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华腥风》

第33章 宅院森森

作者:云中岳

“你为何出手帮助我?”林翠珊凶霸霸地问,老毛病不改。

她应该说出手救她,却把救字改为帮助。

“我在替张……太岁张,保护他的财产……不,该说保护他的未来压寨夫人。”荀姑娘笑吟吟语气有调侃味,“有什么不对吗?”

“你……呸!胡说八道。”林翠珊柳眉倒竖,杏眼睁圆,脸红脖子粗,“再胡说八道,我……我要……”

“你什么都不必要。”荀姑娘抢着说,“你只要乖乖躲回薛家好好保重,不要逞能到处闯祸,我便可乐得清闲,麻烦愈少愈好。”

“我给你拼了!”林翠珊愤怒地拔剑。

两男两女四随从在旁苦笑,无意插手。

荀姑娘已到了店门中,嫣然一笑。

“你算了吧!拼剑你毫无希望。”荀姑娘向门外退,“如果他决定不要你,我再和你玩玩。”

林翠珊疾冲而上,荀姑娘一闪便到了街心。

“省些劲吧!我是来保护你的,不是仇敌。”荀姑娘不接受挑衅,“我要去找你爹传口信,少陪。”

人影一闪,便已远出十余步外。

林翠珊吃了一惊,这才知道对方了得。

“你去告诉太岁张。”林翠珊爆发似的大叫,“我一定要宰了他,你叫他去死好了。”

一阵轻笑,荀姑娘冉冉去远。

三眼功曹敢公然亮相,敢公然建立指挥中心,在他的地盘内,他必须打出旗号应付任何挑战。

大乾坤手成了见不得天日的妖魔鬼怪,只能秘密隐起行踪筹划远走高飞,虽则感到不甘心,但无可奈何暂且忍下这口恶气。

按双方目下的实力,三眼功曹仍然缺乏发起攻击的力量,但人数正在逐渐增加中,从各处赶来策应的高手络绎于途,要不了多久,就可以具有攻击的实力了。

大乾坤手一群主脑,藏匿在西郊的一座小村内,人不敢分散,因此不可能完全摆脱眼线的追蹑。

眼线显然都是三眼功曹的人,这些人三教九流无所不包。

大乾坤手不在乎三眼功曹,他的可怕劲敌是太岁张。经过多次接触,他愈来愈感到恐慌,所有的高手皆经不起太岁张一击,分散人手必定被太岁张蚕食净尽,他的人手愈来愈少了,每个人都感到忧心忡忡。

游说要挟三眼功曹失败,而且损失了毒爪天狼五个人,这位威震天下的强盗头头,真的感到恐惧了,已知道无法在近期内获得船只远走高飞啦!

西郊地近池口,贵池河下游一带全是蔽地,藏匿一些人不会引人注意,正好在附近找船远走高飞。

可是,不论昼夜,江上皆有穿了水靠的人,驾了小艇上下巡航,严禁任何船只在池口上下江岸靠泊,断绝他们用船从江上脱身的机会。

他们在西郊小村只躲了两天,第三天便消失无踪了。

知道江上已被封锁,没有在西郊逗留的必要了,在郊外反而容易受到三眼功曹的群雄,肆无忌惮大举围攻,不是安全的藏匿处。

张文季只有十几位弟兄,人手不足,一发现群魔失踪,便乱了章法。群魔是夜间离开的,人手不足怎能广布眼线彻底搜寻?

他出现在府城,将希望寄托在三眼功曹身上,三眼功曹人手充足,消息比他灵通百倍。

在城里,白天不能打打杀杀,一旦受到官方的注意一落案便没有立足之地。

即使是三眼功曹的当地爪牙,也不敢冒大不韪落案。因此罪案十之八九,是在夜间发生的。

三眼功曹仍然住在南陵老店,至于人在不在店内,外人无从得悉,反正店中很少看到他出入。

林翠珊姑娘已经离开齐山薛家,但不在南陵老店现踪,到底隐身在何处,连她老爹的爪牙也不清楚。

似乎,每个人都躲起来了。

进行某种阴谋,必须秘密地进行。

张文季在九华门大街露了一次面,也隐起行踪。

只有一些小人物眼线出没,有头有脸的人皆少现身,敏感人士皆心中有数,暴风雨快要来了。

池州有九座城门,出入十分方便,只要稍加注意,或者化装易容,皆不难逃过眼线的耳目,进出城府并不难,落脚的地方更多,眼线们的注意力皆放在有头有脸的人身上,掩去本来面目就平安无事。

张文季不想掩去本来面目,他夜间才外出活动。

这天傍晚时分,他出现在东大街南首的一处小巷口。

巷口踱出易了容的鬼手何永福,两人有意无意地并肩向东走。

“巷子右首第七家,确是昊天教主的一门亲戚,姓胡,胡明。”鬼手柯永福低声说,“已经证实有人鬼鬼祟祟进出,是不是昊天教主无法证实。兄弟,咱们的目标不是昊天教主,何必在这里下功夫浪费时间?”

