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华腥风》

第23章 阳极生阴

作者:云中岳

雷霆一击,把这些大豪大霸吓坏了,爪牙们纷纷撤走,往潜龙精舍逃,甚至不敢救助受伤的同伴。

镇民们倒很热心,七手八脚救助受伤的八个人,乱成一团,镇上唯一的郎中也赶来指挥镇民包扎伤者。

伤者抬至街边救治,人心惶惶。

大乾坤手的三男一女断了双脚,潜龙精舍的四名弟子断了右小臂。

十方瘟神在街边袖手旁观,显得颇为高兴。

“看到了吧?”老瘟神向一旁的荀姑娘说,“小子发起狠来,是不是很够瞧?电耀霆击无可克当,这些大豪大霸日子难过。”

“他仍然无意开杀戒。”荀姑娘说,“八个人一冲就垮,如果他下杀手,不会有半个活人,妖道这次非常幸运。”

“妖道一点也不幸运,小子在制造毁灭潜龙精舍的机会,杀了妖道只不过一时快意,小子不做这种笨事,他不开杀戒更可怕,这些家伙断了手脚,比杀了他们更惨,他们宁可死掉一干二净。喂!小辈,知道厉害了吧?这就是惹火了张三的结果。”十方瘟神向一名大汉打招呼,脸上有不怀好意的怪笑。

大汉是三眼功曹的人,对这位江湖朋友人人害怕的瘟神并不陌生。

“钟前辈,咱们并没招惹他。”大汉苦笑,“事实上咱们的人,迄今为止还没正式与他打交道。敝上的确对他不满,他放出的风声也委实让人受不了。但敝上不是不知感恩的人,他帮助咱们逃过可怕的灾难,咱们所有的弟兄,都奉命离开他远一点……”

“嘻嘻……”荀明萱娇笑,“你们离不开他,因为他一定会和你们碰头,你们主人的小姐,是他预订了的压寨夫人。我替他保护他的权益,所以我也会和你们有利害冲突。”

“姑娘……”

“不要在这里胡扯不相关的事,小辈,你走。”十方瘟神挥手赶大汉走路,顺手一探,扣住了一名中年人的右肩,大拇指扣实肩井穴,咧嘴一笑,“小辈,你看清楚了吧?”

“哎……我看清楚什么?”中年人问,想挣扎已失去力道。

“出动的人愈多,死伤愈惨。”十方瘟神用教训的口吻说,“那张三小子自私而多疑,为了避免受到伤害,他碰上对手多的劲敌,为了自保他必定以雷霆万钧的声势,尽快解决手下绝情。你看,八个人,一冲便为这世间增加了八个残废,倚仗人多是靠不住的,反而会激起他痛下毒手的心念。你们如果再成群结队向他明暗俱来,结果将和这八个仁兄仁姐一样,甚至更惨些。赶快回去警告你们的主事人,不要再派人让他痛下毒手,阿弥陀佛!善莫大焉。”

大汉是潜龙精舍的人,慌张地溜之大吉。

没有人再敢明目张胆,成群结队公然耀武扬威。连尚义小筑的人,也不再结队往来。

潜龙精舍戒备森严,甚少派人出外活动了。

雷霆似的打击,把这些不世豪霸镇住了,改攻为守,静候变化,暴风雨似乎突然消散了。

张文季并不急于上门挑衅,反正潜龙精舍不会平空消失,凡事不必操之过急,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他不急,让对方紧张对他有利。

他真会挑对方的弱点,手提着剑踏入陵阳酒肆的店堂。

这间酒肆的东主,是潜龙精舍一位地位相当高的亲信弟子,在陵阳镇有甚高的声望地位。

他挑这一间本镇最大的酒肆进食,摆明了不肯善罢甘休。

“来几味下酒菜,五斤好酒。”他将七星宝剑往桌上一丢,大马金刀坐下向惊惶的店伙叫,“酒菜里不妨多下些蒙汗葯,甚至入口封喉的毒葯,反正只要有一点点让太爷不满意,太爷就把你们店中老老少少,男男女女的手脚砍下来,或者一把火烧光你这座陵阳镇。快!酒菜。”

