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华腥风》

第19章 芦笛传音

作者:云中岳

当他们动身上山时,人数将近四十。

林翠珊与其母飞卫姜云卿,领了八名男女在前面开路。一群江湖超等高手携带行囊的方式,大感困惑惊讶,心中疑云大起。

两个人抬一只长木箱,木箱中盛了行囊。

携带木箱盛装行李已经不像江湖豪杰了,上山用人抬简直自找麻烦,一头高一头低,登石级时,抬下面的人真不好受。

木箱都是粗制滥造的,粗木板草草钉妥而已。

救人如救火,上山的速度快得惊人。

听涛小院前的山坡地,愈来愈热闹了。

九华山各寺院,有不少有超凡武功的高僧。

伏魔尊者与九华双僧,仅是化城寺与只园寺的高僧代表性人物,也是禅功火候最高深,喜欢出头管事的名僧。

九位九华山的高僧,一个个穿了法服,披了袈裟,盛装排列在院门外,宝相庄严,不停念佛号,显明地有意阻止在外立帐的两批人入侵,阻止他们行凶,佛诞期间不容许伤生害命。

当然他们心中明白,阻止不了这场血腥暴行发生,能阻止暴客从院门入侵,但其他各处皆可进入,凭他们九人之力,阻止不了这场大劫。

终于,三位高僧率领着三眼功曹一群人,浩浩荡荡出现在山坡上,救兵终于在期盼中光临。

院门大开,大乾坤手率领大总管霸剑天王安海与八猛兽在外列队相迎,兴高采烈迎接贵宾。

两大巨豪总算在九华第一次会面,往昔他们之间只有低阶层的人作礼貌性的往来。

论声威,大乾坤手自然要高些,匪盗与黑道手段不同,匪盗用性命做本钱,打杀烧抢是无所忌惮的,黑道朋友怎能像匪盗一样无所不为?所以他们以英雄好汉自命。

论声望和实力,尚义小筑不作第二人想,旗下的三教九流弟兄成千上万,匪盗们望尘莫及。

伏魔尊者极为得意,独自趋前接受九个大和尚列队欢迎。

“我佛慈悲,老衲幸不辱命,把林施主请来了。”伏魔尊者得意洋洋说,“诸位法兄但请放心,有林施主出面,这场劫难定可消弭于无形,九华不会历血光之灾。”

“大师辛苦了。”大乾坤手率领爪牙涌出,欣然先向伏魔尊者道劳,再越众向驻足二十步外的三眼功曹迎去。

三眼功曹显然无意进入听涛小院,远在二十步外驻足,不停向大开的院门内察看,虎目中神光炯炯。他只能看到短短的一段花径,里面不见有人影活动。

“呵呵!林老哥大驾光临,兄弟万分荣幸,有缘识荆,足慰平生。”大乾坤手豪迈地抢先行礼,声如洪钟,“没料到真能将老哥请到排难解纷,临危援手,盛情深感,容后图报。请诸位至院内安顿,让兄弟尽地主之谊,也让弟兄们瞻仰老哥的风采。”

“好说好说,曾兄这番客气话,林某深感汗颜。彼此神交已久,曾兄遣法慈大师促请,林某冲江湖道义,怎敢怠慢?来得匆忙,幸好尚未发生事故,希望能为九华佛门清静地尽一分心力,不至发生惊世骇俗的不幸事故。曾兄,扬名向曾兄讨公道的,是这些人吗?是些什么人?”

两处立帐的人,皆在远处列阵冷眼旁观,既不派人騒扰,也不进入可能引起误会冲突的距离。

“那些穿黑的,还不知来历。”大乾坤手指指点点,“那些花花绿绿的男女,则是天垣宫的星宿。兄弟与天垣宫既无往来,亦无过节,迄今为止,他们还不曾派人表明态度,陈兵相逼,却是可见的事实。天垣宫与林老哥是同道,有林老哥出面,相信他们肯冷静地商谈;只要他们所提合理,兄弟决不止他们失望。兄弟已打听出他们准备在大法会的当天,所有香客皆在各寺院参拜时,正式向兄弟问罪叫阵,情势不算危急,请先至院内安顿……”

“且慢。”三眼功曹打断对方促请入院的话,“林某应法慈三位大师的促请,专为调解而来的,调解不成,再言其他。假使林某接受曾兄的款待,岂不明白表示非为调解,而是助拳而来吗?那就误会更深,首先失去调解的立场了,他们既然在院外立帐,林某何必例外?朱仁兄弟。”

