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华腥风》

第27章 变生仓猝

作者:云中岳

荀明萱在隔邻的客房,落店片刻便睡着了,睡得相当沉,体力尚未全复,需要充足的睡眠。

她是安心入睡的,因为她相信左右邻房的张文季与十方瘟神,是她极端信赖的人,会全力保护她。在她受到阴毒期间,两人在她心目中已成了她的保护神。

她却不知,两人根本不可能有效的保护她,客店人来人往防不胜防,有心人随时都可能制造接近的机会,两人哪能再像在山林野外一样,寸步不离的保护她。

如果她体力复元,根本不需有人保护,但今天,她却失去应有的警觉。

人一旦有了依赖,警觉心便会大打折扣。

房侧的窗子悄然自启,她毫无动静。

脸颊被掴了几下,她一惊而醒。

很不妙,手脚似已失去活动能力,头部却可以转动,五官的感觉皆不曾消失。

她是行家,立即知道被人制住了手脚的穴道或经脉。

毕竟她曾经与青城三妖女,在江湖上混了一段时日,不是毫无经验的新出道生手,对凶险的情势洞察力并不差,神智一清,便知道陷入凶险的困境了。

她如果大声求救,很可能首先遭殃。

第一眼便看见床前站着一个蒙面女人,穿了普通的仆妇装,两截粗青布外裳,外加青布腰裙。

但空间里流动着淡淡的幽香,她知道这女人事实上年纪约在二十岁出头,蒙面巾上面露出的一双明眸,是年轻女人的晶亮大眼。

“你要什么?”她沉着的问,心中在打着如何自救的主意。

“太岁张是你的什么人?”蒙面女人冷森森的语音令她心惊,“你一直就和他住在一起?”

“敌人。”她坦率的说,“但也敌我难分了;至少我目前的处境,的确难分敌我。”

“怎么说?”

“因为这是他的看法。”

“不是你的看法?”蒙面女人颇感好奇。

“不是。”

“那你的看法呢?”

“我愿诚心诚意伺候他一辈子。”她眼中有热烈的神采,“至死不渝。”

蒙面女人专注地狠盯着她,捕捉她的眼神变化。

“他知道你的看法吗?”蒙面女人久久才冷然问。

“知道他也不会相信。”她以平静的口吻说,“我不怪他,毕竟我那三个不成材的师侄,迫害他在先,他有理由把我当成不可信任的敌人。”

“你要我相信你的话吗?”

“我不知道你是谁,更不知道你想要在我身上得到些什么?反正我所知道的事,我一定会告诉你。有关太岁张的事,我是在他向大乾坤手宣示名号,才知道他是太岁张。在此之前,我和十方瘟神钟前辈,一直就在套他的口风,打听他的底细。我那三位师侄居然威迫利诱逼他合作,把他打得死去活来,这件事玉面郎君知之甚详,玉面郎君就是我那大师侄的入幕之宾。”

“你没说谎,玉面郎君已将这些事说了。”

“哦!那么你是潜龙精舍的人了,玉面郎君好像已经替昊天教主效力,他对昊天教主的孙女一见钟情,见一个爱一个。”

“我不是潜龙精舍的人,但多少有些沾连,听你的口气,你是不能帮助我对付太岁张了。”

荀明萱心理早有准备,因此从对方的口气中听出凶兆,毫不感到惊讶,也不害怕。

“不错,我不可能帮助你对付他,帮也是枉然,斗智斗力我都毫无胜算。最重要的是,你根本就找错了对象,你我是仇敌,我还没有向仇敌屈服的习惯,更没有替仇敌对付恩人的坏德性。你做你想做的事吧!不必浪费chún舌了,多耽误片刻,便多了几分凶险。”

“我正有此意,不能久留。”蒙面女人当然知道耽误越久越凶险,“但是,我愿意再给你一次机会。”

“什么机会?”

“我准备在不久可望赶来,足以对付大岁张的人到来之前,向太岁张发动一次突袭,让你参与行动,总比现在杀死你有利,你愿意接受吗?”

“我一点也不愿意,我卑视恩将仇报的人。哦!你们有对付得了太岁张的人即将赶来?是哪座寺庙的大菩萨呀,我认识吗?”

