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华腥风》

第30章 期期艾艾

作者:云中岳

荀明萱这次用上了道术,全力作孤注一掷,以剑支地立即调和呼吸,收敛元神,火速行功以恢复精力,身躯呈现颤抖,双脚发软凤目无神。

她比张文季的修为相差太远,一击之后便濒临贼去楼空的境界。

糟了,脚步声急骤,二十步外七个黑衣男女,正加快脚步接近。

这时的她,一个村夫也可以一拳把她击毙。

她听到脚步声,后悔已来不及了,这时想不顾后果,冒走火入魔的凶险走避,也走不了几步,不可能找到藏匿的地方,七男女显然已看到她了。

“我完了!”

她心中狂叫,真想放弃行功恢复精力的努力。

即使散去凝聚的先天真气,她也无力自卫。

七个男女到了,两面一分。

“是她!青城三妖女的师叔。”为首的黑衣大汉狂喜地欢呼,“她是我的……”

一只大手按上了她背心的灵台穴,另一只手从后面伸来抱住了她的腰肢。

“继续行功,一切有我。”熟悉的语音入耳,熟悉的体气入鼻,身形倏然飞起。

“她会飞……”她同时听到黑衣男女的惊呼。

天宇黑沉沉,星月无光。

她坐在大树下行功,夜凉如水,寒气袭人,她浑身却热流荡漾。

酒香扑鼻,有人在她身侧大吃大喝。

行功九周天,她感到精力澎湃。

“你无恙,我好高兴。”她停止行功,心花怒放,“我想,我一点也不后悔。”

“不后悔和他们决死?”正在大吃大喝的张文季说,“你这种破釜沉舟的举动……”

“我很蠢是不是?”

“不蠢,只是笨了点。”

张文季将碗筷向她一伸:“过来坐,填饱五脏庙,保证你精神抖擞,食物是精力之源。十方瘟神呢?”

饭有饭篮盛制,但菜肴只有用荷叶盛着摆在地上,饭香,菜更可口。张文季也有碗筷,有一葫芦酒,饭菜足够两人大快朵颐,她也真饿了。

“他老人家还不能和人交手,十天半月脚上的新皮长不好,留在陵阳镇,有几个侠义道的人在照顾他。张爷,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听到你不幸的消息,我……我我……”她不禁心中酸楚,泪眼模糊。

“谢谢你,盛情可感。”张文季轻拍她的香肩,“我会珍惜这份情谊。大乾坤手那些人,并非厚着脸皮大造其谣说我死了,我的确几乎死过一次,幸而我受得了疫毒的煎熬。”

“据说行疫鬼使的疫毒,中者无救……”

“并不尽然,其实并不比其他毒物可怕。每次大瘟疫过后,仍有不少人幸存。疫毒是病毒的一种,得看人的体质有否抗拒的潜力,某些人喝口冷水也会死,有些人大吃腐臭食物毫无影响。生活环境可以决定抗疫力的高低,温室里的花朵,与山间的野花是截然不同的,抗风霜的能力相去天壤。在我来说,即使我不用行功自疗,这点疫毒也要不了我的命,我是吃生肉喝生水长大的。”

“可把我急得……”

“急得来找他们拼命,也真的几乎送了命。”张文季苦笑,“一发觉肚子有异,我便断然拼全力飞逃,逃来铁券山找地方藏匿,也找葯物帮助。幸而我禁受得起彻骨奇痛,也找到了抑止上吐下泻的草葯,整整一天两夜,我在鬼门关里外进出徘徊。换了旁人,早就死了。”

“全好了吗?”

“我用遁术抱你走,不全好能办得到吗?赶快进食吧!饭菜快凉透了!你妄用真力,还得行功两至三次,才能恢复岌岌可危的气机,今晚不能离开。”

“我是迫不得已,云雾谷两个妖仙其实比我强,如不全力以赴,死的一定是我。今晚为何不能离开?”

“他们大举出动四出埋伏捉你,我可不想晚上一头栽进天罗地网里。天一亮,我要他们好看,哼!”