“属下在,听候大爷吩咐。”朱仁正经八百,欠身抱拳恭敬地回答。

“找地方立帐。”

“属下遵命。”

“林老哥。”大乾坤手脸色一变,“使不得。这些人居心叵测,举动诡谲,莫测高深,随时都可能有所举动,为保安全,务必……”

“呵呵!林某相信还有自保的能力。曾兄,如果林某实力不足,不会自讨没趣前来调解。江湖道义固然重要,但一个三流小混混,站出来充调人那是笑话,自取其辱,自不量力,必定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林兄……”

“林某做事,希望先在理字上站得住脚。曾兄款待的盛情,林某心领了。”三眼功曹理直气壮断然拒绝,手一挥,示意朱仁立即行动,“曾兄有事,请派人知会一声。在与各方接触调解尚未有着落之前,恕林某无法至小院拜望,恕罪恕罪。”

大乾坤手的人面面相觑,三个大和尚与九高僧也极感失望,人人皆感到意外和失措。

三眼功曹告罪毕,立即指挥弟兄们在天垣宫立帐的侧方有条不紊地建了八座布帐,成圆形排列,像一座八门金锁阵。

只有一半人动手立帐,另一半人每三人为一组,在外围布阵严加戒备,提防意外的袭击。

大乾坤手不得不告辞返院,伏魔尊者十二位高僧也识趣地返回各寺院,不便在这里逗留。

气氛相当紧张凝重,但各有顾忌,都不想抢先挑衅。

在外面立帐的确不安全,谁也没料到三眼功曹愿冒此风险。

事不宜迟,迟则生变;这种玩命的事,血腥的发生几乎都是爆发性的,谁都不肯冷静考虑后果,如果人人都能冷静,哪会有事故发生?所以事情一发生,都希望一鼓作气尽速解决,以免那股暴戾之气消失就没有后劲啦!

女首领大小姐耐性不够,首先发动挑衅。

三眼功曹有四十余名男女,她多几个人,实力表面上相差无几,但骨子里却差了一段距离。

三眼功曹的人,都是武功超尘拔俗的老江湖,个人技击与搏斗的经验都是经过千锤百炼而获致的,与大小姐这一群经过严格训练,欠缺经验的人比较,明显地有相当大的差距,所以人数上的优势并不足恃。

她带了六个男女,神气地踏入三眼功曹立帐的草坪。

不等她们接近至三十步内,林翠珊已带了六男女抢出,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原来你是三眼功曹的人,难怪本姑娘们所派的人查不出你的底细。”大小姐口气托大,但心中暗骂,三眼功曹这些人反应之快,委实出乎意料之外,显然早有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严密防守准备,可以迅速地应付任何突发的意外变故。

“现在你知道了,尚未为晚。”林翠珊凶霸霸地说,“拼剑拼暗器,一概奉陪。你的五寸双锋针虽然很厉害,本姑娘也不弱。”

“咦!你怎知道本姑娘的暗器是五寸双锋针?”大小姐颇感惊讶,“本姑娘出道没几天,在来九华之前,本姑娘不曾与江湖高手搏斗过,你……”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林翠珊得意洋洋地说,当然不便将消息来自张文季的事说出,“我为了表示公平,把暗器也告诉你,我也使用双锋针,比你的短一寸,正好棋逢敌手。”

其实,她是有意示威。暗器愈细小愈难使用,重量太轻就不易用劲,体积小也不易全力施展。

但在真正的名家高手使用,愈小速度愈快,对手不易看到形影,所以愈小愈凶险。

通常,细小的暗器造成的创伤有限,甚至被击中也不会影响行动,因此必须射击要害。这是说,射击要害必须有独到的功夫和经验。

大小姐心中一懔,情绪被影响了。

“好,你我将有一场你死我活的搏斗。”大小姐冷峻的面庞,布满了浓浓的杀气,“现在,我要见三眼功曹,这位江湖大豪。”

“哈哈哈哈……”三眼功曹出帐大笑,领了四位弟兄大踏步接近,“姑娘要见我,我深感荣幸。老朽就是林柏森,匪号叫三眼功曹见笑方家。请问姑娘贵姓芳名。”

“不要管本姑娘是谁……”

“姑娘差矣!如果姑娘不示知姓名,老朽无法知道姑娘的根底,也就无从知悉姑娘与大乾坤手的过节,是如何结怨的,如何作合情合理的调解?”