“其实,我也可以对付得了他,只是为了其他原因,不想打草惊蛇。”蒙面女人回避她的问题,可能看出她在套口风,“有你相助,我的胜算可望增加两三成,很可能不需其他的人费神了,把他毙了一劳永逸,你如果拒绝,我立即杀了你。”

“你杀了我于事无补,你根本毫无胜算。也许你的武功比我强了一点,贵姓呀?”

“我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你房中,岂仅是比你强一点?说,你答不答应?”蒙面女人的右手伸出了,五指如钩劲道明显,这一抓下,任何部位也禁不起一抓,如果抓落在胸口,一定可以硬生生把心肝抓出胸腹。

“你在说梦话。”她咬着银牙一字一吐,“除非你要我去帮你挖你家的祖坟,不然休想要我答应替你做任何事,我已经争取到充裕的时间,你……”

“你争取时间?”

“是的,争取时间。”她突然笑了,“我在心里不断向他呼唤、求救。他是地行仙,比昊天教主自封的大仙高明一百倍,他一定可以听到我用心向他呼唤求救的声音,所以……”

“你在说梦话。”

“是吗?看看你的身后!”

“你想引散我的注意?少费心了,你死吧!”

爪向下一落,突然半途一顿。

在下重手准备致命一击的中途,突然止势变动,这种收发由心的反应,是绝大多数的人无法办得到的。

这蒙面女人办到了,等于是把一块小石投出,半途收回或停落,匪夷所思。

如果爪继续下落,荀姑娘必死无疑,这一刹那的变化,决定了生死。

决定的是两个都不死,或者同归于尽。

爪一顿其实并没有真停顿,而是折向后方改变攻击目标,身形随之疾转。

蓦地劲气如狂涛,气爆有如狂飚,家具与门窗簌簌而动。

两股浑雄的劲道接触,力足者胜。

蒙面女人的发髻迸散,蒙面巾也飞走了。

淡影激射,虚掩的明窗轰然碎裂,蒙面女人如虚似幻的身影穿窗而出。

这瞬间,有人从房外抢入。

同一瞬间,电芒射入。“退!”

同一瞬间响起张文季的急叱。

三枚电芒,是蒙面女人穿窗的瞬间发出的,既可杀人,也可阻止追击。

从房门外冲入的十方瘟神,应声退出向侧急闪。

一道电芒几乎擦身而过,危极险极飞出房外去了。

张文季已在房内,他是悄然断门闩潜入,向蒙面女人出手攻击。

围魏救赵迫蒙面女人放弃抓毙荀姑娘,所以出手用巧劲而不用致命一击。

另两道电芒无法击中他。

他已先一刹那闪至窗侧,本想出招痛击穿窗而逸的蒙面女人,但因出声阻止十方瘟神冲入,而晚了一刹那,来不及出手了。

蒙面女人变招一击,威力之大骇人听闻,不像出于一个女人之手,倒像一个内功练了一甲子的名宿,反应更是令人难以相信,快得不可思议。

“你不要紧吧?”张文季到了床前,急急扶起荀姑娘,“何处被制?”

“谢谢你……你的关切。”

荀姑娘软弱而又兴奋的说:“天啊!你真的来了,我……我以为我幻想你出现,那是不可能的事,只……只是一种妄……妄想而已。”

姑娘只是希望他出现,并没看到他出现在蒙面女人身后。有时候幻想会成真,没想到他果然真的出现了。难怪兴奋莫名。

“我刚送走我的人。”

张文季说:“恍惚中,我感觉出你在呼唤我,那种悸动的感觉,让我本能地知道你有了意外,所以……唔,制住你经脉的手法很阴毒,那鬼女人根本就无意让你活。”

十方瘟神出现在一旁,手中有一枚拾获的五寸双锋针,打磨得更晶亮更锋利,但型式与大乾坤手的女儿曾漱玉那群爪牙的针一样。

“小子,我听到风吼气爆。”

十方瘟神不安的说:“看出来人的路数吗?”

“是一个女人。”张文季快速的解了姑娘的经脉禁制,拾起那条蒙面小花巾,“使用男人也不易修炼的神魔爪,发劲用呵气成雷上乘内功。很可怕,幸好我并不因为是女人而大意轻敌。”

“真是呵气成雷?”

