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华腥风》

第28章 铁券寻踪

作者:云中岳

“我知道你抢压寨夫人是借口,但你好色却是尽人皆知的事。青城三妖女,我可以介绍你认识真正美艳的可爱女人。”韩自然改用另一种手段劝诱,“天下大得很呢!足以让许多人瓜分势力范围,只要双方有合作的诚意,利益是可以协调分配的……”

“你他娘的一脸龟公相,做拉皮条的王八,你十分称职,该让你掌理教坊司……”

韩自然勃然大怒,猛地一掌挥出。

并肩在路上走,这一掌绝不可能落空,一发即及,要劈裂张文季的胸腹。

“噗”一声响,与张文季的手肘接触。

张文季抬肘接掌,并非被无意中劈中的。

“哎……”韩自然反而惊叫,手掌被反弹而出,立即被张文季抓住小臂,有骨折声传出。

“去你娘的!”张文季大喝,信手便扔。

韩自然飞摔而起,陈忠到了,手动剑出,锋尖化虹点到张文季的左肋背,真力倏吐,这一击妙到颠毫,剑无法折向变招,太快了。

“呃……”陈忠叫了一声,向前摔倒爬伏在地。

仅用左手,张文季便摆平了两个武功颇为出色的人,贴身相搏使用左手,是相当冒险的事,他意在示威,得心应手干净俐落。

“去告诉大乾坤手,我对他的女儿不感兴趣。”

他向两个狼狈爬起的人冷冷地说:“那小女人阴狠毒辣,既不美艳也不可爱,赶快打消用美人计的烂主意,太岁张是收买不了的,快滚!”

他以为韩自然所说,要介绍他认识更美艳更可爱的女人,是指训练了大群杀手的曾漱玉,认为大乾坤手向他使用的美人计。

韩自然右手臂骨折,怎敢再逞强?

“咱们也是一番好意。”韩自然咬牙切齿地说,“你既然拒绝,将后悔无及,咱们走着瞧!”

“你还嘴硬是不是?”

张文季扬起手杖欺进,虎目中杀机怒涌。

韩自然一咬牙,与陈忠急退,向后转返回县城,不再走池州道。

“大乾坤手真无耻。”

张文季摇头苦笑:“居然不择手段用上这一招,他就不怕被天下群雄取笑,真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咦……你们干什么?”

身后有动静,他回身大喝。

身后二十余步,是两个打扮像小家碧玉,清丽可人的小姑娘。

两支剑刚从韩自然、陈忠体内拔出来,剑刺入几乎不可刺中的咽喉部位,因此两人发不出叫声。

“我们是天垣宫的人。”

那位身材稍高,也稍年长三两岁的少女朗声说着。

她在摔倒的韩自然身上拭剑:“双方是生死的仇敌,碰上了只有一个结果。”

理直气壮,收剑在路旁拾回包裹向他接近。

张文季本想上前察看两人是否死了,看到两人正作垂死的*挛,知道死定了,便不再接近。

迎着微笑地走近两少女,他心中一跳。

那位杀死韩自然的少女,年约双十上下,五官特别秀美,明亮的凤目像一泓秋水,面庞与身材皆极为出色动人。

打扮虽是青衣布裙的小家碧玉,但一举一动皆流露出高贵的淑女风华,连用死人衣衫拭净剑上血迹的举动,那种温柔沉静的气质也有吸引人的魔力,令人忘了她在杀人,死人与她无关。

小两三岁的少女,面貌与身材同样动人。

但粉脸上仍流露出纯真的三两分稚意,天真的笑容也让人觉得她也不曾杀人。

“我认识你,张爷。”

少女嫣然一笑向他颔首为礼:“大宫主再三的向本宫的人说,张爷是极为难得的大英雄,宽洪大量不但不再计较我们的无礼,而且不着痕迹地帮助我们。”

“你少来了。”他笑笑,“我对帮助你们毫无兴趣,而且我也不是宽宏大量的大英雄,劫了贵宫四百两金子,赔偿我受辱的损失,就知道我是何种宽宏大量的大英雄了,你们的人呢?”

“跟到池州去了。”

少女的纤纤玉手向西一指,手抬处幽香散逸:“我是大宫主座下的人,但不是星主。我姓陈,小名婉贞。这位是我同一星座的同伴,朱丽虹。张爷也前往池州?”

