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华腥风》

第32章 三袅角逐

作者:云中岳

五更初,派出村外搜索的人先后返村。

绿杨村暗沉沉,仅一家稍像样的农舍有隐隐灯光。

厅堂点了三盏茶油灯,十余个人一面品茗一面商议,在坐的人除了大乾坤手之外,熟面孔有潜龙精舍的主人昊天教主,金角黑龙洪斗。

洪副帮主坑害了云雾谷三妖仙,心中有愧躲在陵阳镇附近,直至得到三妖仙全部死亡的确实消息,才暗中与大乾坤手会合,不会有人指责他临难苟免了。

“这小狗一定会找上门来的。”那位须发如银,仙风道骨的老道说,“年轻人志比天高,他能接得下贫道三剑聚力一击,决不会就此甘休,如不早作提防,咱们必定损失惨重。”

“道长仍然认为张小狗是无法抵御的?”洪副帮主悻悻地说,“道长的道行,比云雾谷三妖仙高十倍……”

“一比一,我天殛真君或许比三妖仙高十倍,但一比三,本真君可不敢妄言胜算在握。”

天殛真君倒有点谦虚,表明不可能接得下三妖仙联手,又道:“而张小辈在咱们三人全力一击之下,仅摧毁了他的剑,他仍然能用遁形术逃走。洪施主,你如果低估了那小辈,日后不会有好日子过的,咱们三人即使能同时聚力击中他的要害,也不易将他置于死地。所以,日后一比一碰头,死的绝不会是他,你最好相信我的话。”

“当然我明白,一比一咱们不是他的敌手,但咱们有这许多人,没有示弱的必要。”洪副帮主依然坚持强硬态度,“这时示怯撤走,日后咱们这些人还用混吗?”

“贫道并不赞成示怯撤走,而是主张留下能派用场的人,布下埋伏等他,以免枉送一些人的性命。一万头羊,也挡不住一头猛虎。”天殛真君冷冷地,“派不上用场的人太多,反而缚手缚脚,如不及早布置,在这里浪费时间,届时后悔就来不及了。如无充分准备,还是及早撤走方能保住元气。”

“那就及早准备吧!还等什么?”大乾坤手断然下决定,“此人不除,咱们只有逃至江西诧庇的路好走,永远没有机会取代三眼功曹的地位,江湖霸业成空。我们来策划策划,誓除此獠。”

首领下了决定,效率极高,在一刻时辰之内,绿杨村便成了死亡陷阱,不必要的人,分批悄然撤走。

人防虎,虎亦防人。

张文季对三个未经证实的高手深怀戒心,如果真如所料,三人中有老魔天殛真君师徒,这老魔必定是他最可怕的劲敌,怎敢大意前来绿杨村冒冒失失亮相?所以他心中早有打算了。

曙光初现,他出现在村口东侧,第一家农舍的屋顶上,跨坐在脊角向村中留神察看。

不见有人走动,似乎这座村的人十分懒惰,与流传的村落农家,天没亮就起床的习惯不一样。

走动的是家犬和家禽,鸡鸣犬吠声此起彼落,就是不见有人走动。

“唔!警觉心很高。”他自言自语,“禁止村民走动,就可以让入侵的人不能混入。可是,他们为何不派任何内外警戒,任由对头长驱直入?除非……”

除非等候对头前来送死!

对头当然是他,这些家伙竟然知道他会来。

“我碰上了真正的劲敌。”他提高声音自语,“斗智斗力皆旗鼓相当。好哇!咱们就来玩玩,反正我不急,看他们这群老狗,能玩出什么新把戏。”

他坐得四平八稳,打消闯进去騒扰的主意。

四个黑影,突然从右面飞升。

“咦!人呢?”最先飞升的人讶然惊呼,左手的暗器找不到发射目标。

脊角杳无人踪,跨坐着的张文季不见了。

四人无用武之地,逗留片刻便向下跳。

脊角人影重现,张文季依然跨坐在原处。

“奇怪,好像没有几个人留下呢!”张文季的嗓音可以传遍全村,“他娘的!我要找的人一定溜掉了,只留下几个人收拾我,掩护那些胆小鬼溜之大吉,我上当了。”

