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华腥风》

第22章 志在屠龙

作者:云中岳

大乾坤手是匪盗,匪盗行事的准则,与黑道朋友是不同的,狂风暴雨似的行动,是他们具有代表性的作法,一鼓作气攻掠,不成功便作鸟兽散。

决定了行动,说做就做,与潜龙精舍的人马上行动,分头向目标展开迅雷疾风似的攻击。

三眼功曹当然不甘心,跟来准备报复理直气壮,先遣的跟踪人员做梦也没想到,对方会突然发起致命的攻击。

听涛小院诡谋失败,双方并没反脸冲突,按江湖朋友的成规,双方必须有所接触论是非,决裂之前,还不算有你无我的仇敌,双方的下级人员即使碰头,也不会反脸拔刀相向。

总之,未经宣布决裂之前,不会毫无理性地你砍我杀,岂能像疯狗一样见人就咬?

第一批先遣人员,就犯了把对手看成英雄好汉的错误,在镇北郊的树林落脚,派出的眼线在镇内外悄然活动,并无采取积极行动的打算,一切必须等主力到达时再言其他。

三眼功曹早已发出紧急召集令,正在等候赶来的弟兄会合。

先遣人员的主事人,是执事三爷朱礼,两位主将是老七郑洪,老八王荒,共有十八位男女弟兄充任眼线,两位弟兄负责与后面赶来的人联络,二十三个人,实力已经颇力强大了。

可是,至少有一半眼线派出活动了,留在落脚处的人员不到一半,实力自然也减了一倍。

三爷朱礼是老江湖,也是豪气干云的英雄人物,根本没想到以英雄好汉自命,名震江湖的大乾坤手,会卑鄙的出其不意突袭,那是犯忌的事,稍具豪气的二流人物,也不会做出这种江湖朋友不齿的绝事。

可怕的强敌,是远绕镇东郊野而至的,在镇内活动的眼线,不会发现丝毫异状。

派在镇南监视潜龙精舍的眼线,没发现精舍内有任何异样活动,精舍的外围占地极广,派百十个人,也无法监视全园,怎知道大批爪牙,悄然从园侧化整为零离开?

即使发现也不介意,因为爪牙们不是一涌而出的,三三两两远至东郊会合,根本不经过镇上的街道。

三爷朱礼并没忽略警戒和防卫,木盾改制的行李箱在决定落脚之后,便取出行李拆箱,四块箱板便是四块木盾。

他们带了四只行李箱,拆开来共有十六张木盾,构成四象阵分列在四角,分派了四位弟兄看守,也兼任四方的警戒。

人站在四张竖立的木盾中,木盾像一座具有防备力的堡,发现有人冲近,可在里面用袖箭或梅花神弩攻击,或者举一张盾挺身而斗。

可是,挡不住有备而来的人潮。

当警卫发现林缘的草丛有异时,刚发出第一声警号,人影暴起,三十余名高手成三路纵队,前三人手中也有一具木盾障身,人像一条狂龙,以快速度冲出、锲入。

更像一把尖刀,贯入、扩张。

呐喊声与狂笑声震耳,三爷朱礼与十余名弟兄,还弄不清来人是何方神圣,雷霆打击已经光临,双锋针似暴雨,无可克当,一冲之下,已有一半弟兄倒地不起。

这就是强盗战术,人潮像尖刀般锲入、扩张,一鼓作气,雷霆万钧。

在听涛小院前,大小姐那一群人,瞬息间便击溃了天垣宫群雄,有如摧枯拉朽。

三爷朱礼闪身在大树后,躲过六枚双锋针的袭击,刚咬牙切齿闪身,劈面碰上了正要掏取双锋针的一名大汉,一声怒吼,剑使刀招,一剑砍掉了大汉的脑袋。

“你是我的!”吼声震耳,四大金刚的风天王到了,剑出如风,行雷霆一击。

“是你们这些贼王八!”朱礼怒吼,“铮”一声崩开来剑,立还颜色剑发射星逸虹,锋尖到了风天王的右肋,封招反击劲道十足。

糟了!斜刺里飞来一枚双锋针,贯入左背肋如击败革,护体神功根本挡不住这种可破内家气功的暗器,锋尖透前胸贯穿了心房。

是八猛兽之一的青狮,这一针足以将超绝的内家高手送下地狱,因为青狮也是火候精纯的内家高手,针的劲道无可克当。

风天王一声狂笑,一剑崩飞他的剑,乘隙切入,剑无情地贯入他的胸口。

“你死吧!”风天王狂笑着飞退,“哈哈哈……”