一听两女不是星主,张文季有点起疑。

“你们不是星主,真不可思议,似乎贵宫的人地位高低,并非以武功才智来决定的。”

他动身西行,对天垣宫的人戒心不大,他根本不怕天垣宫的离魂暗香:“那两个家伙是大乾坤手那样悍寇中地位仅次于八猛兽的高手,贵宫的星主级人物,恐怕也对付不了他们。那姓韩的掌力,足以劈开石碑,你们两个小小年纪,地位比星主差,竟然像宰羊一样,面对面刹那间便杀了他们,好家伙!我估错你们天垣宫的实力了。”

“我们是伏在路旁等候,出其不意跳出来杀死他们的。”

陈婉贞傍着他也举步赶路,漂亮的脸蛋一直保持着迷人的笑容:“他们也用这种卑劣的手段对付我们,所以大宫主也要求我们同样回报。张爷不会见怪我们手法卑劣吧?不是吗?”

“你们怎么做,用什么手段,那与我无关,只要你们的所作所为不损害到我。”他用有点自嘲的口吻说:“咱们这些人都不是英雄豪杰,对人生的看法不一样,对是非的认定标准也不同于世俗,我无权怪罪某些人卑劣。”

“你们可以为了二千两银子,而不自量力计算大乾坤手。你们可以为了报复,而不择手段杀掉姓韩的两个人,这里面没有是非黑白好讲,因为你们认为是应该的。”

“张爷能谅解……”

“与我无关的事,无所谓谅解。”他淡淡一笑,“但一旦牵涉到我……”

“那又怎么样?”

“我就会用我的太岁标准,来决定回报的手段轻重。上次你们非常幸运,恰好碰上我尊重佛门弟子的信仰,在地藏佛诞期间不开杀戒,所以盗劫你们四百两金子聊示薄惩。如果是现在你们用同样手段坑害我,我会毫不迟疑杀掉你们。哦!你们为何往池州走?”

“大乾坤手悄悄往池州溜,溜得飞快,本官的人志切复仇,暗中跟下去了,你不知道?难道你走上的这条路,与大乾坤手一些人无关?”

“说无关无人能信,但也没有绝对的关连。”

“那么,专为抢压寨夫人而来?”

“也许。”他支晤以应。

“你对那野丫头似乎很认真。”

“有什么不对吗?男人……唔!男人……”他机伶伶打一冷颤,并没介意,“男人追求他喜欢的女人,是天经地义的事……唔……”

他突然扭头,困惑地狠盯着陈婉贞。

“你怎么啦?张爷。”陈婉贞笑问,原来的可爱笑容走了样,多了某种奇怪的神情,“你好像有点不适?”

“有点心悸……该死的……”

他最后的“该死的”三字,声调狂吼嗓音大变,随着叫声,他手中的手杖横扫而去。

两女十分机警,先一刹那疾退出丈外。

一声长啸,他的手杖脱手而飞,急剧的翻腾,传出了可怖的啸风声。

两女大惊,向下一仆滚出丈外。

这瞬间,长啸声冉冉消失在荒野里。

两女全神躲避飞来的手杖,滚了两匝一跃而起。

“快追!”陈婉贞急叫,“他竟然元气不伤,依然能用惊世的身法逃走……”

他的身影已消失在百步外的树影后。

十方瘟神行走不便,荀明萱只好自己走了。

她对张文季不辞而别,感到十分伤心。

她对张文季用情极深,可是张文季并不接受她的情意,显然对她出身青城五雷散人门下仍有不满,仍然把她看成婬荡的女妖而保持距离。

她直到当天傍晚,才发现张文季走了。

次日,她辞别养伤的十方瘟神,孤零零地走上寻找张文季的路,自怨自艾心情十分的落寞。

她像天下所有的痴心女人一样,一颗心已不在自己身上了。

巳牌左右,她到了二圣殿。

这里距青阳县城,还有四十里,她不想留下午膳,在街上买了些点心带上,以便在路上充饥,匆匆忙忙踏上至县城大道。

她扮成村姑,挽了包裹,青帕包头加上遮阳笠,掩住了脸孔,剑用布卷裹了,与包裹系在一起,勉勉强强可以瞒过不怎么精明的江湖人。

沿途行人稀少,偶或可以看到三五个外地来行乞的花子,不是老弱就是残废,一步一顿踏上归乡的旅途,稍健壮的早就走光了。

不久,迎面来了两个精壮的大汉,一佩刀一佩剑,没带行囊,脚下相当俐落。

她随三位师侄在江湖行走,一切用不着她操心,所认识的江湖人物为数有限,她不认识这两个人,但一看便知是闯道的好汉。

她心中生疑,人都走光了,这两个人为何反而往九华山赶?