“他们……会不会找到这里?”姑娘显得不安。

张文季仍然生龙活虎似的在她眼前,她决死的意志动摇了,这时要她面对大群高手名宿,她的信心已化为乌有,宁可避免与那些人碰头。

信心与意志,会随时地情况而有所改变的。

“我是在山林藏匿的专家,放心啦,就算他们出动上千个高手,也不可能在晚上搜到我们的,大白天他们毫无所获,晚上更困难万倍。如果是我,我绝不会做这种危险万分的蠢事。吃啦!该担心的应该是他们。”

姑娘心中大定,宽心地进食不再有所恐惧。

山区夜间寒意甚浓,但两人躺在荒野中的草穴内,不但毫无寒意,穴中温暖如春。

姑娘蜷缩在张文季胁下,睡得很不安静,第一次与心爱的男人相倚相偎,共度漫漫长夜,她觉得整个人都陷在难以言宣的激情里,这种又惶恐,又羞涩,又兴奋的前所未有的感觉,又刺激又美妙,浑身燥热心跳如鼓。

在前半个时辰内,她有昏眩迷乱的感觉,似乎觉得紧靠着他的张文季,像一个大火炉,一个寒冬里的大火炉,靠近了固然温暖舒适,太靠近了可能会受到灼伤。

最后她不怕灼伤,几乎挤在张文季怀里了。

张文季心无旁骛,全神留意四周的动静,认为姑娘睡得不安稳,是心中恐惧而引起的不安所造成,因此没注意姑娘情绪上的变化。

久久,姑娘终于平静下来了,偎在张文季身畔,悠然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她猛然苏醒,还不知身在何处。这一觉她睡得特别香甜,几天来的惊怒激情,几乎令她濒临精神崩溃边缘,下手杀人冷酷凶猛,一旦拥着心爱的人入睡,自然获得心灵的宁静,一切惊恐已消失殆尽,睡得特别安心,精力恢复的十分迅速。

正要惊起,一只温暖的大手掩住她的嘴,另一只大手紧抱着她。

“噤声。”张文季附耳低声说,“你睡得很熟,精力恢复了吧?”

“张爷……”掩口的手一松,她感到浑身一热,“什么时候了?”

“听,飞禽晨起了。”

草穴中幽暗,但比夜间明亮些,一看便知是晨曦,今天必定是大晴天。

耳中听到的不是秋虫的夜鸣,而是悦耳的鸟语。

“天亮了?”她恍然,脸上一热,“我居然一觉睡到天大亮。”

“我起来巡视了三次,你睡得像吃饱了的小猫。”

张文季打趣她:“我想你大概许久没获得良好的睡眠了,这样下去,你会精神不济出纰漏的。记住我的话:在凶险的环境里,你如果一直就处身在紧张中,不需敌人逼你,你自己就会崩溃了。所以,必须抓住机会好好歇息,一次充足的睡眠,很可能会助你度过大劫难。现在,你有精力应付难关吗?”

“你是说……”

“有不少人接近,就快到了。”

“哎呀!我们……”她心中一慌。

“是利用黎明前的黑暗期,快速派至各处搜索与分布埋伏的人。往这处方向来的人,很可能有十名之多,他们不可能知道我们藏匿处,但我们不能一直就躲在这草穴里。所以,如果你有精力应付,我们就打发他们走路。”

“十个人算什么?”她抓住身侧百宝囊,“我夺了四五十枚双锋针,正好还给他们。”

“不可轻敌,小萱。”张文季无意中叫她的小名,“来的如果是行疫鬼使那些人,将是极为可怕的劲敌,犯不着和他们赌命,划不来,知道吗?”

“我……我听你的。”

她兴奋地说,情不自禁的抓住张文季的大手,按在火热的粉颊上轻揉:“有你在,我不和任何人赌命,我也不知道什么叫赌,我……”

“那就好,我放心了。”张文季轻拍她的脸颊,挺起上身整衣收拾剑和百宝囊,“大乾坤手把准备对付三眼功曹的高手,转而用来对付我,他真的很笨,取代三眼功曹地位的希望,因而越来越渺茫了。”

“他知道你是他最大的威胁,所以不得不采取釜底抽薪的手段对付你。”

“他用的不择手段办法,不像一个雄图大略的未来江湖霸主。三眼功曹就比他高明些。一看风色不对,就采取回避的手段和我来软的,我真不好意思横定了心逼他。唔!他们快到了,我们商量对付他们的办法……”

