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华腥风》

第26章 火焚玉虚

作者:云中岳

木造的楼房最经不起火攻的,尽管云雾谷中的湿气甚重,燃烧不易。

果然不出大妖仙所料,张文季找上了阴煞仙姑。

二进殿的右偏有四个黑龙帮的高手,在外侧严密把守,四支剑光华闪烁,四高手像四个门神金刚,任何人接近至外围,必定受到四支剑的疯狂搏杀。

前面草丛中,突然飞起一个人的形影,随着一阵浓雾涌来的上方,手舞足蹈凌空下搏。

四高手只看到雾影上方有人下搏,朦朦胧胧难辨实影,不加思索地怒吼一声,四剑凶猛的扑出、汇聚,剑气似殷雷一般全力一击。

雾影下方,人影贴地射来,淡青色的身影依稀难辨,七星宝剑幻化出一道虹,闪电似的接近右外侧的两高手,青虹猛地分张。

四支剑几乎同时贯入扑下的人体,四高手一击便中,四人并肩出剑,几乎挤在一起,四支剑森森如屏,没有人能从森列的四支长剑射出下逃生,一击即中。

同一刹那,贴地而来的青虹分张,无情地砍落两高手后面的左腿,齐膝断落,重心顿失,人向下挫。

同一瞬间,一声沉喝,另两名同伴还不知同伴断腿,青虹一升、一沉、一收,两人的脊肋几乎同时被剑剖开,内脏外溢。

四高手几乎同时栽倒,两个倒在一具死尸上。

四支剑分别贯入死尸上,那是玉虚宫派在外围的伏哨,随云雾抛出三丈,掉落时被四支剑聚集贯入体内。

青影是张文季,剑劈四高手立即电射而退,随即重现在偏殿的侧门,手中有五束干草捆制的引火物,迅速取出火摺子,火刀一敲火星跳飞,点燃了火媒,撮口一吹,火焰骤升。

叱喝声如沉雷,里面的人怒吼着抢出。阴煞仙姑与副帮主洪斗最快,并肩领先抢出。

“该死的孽畜!”阴煞仙姑厉叫,灰雾怒涌,与外面涌来的雾气汇合,向刚点燃草束的张文季涌去,空间里流动着若有若无的怪味。

张文季已打破三座大窗,将五支熊熊的火把投入,一声长笑,在灰雾涌到之前一闪不见了。

“先救火!”洪副帮主向跟来的七名手下急叫,随阴煞仙姑无畏地随灰雾冲去。

“救……我……”断了腿的人,跌坐地下狂叫呼救。

自顾不暇,哪有功夫救火?

一枚双锋针破空而飞,是从消失逸去的张文季手中发出的,针出手在长笑声发之后,那是夺自大乾坤手党羽的霸道暗器。

洪副帮主命不该绝,大概注定埋骨处不在云雾谷,冲出发剑攻击青影时,突然眼睁睁看到青影倏然消失,只惊得心底生寒,以为青影是鬼物,百忙中半途收招,同时急急伸手拉住正在作法的阴煞仙姑。

“小心他也会法术……”洪副帮主一面伸手,一面急叫,伸手时身形也随着侧移,马步也向左移动。

本来射向心坎的双锋针,也因之而失去准头,“嗤”一声击破护体神功,贯入右胸外侧,无意中逃过大劫,针入体四寸多一点,五寸双锋针几乎全部没入胸腔,劲道之猛无与伦比。

洪副帮主没看到双锋针,却知道右胸侧的轻微一震十分不妙,护体神功倏散,还没感到痛苦,他便知道被暗器击中了。

没拉住阴煞仙姑便断然向下一仆,奋身急滚,强忍突然光临的剧痛,滚至不远处的院墙下。

“带……我……走……”吃力地爬起的洪副帮主,抓住恰好在旁的一个爪牙衣袖:“逃……逃……回袁……袁州……”

不远处传来两声惨号,大概有两个人完了。

爪牙无暇多想,急急背起洪副帮主,丢下同伴不管了,背着人匆匆乘乱逃离了现场。

阴煞仙姑也不笨,不进反退,向下一挫,快速地倒退入涌腾的云雾中。

有人能跳入破窗救火,张文季来去如电,把守着三个破窗口,来一个杀一个,剑下没有一招之敌。

如果发现窗内有人影,毫不迟疑用飞蝗石攻击。这种夜行人使用的问路石不是暗器,只是极普通的小石子,随地皆可捡用,必要时可以撒出一把有如飞蝗,所以称为飞蝗石,但在高手的强力劲道发射下,同样可成为致命的武器。