“你……们……”他说不出话来了,仰面便倒,胸口鲜血如喷泉,从创口喷出尺余高。

好一场快速致命的大屠杀,片刻便结束了。

风天王一群人迅速脱离,抬走了三具尸体,三比十二,换取了一举歼灭的胜利代价。

镇西的里外一家农舍,天垣宫的另一群人,同时受到潜龙精舍的一群人突袭,十八个男女,仅逃走了两个人,死伤更惨重。

同一期间,三眼功曹的第二批弟兄,在距镇不足五里的五里亭,同时碰上了麻烦。

这一批人的领队,是女飞卫姜云卿母女,男女随从共有二十八名之多,抬了五只大行李箱。

距五里亭不足五十步,领先探道的一男一女毫无警觉,大踏步向凉亭接近,凉亭附近鬼影俱无,树林竹丛毫无异状,不需提高戒心。

前面亭对面的一丛修竹中,突然传出两声惨叫,灰影射出,剑光耀目。

“有埋伏,快结阵!”灰影高亢的女性嗓音破空传至,“小心双锋针……”

人影暴起,双锋针像满天花雨漫天彻地,向灰影集中攒射,大小姐曾漱玉人化流光,随针飞扑而上,速度惊人。

灰影一声娇笑,向后退走,但见虚影忽隐忽现,令人目力难及,眨眼间蓦尔失踪,比大小姐的身法,可能速度超出三倍。

女飞卫当机立断,火速在原地备战,快速地拆开行李箱,熟练地竖起二十张木盾。

大小姐这一队男女,共有二十二名之多,现身时已少了三个,是被灰影杀死的。

十九个人,想向有二十张木盾防护的二十八人冲击,不啻驱羊斗虎,何况中间还有五十步距离,冲上一照面恐怕得死掉一半。

埋伏失败,灰影的目的达到了。

一声信号发出,大小姐不得不知难而退,从亭后的树林匆匆撤走,把灰影恨入骨髓。

女飞卫不敢追赶,遇林莫入,人一进入树林,木盾阵自然瓦解,只能各自为战,将付出惨烈的代价,只能眼睁睁目送大小姐一群人退走。

“是谁救了我们?请现身容贱妾面谢。”女飞卫向空荡荡的南面大道大叫。

大道空荡荡,没有香客行走,视界可及里外,没有人现身。

“娘,我知道她是谁。”林翠珊向其母低声说,“但是,女儿不明白她何以出面救我们。”

“我知道是女的,她是谁?”

“青城三女妖的人。”

“什么?可能吗?”女飞卫不胜惊讶,“女儿,不是说来玩的?青城三妖女任何一妖,也不可能练至闪动如流光的绝顶轻功,娘就没看清她的形影。你知道,相距愈远视界愈清晰,贴身闪动或许无法看清形影,但五十步外应该一觅无遗,不可能是青城三女妖的任何一个。”

“没错,是她,我见过她。”林翠珊信心十足地说,“她不是三女妖,而是三女妖的人。”

“真的?”

姑娘将那天抢救荀明萱,与张三打交道的经过概略地说了。

“听张三说,她是三女妖的师叔。”姑娘最后说,“也许,她为了那天的事,对我有一份感恩的念头,因此帮助我们度过危难。”

她不便将两个赤条条的女妖,向她逼取衣裙几乎交手的事说出,按理,三女妖不可能帮助她的。

“三女妖早已远离九华,我们的眼线发现,被大乾坤手活捉的二女妖也在其中。大乾坤手不可能放走她的,女儿,此中必有隐情,千万不要以为三女妖会帮助我们,为娘对阴谋诡计愈来愈感到心寒。”

“娘,应该不会是阴谋诡计。”姑娘坚决地说,“不管任何诡计,都以消灭我们为目标。只要我们接近五里凉亭,很可能全军覆没,何必再玩弄阴谋诡计?何况女儿卑视这些女妖,她不可能在女儿身上得到什么好处的。”

“也许吧!”女飞卫无法反驳女儿的判断,事实的确不需再玩弄阴谋诡计,“我们第一批人可能要糟,咱们赶快前往与他们会合,快!”