人影再次飞升,这次有六个人。

他出现在右邻第三家农舍的屋顶,同样跨坐在正屋的屋脊近檐角处。

农舍都是独立式的,出现在第三家,表示他曾经两上两下,相距足有十丈以上。

“他娘的!真该冒险进村,逐屋搜寻那些胆小鬼,他们很可能仍然潜匿在里面。”他仍用震耳的嗓门自言自语,“我这一进去,一定会身上被暗器射成蜂窝,还是小心为妙,不必逞能进去送死。”

对面脊角黑影幻现,只有一个人。

“五十步笑百步,你也是胆小鬼。”身穿宽大青衫,佩了剑的人说。

黑暗中难辨面目,这人中气充沛,年纪不小了,现身的身法快得惊人,似乎是平空幻化的。

“老兄,面对一群蜂拥而上,不管三七二十一,暗器刀剑齐飞的混蛋,我胆小是十分正常的事呀!”他说得理直气壮,不以被称胆小鬼为耻,“你只有一个人,所以我一点也不胆小。喂!大乾坤手真的走了吗?”

“进村去走走,不就明白了吗?”

“不,抱歉,我不是铁打的金刚,不想挺着胸膛,做各式可怕暗器毒物的标靶。”

“你太岁张是一代之雄,居然说出这种有损威风的胆怯话,可知你这一代之雄,只是浪得虚名……”

“哈哈!我太岁张从没认为自己是一代之雄。”张文季打断对方嘲弄性的话,“也不认为我所说的话是胆怯的表现。至于是否浪得虚名,天下自有公论,至少在这期间你们没有任何一个人,敢和我公平地一决雌雄,我太岁张的声威,仍是有目共睹的一代之雄。老兄,你是来和我谈英雄的?”

“这……”

“谈胆怯?”

“谈怎样杀死你……”

“哈哈……”

双方都在动,屋下也有人在动。

长笑声摇曳,人影一闪即逝。

一道电火从这人的左手发出,响起一声雷震。

屋下飞上四个人,人一升及檐口,暗器便不约而同发出,先发制人极为阴毒。

张文季不见了,所有的攻击全都落空。

“混蛋!你们上来得太早了,惊走了他。”这人跳脚大骂:“只要你们慢上来一刹那,我的掌心雷必定可以击中他了。”

上来的四个人皆穿了青劲装,不是黑衣人,所使用的四种暗器,其中没有双锋针,可知决不是曾漱玉训练出来的人,因而行动上无法一致。

那些黑衣男女训练有素,默契圆熟,组成七星阵时七人行动如一,速度一致,指挥的人如臂使指,灵活非常,不讲规矩,不理会禁忌,是一群不折不扣的冷酷无情,纯粹以杀人为目的,出手极为狠毒的杀人工具。

“刘老兄,你的掌心雷已经发了。”四人中的一个冷冷地说:“你的道行只有这么一点点,想击中他不啻痴人说梦。你勾魂使者并不比昊天教主强多少,如果咱门不上来,他一定会乘机反击,死的将是你。老兄,不要输不起,失败了把责任推给咱们,你未免太缺乏担当了,哼!”

“你……”勾魂使者恼羞成怒,要爆发了。

黑影从檐口下滚升,猛地飞跃而起,向屋脊中段站立的四个人猛扑,速度与扑劲十分惊人。

勾魂使者五个人注意力全放在檐口上,做梦也没料到有人以空前猛烈的速度袭击。

黑影像一头怒豹,扑上第一个人的背部,左手一扳那人的脑袋,有骨错声传出,颈骨被扭转折断了。

抱着人倒下,向侧一滚,双脚先后扫断了另两人的一只脚,一照面便摆平了三个。

一声长笑,人向屋下一滚即逝。

一道电光,一声狂震,勾魂使者第二次发出掌心雷,没击中滚走的黑影,反而把五尺圆径的屋瓦震得碎裂,屋顶下陷。

“这混蛋好阴险!”勾魂使者一面大骂,一面跟踪往下跳,“太岁张,你他娘的偷袭英雄……”