远处出现十个人,神气的排草而至。

十个高手,足以对付任何一个超绝的风云人物。

三男一女,还有六个冷静阴森的黑衣人。

这些黑衣人是曾漱玉的勇敢骠悍死士,全是不理会任何规矩道义的杀手,面对敌人,他们只有一个目的:杀死敌人。

他们从不与人打交道讲道理,见了面就下杀手,一拥而上就发射双锋针,毙不了敌人才用剑搏斗。

张文季早知道这些人的底细,在九华活动期间,曾经在胸口用铁板保护心坎要害,防范这些人猝然袭击,可知他不敢忽视这些人的威胁,把这些人看成可怕的劲敌。

如果面面相对,他并不怕这些人撒野。

上次在大街上,心坎挨了一针,要不是有铁板保护,他死定了,所以他对这些可怕的杀手,怀有强烈的憎恨和戒心。

三男一女都是中年人,看外表所流露的骠悍气概,便知道是大乾坤手得力的盗伙,配属六个黑衣杀手,实力极为雄厚。

假使十个人布伏,刹那间便可杀死一队闯入埋伏的高手名宿。

这一队人不是派出布埋伏的,而是负责某一地区的威力搜索,把藏匿的人赶出来加以歼灭。因此分为三路,齐头并进搜查任何可能藏匿的地方,树丛茂草,都是他们留心搜索的目标。

这一带草深仅及膝盖,不需要仔细搜查探索,十个人踏草而至,要前往前面的山脚搜寻可疑的目标。

那位女中年人,眉心长了一颗小指大的肉疣,像一个小小的青灰色肉角,粗眉大嘴,一点也不像女人,但丰满的胴体,却是不折不扣的女体。所使用的兵刃是虎爪,也是女人不适用的重兵刃。

八猛兽中的独角獬豸,江湖朋友闻名战栗的女强盗。

女强盗显然是这群人的领队,走在中间一路,身后跟随着一个中年同伙,和两个黑衣人。

“小妖女不可能躲在山脚一带。”女强盗用手向两里外的山脚一指,向同伴指示机宜,道:“那一带有不少被草木掩盖的兽窟狐洞,咱们得留心些,任何角落也不要忽略,一定要把妖女赶出来。”

“赶出来咱们也捉不住她。”中年人摇头苦笑,“按昨日她逃走的身法,快得像是御风飞行,她如果不想和我们拼命的话,咱们谁也拦不住她,更休想追得上她。”

“她逃命也好,咱们用不着追杀她。”

独角獬豸冷笑:“那是负责埋伏的人,必可得手的目标,咱们只负责将她赶出来便可。进了埋伏她就逃不了啦!”

“小妖女居然杀死了云雾谷的两个妖仙,委实令人难以置信。”中年人打一冷颤,“咱们如果真能找到她藏匿处,很可能须付出甚高的代价。不是我长他人志气,灭自己的威风,咱们十个人,很可能有一半人送命。长上大举出动搜寻她,的确不是聪明的事。”

“你的确在灭自己的威风。”

独角獬豸冷冷地说:“咱们这些干没本钱的好汉,最值得骄傲的是敢杀敢拼,有一半人送命小事一件,你这些话就不上道了,是不是害怕了?”

“你不要断章取义讽刺我。”

中年人大为不悦:“我的意思是所付代价太高不值得,没有必要死掉一半人。她一个小女人能藏匿多久?早晚她会饥渴交加出来的,派人搜最易遭到突击,她出来就完全暴露在咱们的砧板上了,哪怕她不任咱们宰割?比方说,她就藏匿在侧方的草丛中,先用暗器偷袭,结果如何?”

“不要胡说八道掩饰你的怯懦!”

身后突然传来一阵阴笑,一声轻咳。

“大多数人听不得老实话。”语音清晰入耳。

四人大吃一惊,倏然转身。

左右方十余步外,六个并进搜寻的人,迅速向中间的四个人集中,反应十分迅速。

“太岁张!”中年人惊叫,“你……你是……是人是……是鬼?”

“混蛋!朝霞满天,天亮鸡鸣,鬼应该返回阴司,以免被天火所焚,你看我像个鬼吗?”张文季流里流气出言讽刺,“你一个高手名宿,居然大白天人鬼不分,你完蛋了,早些洗手或许可以保全首领。”

独角獬豸一咬牙,猛的举手一挥。

六个黑衣人同时双手齐扬,双锋针有如满天的雷电。独角獬豸四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0章 期期艾艾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九华腥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