“错不了,一涌而发,势若狂飚,气爆瞬间迸发威力惊人。”

“那么,几乎可以证实了。”

“证实什么?”

“证实这女人与大乾坤手的女儿有渊源,这枚五寸双锋针的来历澄清了。”

“往昔你不肯说。”

“没证实的事怎能说?我得保持身分呢!”

十方瘟神脸上有恐惧的神情:“使用双锋针的人很多,有资格成为宗师级的也不少。用镖的人上千上万,很难找出使镖人的渊源。双锋针也一样,你很难从某个人身上找出他的来历,这些非独门暗器,很难凭镖或针查出根底。但如果这使针人,修炼呵气成雷内功,与爪功中的可怕神魔爪……”

“那就表示出于宇内一魔,天极真君莫子虚门下。”张文季的江湖见闻,并不比老瘟神差多少,“老魔发射双锋针称之为天殛,形容为雷殛自诩针似雷电,这者魔最近十余年销声匿迹,不再在天下各地公然行凶勒索,钟老伯,你认为……”

“那老魔在天下横行了半甲子,勒索遍天下。关中五侠就是因为拒绝他的勒索而破家,先后被杀共死掉七十余人。没有人敢拒绝他勒索,早已积聚了数不清的财富,当然暂时该停止肆虐享受他的成果。我想,十余年来,他如果不是金银花光了,就是不甘寂寞重新出山肆虐天下。我敢打赌,大乾坤手的女儿,一定出世逐鹿江湖霸主,要不了多久,就会打出天殛真君的旗号了。你碰上的这个蒙面女人……”

“天硕真君的门人?”

“所以要替大乾坤手出头。”十方瘟神打一冷颤,“奇怪,天殛真君如果来了,为何眼睁睁见死不救,坐视大乾坤手失败,现在再出面扶助,是何用意?假使那恶魔一开始就明目张胆宣布站在大乾坤手一边,哪会有这次九华风云满山血腥?谁敢与这恶魔对抗?这里面到底隐藏了些什么阴谋?”

“只有一个可能。”张文季肯定的说。

“哪一个可能。”

“那老恶魔已经死了,他的门人子弟,不便抬出死人的名号唬人。”

“这……”

“而且,刚才这个蒙面女人,可能在途中有事耽搁了,并没赶上这场九华风云。”

“据她说,能对付你的人即将赶到了。”荀姑娘说,“这人会不会就是老恶魔?”

“我等他来。”

张文季信心十足的说:“一直没碰上真正的敌手,是最遗憾甚至是悲哀的事,与那些玩弄阴谋诡计的人周旋,实在无趣之至。好,我要堂堂正正与恶魔周旋,间接为世除害。他已经横行天下半甲子,凭什么在享了十余年清福之后,再重行出山威胁年轻人出头?他在替自己挖掘墓穴,哼!”

“小子,你打算……”十方瘟神问。

“穷追猛打,紧蹑在大乾坤手身后,不但可以逼一帮一会出来帮他收拾残局,也可以树立太岁张的威望。老恶魔是魔中之魔,他实在不该和我赌命的,张文季眼中涌出浓浓的杀机,浓得让老瘟神也感到心惊,“这个蒙面女人的呵气成雷内功火候相当精纯,你们日后碰上她,千万不要和她硬拼,同时必须严防她的可怕双锋针。”

“荀姑娘,好好歇息,赶快恢复精力,你应该可以应付得了她。”

“我睡得太大意……”

“大概你随三位师侄行走,从来就不需操心任何事。”张文季向门外走,“我去叫店伙来修房门,今天应该不会再有人前来暗算打扰了。”

“那可不一定哦!小子,你最好不要大意。”

十方瘟神也向外走:“那些黑道人与你这黑道人不同,他们会做出任何出人意外的狗屁事。”

老瘟神提醒张文季小心注意,他自己却疏忽大意。

两人在姑娘的房门外分手,老瘟神返回隔邻的上房。

外面的院子里没有旅客走动。

只见一个提大茶壶的店伙,从不远处的一条走廊绕过这一面来,是负责替旅客沏茶的店伙,水壶里是滚烫的开水。

“伙计。”张文季叫住了店伙,“这座房门的门闩断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7章 变生仓猝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九华腥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