张文季用竹管喷豆,也可以在三丈左右杀人,飞蝗石在他手中,威力更是惊人。

阻止救火的策略十分成功,却被洪副帮主和阴煞仙姑乘机逃掉了。

大火一发不可收拾,在其他救应的人赶到之时,地上已摆了十一具尸体,其中有八具是黑龙帮的人。

玉虚宫的四位妖仙,只有二十余名可以派用场的男女弟子,其余二十余名执役的奴婢,只会一些普通防身拳脚,对付野兽或许能应付,对付武功高强的入侵者却无能为力。

救火如果没有外人干扰也许派得上用场,有人在旁不断搏杀,死了五六个之后,便没有敢不顾性命救火的了。

黑龙帮的残余,早已逃了个无影无踪,大难来时各自飞,三五个人脱身是很容易的,因为张文季的主要目标不是他们,正好乘机远走高飞,让四妖仙挡灾理所当然,事实上他们死伤殆尽,想尽力相助也无能为力。

玉虚宫的人,也大难来时各自飞。

没有人再笨得出面救火,事实也没有几个人可用了,杯水车薪,如何抢救。

幸好玉虚宫四周,设有防火地带,有一圈宽广的空地,与繁茂的树林隔离,这是建屋在山林中,必须备有的防火设施,因此大火不致于相互波及。

连小石峰也成了火峰,石隙间的草木着火,便向上迅速蔓延,起云亭陷入烈火熊熊中消失了。

十余名男女在宫中的空地上,气愤填膺眼睁睁看到花半生心血,建来享下半世厚福的宫观,在熊熊烈火中化为灰烬。

四妖仙都在,老四阴煞仙姑面对火场痛哭失声。

“都怪我……都……怪我……”她掩面尖叫:“我……我惹来的横……祸飞……灾……”

“该怪罪该万死的洪副帮主!”二妖仙爆发似的怒吼,“昊天教主受命帮助大乾坤手,争夺江湖霸主,他们的成败与我们毫不相关,事急临时要求我们助一臂之力,事先又不把张小狗的底细相告,出师不利他就应该留在潜龙精舍有难同当,却溜之大吉跑来这里脱身事外,把灾祸带来,毁了我们的根基,实在可恶!”

“不要怨天尤人了,二师兄。”三妖仙铁青着脸道:“根基已经毁了,现在该讨论来日该怎么办。目下完全责怪洪副帮主,并不公允,毕竟咱们替严家办事,确也得到不少好处,有洪副帮主替咱们说话,严家对咱们玉虚宫可说有求必应,他事急要求师妹助他一臂之力,也是人之常情,成败的责任不需他一力承担。而且,他的人也死伤殆尽,他也丢了半条命,咱们责怪他有失公允,也无济于事。”

“罢了,先离开再说。”大妖仙泄气地说:“天啊!举目江湖,没有任何人敢在咱们云雾谷四妖仙面前充人样,一个太岁张就毁了咱们名震天下的基业,真是从何说起?这狗东西到底是何来路?”

“咱们会找他算帐的。”二妖仙咬牙切齿,晃动着大拳头,像向烈火发誓。

“他同样会找我们的。”三妖仙苦笑:“你以为他杀了咱们一半人,放了一把火,就远走高飞溜之大吉吗?他会如此虎头蛇尾吗?”

“咱们目下人手集中,志在复仇,他见好就收乘机溜走,很久没有声息,他一定逃出谷了。”大妖仙张目四顾,火场外草木纹风不动看不见移动的形影。

“是吗?”百步外传来清晰入耳的语音,但看不见人影,“不杀光你们,我太岁张是不会走的。张某对忽视警告的人,决不宽容,你们既然拒绝交出解葯,在下就有了大开杀戒的正当理由。”

十四个人在大妖仙手式一挥之下,愤怒如狂向语音传来处飞掠而进。

草木森森,鬼影俱无。

十四个人冲入林中,两面一抄向里急搜,这一带的树林曾经整修,林下没有横枝,野草也短而稀少,人藏身在内,难逃十四双锐利而且地形熟悉的目光。

右面走的最后一男一女,突然发现右侧不远处,高仅及胫的短草稍有一动,惊觉地扭头察看。

“我在这里!”左侧却传出急叱声。

及胫的短草丛中青影暴起,声到人及,像一头从草中跃起,扑向小鹿的饿豹,速度之快扑势之猛,似已目力难及无可抗拒。

两男女刚骇然转身,饿豹已到了眼前,他们所看到的是,一个画了花脸似人非人的怪物形影,已经沾上了身,双手一张,两人惊恐中伸出的剑被踢飞,每人的天灵盖已被巨爪扣住向下掀,脑门一震便不知人间何世了。