剩下的一个人,仅抓住一个断了右脚的同伴,另两个已滚下屋去了,落地“砰匍”有声。

一击即走,势如电耀霆击,把在村中布伏的人,惊得彻体生寒。

谁也禁受不起这出手如雷霆的偷袭,根本不知道太岁张在何处出现,人人自危,斗志迅速地沉落。

太岁张又出现在另一处屋顶,仰天狂笑,引起全村的犬吠,笑声一落人已失踪。

他不断在村外缘的房屋活动,此隐彼现来去自如,有众多的人追及,他就往村外撤,绕至另一角落重现。追的人少,就像猛兽般出其不意扑上,一击即走,必定有人遭殃,不死即伤。

天终于亮了,他终于发觉,村中已经没有大乾坤手的人,人都在他不断騒扰时,悄悄分批溜走了。

池州府城在大江这一段流域中,算是相当大的城池了,所以城门楼的大柱,刻了两行朱漆大字:“江山千里,襟带六朝”。

昨晚张文季和荀姑娘,在绿杨村口与神秘高手恶斗,姑娘杀死了大乾坤手的第一号爪牙,大总管霸剑天王安海,大乾坤手便心中发虚,当时就决定只留下一些人埋伏,其他的人乘夜远遁。

当恶斗发生时,隐藏在附近的群雄,没有插手声援的机会,之后便潜伏候机。天一亮,群雄便发觉绿杨村已无敌踪,十万火急搬回府城,加强眼线侦查大乾坤手一群凶魔的去向。

三眼功曹带了一部分弟兄,落脚在通远门内南大街的南陵老店。

大江两岸是尚义小筑的势力范围,三眼功曹在池州,是在自己的地盘内活动,沿江的城镇是他旗号所达的有效控制区。

两岸远处的城市,就不是他所能控制得了的势力范围了。

青阳县,就不是他的控制区,所以大乾坤手要在九华解决他,以取代他的江湖霸主地位。

在控制区,各路英雄会照料他,而且他身边有不少高手弟兄随行,实力雄厚,足以应付各路牛鬼蛇神的挑衅,有坚强的实力做后盾。

南陵老店戒备森严,各路高手弟兄正络绎于途,集中人手与号召江湖同道,要和大乾坤手算账。

三眼功曹一群人所居住的独院,供役的店伙皆是可靠的人,闲杂人等不许接近,严防大乾坤手派人混入行刺,陌生人皆被阻于院外。

但邻院的旅客出入,这些黑道豪霸当然不便干涉,仅派人留意可疑的人进出。

追查大乾坤手的眼线陆续派出,三眼功曹动员了大江两岸的弟兄全力以赴。

落店的旅客皆已结帐动身,因此早膳后,客店中已没有几个旅客留下,戒备依样森严。

邻院的旅客活动小厅,出现三位可疑的旅客。他们是来客店访友的人,不是旅客。

这三个人一进店,便在眼线有效的监视下。

眼线认出两个人,引起一阵紧张。

剑绝情王琛,最冷酷阴毒的名杀手。

毒爪天狼陈云,曾经在荆山占山为寇,是天下十大绿林巨寇之一。

五年前窝里反,三个副寨主火并忠义堂,手下四百余名悍贼一哄而散,沦落为独行盗,为害更烈,贼性难改。

大乾坤手是流窜性的悍盗,比占山为寇的毒爪天狼神气得多。

在这段风雨不止的敏感时日,毒爪天狼的出现,任何人都知道必定与大乾坤手有关联,同恶相济,双方毫无疑问已经挂上钩了。

但没获得挂钩证据之前,谁也无权把毒爪天狼当仇敌对付。

三眼功曹能有今天江湖仁义大爷的地位,可不是光凭满口仁义混来的;他能获无数江湖朋友的拥戴,也不是玩弄手段欺世盗名而获致的。

不论过去或现在,他都是勇敢、公正、慷慨的大爷。

他不像大乾坤手那么工于心计,那么善于利用手下弟兄达到目的,他永远像个勇于任事的好汉,亲自挺身而出排难解纷。

他带了三个人,出现在客院的客厅。

剑绝情三个人,与两个落店的朋友,在客厅会晤品茗叙旧,名正言顺在客店逗留。

三眼功曹的出现,五人似乎不感到意外。

客厅设有几桌圆桌,供旅客交际联络感情。

三眼功曹四个人,在邻桌就座,淡淡一笑先向五个冷然相候的人,颔首示意打招呼,态度不好不坏,表现出为人四海的江湖豪杰风标。

“林老兄,你如果过来坐,岂不更表现出江湖大爷的风度?”面目阴沉的毒爪天狼,挑衅的意图相当明显,“在下对付买卖以外的人,从不使用杀手的手段暗杀的,信誉保证。”

“好主意。”三眼功曹欣然离座,“林某恭敬不如从命,那就移樽就教啦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2章 三袅角逐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九华腥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