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华腥风》

第25章 潜身龙潭

作者:云中岳

已经砍掉五个人的手,由精舍出来抢救的爪牙们抱回救治。

张文季似已横定了心,十二个人可能无一幸免。

天垣宫的人一点也不在乎,反而觉得快意。

尚义小筑的人也视若无睹,没有任何人为这十二个爪牙付出同情。

他们是黑道之雄,处治人的手段,比张文季残忍多多,断手的惩罚在他们眼中有如儿戏。

黑道人讲的是三刀六眼了断,以牙还牙是正常的手段,不以为怪。

但侠义英雄们的看法,与黑道人的标准有差异。

当砍倒第五个人时,三位有长者风度的佩剑人,脸上挂着不以为然的神情,向行刑的桃林举步。

仅走了二十余步,一旁的草丛中,出现鹰目炯炯的十方瘟神,劈面拦住去路。

“请留步。”十方瘟神冷然发话,“诸位,我知道你们看不顺眼,你们有侠义襟怀,对太岁张的作法不以为然,是吗?”

“钟老哥。”为首的中年人讪讪地说,“杀人不过头点地,这种非常的手段……”

“欧阳老兄,你一定忘了某些极重要的事。”十方瘟神沉声说,“你不能用侠义道的道义准绳,用在你们侠义道范围以外的地方。”

“钟老哥之意……”

“九华这场风云,纯粹是黑道豪霸利害之争,与你门侠义道毫不相于,绝对不需要你们飞象过河主持正义。入云龙凌霄客那些侠义道高手名宿受害,只是这场黑道风云中,偶发的意外事故,其实你们根本无权找大乾坤手问罪,更没有理由找昊天教主兴师。天柱峰三魔只是无意中发现了他们,临时起意加以报复摧残,完全是个人的恩怨,与大乾坤手无关。那天晚上,大乾坤手的女儿也恰好适逢其会,不知内情曾与那些人交手拼博,意在阻止他们行凶,欧阳老兄,你们最好再想想自己的处境,这场黑道风云你们绝对不可贸然加入,让黑道朋友们,用他们黑道的手段了断,看不惯最好不看。”

“这……”

理直气壮,条理分明,黑道与黑道之争,侠义道朋友的确无权干预。

欧阳老兄并不糊涂,有点进退两难。

“太岁张正陷入严重的困境,他女伴的性命正在呼吸间,仍然能保持伤人而下杀人的风度,天知道这风度能保持得了多久。你们如果上前干预劝阻,他的女伴不死便罢,万一不幸,他决不会放过你们。老兄,那时,你们侠义英雄,肯定会卷入这场黑道风云中,张老弟救入云龙那些人的义举情义,将被你们一手断送掉。好吧!你们去好了。哼!”

十方瘟神扭头便走,怒容满面。

欧阳老兄三个人面面相觑,傻了眼,最后长叹一声,乖乖回头。

大乾坤手带了霸剑天王,与死了一个顺天王的三位金刚,出现在桃林前,距刑场十余步,便被张文季的警告所阻止,不敢再接近。

“我来和你谈条件。”大乾坤手恨声说:

“阁下必须光停止残害人质。”

“姓曾的,凭我太岁张的名头、声威、实力,你不配在谈条件之前,便提停上处置人质的先决条件。”张文季威风八面声如沉雷:

“而且,在下实在看不出,此时此地还有什么条件好谈的,除非你带来了解葯。”