往昔他嘻嘻哈哈,凡事忍耐,目的是候机让人把两条龙引出来,等候机会屠龙。

目下龙不来了,已经躲入有如皇宫紫禁城似的袁州严家,一切忍耐白费了,干脆摆出霸王面孔闹个天翻地覆,剪除严家的羽翼,也许能激怒严家,把两条龙派出来找他赌命。

厅口进来一位穿青色僧服的和尚,慈盾善目倒有几分高僧气概。

“我佛慈悲!施主当街操剑伤人……”和尚走近有板有眼向他说教。

“闭上你的嘴,和尚。”他拍桌大叫大吼,“该死的!你为何不说他们八个混蛋当街行凶杀人?居然敢指责太爷不是,你心目中哪还有什么是非?你一定是昊天教主的同谋犯。哼!你是哪座寺院的和尚?说。”

“贫僧释法本,只园寺的知客……”

“好哇!原来是九华双神僧的狗党,这就难怪了,大爷先把你的手砍下来……”

他一蹦而起,抓起了剑。

法本和尚还想再说,大吃一惊扭头飞奔而走。

只园寺是山南最大的寺院,与化城寺规模相差不远,距陵阳镇最近,僧侣们与昊天教主有往来,是天经地义的事,难怪法本和尚出头。

九华山原名就叫陵阳山,山名因诗仙李白而改,镇名并没改,镇民与只园寺的关系,比与化城寺的关系更密切,近邻嘛!

和尚被吓跑,更没有人敢来自讨没趣啦!店伙胆战心惊送上酒菜,店外陆陆续续进来了不少食客。

十方瘟神带了荀姑娘,占了近窗的一桌冷眼旁观。

敢进来进食的人,决不是普通的镇民香客,至少得有不怕受波及的胆气。

去寻找别人,不如让别人来找省事些,但唯一的条件是:必须应付得了来找的人。

大乾坤手是不会来找他的,身为首领自有爪牙们应付一切事故。

来的是大总管霸剑天王安海,三男一女四头猛兽,一进门便怒目相视杀气腾腾,五双彪圆的怪眼狠盯着他,像随时都可能扑上的饥饿猛兽,那要吃人的气势慑人心魄,强盗的气势毕竟与众不同。

他毁了顺天王,双方已是势不两立的死仇大敌,见面当然不会客客气气,只有一条你死我活的路好走。在大街上又砍掉四个爪牙的脚,更是无可化解。

“你就是张三?”霸剑天王气涌如山,声色俱厉。

“不错,那就是我。”他也一字一吐声如沉雷。

“亮阁下的真名号。”

“太岁张。”他正式亮名号,“也叫张太岁。”

所有的人皆脸色一变,霸剑天王神气不起来了。

太岁张的声威,决不比大乾坤手低,最骠悍、最大胆、最可怕,颇为神秘的江湖四大神秘人物之一。

大乾坤手是强盗,抢劫四大姦恶赃银的好汉。

太岁张,黑吃黑的专家,强盗们抢劫,他设法从强盗们手中把赃银转弄到手。这是说,太岁张吃定了强盗,等于是也吃定了大乾坤手,他自己却从不落案。

虽则这几年来双方从没碰头,大乾坤手当然知道太岁张的声威,早已把太岁张列为最危险的潜在威胁,列为先天上的对头。

这一亮名号,霸剑天王平空矮了一截。

“你……”霸剑天王脸色大变,凶焰急敛,“谁……谁能证明你不是冒充的?”

“哈哈!我十方瘟神凭信誉保证,他是真正的太岁张,决非冒充的。”十方瘟神大笑着说,“凭他赤手空拳,把昊天教主追得魂飞胆落,夺了七星宝剑,眨眼间劈开八高手的能耐,他用不着冒充任何高手的身份唬人。”

“我知道你是老几,霸剑天王安海。”张文季冷笑着说,“姓安的,回去告诉你的主子大乾坤手,咱们的梁子结定了,除非能把一而再向在下暗杀、行刺、挑衅的人交给在下处治,不然咱们走着瞧。”

“你为三眼功曹出头吗?”

“我太岁张根本不认识三眼功曹,他做他的江湖仁义大爷,我做我的黑道神秘客,井水不犯河水。我之所以找他,起因是他的女儿不断向我挑衅。不同的是,他的女儿不会使用谋杀行刺的卑鄙手段对付我,而你们却不像个人样,我有权以牙还牙。”

“叮”一声响,他将断了口的双锋针丢在桌上。

“我要这个人,以便追出教唆犯。”他语声转厉,“在大街行刺,天地不容。你们心目中已把别人当成刍狗,我不必把你们当成人看。你要和我讲理呢!抑或是拔你的霸剑行凶?我等你一句话,说。”

任何一个豪强,都不会和仇敌讲理。

“你出来,咱们镇南的旷野见。”霸剑天王咬牙说,“安某的剑仍然锋利,谁强谁有理。”

手一挥,五个人大踏步走了。

张文季收回针,抓起剑。

“酒菜给我留着。”他向店伙说,“搏杀之后,看是否杯酒尚温。”

“小子,镇外定有埋伏。”十方瘟神说。

“那是一定的,他们有的是人。”

“你不怕?”