当然不是来进香的,何况没带行囊,这时反而往九华山赶不合情理。

但她不想过问旁人的事,仍埋头赶路。

赶了三五十步,碰到了三个残废花子。

“那两个混蛋,怎么反而往山上赶?”

她的听觉很锐利,清晰的听到了那位断了右小腿,用拐杖来代步的老花子,低声的在向同伴耳语。

“那是谁?”

同伴是断左手年约半百,脸黄肌瘦久病在身的样子。

“五花剑和快刀,安庆的一双水贼头头,三年前他们的贼群散了伙,跟在大乾坤手的一个猛兽身边做听差跑腿,混得很不错,比当年做水贼安逸多了。”

“大乾坤手早就溜走了,他们为何反而往回赶,岂不透着邪门?”

“是呀!邪门……”

断腿花子突然发现她放慢脚步,有意无意跟在后面,立即扭头用无神的怪眼瞪着她:“小孩子跟在后面干什么?”

她身材娇小,遮阳笠戴得低,穿的两截衣裤,一瞥之下难分男女。

“哦!那两个混蛋,真是大乾坤手的狗腿子?”

她反问,悦耳的嗓音一听便知是女人。

“咦!你……”

“请见告。”

“你是……”

“大乾坤手的对头。”

“天垣宫的?”断腿花子脸色一变。

“请见告。”

她不想否认也不想承认,口气转厉,请字也说得带有威胁的反面意义。

“是的,他们是大乾坤手的人没错。”

断腿花子不敢拒绝,据实相告。

“谢啦!”她扭头便走,脚下一紧。

五花剑快刀两人,脚下相当快,已远出半里外了,不理会身后发生的事故。

前面竹丛下踱一个人来,遮阳帽戴得低低的,右手有一把连鞘长剑,踱至路中迎面挡住去路,走动时脚步沉稳,流露出阴森冷静的气概颇为慑人。

五花剑是行家,脚下一慢,挪了挪佩剑提高了警觉,向同伴快刀打手式示意。

快刀也是行家,水贼的小首领当然精明。

“不是我们的人。”快刀沉声说。

是我们的人怎会摆串强者的姿态拦路?这“我们”两字大有问题,可知大乾坤手必定另有一些“我们的人”活动。

身边的人手,对这些“我们的人”相当陌生。

“是冲咱们来的。”五花剑像一头发现猎物的猫,潜劲内敛,随时准备爆发出狂野的行动。

接近至两丈左右,脚下更慢了。

“对,是冲着你们两位来的!”

荀明萱冷冷的说,语气透露出森森寒气。

“亮万,你是女人。”五花剑沉喝,在丈二左右手按剑靶按下卡簧。

快刀的手,也抓住了刀靶。

姑娘心中一动,她本来就不曾获得绰号,跟随三位师侄经年,一事无成哪有绰号?当然她不想将姓名说出。

“江海滔滔,五湖浩浩。”她借用了尚义小筑示威的切口。

五花剑脸色一变,有点心虚。

“你们怎么还有人留在这里?”五花剑强作镇定,“在下五花剑程风,你是谁?”

“你们为何要往回走?我要知道原因。”姑娘语气转硬,“我要口供。”

“去你娘的,你配?不敢亮名了,又何必托大?”五花剑用上了激将法。

知道对方的底细,是取胜的契机之一,只要碰上的不是高手名宿,没什么好怕的。

“我要口供。口供可以换取你们的命。说,你们为何要回来?”

“混蛋!”

一声剑吟,姑娘拔剑出鞘。

不露名号而且先拔剑,表示决非高手名宿,表现不像一个强者,也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8章 铁券寻踪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九华腥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