在剑上见真章?”三眼功曹独自逼进,怒火已消,冷静下来了,张文季两手空空没有兵刃,当然不便拔剑攻击。

“哈哈!你大可不必死要面子,这里只有你的人,拔剑上不怕惹人闲话。”张文季大笑着说,“你的女儿就三番两次,不问情由不顾一切挥剑上。要是怕你的剑,我会向你们三二十个超等高手挑战?”

这是实情,无可置疑。如果换了旁人,一看高高矮矮一大群高手男女,恐怕早就溜之大吉了,双拳难敌四手,人多人强。

以目下的情势来说,三个人如果联手,足以把天下第一高手送下地狱,而张文季却赤手空拳等候他们接近打交道,神情轻松毫无所惧,可知必有所恃,不在乎他们三个联手。

“不用剑,老夫同样可以毙了你这混蛋。”三眼功曹向前凶狠狠逼进,“没有人敢如此侮辱老夫,你一定得为此付出代价……”

“大爷,问问他。”大爷朱仁说,“他很可能是计算大乾坤手的人,派来牵制我们的,阻止我们前往替大乾坤手助拳,不要被他的泼赖举动愚弄了。”

“小辈,你到底是何来路?”三眼功曹醒悟,“亮你的真名号。”

“在下张三,如假包换。”张文季不再胡缠,脸色一沉,“不错,在下有意牵制你们,也希望从你们身上,证实心中的疑团。”

“什么意思?”

“你们基于江湖道义,冒死亡的凶险替大乾坤手助拳,而你们与大乾坤手并无交情,这份重道义的作为,委实值得尊敬赞扬。”

“废话少说。”

“而大乾坤手并不需要你们相助。”

“他求助是事实……”

“那三个老和尚是白痴,他们急于保持名山佛门清静地,急急忙忙奔走,找寻有声望的人出面排解,有意无意倾向于大乾坤手,排解不成也可以助大乾坤手度过难关。我告诉你,大乾坤手足以把那两批人打发,你相信吗?”

“老夫当然不信,老夫的确知道他只有三十个人,其中有一半是妇孺。”

“嘿嘿嘿嘿……”张文季阴笑。

“你笑什么?”

“听涛小院里,布下了死亡的奇门生克大阵,有道术通玄的人主阵,进去的人容易,想平安出来难似登天。小院内暗藏的高手,人数决不少于三十名,加上大乾坤手公然露面的三十个,足以对付江西严大姦的大群走狗。”

“你的话,我一个字也不相信。”三眼功曹大声说。

“不信在下的话,铁定会遭殃的。”张文季冷笑,“你与大乾坤手是一丘之貉,都不是好东西,你们最好多方面互相残杀,死光了就天下太平。我牵制你向你提出警告,只希望证实一些疑团,我这人很好奇,你们怎么杀我一点也不介意。”

“你到底想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章 紧锣密鼓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九华腥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