“本姑娘与大乾坤手的过节,牵涉到上一代的恩怨,牵缠两代,无可化解,只许有一种结局。”大小姐口气坚决强硬,“不需任何人调解,也无可调解。你三眼功曹不是真的神,管不了世间的恩恩怨怨,所以,你必须撒手走你的阳关道。”

“姑娘,俗语说冤家宜解不宜结。”

“你少废话。”

“姑娘何不平心静气……”

“本姑娘志切亲仇,你要我平心静气,岂有此理。”大小姐一而再无礼,一点也没把一个江湖大豪放在眼下,大有唯我独尊,天下人皆在我脚下的霸气。

“姑娘不把双方结怨的原委说出,只一口咬定志切亲仇,似非公允。”三眼功曹不介意对方的霸气和狂妄,仍然心平气和劝解,“天下事固然有许多结难解,但经过第三者公平的仲裁……”

“我不想和你作无谓的辩论,你是局外人,事不关己不劳心,你最好撒手不管赶快离开,不然……”

“姑娘……”

“给你片刻工夫收拾离开,不然后果自负。”大小姐咄咄迫人,手一挥,领了六男女昂然退走。

已经表明态度,后果不问可知。

“好可怕的女人。”三眼功曹摇头苦笑,“咱们脱不了身,你无法劝使一个凶狠冷厉,存心一意孤行,自以为可以翻天覆地的年轻女人放弃成见。”

“大爷,咱们得准备应变。”第一将赵天显得心神不宁,“下一次来,必定是狂风暴雨似的突袭。这小姑娘的杀气好浓,到底是何来路?”

“不久自有分晓。”三眼功曹沉声说,“这片刻工夫靠不住,她会很快地发动猛烈的突袭,她的眼神已经明白表现出心意了,咱们赶快准备应变。”

八座布帐寂然,人都藏在帐内,只派了两个人警戒,似乎并无防变的准备。

狂风暴雨的袭击,比预计来得更快。

七队黑衣男女,突然像狂涛似的涌出帐幕,每一队是一座天罡剑阵,七队形成一座大天罡。

双方的帐幕相距不足百步,中间需经过天垣宫设帐的地段,不可能眨眼即至。

三眼功曹的八座帐幕中,每座帐飞快地出来一组五行阵,四个人的左手有一具简陋的四尺长、三尺宽的木盾,由一个人从空隙中发射霸道的梅花神弩或者单发的袖箭。

大天罡阵排山倒海似的涌到,一冲即至。

木盾构成的八组五行阵,也在对方涌到的前一刹那,出其不意冲出列阵相候,接触太快出乎意外,已无法中止袭击了。

完全出乎黑衣男女意外,谁也不敢冒死向前冲,向木盾冲不会有好处,八组阵简直就成了一座攻不破的城。

五寸双锋针似飞蝗,射在木盾上有如暴雨打残花,在一声撤退的信号下,黑衣男女在两三丈外各发射了两至三枚五寸双锋针,立即掉头急急撤走。

来如风雨,去如退潮。

“这……这是什么玩意?”涌出观战的天垣宫大宫主,被这种强盗式的雷霆攻击吓坏了,也因三眼功曹有万全准备而大惊失色。

“大姐,我们必须避免与这些神秘的人冲突。”二宫主毛骨悚然地说,“这些人骠悍勇猛,每个人都会连环发射暗器,狂冲而上有如满天花雨,没有人可以抵挡得了他们潮水似的猝然攻击。”

“是的,这些人十分可怕。”大宫主脸上仍然惊容犹在,“好险,先前与那鬼女人打交道,实在侥幸,如果她那时……”

“咱们只有十具弩。”二宫主显得忧心忡忡,“如果双方冲突起来,死伤之惨将空前绝后,但最后的胜家一定是她们。”

“所以,咱们必须避免与她们冲突,两败俱伤智者不为,咱们付不起这沉重的代价。”

天垣宫的人已经一个个心中发虚,他们既惹不起这些神秘凶猛强悍的男女,也应付不了三眼功曹的人,处境十分恶劣,胆怯的神色写在脸上。

大乾坤手十分够道义,派手下第一号臂膀霸剑天王,带了八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章 芦笛传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九华腥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