论名头、声威、实力,大乾坤手的确差了那么一点份量。

大乾坤手是匪盗,太岁张却是抢匪盗的专家。

大乾坤手唯一的优势,是曾经在江湖多横行了六七年,小爪牙多一些,如此而已。

任何一个稍有名气的人,皆可以在不知是老几的张三面前充大爷。但在太岁张面前,连威震江湖的大乾坤手也矮了半截。

至少,在九华这次盛会,黑道风云中,配在太岁张面前妄自尊大的人就没有几个。

三眼功曹便是几个人中的一个,结果,目前的处境十分困难,因为太岁张正在向三眼功曹的权势挑战,向江湖的黑道仁义大爷权威挑战。

当然,每一个稍有名气的人,都以为自己并不比高手名宿低下,努力向高手名宿之途迈进。

反抗权威却又设法建立自己的权威,是每一个人戮力以赴的目标,所以在心态上就否认大豪大霸的权威与成就,一有机会就毫不迟疑打倒大豪大霸取而代之。

大乾坤手当然希望除去太岁张,往昔一帮一会就曾经进行搜杀太岁张的行动,最后一无所获,计划无疾而终,这次重要关头猝然相遇,机会大好。

可是,太岁张这期间的表现,委实让这位不可一世的匪魁心中惴惴,再也狂妄不起来。

“在下并没带来解葯,但可以指示你在何处,向何人可以取得解葯。”大乾坤手不得不采取低姿势应付,因为谈判的价码份量不够,没有解葯,不配做谈判的对象,空口说白话如何能强硬?

“你在玩儿戏吗?”张文季嘲弄地说:

“你这么一大把年纪,玩儿戏是不是太老了?你不会是老莱子第二吧?”

“你……”

“你给我滚!”张文季七星剑一指,杀气腾腾厉声沉叱:

“我可以不计较你派人当街谋杀我的罪行,但绝不容许因谋杀我而波及旁人生命的错误,所以你我之间,只有生与死的选择,拔剑上吧!我等你。”

“我是来和你谈判的,还没到生死选择的时候。”大乾坤手也沉声说,不接受他的挑战:

“黑龙帮的人不在潜龙精舍落脚,他们另有藏身处,用寒魄阴功计算你的女人,是副帮主洪牛的情妇,阴煞仙姑黎艳霞,她住在西面二十里的虎岭云雾谷,要解葯非找她不可。你在这里残害咱们的人,于事无补,反而显得你并非传闻中的英雄,只是一个没有理性浪得虚名的屠夫。”

“任何一个江湖朋友,都知道我太岁张的行为正当。”张文季心中一动,不再煎迫:

“如此轻微的报复,在咱们黑道人士来说,太岁张不为己甚,已经太仁慈了。好,我会再来找你们的。”

光华一闪,他砍断一名人质的吊索。

但人质以为他要断手,惊得尖声狂叫。

他不再理会其他的人,收剑大踏步走了。

黑道朋友的报复手段,是极为凌厉残酷的,他们本来就是一些亡命,玩自己也玩别人的命,以血还血以牙还牙,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是天经地义的事。

像张文季这种以断手作报复,的确可以算得上仁慈了。

尚义小筑的群雄,可没有张文季仁慈,他们必须用江湖成规来执行报复手段。

尚义小筑死了不少人,身份地位甚高的执事三爷朱礼也被杀死了。

江湖道上,阴谋吞并的事故平常得很,永远不会停止,任何时地都可能发生,是江湖道的正常现象,每一个首领的浮沉起落,就代表了该一组合的盛衰。

对大多数地位不高的人来说,追随强者是他们的金科玉律,谁能多给一些好处他们就跟随谁,谁任首脑他们别无选择,即使对新首脑不满意,也敢怒而不敢言无可奈何,反正一入江湖,身下由己,虽则可以一走了之隐姓埋名,但选择脱身隐姓埋名的人并不多。

但身为首脑,却没有太多的选择,他必须尽一切力量、权势、智慧,来保护他既有的地位和利益,殚精竭智死而后己,不允许树倒猢狲散的变故发生。

三眼功曹已别无抉择,他必须走上死而后已的不归路,他与大乾坤手之间,只许有一个人活在天底下,另一人必须下地狱。

尚义小筑的人络绎于途,有交情的人也纷纷赶来助拳。

九华的黑道风云,愈来愈险恶,陵阳镇似乎已经流动着血腥味,惨烈的决定性行动即将展开。

潜龙精舍却笼罩着不安的气氛,只能将守势静观其变。

由于太岁张的介入,黑龙帮的人一看风声不对,就抽腿离人另有他图,不可能派人声援而且见危远走,丢下烂摊子让潜龙精舍收拾。

聪明人永远与强者站在一起,这是江湖朋友的金科玉律,与弱者共患难玉石俱焚,那是天下第一的大傻瓜,拼死力与扶不起的阿斗并肩站,最后一定会同归于尽,智者不为,与道义必须划清界线。