“我如果怕,就不会露太岁张的名号了。怕也得去呀!总不能让他们用大嗓门,向天下英雄拍胸膛穷叫穷嚷,说我太岁张怕死吧?”

“老夫真没想到你是太岁张,还在不断向蛇鼠打听呢!好,太岁张果然不愧称太岁张,你这一出去,将有许多人丧胆了。丫头,看热闹去也。”

“老伯,我不是去看热闹的。”荀姑娘平静地说。

“那你……”

“我参与。”姑娘一字一吐,冷静坚决。

“师出有名吗?”

“大乾坤手用诡计擒了我的师侄,理由充分哪!”

“勉强说得过去,走,没有人会计较是否出师有名。”

张文季伸手虚拦,领先占住了走道。

“小心身后,双锋针很可能会从背后袭击。”他低声说,“店堂内最少有三个食客,掌心暗藏的双锋针已至待发状态。”

荀姑娘转身回顾,凤目中冷电湛湛。

“谁胆敢在身后暗算,我要他生死两难。”她凶狠地说,“把手脚全剁掉让他做人彘,说一不二。”

“丫头,你这一叫,把戏就没得玩啦!”十方瘟神说,“老夫正打算把瘟毒塞进他们的肚子里,让他们回去时传染给其他的同党,一死一大堆,岂不永除后患?真可惜,机会不再了,他们不敢动啦!”

两人一弹一唱,想暗算的人怎敢再妄动?一个要砍断手脚,一个要施用瘟毒,不管用哪一种手段,都会令人毛骨悚然。

张文季领先便走,昂然大踏步出店。

“嘿嘿嘿……”身后传来阴森的冷笑声。

果然有人想乘机暗算,却不敢妄动。

“假使让这些人取代三眼功曹,做了领袖江湖的大爷,咱们这些人都不用混了。”十方瘟神无限感慨,“天知道届时江湖道上是何种局面?”

“那将仁义不值半文钱。”张文季扭头说,“所以,咱们最好不要让这种局面发生或出现。”

“所以,我老瘟神准备不再冷眼旁观了,免得以后日子难过,糊糊涂涂被人送进枉死城。”

“也许,你已经被列入必杀的黑名单了,前辈,你必须特别当心。”张文季重新向店外走。

“我会的,小子。”

街上行人纷纷走避,胆大的则站在街两旁准备看热闹。好奇是人的劣根性之一,不管发生了任何事,都会有人围观,看热闹更是劣根性之一。

救火的人,绝对没有看火的人多。

即使发生凶杀事故,看热闹很可能受到波及,但就有一些胆大的人,抱着兴奋期待的心情在旁看热闹。

霸剑天王五个人,一前四后正离开店门,先到了街心,再折往南昂然迈步。

张文季出来了,挤在店门两侧看热闹的人,纷往左右让出去路,似乎把他看成怪物。

刚迈步到了街心,突变倏生。

一声狂笑,霸剑天王用鱼龙反跃身法,向后反翻腾,半空中扭转身形、拔剑,招发狠着天龙行雨,向下吐出致命的雷电。

跟在身后的四大汉更快些,狂野地回头猛扑,四支剑分别攻中下盘,策应下扑的霸剑天王。

店门两侧的人丛中,飞出两枚双锋针取背心。

店内也有了动静,三个食客在狂笑声初发时,便向十方瘟神和荀姑娘的背影,各发射一枚双锋针。

张文季向下一伏,向左贴地急滚。

这瞬间,他手中的七星宝剑破空飞腾,左手断了尖的双锋针也脱手而飞,快得肉眼无法看清。

同一瞬间,荀姑娘飞跃而起,宝剑在半空中吐出一朵光华眩目的剑花,攻击向下扑的霸剑天王。

同一刹那,老瘟神向上疾升,大袖一抖罡风乍起,脑袋抵住了门楣借力发袖,左手飞出一串制钱,三枚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章 阳极生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九华腥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