其他的人听到叱声,仅来得及注目回顾,已无法抢救,但见淡淡的青影将人扑倒,三跳两跳便消失在林木深处,无法看清是人是兽或是鬼魅。

叱喝声的确是人发出,而且是张文季的嗓音,错不了,人躲在几乎不可能藏身的短草中,他们冲入时,根本不去注意不可能隐藏的短草丛。

扶起两个男女,已用不着施救了,脑袋被巨爪抓裂了颅骨,天灵盖变了形,口中有气出无气入,拖延了片刻便断了气。

“他要逐一消灭我们。”二妖仙悚然说,“用这种毫无英雄气概的偷袭手段行凶,这狗东西凭什么能混到震撼江湖的声威?根本就是只会偷偷摸摸,偷袭暗算打烂仗的混混。”

“哈哈哈哈……”

不远处一株大树后,闪出画了鬼脸的张文季,笑声震耳慾聋,道:“阴煞仙姑与洪副帮主,在食厅所施的伎俩决不比在下高级。当太岁张毁灭九华云雾谷玉虚宫,歼除玉虚宫四妖仙的消息传出江湖,谁管我太岁张是如何歼除你们的?我保证喝彩的人多得不可胜数。你不否认我太岁张是单人独剑闯宫的吧?”

“狗东西!你夸口夸得太早了。”大妖仙厉叫,手一指响起一声霹雷,一道白虹破空矢矫而起,透过树隙向二十步外的张文季飞射。

三妖仙同时电掠而去,三袖齐飞暗器如暴雨。

“什么东西!”张文季冷叱,左手一抄,一股奇异的劲气狂卷而出,再一声沉叱,劲气裹住了破空而至的白虹,信手一挥,白虹旋走折回,速度加快了一倍。

“师弟小……心……”大妖仙骇然狂叫,但小心两字突然变得叹弱无力,绝望的表情令人恻然,似已知道叫得太晚无能为力。

白虹的速度加快了一倍,光芒因速度加剧而稍弱不易看清虹影了,速度太快目力自然大打折扣。

右方冲进的二妖仙,没料到白虹突然转向,眼角刚看到朦胧的光影,白虹已经贯入左肋。

是一把八寸长的靶茎无锷小飞剑,贯入左肋直透胸腔深处。

一声长笑,张文季一闪不见。

“呃……我……”二妖仙突然向前一栽,摔倒在树干下挣命。

大妖仙五内如焚,飞剑反而把自己的二师弟杀死了,心中一急便失去理智,一声厉啸,大袖一挥风去八步,身形突然御风流逝,一闪即没。

小溪流飞珠溅玉,从山峡泻入谷底的深潭,激流冲下乱石嵯峨的陡坡,水声哗哗掩盖了其他的声浪,这里毫无秋天的气息,倒像是春末草木繁茂的季节,群山深处,别有洞天。

溪中段的一座两丈高,方圆三丈余的巨石顶端,搁了一块磨盘大的小石,上面覆盖着一件淡青色的男装上衣,四周散放着一些小石、树枝、鲜苔、风化的兽骨……

总之,决不是自然存在这里的东西。

一道淡淡的,挟着雾气而来的暗青色气漩,贴树梢冉冉而至,真有排云御电的声势,突然向下一沉,隐没在五丈外溪岸的乱石丛中。

溪岸怪石森然罗列,一座座长满鲜苔的巨石有如猿蹲虎踞,石下茂草丛生,藤萝蔓牵,气旋消失,所挟的雾气反而逐渐转浓。

片刻间,雾锁溪岸,而且雾影中传出极为怪异的声息,像是力竭的猛兽呼吸喘息,也像是簌簌天风掠过荒原旷野,令人入耳惊心,毛骨悚然,心中发虚。

藏身在陌生不测的地方,就会有这种恐慌的情绪反应发生。

巨石已隐没在雾影中,却幻现一团奇异的朦胧光影,似乎四周的浓雾受到聚集的光源照射,形成一团球形的大光圈。

电光一闪,金蛇乱舞,蓦地一声霹雳,球状雾光因而被撼动,激光明灭不定,分裂的金蛇也旋起旋没,天宇下出现了极为诡异的变化,各种怪异的声息、闪光,突然强烈数倍。

巨石顶散布的小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6章 火焚玉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九华腥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