众人心急如焚,急急就道。

张文季站在尸堆中,感到恶心反胃。

他知道是尚义小筑的人,大半尸体是死在双锋针下的,袭击之猛烈可想而知,这些人措手不及,在数难逃。

一旁出现十方瘟神,不住摇头叹息。

“我在山野中长大,弱肉强食我不以为怪。”张文季愤愤的说,“但大多数禽兽,是不会残害同类的。虎豹那么凶猛,但很少与同类争斗至死的。唉!我想同类相残最狠最毒的只有人类。”

“没错,小子。”十方瘟神摇头晃脑说,“天灾人祸饥粮荒年,禽兽四散或者成群死亡,但人类却会易子相食杀人为粮。所以,人是最可怕的一种兽类。所以,这里才会摆了许多尸体。”

“说得也是,老伯。”张文季苦笑,“整部人类史,就是一部血腥记录,一杀就是百万千万,一死就是血流成河,尸堆成山。”

“所以,你不想参与杀戮?”

“这……”

“所以,你宁可让他们一而再谋杀?”

“我也在候机宰杀呀!”

“候机宰谁?”

“两条龙。”

“两条龙?”十方瘟神一怔,“天下间以龙为号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各样各式的龙充斥江湖,谁知道你要屠的是哪两条龙?”

“金龙和金角黑龙。”

“哦!那是妄想,小子。”十方瘟神直摇头,“严家父子虽则垮台,但虎威仍在,江西袁州府城,已成了严家的大院,甲士上万高手如云,就算你是不坏金刚,也会被他们用魔火炼化。哦!你认为大乾坤手真的与严家搭上了线?”

“一帮一会的人早就在九华活动了,天垣宫就得到他们二千两银子,要求活捉大乾坤手,以便追赃四六均分。至少,我认为昊天教主至少可以把两条龙引出来,两条龙目下在黄山聚会,与海盗结盟。”

“哈哈哈哈……”十方瘟神大笑。

“你笑什么?老伯。”

“你的消息过时啦!”

“过时?”

“那是上个月的事。”

“这……”

“海贼已经穷途末路,戚继光、俞大猷正在海疆陆续痛剿,所勾结的倭寇也死伤殆尽,已经不成气候了。海贼派来的代表,是大海贼汪直的死剩残余,哪有力量助严家打江山?汪直六年前在杭州,被胡宗宪诱杀之后,他那三千死党这几年死伤枕藉,几个贼酋自身难保。上月徽州府椎官粟祈,勒兵进剿黄山金龙的巢穴,搏杀五百匪徒,一鹰一会的人已遁回江西袁州。你在这里等屠龙,会等得头发变白的,小子。”

“哦!原来如此。”张文季恍然。

“什么如此?”

“所以他们暗中支持大乾坤手,助他取代尚义小筑,进而领袖江湖,做江湖霸主,就可以替严家控制江湖大局,比勾结海贼高明一万倍。好,是时候了。”

“小子,是什么时候?”

“我承认我不敢去江西严家屠龙,我也不是不坏金刚。屠龙不成,只好退而求其次啦!”

“其次是什么?”

“替自己出口急气,我受够啦!为了屠龙,我可以忍受,既然龙不可能来,还有忍受的必要吗?”

“哈哈,妙哉!小子,不要贪心。”十方瘟神大笑。

“我贪心?”

“独食不肥,小子,你想一个人成事,不是贪心是什么?算老夫一份,不然老夫和你没完没了。”

“这……”

“你的人呢?”

“我不要他们参与,他们参与屠龙,龙不在了,他们没有参与我个人恩怨的必要。”

“不算我一份?”

“好吧!有你这人精参与,大有可为。唔!我得找把趁手的剑。”

“那就捡一把吧!”

“死人的我不要。”

“老夫带你去找活人,走啊!”十方瘟神欣然叫,“老夫早就知道大乾坤手不是东西,偏偏有人把他捧成不世的好汉,如果不是这次他九华之阴谋败露,成为众矢之的,不世好汉成了过街老鼠,老夫还真不便向他动手动脚呢!”

“呵呵!老伯,你不需动手动脚,动你的瘟毒保证无往不胜。走也!”

女飞卫二十八名男女,心悬弟兄的安危,一阵急赶,要和先遣的人会合。

距镇还有两里远,路旁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章 志在屠龙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九华腥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