“柯兄,大乾坤手在这里是过客。”张文季解释调查的原因,“而昊天教主的潜龙精舍,虽然位于九华山后,但他仍算是池州的地头蛇,池州也是他的势力范围,只有他,才有能力把大乾坤手一群主脑,在池州秘密藏匿。你放心,我会抽丝剥茧,把他们揪出来的。你走吧!我这就回头设法踩探。”

“兄弟,小心了。”

“我会的,不会再上当了。”

“兄弟,荀姑娘的事,怎办?”鬼手柯永福另起话题,“她死缠住三眼功曹的女儿,再闹下去,会出纰漏的,那些黑道好汉快要忍无可忍啦!而且,对你也十分不利,三眼功曹认为是你授意她胡闹的,很可能气愤之余对你不利呢!”

“她在存心给我惹事招非。”张文季吹了一口气,“我不要她跟着我,她就去跟林姑娘死缠,真也无奈她何。你们别管,让她去闹,三眼功曹并不笨,不会丢下正事和我冲突。”

“但愿如此。回头见。”鬼手柯永福独自走了。

街上行人往来不绝,街灯明亮,夜市刚张,正是有心人活动的好时光。

张文季回头找到小巷口,悄然潜入幽暗的小巷。

第七家的住宅相当大,侧方是高高的院墙,从墙头可以看到树影,里面可能是大院子。

小巷幽暗,偶或有三两个行人,提着照明的小灯笼往来,看不出异状。

他悄然向上跳,手一扳有墙檐的墙头,向里面广大的院子察看片刻,引体上升滚过墙头,飘落院内无声无息,小心地绕院逐步深入。

这是一座大宅,池州府城这种大宅多得很,庭广院深,房舍甚多,连厢跨院门禁森严,如果不是宅中人,陌生人闯进去难分东西南北。

在这种大宅内,躲上一年半载也不为外人所知,宅中发生了些什么事,街坊四邻也听不到任何声息。甚至内宅出了变故,外宅的奴仆也毫无所觉。

全宅寂静,各处皆有灯光,暗影中有人潜伏警戒,各处不时传出人声,但罕见有人在各处走动。

有经验的人,一看便知这种与日常生活情景有异的地方,必定发生了不寻常的变故,甚至可以嗅到危险的气息。

平常人家,这时该是院子里有儿童顽耍,各处有人走动忙碌,家务最忙的时光。

三个黑影从后街逾墙而入,隐没在第三进的东跨院。

另一个黑影,隐伏在墙外的墙根下,片刻蛰伏,确定无人跟踪,这才跃墙循同伴的路线返回东跨院,防险的措施相当完善。

可是,邻宅的屋顶,有人伏在瓦栊上窥伺,居高临下看得真切。

跨院的密室中灯火明亮,长案后高坐着艳丽的女人,行疫鬼使陈婉贞。在旁伺立的,是一脸冰霜冷傲慑人的曾漱玉,大乾坤手的女儿。

堂下有八名黑衣男女,像保镖,也像站堂官,摆出官老爷升堂的气势排场。

四个扮成普通市民的人,将两个中年人丢在堂下,已经昏迷不醒,手脚软绵绵显然已制了穴道。

“这人是尚义八将的老八王荒。”一个满脸横肉的人,踢了一个昏迷的中年人一脚,“尚义八将在尚义小筑中,已经是地位重要,身分甚高的人,居然扮眼线活动,其中必定有隐情,所以属下把他们擒来,请大小姐发落。”

“咱们正需要身分高的人问口供。”曾漱玉心中高兴,但脸上冷傲的神情丝毫不变,“你们能确定,没有人跟踪而来?”