双方都在积极备战,不死不休。

现实是冷酷无情的,谁倒下去就注定了去见阎王。

太岁张走了,三眼功曹便成了行动的司令人。

天垣宫的人,注视着他的动向,同进退的意愿相当明显,以尚义小筑马首是瞻。

侠义道群雄与潜龙精舍大乾坤手,皆无兴师问罪的理由,侠义英雄的行事,必须以义理为先。

但天柱峰三魔与中州双残,所率领的一群邪魔牛鬼蛇神,皆躲在潜龙精舍内,因此他们有向潜龙精舍索取群魔的理由,虽然不能像黑道群雄一样,明火执仗向潜龙精舍进攻,但在外围搏杀群魔理直气壮,给予潜龙精舍的威胁同样严重,也等于是配合三眼功曹行动。

风雨慾来,血腥已无可避免。

十方瘟神不敢躲在客店,等候劲敌登门,所以他将荀姑娘移至隐密的山林内藏匿,到潜龙精舍去找张文季,及时劝阻侠义道群干扰。

他带了张文季,赶到荀姑娘藏匿的山林,恰好赶上姑娘寒毒发作的时刻,张文季全神贯注替姑娘行功驱除寒毒,不再理会身外事。

度过了发作期,他立即准备行装。

“你要干什么?”姑娘软弱地惊问。

“他要去虎岭云雾谷。”十方瘟神不安地说,“闯龙潭虎穴替你索取解葯。”

“那是什么地方,钟伯伯。”

“是一处道宫,玉虚宫。”十方瘟神是万事通,对江湖传闻武林秘辛,所知极为广博。

“是可怕的地方?”

“小女孩,你不会知道这处地方,不懂即不怕,心中有鬼的人才怕鬼。”

“那……张爷不怕?”

“怕他也得去呀!而且要带你一起去。”十方瘟神苦笑,“当然我也要去。”

“那里有……有些什么可怕的人?”

“不要多问,小丫头。”张文季走近拨弄着一根长腰带,“我背你走,二十里路要在片刻赶到。”

“张……爷……”姑娘颤声低唤,“我……我我……”

“你什么都不要说,不要问。”张文季把她背上,用腰带系牢,“不管你怎么问,我都不会告诉你有关的事。钟老伯,请领路。”

“走啊!老夫舍命陪君子,可惜你不是君子而是小子,但值得老夫舍命。”十方瘟神有点苦中作乐的调侃味,但神情是愉快的,“能看你小子斗真正的妖仙,老夫不虚此生,走!”

秋天山间甚少云雾,所以说秋高气爽。

但虎岭的群峰深处,所形成的虎岭云雾谷,一年四季都可以看到云雾,湖泊溪流分布其间,地气与外界不同,湿气太重,风不易刮入,阳光也不足,高峰挡住了阳光,日照不足,寒气与热气相互激荡,因此经常雾锁深谷。

昊天教主自称大仙,其实道行有限,距仙的境界遥之又遥,差了十万八千里。

当然,世间真正修成仙的人也寥寥无几,那只是传说中的人。

新罗王子据说是地藏王菩萨的化身,在九华成佛称为金地藏,但他只活了九十九岁,目下肉身仍在十王殿后面的真身殿,几百年来,凡夫俗子再也没有见到他活生生地在世间出现。

汉朝的陵阳令窦子明,在陵阳山旋溪钓白龙成仙。至少迄今千年以来,从来就没有人再见到这位陵阳令。

据说,神仙是不死的。

云雾谷的玉虚宫,江湖上见闻不差的朋友,该知道这里住了几位妖仙在内参修,知道谷内情形的人却少得可怜,那是不许外人擅入的禁地。

妖仙与神仙是不同的,称为妖当然差一级。

人修道有成叫仙,禽兽木石修成则称妖或魅精。

玉虚宫的几个妖仙,决不是修成的禽兽木石,而是活生生的人间男女,只是被人称之为妖仙而已。

青城三女妖,同样也称仙姑,以她们的修为,距世俗所认定的妖仙境界,差了一大段拉不拢的距离。一个女人妖里妖气,决不可以称为妖仙。

妖仙有男有女,妖女则只有女的。

山谷中没有任何生产,如想在内活得舒适如意,生活享受物品源源往里运,钱从何处来?

如果是妖仙,就没有金钱的烦恼了,用任何手段敛财都是应该的,不必受世俗的情理法拘束,因为他们是妖,妖孽的妖。

玉虚宫有四位妖仙,三男一女。执役的健男美女,共有二十余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5章 潜身龙潭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九华腥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