“大小姐请放心,没有人跟踪。”另一人欠身答,“属下负责断后,潜伏许久,确证后面没有人跟来,才小心的撤回的。”

“很好。”曾漱玉点点头,“把他先弄醒,三师叔要亲自问口供。”

三师叔,指高坐案后的行疫鬼使陈婉贞。

解了昏穴,几耳光把王荒打醒了。

一看到堂上站立案旁的曾漱玉,他知道大事休矣!

“两件消息,换你一条命。”行疫鬼使沉下脸,一字一吐,“你愿意合作保命吗?”

“哈哈哈……”勉强站起的王荒笑完说,“算了吧!女人,咱们道上的朋友,都知道不幸落在对方手中,会有何种结果,彼此心清肚明。要口供,没有;要命,拿去好了。在下顶天立地,除了杀掉我之外,休想从在下套出任何口供,不必枉费心机了,女人。”

“你会招供的,本姑娘有一千种问口供的手段逼你吐实。其一,南陵老店只是一处吸引人的传信站,三眼功曹根本不在店内,店内只有他的化身坐镇。阁下,贵长上三眼功曹,到底躲在何处发施号令?招!”

“呸!”王荒顽强地拒绝回答。

两个人架住了他,第三个人在他肚子上狠揍了五拳。

“招!”

“即使在……在下知……道,也……也不会招……”王荒痛得浑身抖,但咬字仍然清晰,“在下也……也要知……知道,大乾坤手躲……躲在何……处……”

“准备用抽筋手段处置他。”行疫鬼使沉叱:“我不信你是钢筋铁骨的好汉,抽出你的手脚大筋……”

“哈哈哈……碎剐了我,也休想我出卖自己人。其实,你们一点也不聪明,为何不想想看,在下名列尚义八将,难道就如此不中用,轻而易举像死人一样,让你们掳走?”

王荒恢复了元气,五拳痛击要不了他的命:“看来,你们这处藏身秘窝,仅有几个充门面的人,主要的凶魔不在此地,咱们白费工夫。”

“哼!白费什么工夫?”

“不久自知。”

“抽出他左手的肘筋。”行疫鬼使怒叫。

室外传出两声惨叫,人影急抢而入。

“小心……”曾漱玉惊叫,飞跃下堂。

人如潮水般涌入,电芒漫天,啸风声惊心动魄,共有九个人涌入,十八条手臂飞舞,各种霸道的暗器齐飞,猝然冲入手下绝情。

来得太突然太快,先下手为强,堂下的人猝不及防,没有任何反击的机会。

八名黑衣男女,与四个扮平民的人,眨眼间便倒下了三分之二,仅有三个男女能退至堂下。

大小姐曾漱玉刚跃下,三枚四寸双锋针已破空而至。

她机警绝伦,人不站起反而向下挫,三枚双锋针从她头顶呼啸而过,她也仆地滚出丈外,一跃而起左手疾扬,用五寸双锋针回敬。

剑光一闪,“叮叮叮”三声脆响,三枚五寸双锋针竟然被剑击中,用剑的人反应惊人,竟然能在刹那间,用剑击落几乎不可能击中的三枚双锋针。

“是你!”曾漱玉惊叫。

九个男女堵住了室门,为首的人是林翠珊姑娘。

两个人挽走了王荒两人,退至门外把守室门。

行疫鬼使跃过长案,盯着林姑娘冷笑。

“不错,是我。”林翠珊仗剑屹立,英气勃勃,“我的人故意落在你们手上的,让你们的人带路。今晚再次相逢,正好了断。我的双锋针比你的短一寸,拼剑拼针随你选。”

“漱玉,退!”行疫鬼使娇喝:“她杀了九个人,她是我的。”

“可是……”曾漱玉万分不情愿。

“退!”

“是。”曾漱玉只好退后。

堂下宽阔,足以施展。人数相差一倍,林翠珊以为可以稳站上风,剑斜垂身侧,左手隐藏的双锋针蓄劲待发,气势上主宰了全局。

“我要你生死两难。”行疫鬼使咬着银牙厉声说,冷然举步接近。

“大话不要说得太早了。”林翠珊不屑地说,“敢如此夸口,而且身分地位比姓曾的女人高,定非等闲人物,你是谁?”

室门踱入仍是村姑装的荀姑娘,手中的雷电剑,反映着灯光,焕发出灼灼光华。

“她是曾小泼妇的师叔,叫行疫鬼使。”荀姑娘并肩一站,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3章 宅院森森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九华腥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